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苏军的空降作战(转)

mtlshangsuo 收藏 3 993
导读:二战中苏军的空降作战   第一节战略退却时的空降作战   1941年6月22日,法西斯德国以突然袭击的手段,发动了对苏联的入侵,苏军从战争爆发后的第二个月起,即开始使用空降兵在德军占领区实施空降作战,对于迟滞敌军前进,掩护战略撤退,起了一定的作用。   一、破坏基辅军械仓库——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军的首次空降作战   德军突破苏联边境防御后,进展快速,苏联很多大型军械仓库未及转移即为德军占领。1941年7月26日至8月28日,苏军组织空降兵对基辅地区未及撤走的军

二战中苏军的空降作战



第一节战略退却时的空降作战


1941年6月22日,法西斯德国以突然袭击的手段,发动了对苏联的入侵,苏军从战争爆发后的第二个月起,即开始使用空降兵在德军占领区实施空降作战,对于迟滞敌军前进,掩护战略撤退,起了一定的作用。


一、破坏基辅军械仓库——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军的首次空降作战


德军突破苏联边境防御后,进展快速,苏联很多大型军械仓库未及转移即为德军占领。1941年7月26日至8月28日,苏军组织空降兵对基辅地区未及撤走的军械仓库等进行了一系列的破坏。参加执行破坏任务的为空降兵第104旅和202旅的骨干,共300余人,他们组成10余个战斗破坏组,夜间秘密伞降,除仓库外,并对附近地区的桥梁等重要交通目标进行了破坏。由于空降兵战前曾驻扎在该地区,情况熟悉,因此较好地完成了任务。完成任务后空降兵大部回到了自己的防区。


二、在亚尔采沃破坏桥梁


当时,德军乘胜向苏内地发起进攻,为了迟滞德军的快速推进,1941年8月22日夜间,苏使用空降兵1个连,在亚尔采沃地区伞降,任务是炸毁赫莫斯季河上的两座桥梁。空降场选在一片森林地的边缘,离破坏目标约5公里。空降兵着陆后,连长捷列辛科上尉决定,全连分成2个行动组,凌晨4时对两座桥梁同时进行破坏。在夜暗掩护下,空降兵顺利接近目标,消灭了守桥的哨兵,完成了破坏任务。任务完成后,全连又在附近的交通线上开展了袭击敌军的活动,依靠当地群众的支援,在敌后活动45天,于10月上旬回到自己防区。


三、在敖德萨配合陆战队反突击


1941年8月初起,苏军独立滨海集团军和黑海舰队一部,在当地市民支援下,展开了敖德萨保卫战。9月21日,在德“南方”集团军群编成内的罗马尼亚第4集团军一部突入敖德萨市东部地区,并以炮兵对港口进行袭击封锁,使苏军运送物资的船只出入困难。9月22日,苏军以2个步兵师与海军陆战队第3团对向东推进的罗军实施反突击。反突击开始时,苏军以23人在敌阵地的后部伞降。伞降前30分钟实施了炮火准备。伞降地域是敌预备队向登陆地带出动时必须经过的道路枢纽部。伞兵着陆后立即对着陆地区的目标进行了破坏,并袭击了敌军1个营的指挥所。由于伞兵分散着陆,散布很大,造成大部队空降的假象,敌军一时惊慌失措,后撤了5—8公里,苏海军陆战队顺利登陆,空降兵第二天即与登陆部队会合。


四、紧急空运奥廖尔——对空降兵的独特使用


1941年9月30日,德军向奥廖尔地区投入了主力,10月3日,先头坦克部队进到奥廖尔,并沿奥廖尔—图拉公路向前推进,对莫斯科构成严重威胁。苏军为组织新的防御,迟滞敌军行动,在姆岑斯克地区集结部队,组建了步兵第1军。与此同时,将空降兵第5军紧急空运奥廖尔,任务是在步兵第1军尚未完成防御准备之前,将敌坦克部队阻止在奥廖尔和姆岑斯克之间地区。为了配合空降兵作战,以1个坦克旅用最快的速度从地面向奥廖尔开进。


