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中国人血债最多的日军元帅

shoutink 收藏 3 3384
导读:欠中国人血债最多的日军元帅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5_74644_10774644.jpg[/img]   我们因为“九·一八”而记住了石原莞尔;因为卢沟桥而记住了土肥原贤二;因为蒋介石而记住了冈村宁次;因为臭名昭著的“何梅协定”而记住了梅津美治郎。我们每年都在纪念南京大屠杀,谷寿夫和松井石根的名字随时都在被提起。但我们却不合时宜地忘记了俊六,这个在中国派遣军司令位置上呆得最久,欠下中国人血债最多的日本陆军元帅。   194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欠中国人血债最多的日军元帅


欠中国人血债最多的日军元帅



我们因为“九·一八”而记住了石原莞尔;因为卢沟桥而记住了土肥原贤二;因为蒋介石而记住了冈村宁次;因为臭名昭著的“何梅协定”而记住了梅津美治郎。我们每年都在纪念南京大屠杀,谷寿夫和松井石根的名字随时都在被提起。但我们却不合时宜地忘记了俊六,这个在中国派遣军司令位置上呆得最久,欠下中国人血债最多的日本陆军元帅。

1948年11月12日,日本东京。这一天,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正式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25名甲级战犯(另3名甲级战犯在审理过程中已死去,故未最后判决)进行最后判决。俊六是这25名甲级战犯中唯一一位挂着日本帝国陆军元帅军衔的高级将领。他坐在被告席的第一排,他的左边是土肥原贤二,右边是广田弘毅。此时他的脸上早已没有骄横之气,只是一脸的苦涩和难堪。

俊六认为自己是必死无疑的,原因很简单,他在1937年就以中国派遣军华中方面军总司令身份成为日本侵华战争的得力干将,先后发动了徐州会战和武汉会战。1941年再度以中国派遣军总司令身份回到中国,直至1944年,豫湘桂战役(也即日本所谓大陆交通线战役)即是在他的直接指挥下进行的。全面侵华战争前,他是陆军大将,战争结束时,他已是日本陆军中仅有的三位元帅之一(另两位分别是寺内寿一和杉山元,整个二战期间,日本海陆两军获得元帅称号的只有6人,其中海军的山本五十六和古贺峰一还是死后追授)。俊六的元帅礼服上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但是远东军事法庭最终只给了俊六一个无期徒刑,不知是不是出于感激,俊六在听到宣判结果后向法官深鞠了一个90度的躬。随后,俊六开始了在巢鸭监狱的4年服刑生涯,1952年8月,他在为美军撰写战史提供了自己的日记后,获准假释回乡探亲。1958年4月,俊六被正式释放出狱。这位曾经煊赫一时的日本帝国陆军元帅就此退出了20世纪的历史舞台,同时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退出了中国的主流视野。

武士世家

俊六,1879年出生于日本福岛县的一个武士家庭,其父俊藏曾经是会津藩士,在明治维新时期就参加过戊辰战争。俊六是这个崇拜武士道精神的家庭的第二个儿子,从小就受到“嗜战”、“尚武”思想的浸*。曾就读于东京府寻常中学校(现东京都立日比谷高等学校)。

1896年9月,17岁的俊六进入陆军中央幼年学校学习,生性聪明的他以第三名的成绩从陆幼毕业,随后进入野战炮兵部队第一联队,同年12月,进入陆军士官学校,1900年11月21日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12期炮兵科(655人中第11名),翌年6月25日授予炮兵少尉军衔,任职于野炮兵第1联队。参加了日俄战争,在攻打东鸡冠山的战斗中被俄国人的子弹打穿左胸,子弹穿透了肺部。后来虽然经抢救活了下来,但他终生身材瘦削,形似病夫。这个伤也使他获得了军旅生涯的第一枚勋章——功五级“金鸱”勋章。

