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地面炮兵威振南疆续篇(3)

松山生人 收藏 5 1286
导读:[原创]地面炮兵威振南疆续篇(3)

地面炮兵威振南疆续篇(3):

作者:松山生人、仁人利剑

六、生产补给: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全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比较低,许多地方农村人口没有解决温饱问题,人民群众的生活非常艰苦。我当兵前,我所在的生产队每月每人分配的口粮只有三十多市斤稻谷,粮食不够吃,青年人每餐吃不饱饭,只好用杂粮顶替。当时听说有的生产队分配的口粮,每月每人只有二十多市斤稻谷,全年的粮食还不够吃半年,这样温饱问题就更大了。

当时部队过的是全供给制生活。每人每月供给四十五市斤大米(面粉),每天的伙食费五角二分钱,由各个连队的司务长统一计划按排。全连统一做伙食,统一在大饭厅吃饭。早上主要吃馒头、面条等;中午、晚上主要吃大米饭。许多人都说:“在部队每餐吃得很饱,比起在家乡时,真是好多了!”

部队每年夏季冬季各发一次服装,夏季发内外各二套夏装,一双凉鞋,一顶帽子;冬季发内外各一套冬装,一双军鞋。由于新兵入伍时发了棉衣、棉裤、棉帽、被子、蚊帐、床单、挂包、水壶、腰带等,这些东西就要满四年才能换发一次。

部队给义务兵战士每人每月发生活津贴费,新兵第一年,部队发给每人每月发生活津贴六元,我们用这些钱买一些牙膏、牙刷、肥皂、信纸、信封等,每月大约用一至二元钱,每个月可存三至四元钱,存足二十、三十元寄回家一次。第二年兵每人每月发七元,第三年兵每人每月发八元。服役期满后,转为志愿兵的战士每人每月按规定发等级工资。

部队干部每人每月按规定发等级工资,新提升的排级干部为行政二十三级,每月工资五十四元五角,副连级、连级为行政二十二级,每月工资五十八元至六十四元,干部每人每月向连队食堂按规定标准交伙食费,与战士们同一个食堂吃饭,体现官兵一致,官兵平等。

当时部队的生活标准比较低,为了改善伙食,提高生活水平,部队提倡大力发展农副业生产。师部在韶关西联办有比较大型的农场。团部办有小农场,团部农场在进入团部公路的左边,靠近翁城水库。团部农场有二十多亩稻田,办有一个中型养猪场,团部抽调个别干部、战士到农场管理,每年每个农忙季节,由各营轮流抽调个别连队的全体干部战士,到农场参加几天农业生产劳动,支援农场抢种抢收。团部要求每个连队办一个小型养猪场,饲养十多头猪,猪养大后,不定期杀猪加菜,改善伙食。每个连队都有一片菜地,分给各班、排种菜,各班、排之间开展种菜比赛,看那个班种的菜比较好,收成比较多,价值比较高,连队每年对获得优胜的班给予精神奖励。通过养猪、种菜给予连队食堂补贴给养,改善伙食,增强全连人员的体质。

记得在一营指挥连时,我们连队有一片菜地,这片菜地在进营房的左侧,进入一营部公路的左下边,是在一个比较平坦的小山洼里,中间一条小水沟,小水沟两边有二十多块不大不小的菜地,连队分给每个班二块菜地。菜地的上边建有连队的厕所,建有连队的养猪场。我们有线排七班,分到的两块不大不小的菜地,在连队一片菜地的上边,比较干旱,每天需要浇水。但我们班的菜地靠近猪场和厕所,施肥比较方便。我们把两块菜地分为十多小块,用二、三小块菜地种一种蔬菜,可以种三、四种蔬菜。上半年我们主要种豆角、茹子、青椒、油菜等蔬菜,下半年主要种包菜、萝卜、大白菜、天津青等蔬菜。我们班的菜地需要翻种时,战友们争先恐后拿着锄头、铁锹一起翻土,平整土地,分成小块,分别种植各种蔬菜。有的时候蔬菜需要施肥,战友们争着挑粪桶挑粪便施肥;有的时候蔬菜需要松土,战友们就拿起锄头、小镐给蔬菜松土。每天下午训练结束,回到营房后,战友们争先恐后提着水桶,拿着脸盆一起去菜地浇水。战友们一边浇水,一边看菜叶上有无虫子,有虫子时用手捏掉,保持蔬菜无虫子,保护蔬菜快点长大。战友们虽然每天训练很疲劳、很辛苦,回来后还要浇水淋菜,但每天看到蔬菜不断长大,长得绿油油的一片十分喜人,疲劳也就消失了,心里也就快乐了。