10月3日5时10分,空降兵第5军接受任务。参加作战的兵力有第5军所属的第10空降旅和第201空降旅,共6000人,由军长格尔杰夫少将指挥,80架帕埃斯—84型和特伯—3型飞机担任输送,空运距离500公里。10月3日6时30分,载运第201旅的飞机起飞,2个小时后,在奥廖尔机场着陆。当时,机场遭到德军炮击,空降兵在敌炮火威胁下,紧急驰援在奥廖尔西北部与敌作战的部队。在军主力于奥廖尔机场降落的同时,第201空降旅的第3营在奥廖尔东北8公里的奥图哈机场降落,破坏了该地通向奥廖尔和姆岑斯克的公路。10月4日,空降兵第5军各作战部队空运完毕,第二天从地面开进的坦克旅也进到空降兵第5军的作战地域。此后,空降兵第5军与坦克旅在奥廖尔与姆岑斯克之间地区进行机动防御作战。奥廖尔与姆岑斯克相距40余公里,空降兵第5军阻击了10昼夜,为步兵第1军组织防御赢得了时间。10月17日,空降兵第5军奉命退出战斗,由铁路输送到波多利斯克,接受新的作战任务。 



空运奥廖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军对空降兵一种独特的使用方式。它不是按照当时一般的作法用于敌后,而是在己方控制中的机场降落,着陆后快速展开,协同地面部队阻滞敌军前进,掩护主力组织新的防御。它充分利用了空降兵的空中快速机动优势,完成了紧急情况下地面部队难以完成的任务。实践证明,空降兵不仅用于敌后作战,在敌前作战中也可发挥重要作用。 .


第二节局部反攻中的空降作战


一、空降克林袭击撤退之敌



1941年12月初,苏军首次对莫斯科附近的德军实施反攻。当时苏军第30集团军和第1集团军将德军坦克第3、4集群的一部围困在克林地区。德军向沃洛科拉姆斯克撤退,企图在拉马河、鲁扎河沿岸组织新的防御。为了破坏德军撤退,苏军使用空降兵第214旅的1个营,于12月14日夜间在克林地区伞降,任务是袭击撤退中的德军。


伞兵营共415人,营长为斯塔尔恰上尉。伞兵营着陆后持续战斗了9昼夜,破坏了29座桥梁,袭击了德军行军纵队,切断了由克林至沃洛科拉姆斯克、沃洛科拉姆斯克至洛托希洛、克林至新彼得罗夫斯科耶的公路,和沙霍斯卡亚至新彼得罗夫斯科耶的铁路。击毁敌汽车数十辆,毙敌400余人,阻滞了撤退中的德坦克部队。完成任务后,伞兵营与正面作战部队会合,回到自己防区。


二、刻赤半岛登陆战役中的空降作战


1941年11月中旬,德军占领了刻赤半岛。苏军为夺回刻赤半岛,歼灭费奥多西亚地区敌军集团,于1941年12月5日至1942年1月2日进行了刻赤—费奥多西亚登陆战役,战役中进行了空降作战。参加空降作战的为空降兵第2军的1个营,450人。原定任务是夺占刻赤西面的桥头阵地,掩护登陆部队登陆。后来由于登陆部队的船只在亚速海为坚冰所阻,延误了行动时间,空降兵改在阿拉巴特峰腰部空降,切断敌军在阿拉巴特的通路,协同第44集团军歼灭费奥多西亚地区之敌。


空降作战的准备和实施由苏军空降兵司令部负责。使用特伯—3型飞机,出发机场为克拉斯诺达尔机场。空降前一周在敌后伞降了数个带有电台的侦察组,侦察并报回了当地的敌情和地形情况。1941年12月31日夜间伞降。空降兵着陆后夺取了附近的敌炮兵阵地,在交通线上派出了破坏群。破坏群以袭击和伏击的方法破坏了敌军通信联络和指挥。由于空降兵在较大面积上活动,造成一种大规模空降的假象,使敌产生惊恐和混乱,后方工作一度陷于瘫痪,从而保障了第44集团军的登陆。空降兵与登陆部队会合后即退出战斗,调往塔曼半岛。


