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眼中的老外(一个德国人一个加拿大人)

剪刀手马德华 收藏 11 10039
导读:第一次在现实中接触老外是在90年代,大概94,95年吧,当时大学毕业被分配在一家国有企业上班,厂里 引进了德国的一套生产线,来了几个德国技师进行设备调试和试生产,还要负责教我们,当时我是这套生 产线上的技术员,其实啥也不懂,大学里学的东西都是理论,在这种实际生产面前没有用武之地,有些事 情不接触你根本就想不到和人家的差距。 比如很简单的刀具,我们自己装的同规格的国内产品和德国人带来的刀具相比,我们的连续车削20个就不 行了,他们的可以达到200个甚至更多。 这帮德国人一共有三个,两个男的一个女的

第一次在现实中接触老外是在90年代,大概94,95年吧,当时大学毕业被分配在一家国有企业上班,厂里


引进了德国的一套生产线,来了几个德国技师进行设备调试和试生产,还要负责教我们,当时我是这套生


产线上的技术员,其实啥也不懂,大学里学的东西都是理论,在这种实际生产面前没有用武之地,有些事


情不接触你根本就想不到和人家的差距。

比如很简单的刀具,我们自己装的同规格的国内产品和德国人带来的刀具相比,我们的连续车削20个就不


行了,他们的可以达到200个甚至更多。

这帮德国人一共有三个,两个男的一个女的,他们怎么分工的我一直到他们走都没搞清楚,可以说检修,


调试,编程,设计他们个个都会,这条生产些上的所有问题这三人都能解决,而我们这分成了技术员、检


修工、电工、操作员、检验员。后来才知道,这套设备是人家的旧设备,这三个都是原来这条生产线上的


老人,就跟自己孩子似的,哪有不熟悉的道理,我们在这上面吃了人家的暗亏,不过和这三个打工仔没关


系,他们也就是给钱干活,管不到上层的事情。

这几个老外里面给我印象最深影响最大的是个叫戴维的德国老外,说他是老外那是一点不假,的确很老了


,看上去有50多岁,后来熟悉了问他年龄,谁知道他还不到40,老外的年龄的确难猜。

我会点英语,戴维也会点英语,他们学习英语估计就像北京人学习潮州话一般难度起码要小点儿,于是大


家就用别国的语言交流,至于请来的翻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那帮女工的休息室,这让我想到了老电影里


的翻译官,呵呵,德行差不多。

这德国老外上班就是连体工装服,一个挎包,一大壶咖啡,上班不迟到也不早退,但也从不加班,到点走


人,一分钟也不多待,每天下午3点喝咖啡,从包里掏出个三明治开始啃,3点半结束继续干活,天天这样


,这半小时是一天当中不多的交流时间,我们会说些工作以外的事情,他说他有4个孩子,让我很惊讶,


后来他解释说,其实是两个孩子一条狗还有一只乌龟。

生产线试生产的时候出的产品合格率偏低,是毛坯上的问题,这个老外就拉着我去了铸造车间,自己用氮


气管给坩埚内的原料去除杂质,这种方法比较危险,是用人工的方法让金属溶液沸腾,如果溶液溅到皮肤


上就是很严重的烫伤,我们的办法是放化学溶剂,然后跑开,当时的工人惊呼,这老外胆子真大!

设备调试好后,他们的工作也就结束了,临行前互赠礼物,他把自己用的烟斗送了给我,我送给他一个紫


砂壶。

新的生产线没能挽救工厂,厂里的效益越来越差,我通过公务员考试离开了厂子,前段时间遇到了原来厂


里的同事,开起了黑车,说厂里有本事的都走了,没本事的就做做小买卖要不应聘到私企打打短工,更有


甚者犯了罪判了刑。

第二个老外不是工作关系认识的,我们城市有个英语角,我偶尔也会去那里练练口语,在那里我认识了第


二个老外马德才,当时我很奇怪的问他这个中文名是谁给他取的时,他很自豪的说是一个庙里的大和尚,


还直问我名字好不好听,我连连点头,从这名字别人就知道你是地道的中国通,谁也不敢忽悠你!

加拿大马德才是个英语学校的外教,据他自己说他家在加拿大农村,父母有个农场生活很安逸,他就是


觉得生活太没激情了才出来的,一开始去的是印度,老是拉肚子,后来又去了日本,结果消费水平比加拿


大高多了,最后就跑到中国来觉得不错,已经待了两年多了。

这小子死能喝酒,但比较抠门,去酒吧就是一瓶喜力或者百威,抽烟就是红塔山或者云烟,有一次我告诉


他我要结婚了,邀请他参加我的婚礼,他一脸兴奋,好啊!好啊!接着脸色又黯淡下来,小声问我,要不


要出份子,多少钱?靠!这小子门清的很啊!我和他说,我就按西方的习惯收你个礼物吧,别出份子了,


他连连点头。

结婚当天他穿个西装来了,挺人模狗样的,送给我一套棒球工具,说让我未来的孩子打棒球,还行,没送


加拿大枫糖算不错了。我让朋友给他安排了座位,一会儿就和同桌的熟络起来,海阔天空胡侃乱吹,后来


我过来敬酒,我这一桌哥们比较坏,红包都没直接给,在桌上摆着好些个红包鼓鼓囊囊,上面放了一包中


华烟,中华烟上面又摆着一大杯不知道什么玩意的液体,然后这帮损友一个个给我介绍,说有酱油、浓茶


、芥末、辣椒油、白醋、番茄汁,说是喝完了就可以拿下面红包,我指着那包中华这什么意思啊?马德


倒也诚实,说烟是我的,他们都掏红包,我身上唯一红色的就是这个了,这还是你结婚我特意买的好烟呢


!旁边几个哥们拍着老马肩膀,哥们还是你仗义!这玩意不喝也不行,我只好皱着眉头往下咽,喝了一半


多实在喝不下了,我把杯子放下飞快地抽走红包,留下了中华烟,和他们说,我喝一半拿一半,香烟我不


要了,哈哈!

一班人开始对付马德才,都说他的“红包”坏了事,逼他把剩下的喝了,老马倒也爽快,端起杯子就往嘴


里灌,喝完放下杯子就来了一句:“靠!真TM难喝!”

本文内容于 2010-3-5 15:28:29 被剪刀手马德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