经过全班战友们的辛勤努力,我们班每季度上交给连队的各种蔬菜比较多,无论是数量方面、还是价值方面都达到中上水平,得到了连队首长的表扬,也得到了各班战友们的肯定。

连队的营区比较大,营房前后,室内室外必须保持干净、清洁卫生。战友每天出完早操后,自动自觉打扫室内室外卫生。由于天天扫地,需要大量的扫把。各班排就利用星期天的时间,组织人员上山割芒花、拾竹枝,背回来后,自己动手捆扫把。

记得有一个星期天,李班长带领我们班五、六位战友上山去拾竹枝,我们沿着去马东大队那条路走,然后上山,沿着一条山路一直往山里走,走了有好几里山路,转了几个湾,前面看见一个小村庄,有几座不大的房屋。李班长对我们几人说:“我们来到了苗族人的居住地,要遵守苗族人的风俗习惯,不要乱动他们的东西。”李班长然后找到了一位苗族的长辈,对他说:“我们几个解放军,是来你们这里拾竹枝,背回去捆扫把,请你同意我们到你们山里去拾竹枝,好不好?”他说:“好,你们随便去拾吧!”然后李班长带领我们几个人,就到苗族人的山谷里去拾竹枝。二个小时后,我们每人背着一捆竹枝,沿着原先上山的路,返回军营。我们又利用休息时间,把拾回来的竹枝,捆成一把一把扫把,供打扫卫生使用。我们觉得这样的活动很有意义,既使我们得到了劳动锻炼,学会了自己捆扫把,又为连队节约了买扫把的费用开支。

七、助民劳动:

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如一人。这是战争年代,以及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经常用的口号,也是当时做好拥政爱民工作的要求。在部队服役期间,每年的春季插秧,夏季收割稻谷、夏季插秧,秋季收割稻谷,冬季修筑道路、修水利工程等,我们部队都要按排时间,由各连队组织全连干部战士,到挂点联系的生产队,帮助和支援搞好农业生产,做到不误农时,帮助人民群众做好农忙工作,争取多生产一些粮食,尽快解决温饱问题。

记得一九七七年夏季,当我们一营指挥连得知挂钩联系的钟屋生产队要抢收抢种时,全连干部战士义不容辞地投入到支农活动中去。大家顶烈日战酷暑,到挂钩联系的生产队,支援农民群众做好夏收夏种工作。在收割稻谷时,有的战友拿着镰刀同农民群众一起收割稻谷,有的战友同农民群众一起打谷子,有的战友挑稻谷,有的战友帮助农民群众抬打谷机等,总之需要做什么农活,我们就帮助农民群众做什么农活。在夏季插秧苗时,有的战友同农民群众一起送秧,有的战友同农民群众一起插秧苗,有的战友不会插秧苗,就叫农民教会插秧苗。战友们同农民群众一起早出晚归,工作时间长,干农活动比较累,并且经常是一身泥水,一身汗水,大家从不叫苦叫累,甘为人民群众多流汗,作贡献,表现出了人民子弟兵的高尚品德。

记得一九七七年冬季,团部组织各营、连干部战士为当地农村建造一座桥。建桥时,从开挖地基,建造基础工程,起桥墩,建造半园形拱桥,建筑桥面工程,建筑桥两边道路,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建好了桥,为当地村民雨天过河解决了困难,得到了人民群众的赞扬。

记得一九七八年春季,我们一营指挥连挂钩联系的钟屋生产队,为了提高劳动生率,他们分成了几个生产作业组,开展组与组之间的劳动竞赛活动。我们一营指挥连根据联系队情况的变化,在支援春耕生产的过程中,采取分班、排挂钩到生产作业组的方式开展助民劳动。我们有线排二个班挂钩到钟屋队的第三生产作业组,春季插秧时,因耕地分散,劳动力不足,季节赶人,我们全排人员及时支援这个生产作业组加快春季插秧,保证了“青明”节前后完成春季插秧任务,得到了村民的好评。

每年野营训练到外地驻训时,每到一个地方宿营后,连队的指战员们就积极帮助当地人民群众挑水、打扫卫生、做好事。

(附注:下接续篇(4):八、共同训练;)

本文内容于 2010-3-13 15:55:08 被松山生人编辑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