三、在大法季扬诺沃的空降


1942年1月,苏军西方面军前出到纳曼弗明斯克、卡卢加、别列夫一线,为了进一步发展胜利,决定乘胜围歼位于维亚济马地区的德军第4装甲集团军。计划以第23集团军从维亚济马西南实施正面进攻,第10集团军实施侧翼包围,空降兵在德军第4装甲集团军所在地区内空降,建立1个机降场,使增援部队在战斗发展过程中进到这里,从敌部署内实施突击,配合正面部队围歼敌人。参加空降作战的为一个由202人组成的伞兵先遣队、第201空降旅的第1营和独立步兵第250团。具体计划是;首先,由伞兵先遣队在米亚特列沃以东5公里的大法季扬诺沃伞降,夺取该地机场,做好迎接主力机降的准备;同时,空降兵第201旅第1营在美登西北12—15公里的古谢沃、希尔都科沃等地伞降,直插尤赫诺夫—美登公路,破坏该地桥梁。尔后,步兵第250团在大法季扬诺沃机场机降,攻占米亚特列沃车站,切断交通,限制敌机动。由21架特伯—3型和10架帕埃斯—84型飞机担任空中输送,空降出发机场为费努科沃机场。由于飞机数量少,确定空降以4个航次实施。


1月3日夜,在空降行动开始前改变了计划,伞兵先遣队和伞兵营都在大法季扬诺沃伞降,共416人。他们按突击队、保障队、预备队和场地组的顺序依次着陆,当天集合了15%的人员。由于德军的顽强抵抗,在第二天的晚上才占领机场。此时,天气转坏,暴风雪即将来临,步兵团的机降被迫取消。已着陆的伞兵先遣队和伞兵营在敌后独立活动,袭击了米亚特列沃车站,破坏了交通运输,至1月19日与正面部队会合。


四、在热拉尼耶的空降


由于大法季扬诺沃的空降作战没有按计划进行,苏军又决定在热拉尼耶地区继续进行空降,执行与上次空降作战相同的任务。参加作战的是步兵第250团及空降兵第201旅的第2、3营。空降地域选在维亚济马西南40公里处,空降纵深40—50公里,任务是横切维亚济马—尤赫诺夫大道,割断敌主要供给线,协助正面进攻部队围歼该地敌军。计划第201旅的2个营首先伞降,夺取并扼守兹纳缅卡机场,作好迎接机降的准备,尔后,步兵团机降。由民航总局21架帕埃斯—84型旅客机担任空中输送,临时在飞机上安装了活动机枪以进行自卫,由第23轰炸师的特伯—3型轰炸机空降反坦克炮。空降出发机场仍为费努科沃机场。


1月18日3时35分,输送第201旅2个营的第1批16架飞机起飞,到当日上午9时,共降下452人。空降兵着陆后与当地游击队取得了联系,并于当天向兹纳缅卡机场发起进攻,但未能夺取机场。因此,第2批4架载有指挥组和机场勤务人员的飞机临空后被迫改变计划,于17时在游击队控制的另一个机场降落。降落后,由于地面积雪太厚,同时天色已晚,飞机不能起飞返航。第二天德军赶到向机场发起攻击,击毁了全部飞机,将空降兵赶出了机场。1月20日,空降兵在当地游击队支援下,在普列斯涅沃西北又准备了一个机降场,并报告了空降兵司令部。20日夜间,步兵第250团开始在该机场机降,至22日,3昼夜内机降了1643人。空降部队在游击队配合下,在该地区开展了袭扰活动。根据方面军指示,他们破坏了尤赫诺夫至维亚济马的公路和铁路运输,在敌后战斗了12昼夜。1月底,空降兵与在尤赫诺夫以西完成突破的骑兵第1军会合。


五、维亚济马空降战役——苏军首次大规模的空降作战


1942年1月中旬之前,苏军从北面和东南面对德中央集团军群的基本兵力进行了深远包围,但未能从行进间攻占德军在尤赫诺夫和维亚济马两地的强固抵抗枢纽部。该枢纽部箝制着苏西方面军中路集团军的进攻,并且阻滞第3集团军、骑兵第1军向维亚济马的进攻。为此,苏军确定以西方面军和加里宁方面军合围并粉碎德军维亚济马—勒热夫—尤赫诺夫集团。在此作战过程中,苏军使用空降兵第4军在维亚济马西南地区进行了2次空降作战,苏军称之为维亚济马空降战役。