伤愈后被送入陆军炮兵工科学校学习,1906年12月21日毕业于陆军炮工学校高等科第12期。毕业后于1907年入日本陆军大学学习,1910年11月29日毕业于陆军大学校第22期(51人中首席)。后以参谋本部部员身份相继任日本驻德国使馆武官、驻瑞典使馆武官。参加了巴黎和会。1916年奉调回国后在参谋本部供职。工作期间,他随队到中国进行了两个月的综合考察,搜罗有关中国的军事、地理、政治、经济等方面的情报,为日后侵略中国做好了准备。不久,转任日本陆军大学教官。1920年被晋升为陆军炮兵大佐,历任野战炮兵第十六联队联队长、陆军野战炮兵学校教导队联队长等职。1923年,升任参谋本部作战课长兼军令部参谋。1926年3月2日晋升陆军少将,担任野战重炮兵第4旅团长,1927年任参谋本部第四部部长。1928年转任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炮兵监(九·一八事变),1931年,晋升为陆军中将,担任野战炮兵总监。1933年任第十四师团长,后改任陆军航空本部长。1934年4月29日授予勋一等旭日大绶章,“二·二六兵变”之后代替皇道派的柳川平助担任台湾军司令官,次年任教育总监,晋升大将。

血洗武汉

南京大屠杀发生之后,参谋本部召回了松井石根以下犯事的军官,由俊六担任中国派遣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相继发动了徐州会战和武汉会战。1938年10月,他指挥日军占领武汉后,在他的纵容和唆使下,南京大屠杀的惨象又发生了。

在江汉路海关前,日本兵抓住80余名中国居民,当场刺死几个,随后将其余的人推入江中用机枪扫射,鲜血顷刻染红了江面。大智门附近和华景街横七竖八地躺着无辜百姓的尸体。像南京大屠杀一样,杀人、**、抢劫、放火往往是同时进行的。汉口一位老商人带着亲眷到租界避难,日本兵在半道截住了他们,将老商人的头按在大石头上,用斧背砸断他的颈骨而致死,几个随往的女眷全被奸污,一个年轻妇女惨遭**后被杀死,尸体被踢入河中。武昌下新河一个防空壕内躺着十几具被辱又被杀的**女尸。武汉特三区内发生过奸死孕妇的惨剧。在汉阳,日本兵从一名中国妇女的棉袄夹缝里搜出几张法币,不但抢走了

法币,还挖掉这个妇女的眼睛、鼻子和**,砍断四肢,残酷地将她折磨死。放火的事件不断发生,民权路、民族路和襄河一带的民房被纵火烧成一片瓦砾。随处可见日本兵们手持刀斧,破门入户洗劫财物。中山路上所有的商店全部被日军霸占,他们还在大白天任意对行人搜身抢劫。

武汉街头,日军肆意用机枪扫射平民,**残杀中国妇女的罪行更是每天都在发生。很多日军宪兵也当街大施*威。花旗银行一名外国职员目睹此事后说:“这还是日军的宪兵,宪兵尚且如此,其他士兵还能不成为强盗吗?”

俊六不仅不制止其部下对手无寸铁的中国老百姓烧杀抢掠,甚至还纵容和支持他们的暴行。进驻武汉后,他立即下令开设了“汉口野战邮局”,让日本兵存汇赃款,大大助长了抢劫行为。该邮局局长向东京《朝日新闻》的记者透露,日军占领武汉的头一个月,不包括军官,仅日军士兵的存汇款即达到120多万日元,约合现在的30多亿日元。

立下“赫赫战功”的俊六在战后被召回大本营,转任军事参议官。1939年5月25日,任天皇侍从武官长。同年8月出任陆相,这是日本陆军的最高长官。至1940年7月,连任阿部、米内两届内阁陆相。1940年希特勒在欧洲取得了胜利后,日本陆军要求与德意结成同盟,与英美争夺太平洋。而海军的米内首相因反对结成三国同盟被陆军视为祸害,陆军大臣俊六辞职导致了米内内阁的垮台。继而近卫文组阁启用强硬派东条英机担任陆军大臣,终于加入了三国同盟。俊六的辞职导致米内内阁垮台,这是他后来被推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主要原因。而他两度担任**派遣军司令官时他的部下在中国大规模长时间的暴行使他被判处违反战争法规罪。

