我与戴旭上校的真实接触经历!

美军必胜 收藏 11 3623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5_75474_10775474.jpg[/img] 十几年前,我在街上买了一套大开本军事论著,标题很吸引人:《以血祭天》,副标题是“一个中国空军上尉关于现代战争的预言”。我这人不大看得进去军事论著,那种充斥军事报刊的军八股,不仅极少见才气,文笔和思路也小心翼翼得像跬雷区。而这套上下册的论著却不同,印在封面上的一个个小标题都动荡着,跳跃着,撞击着人的视觉,我读后爱不释手,甚至买了多套,去部队采访时当做礼物送给朋友们。由此

我与戴旭上校的真实接触经历!

十几年前,我在街上买了一套大开本军事论著,标题很吸引人:《以血祭天》,副标题是“一个中国空军上尉关于现代战争的预言”。我这人不大看得进去军事论著,那种充斥军事报刊的军八股,不仅极少见才气,文笔和思路也小心翼翼得像跬雷区。而这套上下册的论著却不同,印在封面上的一个个小标题都动荡着,跳跃着,撞击着人的视觉,我读后爱不释手,甚至买了多套,去部队采访时当做礼物送给朋友们。由此,我牢牢记住本书的作者:戴旭。既是上尉,年纪就一定很轻,从他的文字里,亦能看出一颗年轻的激昂的面对世界无所畏惧的心。那时,我正在写一部军事题材的长篇小说,戴旭书中超前的军事理念几乎成了我理论上的指导。大概是一年后吧,在北京的一次朋友聚会上,朋友领来了一位朋友,介绍说:这是空军的戴旭。我脱口而出一串字:戴旭?以血祭天?空军上尉?他点头:是我。就这样,我认识了这位神交已久的朋友 我称戴旭为新锐派军事专家,在十几年的光景里,他一篇篇地抛洒着闪烁着激情和才情的文字,观点异乎寻常的大胆、独到,甚至辛辣,他透视问题的眼睛简直跟X光似的,一下子看到骨头缝里。什么人或是什么事件,千万别让他逮住,更别找碴儿去跟他论战,除非你想见识他舌战群儒的本事 这个家伙,有时即便觉得他的某个观点偏颇,可也折服于他的,雄辩,最后竟不自觉地成为他“谬论”的支持者和传播者。这大概就是思想者的力量。

我一向认为戴旭是军中的一个奇迹。我奇怪在铜墙铁壁般的思想禁锢和现有体制下,怎么还生存着如此一个个性自由不羁、思维天马行空的家伙?他的履历表明他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从士兵走来的,5公里越野,野营拉练,强行军,紧急集合,叠豆腐块,站岗放哨,考军校,他一样也没少,但他却长成这军事禁地里的独行侠。他跃马扬鞭,他纵横驰骋,他左突右杀,竞为自己闯出了一片嫣红的天地。他的读者难以计数,那些热卖的军事报刊的读者群里,不知戴旭者不多见,那些人气最旺的网上军事论坛里,不知戴旭者有几个?不少网站甚至专门就他的观点展开专题讨论。他与刘亚洲将军关于伊拉克战争的对话,网上点击逾千万。他定期在《环球时报》《国际展望》等报刊发表观点新锐的文章,为众多军人及军队高层所热议。

或许正是严酷的军营在磨炼他的意志,打造他军人的骨头,以铁血方式滋养他的精神。

戴旭的性情率真得不可思议。我常有一种感觉,他似乎是某位古代勇士的化身,身上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劲头,令他的每一个朋友感动,他帮朋友不计报酬得失,两肋插刀,肝胆相照,一如他的文章。读戴旭的作品,你会感到一股彻底的酣畅淋漓,赞赏者大笑大叫,反对者大骂大怒。他从无那种中庸的不痛不痒、八面讨巧的文字,就像阵前的剑客,要么干戈,要么玉帛,要么生,要么死。他是那种能让赏识者喜欢到极点,谩骂者憎恨到骨子里的家伙。他这辈子,唯一不会干的事恐怕就是去献媚邀宠,你会觉着他是从一个远去的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时代走来的人,史书告诉我们,那个时代的很多人,武者悲壮地死战,文臣潇洒地死谏,骄傲而从容,戴旭身上亦充满了这种特质。如果他哪怕稍稍媚俗一点,世故一点,今天都会是另外一个样子。前些天,我去看一位离休的老首长,视网膜病变让他的视力很模糊,他举着一张《中国国防报》给我看,说你们作家应该好好读读这篇文章,写得太精彩了,我接过来一瞧,竟是戴旭的文章,铺满一个整版。老首长夫人说,老头眼睛几乎贴在报纸上,用了一上午的工夫才看完。上面还有用红笔画的道道。老首长无比欣慰地感慨:总部的高参真是厉害,人家的思路就是开阔呀!

戴旭是军人中的文人,文人中的战士,其实文人就应该是思想领域里的战士,文人的责任不单单是历史真实的记录者,还应当是历史趋势的引领者、开拓者、先驱者,某种时刻亦应充当现实的鞭策者和过时传统的掘墓者。而今,这样的文人又有多少呢?一旦文人们失去了使命感和忧患意识而只愿去吟风弄月,那么又让谁来承担文人的社会责任去拯救大众群体的灵魂和精神呢?一次在军队某院校讲课,他对军队丑恶现象激烈地抨击引来一名学员的诘问:你对现状那么不满意,为什么不离开军队呢?他当即回答:是军队离不开我!如果有识之士或因看不惯或因不满不平不屑而选择逃避,那谁来改变现状呢?我们的队伍不是全无希望了吗?全体学员报以热烈掌声。 10多年前,从写《以血祭天》时起,他开动思想的战车,以万夫莫开的胆略在密集的军阵中去做最勇敢的驰骋,到今天,这战车不仅没有停下的迹象,反而向着更广阔的领域突进。有人问他:中国有枪打出头鸟的传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就不怕吗?他说怕什么呢?我无职无权无栈恋,无功无名亦无钱。我只有得没有失。一腔热血,忧国忧民,得一个军人良心安然;失,我除了“贫穷”一无所有,难道我还怕失去贫穷吗?我到哪里不是贫穷?春秋士子之风凛然。戴旭自诩为盘旋在新战争上空的“黑鹰”。世乱思良将。在写作《陆军特战队》时,我为片中原型的现实命运担忧。作为军人,我希望军队多一些戴旭这样无私无畏的军人,为我们内忧外患的祖国守望安宁;作为战友和朋友,我希望我的这位穿蓝军装的战友越飞越高,并暗暗地祈祷,不被中国枪打出头鸟的传统击落……

7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