第一次是1月27日至2月1日,在奥泽列奇尼亚地区。计划使用的部队为空降兵第4军全部,辖第8旅、第9旅和第214旅,约1万人。任务是切断维亚济马西面通路,配合从正面进攻的第33集团军合围维亚济马之敌。由空降兵司令员格拉祖诺夫少将直接指挥;指挥所设在卡卢加。担任空中输送的为民航40架帕埃斯——84型旅客机和25架特伯—3型轰炸机,有30架战斗机掩护空降出发地域,72架战斗机掩护空降。空降出发机场为卡卢加附近的格拉布采沃、扎什科沃、勒扎韦等3个野战机场,空降距离180—200公里。军的主力第8、第9旅在维亚济马西南的奥泽列奇尼亚空降,切断维亚济马和斯摩棱斯克之间的德军退路;其他部队在维亚济马西北的维尔次科耶空降,切断维亚济马西北的通路。同时在其他地方空降一些小分队,以迷惑袭扰敌人。要求空降兵在敌后坚守两天,直至正面进攻部队到达。原计划1月21日开始空降,由于铁路桥梁被炸坏,空降兵不能按时进入集结地域,因此空降作战时间推迟了5天,改为1月27日。

1月24日,西方面军司令员朱可夫向空降兵第4军军长列瓦绍夫少将下达了最后命令。26日,军长列瓦绍夫向三个旅长下达了作战命令。27日下午开始空降。当时到达的运输机只61架,战斗机19架,这19架战斗机除掩护空降出发地域外,还担负其他战斗任务。掩护空降的战斗机一架也没有。27日16时,即天黑前1个半小时,在敌预备队的预期行动路线上伞降了7个侦察群(每个群20—30人)和一些战斗小组,用以侦察、警戒,与游击队取得联系。与此同时,空降兵第8旅第2营638人在扎什科沃机场登机起飞。该营作为旅的先遣队首先空降,以担任空降场的防御和作好主力空降的准备。由于飞行员未判定好方位,该营被错投在目标以南20公里的塔博雷地区,并且散布很大(半径达20余公里),到日落只集合起318人,空投的作战物资如弹药、食品、滑雪板等大部没有找到。更严重的是该营向旅司令部报告顺利着陆后电台就坏了,以后也一直没有修好,因此得不到上级指示,在此情况下,第2营营长为完成先遣队的任务,除留少部分人在当地活动外,自己带领大部分人员前往预定的空降地域奥泽列奇尼亚准备空降场,以迎接主力空降。28日日落,第2营营长率部到达奥泽列奇尼亚,但该地机场已为德军控制。夜间,第2营营长带领人员对守敌发起攻击,夺取了机场,随即点燃篝火,设置对空联络信号,但是,由于和旅不能沟通通信联络,没有飞机临空。


第8旅在得不到第2营报告的情况下,于当日夜间继第2营之后又伞降了其他部队,第2批伞降的部队和第2营一样,也没有在预定空降场空降,并且散布很大,人员耒能集合起来。28日第8旅曾空投500付滑雪板,400付拖架,以及各种弹药、油料,但着陆的空降部队都没有得到。由于得不到空降地域的情况报告,29日,空降兵第4军派侦察处副处长乘飞机前往空降地域了解情况。飞机在寻找过程中油料耗完,被迫降落在沃朗佐沃村附近,着陆后收拢了散布在该地的伞兵群,但未找到各营的指挥员。29日夜,又在原空降地域伞降了540人;30日白天又伞降了120人,夜间伞降了215人,空降兵第8旅旅长、政委也于29日夜空降敌后,并带去了电台。31日,第8旅旅长才沟通与各营的通信联络,并向军司令部报回了空降地域情况。此后又伞降了389人。至2月1日的6个昼夜,第8旅共空降2500余人,以及其他作战物资,然而当时集合起来的只有746人。28日后,德军对苏军空降出发地域进行空袭,3个机场有2个遭到严重破坏而不能使用,运输机也受到很大损失,能用的只有12架。同时,维亚济马地区的形势已发生变化,德军加强了防御,苏军正面部队进攻受挫。根据当时的战场情况,苏停止了尔后的空降,已空降的第8旅在敌后独立地开展活动。2月7日,被敌合围中的苏骑兵第1军进入空降第8旅的活动地域,第8旅奉命归骑兵第1军指挥在敌后坚持战斗。


第二次是2月18日至24日,在热拉尼耶地区。参加作战的单位有空降兵第4军军部及其所属的第214旅、第9旅和第8旅的1个营,空降地域在尤赫诺夫以西的热拉尼耶游击队活动区。2月初,德军加强了力量,对苏军连续实施反突击,西部苏军态势日趋恶化。赋予空降兵的任务是从敌后突破德军防御,前出到尤赫诺夫西南25—30公里的华沙公路附近,与在那里作战的第50集团军会合,尔后,合击从敌后突击尤赫诺夫地区德军集团,以协助西方面军歼灭尤赫诺夫地区之敌,改善战场态势。由41架帕埃斯—84型和23架特伯—3型飞机担任空中输送,空降出发机场为莫斯科附近的柳别尔齐和费努科沃机场,空降距离250公里。由于飞机数量不足,确定用三个夜间完成空降,每架飞机每夜出动2次 。


