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史上最贵的酋长宫殿

实际上,不但迪拜,首都阿布扎比也是奢华成风,包括特大、超大建筑在内的房地产一度很是红火。

“八星级饭店”

阿布扎比有一座酋长宫殿,被认为是世界上迄今“惟一的八星级饭店”。早在2005年3月,即酋长宫殿正式对外开业的第一个星期,笔者踏访了这家耗资30亿美元的超级饭店,至今印象深刻难忘。

酋长宫殿位于阿布扎比海滨大道上,与我当时入住的希尔顿饭店隔街相望。希尔顿饭店是正宗的五星饭店,已经够气派了,但一比,才知道什么叫“寒碜”和“低人一头”:远远望去,一大片绛红色的建筑群稳稳地立在地势渐渐起伏变高的山坡上,大度、大气,与真正的宫殿别无二致,或者,你也可以说它像一座豪华的城堡。

与迪拜许多高大的建筑不同,阿布扎比的酋长宫殿只有五层,占地却多达25公顷,由于面积太大,铺得很开,连酒店的工作人员都不得不开着高尔夫球车在走廊间穿行往来。整个饭店的结构和装潢完全是依照阿拉伯酋长们住的宫殿设计的。饭店总经理威利·奥普特坎普自豪地告诉我,这里大堂的穹顶极为讲究,它是全球有穹顶大堂的饭店中最大的一个,与阿拉伯文化实现了很好的对接,深受穆斯林的青睐。

不相信那是厕所

笔者那次造访这座“宫殿”,是因为参加一次会议。开会的地点就在酋长宫殿里面,每天都要进出两趟。带领我们参观的市场部经理是来自罗马尼亚的诺米尼卡小姐,她介绍说,整个饭店的进口大理石多达15万立方米,各式各样精致的水晶吊灯有1600多盏,仅仅每天负责擦洗它们的服务生就有20来个。

笔者看到,酋长宫殿内部的面积也特别大,有些楼梯间的距离要超过一公里,而且曲径通幽,像是迷宫。难怪,为了方便员工顺利地向客人提供服务,饭店给职工配备了45辆高尔夫球场专用的电瓶车。尽管这样,这些高尔夫球车仍不够用,一些服务人员不得不来回奔跑穿梭,甚至一开始还不时有迷路的现象发生。

酋长宫殿的房价从800美元起,最高为1.6万美元,但顶层的六套房间是为到访的阿拉伯国王和王室成员预留的,一般不对外营业,不管你想出多高的价。

酋长宫殿实在太辉煌了,笔者深有感触的一点是,一次上厕所,居然不相信那是厕所,因为里面的整个装饰、装修都豪华无比,而且百灯齐放,亮堂一片,偌大的镜子映照着里面纤尘不染的一切器件,真的是以为到了一处高级的殿堂。

设计这座酒店的英国设计师曾为文莱等国的王宫贵族设计过豪华宫殿。“酋长宫殿”建造的初衷是阿联酋政府的议会大厅,因为太豪华了,政府不敢用,便改为豪华酒店。

网络可和美国白宫相媲美

值得一提的是,在饭店里,我发现,只要把我的手提电脑打开,就可以轻松自如地无线上网。原来,设计者在这里普及了高科技,把红、蓝、绿等各种颜色的光缆和电缆线暗中铺设在长达1000多公里的管道里,架起了高速网络的世界,人们在饭店100公顷区域内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享受到无线上网的乐趣,即使在附近的海边沙滩上,无线网络也能覆盖得到。

而且这里的网络相当安全,据说都可以和美国白宫相媲美了。饭店网络有16个防火墙与侵入探测系统,如果需要,酋长宫殿的电脑和播放网络可以完全与外界断开,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内部安全网络世界。

令人羡慕的是,下榻这里的人,都可以免费领到一台价值2600美元的高级手提电脑,电脑除了上网,还可以外接电视、收音机、立体音响等装置,人们用它下载电影、设定叫醒电话和召唤服务生等。可惜,我的身份只是短期在这里开会的与会者,充其量也只是参观的过客,无权入住,也就没有资格领取这样一台小巧而功能齐全的手提电脑了。