东条下台后平沼骐一郎曾推荐俊六担任首相,但重臣们反映冷淡。成为新首相的是米内光政推荐的小矶国昭大将。

1941年,日军侵略中国的战争正处于双方相持阶段,日军大本营为了改变战略态势,夺得战争主动权,解决国内因战争持续而激发的重重矛盾,重新启用在中国战场“屡立战功”的俊六。1941年3月,俊六正式被任命为侵华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接替他的前任西尾寿造,负责统一指挥侵华日军的侵略活动。当时,日本首相兼陆相的东条英机,让俊六担任“一号作战”,即豫湘桂战役的总指挥;同时要求他五个月完成打通“平汉”铁路。在8个月的时间里击溃了国民党军队五六十万,打通了大陆交通线,侵占了河南、湖南、广西、广东等省的大部和贵州的一部分地区。洛阳、长沙、桂林、福州4个省会及郑州等140余座城市悉被攻占,衡阳、零陵、宝庆、桂林、柳州、丹竹、南宁等7个空军基地和36个飞机场也被占据。由于这一“卓越”的“战绩”,俊六被晋升为陆军元帅,天皇亲自颁发了一级“金鹄”勋章。而在这场战役中,几千万中国人民蒙受了巨大的灾难,生命财产的损失不计其数,仅江西萍乡一地,就有19000余人遭杀害,6000千余名妇女被侮辱,700余间房屋被毁,被劫米谷50000担、棉花9500担,被毁的家具价值4700余万元。

1944年11月2日,俊六再次就任陆军教育总监。太平洋战争末期,任第二总军司令官。

确定的罪名以及逃脱的惩罚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在中国政府的指控和强烈要求之下,俊六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作为甲级战犯嫌疑人逮捕,关入东京巢鸭监狱。

1946年5月3日起,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始对俊六等28名日本甲级战犯进行公开审理。俊六成为法庭被告席上唯一的一名日本陆军元帅(另一位被起诉的陆军元帅杉山元在被捕前已畏罪自杀)。俊六被指控犯有《起诉书》中列举的第1项(图谋侵略东亚及太平洋地区)、第27项(对中国实行侵略战争)、第29项(对美国实行侵略战争)、第31项(对英国实行侵略战争)、第32项(对荷兰实行侵略战争)以及第55项(违反人道,怠于防止违约行为)等罪行。“违反人道”的罪行,主要包括被告俊六纵容、唆使部下在武汉杀戮平民和俘虏,**妇女,抢劫和破坏财物等犯罪事实。俊六矢口否认《起诉书》中对他所指控的罪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此后开始了长达两年的法庭辩论与审理过程。

在伯力军事法庭上,有个叫三品的日本证人供认,他在日军驻上海的十三军团任侦察科长期间,于1942年参加过浙赣作战行动。这次行动的命令是驻华派遣军总司令俊六下达的,旨在消灭沿浙赣铁路,经过金华、龙游、衢县、玉山一带的中**队。在这次行动中,十三军团配属了细菌部队,石井四郎本人亦到前线给予了配合。

三品供认,在后来缴获的中**队的文件中,他看到过衢县一带爆发鼠疫的报告。而另一个证人古都也供认,这次细菌战在浙赣引起病疫猖獗,造成大量中**民死亡。

俊六是细菌战和毒气战的有力倡导者和推行者。从国民党政府的统计资料中可以看出,在俊六初任日本陆相的1939年及初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的1941年,因毒气战而死亡的中**人数两次达到最高峰。在他任这两个职务期间,仅毒气一项,中**队的伤亡人数就达36000余人。

1952年8月,俊六向美军撰写战史提供了自己的日记,因而被获准假释回乡探亲。1956年梅兰芳带领中国艺术表演团访日,俊六不知怎的突然想起托人向梅兰芳捎信,说愿意到北京去住监狱,换回尚关押在中国的一千多名日本战犯。最后也没有什么回音。1958年4月,俊六被正式释放出狱。1962年他在给老家福岛县一个祭奠战死者的“忠魂碑”剪彩时突然昏倒在地,5月10日在一家名叫“龟文馆”的旅馆里一命呜呼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