2月17日夜,第1批运载空降第8旅第4营的20架飞机起飞,作为先遣队首先空降。由于飞行员经验不足,19架飞机未找到空降场而返航,1架错降在其他地方。18日至21日,第9旅和第214旅空降;22日,第4军军部空降。空降兵第4军军长列瓦绍夫少将乘坐的飞机在航行中遭到德机攻击,军长在飞机上中弹牺牲,飞机在预定空降地域迫降。第4军军长牺牲后,由军参谋长卡赞金上校接替指挥。至22日夜,第4军空降结束,前后6个夜间共出动飞机612架次,伞降7373人,空投作战物资1525件。由于散布大,三分之二的人员没有集合起来,空投的物资基本上没有收到。造成散布大的主要原因,一是跳伞高度高。为了减少地面火力杀伤,跳伞高度由计划的600米改为1200米。二是对空联络信号不当。苏军规定了空降与给被围部队空投补给都是点燃篝火这一相同的陆空识别信号,当时夜间寒冷,苏游击队和德军到处点燃篝火取暖,后来德军还特意点燃篝火以迷惑航空兵,因此战场上到处都是篝火,使运输机难以找到真正的空降场。


2月25日,空降兵第4军在敌后开始遂行自己的作战任务。他们向南发展进攻,因为天寒地冻,地面行动困难,进展很慢。德军利用这一时间在空降兵预定前进的道路上占领阵地进行阻击,同时调来了新的部队。2月27日,因德军反击猛烈,空降兵第4军被迫转入防御。这时,与空降兵相对进攻的苏第50集团军也作战失利没有进到华沙公路预定的会合地域。根据命令,空降兵第4军改变计划,在当地与游击队结合,独立的开展战斗活动。3月14日,根据西方面军指示,对开进中的一支德军部队进行伏击。空降兵3000人,而德军有3个师,由于兵力悬殊,空降兵没有完成赋予的作战任务。4月6日,先前空降在敌后活动的第8旅进到第4军活动地域,归还军的建制。4月9日,为加强空降兵第4军的力量,又伞降了空降兵第214旅第4营645人。以后空降兵第4军在敌后坚持战斗5个月,直到6月24日与第10集团军会合。会合时空降兵第4军有2300人,另有1700名游击队员,2000名伤病员。战役结束后,苏军空降兵司令员格拉祖诺夫少将被解除职务,改任步兵兵团指挥员。


维亚济马空降战役是苏军第一次进行的大规模空降作战。由于当时的困难局势,航空运输工具严重不足,其他保障也解决得不好,致使战役失利。此外,由于缺乏经验,在组织实施方法上存在很多问题,也是造成失利的主要原因。如空降兵置于方面军的控制之下,而空降战役的组织计划工作交给空降兵司令部,方面军未参加空降战役计划的制定,不了解空降作战中的全部细节问题,因此不能帮助克服保障中的缺点;空降战役由空降兵司令部负责,指挥所设在卡卢加,空降兵的空中输送、空中支援由空军司令部负责,指挥所位于莫斯科,指挥空降兵地面战斗行动的方面军指挥所又在另一个地方,空降兵与航空兵、空降兵与正面部队都不能很好地进行协同,不可避免的给战役实施带来很大困难。


六、在勒热夫支援被围部队突围



1942年2月,苏军第29集团军司令部及部分部队在勒热夫地区被德军合围。苏军使用空降兵第204旅1个营支援突围战斗。空降出发机场为莫斯科附近的柳别尔齐机场,空降场在被围的第29集团军司令部所在地,空降方式为夜间伞降,规定运输机飞行为单机跟进,伞降高度为300米,以三角形或四角形篝火为陆空识别信号。2月16日夜,该营分两批伞降,由于找不到空降场,三分之一的飞机载着空降兵返回机场,只降下312人。