烧钱,王室的一种生活方式

本刊记者 吴晓芳

2006年9月,美国肯塔基州的坚兰尼马场。两架同一型号、标有U.A.E(即阿联酋的英文国名缩写)标识的波音747飞机徐徐降落在停机坪上。身穿卡其裤和长袖白衬衫的迪拜酋长穆罕默德,牵着第二位妻子——约旦前任国王的女儿、现任总统的妹妹哈雅公主,穿过喧闹的人群来到世界上最大的赛马拍卖会。当拍卖师宣布拍卖一匹血统纯正的赛马时,没两分钟,爱尔兰亿万富翁、长时间垄断养马业的约翰·马格尼尔便将价格抬高到670万美元。沉默不语的穆罕默德随之竞价870万美元,马格尼尔争锋相对报出900万美元,穆罕默德标出令全场哗然的价格——920万美元!终于,马格尼尔掉头走了。短短五分钟,这匹小马成为史上最贵的马驹。几天后,穆罕默德将这匹小马和其他高价竞得的33匹赛马装上其中的一架747飞机,腾空而去,留下一片惊艳声。

名马豪车尽痴迷

在寻常人家看来,这一幕无异于“烧钱”豪举,但对于穆罕默德来说,这是最平常的生活方式。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迪拜王室在马匹、马场、马厩上至少花费十亿美元。马克图姆家族是世界上最大的纯种马的拥有商,坐拥世界上五种最贵马驹中的四种,在四大洲拥有3800个马群和超过1400名员工。穆罕默德还一手运作了世界上奖金最高的比赛——迪拜赛马世界杯,胜出者将获得800万美元的奖金,而且迪拜还将承担每位参赛者的旅费,包括在帆船酒店入住一个星期的费用。除了赛马,迪拜王室对坐骑也颇为痴迷。近日在网络上红极一时、名列“全球最性感王室成员”第四的哈曼丹王储就是个十足的豪车迷。他的车库里停放着奔驰、保时捷、兰博基尼及法拉利跑车,还有可以在沙漠上驰骋的各式吉普车。这位王储驾着豪车、搂着宠物狮子的照片,是网络上的热门收藏。

体育运动也奢华

受穆罕默德的影响,迪拜的王子公主们也极其热爱体育运动,不过他们运动的方式可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哈曼丹王储的哥哥拉希德王子,和父亲一样是个足球迷。当父亲准备收购英超利物浦俱乐部时,拉希德王子自掏腰包组织足球联赛,即“拉希德王子杯”,场地绝对一流,人员配备、器械设施、平时训练也跟欧洲俱乐部不相上下。而妹妹梅萨公主则是阿联酋有名的跆拳道高手。在公主参加北京奥运会时,穆罕默德不仅为女儿配备了专机和保镖,还特意包下了北京香格里拉大酒店整整一层楼,出门便是豪车接送。在北京奥运会的运动员里,梅萨公主已经够算得上奢华了,但她的堂兄、艾哈迈德王子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尽管在赛场上,他总喜欢穿着皱巴巴的运动裤,喝着普通塑料杯装的水。这位在雅典奥运会上为阿联酋夺得第一枚金牌的王子,在空闲时期常常派出属于他个人的五架私人飞机,接来世界各地的飞碟高手,为其充当陪练。除了教练和理疗师,艾哈迈德王子还有自己专属的新闻官。比赛之余,他惟一的“工作”就是扛着猎枪四处狩猎,从巴基斯坦打到英伦三岛。

一掷千金购英超

看到“小弟”迪拜一次一次在镁光灯下炫耀富有,一向低调的“老大哥” 阿布扎比似乎也坐不住了。迪拜举办赛马世界杯,阿布扎比则修了一条世界上最漂亮的F1赛道来操办F1方程式大赛;当帆船酒店成为迪拜地标后,扎耶德王室眼也不眨地扔出30亿美金,建起了全球惟一的八星级酒店——酋长宫殿。

不管是对于迪拜,还是阿布扎比,这些钱不过是冰山一角。据说,穆罕默德的个人财富在世界王室成员中排名第四,但是具体有多少,无人知晓,原因是很难分清哪些钱是王室家族的,哪些钱是这个酋长国的。而哈利法,只要油价涨1美元,一天就有5亿美元进账。然而,对于只有几百万人口的小小酋长国,这两位酋长可撒钱的地方实在太少了,只能转战海外。

