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军事专家解读2010中国国防预算

430023582 收藏 0 255
导读:   [color=blue]2010年03月05日 12:37:07  来源:中国广播网[/color]   [color=blue]3月4日上午,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新闻发布会,会议发言人李肇星称,2010年中国国防费预算为5321.15亿元,国防费增幅有所下降,上述数字要等到人大会议审查批准后才能算数、生效。就此话题,中广军事记者独家专访全国政协委员、军事专家金一南、罗援,就此给予详尽解读。 [/color]   [color=blue]   [b



2010年03月05日 12:37:07 来源:中国广播网


3月4日上午,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新闻发布会,会议发言人李肇星称,2010年中国国防费预算为5321.15亿元,国防费增幅有所下降,上述数字要等到人大会议审查批准后才能算数、生效。就此话题,中广军事记者独家专访全国政协委员、军事专家金一南、罗援,就此给予详尽解读。



仅为美国十分之一的中国军费,一直被西方人为炒作



记者:今天全国“两会”新闻发言人关于公布国防费这个消息之后,您怎么看今年中国公布的国防费?



全国政协委员、军事专家金一南(以下称金):我觉得这个问题首先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当然不是真正敏感,而是外界非常关注。比如我们常讲中国军费的时候,这种争论、敏感度。因为现在话语主导权在西方媒体手里,他们认为很敏感,但是我觉得有比较是让人感到非常吃惊,比如美国的军费开支就没有人关心。



全国政协委员、军事专家罗援(以下称罗):美国一直在强调中国的军费增长速度过快,但美国2012财年预算是7080亿美元,而中国是700多亿,几乎是美国的十分之一。从相对值来说,中国军费只占GDP的1.4%,美国占到4%,法国、英国、俄罗斯占到2%以上,世界平均水平为3%,由此可见中国控制在较低的水平内。



金:美国国会通过4000亿美元、5000亿美元,现在奥巴马政府制定了6000亿将近7000亿美元的军费开支,轻轻松松过去,很少有外界质疑。大家都在说这是美国的军费开支,完全是美国人自己的事情,而没有人质疑。他现在6000亿,将近7000亿美元国防费,而且反恐费用还没有算在内,这么大笔的开支没有成为问题,这就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2010年军费开支能达到5300多亿人民币,当然最后还要等全国人大通过,如果人大通过就是这个数字,中国军费开支还是很少的,这个费用换算成美元大约也有750亿美元,去年是703亿美元。今年根据增幅来算只占美国的十分之一。很显然,中国军费、国防开支问题是被人为炒作了。



记者:您是指外国媒体?



金:首先是外媒炒作。这样一个主权国家例行的开支,而且美国将近7000亿美元的开支,没有任何媒体去质疑,提问为什么今年增长这么多?反而对中国疑问却这样多,所以说这种敏感度不正常,带有一种西方炒作的成分。



罗:今年为何要增加一些军费投入呢?一是要满足国防需求,我国还面临分裂势力的威胁,比如“台独、藏独、**”。尤其美国对台军售的关系,也是考虑增加军费的因素。就像人大发言人李肇星讲到的:“当海峡两岸的两兄弟在拥抱的时候,另一方给其中的一方递过去了一把匕首。”我们这方不增加一把匕首,起码要增加一个盔甲,这就需要追加军费投入。美国有战争追加拨款,我们的是战备拨款,这就是为什么增加国防费的原因。



二是我国的使命在拓展,不仅要面对传统危险,还要面对非传统危险。美国提出要打两场战争,我们要面对两大威胁领域,就是非传统安全和传统安全。非传统安全就包括我国在外执行的维和任务、海军护航任务、国际救援等等,这些都需要一定的军费开支。



三是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经济大盘在扩大,文教、体育方面财政增幅都很大,平均支出在24%以上,军费相应的也需要增长,去年增长14%,今年增长7%。改革开放的成果应该全社会共享。另外现在物价上涨,美国考虑整体因素时也会考虑通货膨胀问题,我们也是一样,特别是和部队密切相关的水电、油等。物价上涨对国防费、战备、军人生活都有影响。温家宝总理讲过一句话:“要让中国人民有尊严的活着。”,追加的这些军费,也是要要中国军人有尊严的活着。



金:同时,中国军费开支也不单单在解决吃饭和穿衣的问题。最主要是要解决军队的本身职能,国家投入军费是要军队来保家卫国的。一方面我们确实要改善人员的待遇;另一方面,必须提高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新形势条件下遂行军事行动的能力,这种军事行动可能是战争行动,也可能是非战争行动,我们必须提高军队能力。提高军队能力不是一句空话,他包括训练、指挥、军事改革都是很重要的问题,军费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



中国军费开支增加,这部分带有新时期军队新使命,就是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在多种条件下完成军事任务这样一个目标,比如汶川地震,这个是突如其来的事件,当然军队有大量的兵力和部队的投入,那么这些投入开支也很大。另外,从2008年底开始,中国派海军舰队到亚丁湾护航,这样的行动费用非常高,光舰艇消耗油料一项费用就非常高。但我们执行这样的非战争军事任务,是维护中国利益、也是维护国际和平发展和正常秩序的需要。这个代价就相当于我们对今天国际秩序所做的贡献,这是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必须做的。所以,我们从军费开支来看,既有长期军费投入过低,带有补偿性开支的一面;