作为一名狂热的足球爱好者,穆罕默德拥有的阿联酋航空公司很早就进入了英超,曾一度成为切尔西俱乐部的球衣胸前广告赞助商。此后,又出资1亿英镑获得了阿森纳俱乐部新球场15年的冠名权和八年的胸前广告赞助,阿森纳新主场也因此定名为“酋长大球场”。2006年以来,迪拜一再显示对英超利物浦俱乐部的兴趣,曾试图以4.5亿英镑将其收入囊中。现在,又有消息称,穆罕默德转战意甲,与AC米兰草签了一份高达8000万欧元的赞助合同,有人说这笔天价赞助是酋长欲使身为意大利总理的老板贝卢斯科尼出售AC米兰股份的甜蜜诱饵。不过,真正震撼世界体坛的是阿布扎比一掷千金“秒速”收购英超豪门劲旅曼城俱乐部。一周前,曼城的老板他信还一番豪言壮语称三年之内要如何发展俱乐部,一周之后,哈利法的胞弟、同时也是迪拜酋长的女婿马索尔·扎耶德二话不说,一出手就是2.1亿英镑,曼城瞬间易主。有英国媒体评论说:“钱对他们不算什么,买下俱乐部是给自己观赏球赛的。这个月买架飞机,下个月买支联赛足球队,这就是他们的生活。”

阿联酋王室在海外的兴趣远不止这些。例如,就在收购曼城不到一天,纳哈扬家族控资的传媒公司宣布斥资5亿英镑与华纳兄弟合拍电影,主角瞄准好莱坞一线红星。而迪拜电影节自2004年开始以来,高额的奖金每年都吸引了好莱坞众多的影视红星。

有人说,迪拜和阿布扎比这两个酋长国所拥有的财富之多,让他们甚至为了考虑如何花钱而绞尽脑汁。不过说到底,阿联酋王室这些烧钱之举无外乎是为了吸引眼球,提升自己的世界地位罢了。就拿英超和好莱坞来说,这两件看似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事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共同点:世界影响力。当国际大牌明星一个个在迪拜人工岛添房置业时,当世界顶级赛事一次次在阿布扎比举办时,当地球人都知道迪拜和阿布扎比时,你能说这钱烧得不值吗?

迪拜有个中国“龙城”

黄培昭

在阿联酋采访,笔者总是无法确定那里到底有多少中国人。1996年,阿联酋仅有2000多华人。近十年来,迪拜的无限商机吸引了大批来自中国浙江、福建、江苏、东北、上海、广东、香港等地的华商聚集。在阿联酋的中国人说,那里的中国人早已突破了10万,据说现在都奔20万去了。

无论具体有多少,中国人在阿联酋的影响越来越大、阿联酋与中国联系越来越紧密,这已是事实,一个突出例证便是在迪拜居然有个名叫“龙城”的地方,那里布满了中国的商品,号称海外最大的中国商品集散地,在阿联酋的名声十分响亮,客居阿联酋的中国人更是以龙城为家,中国人到了那里都会感到格外的亲切,仿佛回到了故乡一般。

中国最大的商品海外贸易中心

龙城,也叫中国商品(迪拜)分拨中心。据介绍,这里是中国在世界上最大的商品海外贸易中心,最大的海外经贸平台,当然也是中国在整个中东地区最大的商品集散地和销售批发中心。龙城占地33万平方米,商家达600多个,店铺有2500多座,经营的中国商品多达数万种,涵盖25类。统计显示,每年龙城里商品贸易的成交量高达800亿美元至900亿美元,商品的种类应有尽有,如机械产品、建筑材料、家电百货、电子元件、服装衣料、箱包鞋袜等等,琳琅满目,无所不包。

龙城离市区开车有40多分钟的路程。远远看去,龙城外形像一条蜿蜒游动的中国巨龙,从龙头到龙尾有1.8公里长。龙城里面由许多店铺组成,沿主干道左右分布。这里商铺一家挨着一家,一些店面前还悬挂着富有鲜明中国特色的红红的大灯笼,张贴着鲜红的十字结,甚至贴着中国对联……这一切把中国元素烘托得淋漓尽致。

“这里的东西价格很便宜,质量也还可以,我常来这里购买。”一位名叫哈立德的中年男子这样告诉我。除了当地人,来龙城购物的还有不少周边国家的阿拉伯人、西方人以及印度、巴基斯坦、菲律宾、马来西非等国的东南亚人。价廉物美是龙城吸引人的最大特点,此外,这里的环境也不错,富有中国特色,一些西方人和当地人在此徜徉,也不完全是为了买东西,更多地是体验和感受独有的中国气氛,感受充满神秘色彩的中国文化

龙城的起源

龙城兴旺发达,还得归功于中国和阿联酋两国政府的高度重视。2002年3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吴仪女士访问阿联酋,与阿联酋方面达成合作意向,即由中国商务部和迪拜世界集团共同投资3亿美元,兴建一个中国城,这便是龙城的起源。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龙城由迪拜世界集团下面的“椰枣林公司”负责开发。椰枣林公司大名鼎鼎,负责建设了迪拜包括棕榈岛、世界岛、帆船酒店等在内的许多令地球人叹为观止的大型项目。该公司不负众望,于2004年12月建成龙城,并立即投入使用。据介绍,去年迪拜世界集团陷入偿付债务危机时,它旗下的椰枣林公司却能从中国龙城收取不少的租金,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其债务危机的进一步恶化。

在长期的工作和实践过程中,龙城的中国人还在如何维持自身合法利益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取得了成功。举一个简单的例子,2009年5月,市场管理部门提出龙城的铺位要涨价,而且价格的上涨幅度还特别高,高达5%~90%。同时,市场管理部门还要求一些店主强制改变商铺位置和营销范围。龙城的中国人听到这一消息后极为不满,认为自己的基本权益受到了威胁和不合理的待遇,必须行动起来。

于是,在近百名温州商人的带领下,龙城的中国人据理力争,奋力维权。通过集体的不懈努力,中国人最终赢得了胜利,迪拜港口、海关和自由区执行主席苏尔坦以及椰枣林公司高层管理者介入了此事,并派专人与中国商户进行协商和沟通,从而使这一问题最终得到了妥善的解决:市场管理部门向中国商户下达文件,通知他们管理部门与所有的商户续签三年期合同,三年合同期内承诺不涨租金;收回改变商户经营范围、强制商户搬迁的决定等。除此之外,市场管理部门还保证不会随意追加龙城的物业管理费等。不但如此,事后迪拜酋长穆罕默德还专门邀请龙城的中国商户到他的酋长宫殿进行参观游览,并会见了他们。

龙城成了中国的象征

龙城生意的活跃和经营成功,满足了当地民众物资生活的需求,为阿联酋经济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同时,在龙城的中国人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和社会习俗,合法经商,认真做人,受到当地人的好评。此外,龙城的中国人虽然身处万里之外的异国它乡,但他们心系祖国,胸怀故土,表现出很强的爱国热情和家乡情怀。2008年5月汶川地震后,龙城的中国人向灾区捐款10万迪拉姆(约合18.6万元人民币),以表达慰问之情。

在阿联酋,龙城成了中国的象征,是中国人聚会活动的重要平台,那里经常举行中国文化等活动,不但受到当地人的喜欢和热爱,而且通过相关的文化活动展示,中国的文化在阿拉伯世界得到较好的传播和普及,阿拉伯人了解和见识了中国的武术、茶艺、太极、古筝、大鼓、二胡等传统文化元素,对中国的好感明显增强。可以说,在弘扬中华文明、推动不同国别和地区之间文化的交流和各种文明的融合方面,龙城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阿联酋的发展离不开外籍人

其实,无论在阿联酋的哪个酋长国,随处都可见外国劳工的身影。实际的情况是,阿联酋的建设,是由外籍工人承担的;阿联酋的辉煌,是靠外籍劳工铸就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外籍劳工为阿联酋的国家发展、经济繁荣和社会进步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阿联酋全国人口500万挂零,其中阿联酋人仅占19%,其他阿拉伯人和伊朗人占23%,而且来自印度、巴基斯坦等国的南亚人占50%的比例,阿联酋的社会发展和经济建设都严重依赖外籍劳工,离开了外籍工人,阿联酋的社会体系就转不灵了。

在阿联酋,本地的阿拉伯人绝对称得上是“少数民族”了。有一次,我去位于迪拜的一家英语报社参观,发现偌大的报社和宽敞明亮的编辑大楼里,只有社长、总编辑、财务总管是阿联酋人,其余全是来自巴基斯坦、印度、斯里兰卡等地的外国人。

外籍劳工不但在文化、价值观、生活习惯等方面对阿联酋本土文化构成一定的冲击,更直接影响甚至左右阿联酋的经济发展。外籍劳工的锐减,可能导致阿联酋整个社会经济的瘫痪。比如这次迪拜危机发生后,大批外籍劳工返乡,致使许多生产项目的建设难以为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