同时,还有遂行多样化任务,完成和履行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这种负责任大国所必须承担的责任。包括像海地国际救援、智利地震国际救援等等。那么中国国际救援队去了,都是和军队在新时期军事任务密切相关,包括现在两会期间,中国还有1000多名军人在海外履行联合国所规定的维和任务。当然,这里面有联合国的开支,但是我们在完成这些军事训练他们装备过程中,也是需要相当投入的。在今天来看,我们这个开支不但是对过去的补偿,而且是我们新世纪,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使命对我们军队这种能力的要求,我们必须达到这种要求。我们今天已经不仅仅像过去那样保护我们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了,我们应该在更大范围里,维护中国的安全,维护地区安全这样使命和任务,这就是我们讲今天的必要性。



罗:中国的军费控制,一向保持控制规模的原则,但今年的军费比往年有所降低,去年军费增幅保持14%左右,前几年也是17%的高速增长,但这都是出于一种补偿性、追加性质的增长。在改革开放之初,军队采取忍耐政策,为国民经济让路,当时的军费保持低速增长甚至负增长。最近十年,中国军费带有补偿性质,所以保持两位数增长。



军费增长应保持合理额度,即不与其他国家搞军备竞赛,不比高比强,不争规模。军费的投入,必须保证国防需求,不能影响国防建设,这次军费增加控制了增幅,就是既满足国防需求,同时也服从国家经济建设大局。虽然我国经济态势良好,但仍没有完全摆脱金融危机影响,因此军费投入仍应克制。但军费还有走合理有序的道路,中国的基数也在增大,一切都需按照经济规模和国防发展规律办事,所以在军费投入上就体现了党的科学发展观。



金:国际媒体曾经预测,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每一个军人军费开支平均在5000美元以下,那么这个国家军队是维持性军队,不可能通过改善装备提升战斗力。人均5000美元以下是不行,我们这个瓶颈突破是2000年。到目前为止,我们军队建设突破人均5000美元以下才刚刚十年。现在,军人军费开支人均达到2万、3万美元以上,但是比起美军、日本自卫队、欧洲等国的军队,他们每一个军人人均都在十几万美元以上,相差巨大。所以,从这方面看,国防增长、军费投入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带有补偿性质。它是一种补偿,就像“两会”发言人李肇星4号上午讲的,我们国防费只占经济总量的1.4%,美国却占了4%。中国在国民经济总量中的比例、在国家财政开支中的比例,都是低于其他发达国家、低于其他军事大国的。



还有一点,我觉得要从西方舆论对我们这种军费开支围攻困境中解脱出来。比如说西方不断指责说为什么欧洲没有做适当国防投入,为什么日本没有适当国防投入,美国竟然会指责他们花钱太少。但是,美国又反过来说中国花钱太多,而实际上日本国防开支和我们相近。虽然我们现在军费总量比日本防备开支超一点,但是,日本的领土跟中国领土能相比吗。中国960万平方公里,日本才37万平方公里。我们的领土、人口都比他多得多。日本是一个岛国,没有任何国家接壤。中国陆地与14个国家接壤,还有7个国家与我们隔海相望,领土问题、海洋权益等一系列问题。加上中国是多民族的国家,我们要维护一个多民族国家这种整体性,所需要的国防力量也是不可避免的,尤其在今天来看,国内问题和国外问题很难独立划分出来,包括台独势力的存在,这一系列内政、外政问题,都迫使中国必须适当提高国防开支。我觉得金融危机对中国国防开支影响不小,我们在金融危机之前国防投入增长是两位数,现在跌落到8.7%了,国防费用也由去年14%跌落到今年7.5%。这说明金融危机对我们国防费用增长还是有影响的,中国国防开支在今天还是配合国家经济发展大局的。



记者:以前西方总有声音说中国军费增长带有什么野心之类的话,这次我们增幅降下来,是否可以证明中国一直都是理性的,根据客观环境来实时调整国防防备的,而并不是随意在发展国防建设?



金:是的,其实我们差距很大,离发达国家,离世界一流国家的军事力量差距还很大。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不可能通过短时间内的大量投入,马上产生效益。你要是短时间大量投入,来不及消化,就像一个人大量的山珍海味猛吃进去,他是来不及消化的,需要有一个调整期,来完成这样一个营养的补充。对我们军队来说也是这样,经过两位数的增长,是我们体力急剧恢复期,下一段需要更加科学合理的调配期。国防建设、军队建设主要突出效益,花钱花出效益,地方花钱出效益,产生新的价值,新的资产。军队花钱出效益,效益在哪里?新的军事能力。我觉得今年国防开支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当然受一些影响,就是比较符合我国现在的状况和实际,包括经济现状和军事现状都比较符合。(陶宏祥 陈欣 穆亮龙)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