被围部队扼守的地域东西长8公里,南北宽7公里,全部处于敌炮火威胁之下。空降时,德军1个连突入集团军司令部防守地域,空降兵一着陆即投入战斗,到第二日日落全营才集合起166人,17日夜,被围部队开始突围,空降兵担任后方和侧翼的掩护。地面部队突围后,空降兵留在敌后坚持作战,后来突破敌防线回到了自己的防区。


七、抢占洛云河渡口


苏军为保障西北方面军第3、4集团军的展开,1942年4月9日在洛云河伞降200人,任务是抢占渡口,控制交通要点,保障地面部队渡河。空降兵在地面部队到达前占领了指定地域,第二日第4集团军的先头部队进到空降地域。


八、袭击迈科普机场


1942年7月,德军向高加索进犯,7月25日至1943年1月2日,苏军进行了顽强的防御战。在此期间,苏军采取了多种手段削弱德军,以改变兵力对比,为反攻创造条件。以空降兵袭击迈科普机场,即是为削弱德军空军力量而采取的一个措施。


1942年10月,苏军从海军航空兵中抽调了40人组成1支小分队,担任在迈科普伞降破坏德军飞机的任务。小分队分为破坏、掩护、指挥3个组,另有2名游击队员参加,以便在任务完成后带至游击队所在地。破坏组每人配备1支冲锋枪、3个纵火器、2个燃烧瓶、5枚手榴弹以及多用斧等,掩护组有2挺机枪。


苏军黑海舰队战地空军司令部于10月上旬组织了空中侦察,获取了迈科普机场飞机数量、类型及机场警卫等情报资料,并掌握了每天变化的情况。


伞兵分队按照各组不同的任务进行了昼夜间的跳伞训练和战术、技术训练,根据航空照片研练了对德飞机的破坏方法。战斗行动方案只有少数军官知道,在空降前4小时才向全体人员下达战斗命令,交待当天获得的机场最新情况。


德军在迈科普机场部署有高射炮、高射机枪和探照灯,防备比较严密。10月23日深夜开始伞降。伞降前,轰炸机袭击了迈科普火车站,以吸引德军,同时封锁了德军向机场增援的道路。


伞兵在机场着陆后,没有集合,各自按计划遂行所规定的任务,经40分钟激战,击毁了机场上54架飞机中的22架,击伤20架,伞兵伤亡14人,在德军增援部队到达时,主动撤出战斗进入游击队活动区。


第三节战略反攻阶段的空降作战


一、在诺沃罗西斯克配合登陆


1943年2月14日,外高加索方面军使用空降兵80人,在诺沃罗西斯克城以西伞降,协助登陆兵在该地登陆。空降兵在舰艇和海岸炮兵对登陆地点实施炮火准备前15分钟伞降,着陆后分成若干小群以设伏和袭击的方法,对德军通信及后方工作进行了破坏。由于登陆部队登陆没有成功,3天后空降兵撤出了该地区。战斗中空降兵伤亡16人。


二、空降涅任开展游击战——从破袭小队到游击兵团


1943年7月18日,苏军从空降兵学校抽调受过游击训练的军官和士兵52人,组成敌后破袭队,到涅任地区开展游击战。队长为舒卡耶夫大尉。从库尔斯克机场出发,在德占领区涅任以西18公里的一处偏僻地区伞降。降落后,他们以小群为单位,在基辅—涅任和涅任—朴里卢基的铁路沿线开展活动。破袭队依靠当地群众,在开展破袭的同时,不断扩大自己的力量。第1个月,他们扩大到200人。由于力量的壮大,从9月7日开始,在更大的范围内进行活动,渡过了杰斯纳河、第聂伯河,不断向西边境地区发展。9月12日,进入波列斯克,队伍增加到800人。苏乌克兰游击活动司令部了解他们的情况后,派飞机送来了武器弹药。1944年1月22日,总人数达1200人。他们根据游击活动司令部的指示,在广大地区进行了多种多样的活动,包括破坏交通,袭击敌军事目标,以及宣传、组织群众等。1944年8月,他们进入捷克斯洛伐克,这时总兵力达到6000余人,形成了1个游击兵团,在这个兵团里,有22个不同民族的战士,包括法国人、波兰人、匈牙利人、斯洛伐克人、西班牙人。1945年2月26日,该游击兵团与苏进攻部队会合。


三、第聂伯河空降战役——一次严重失利的空降作战

 1943年苏军为解放第聂伯河左岸乌克兰、顿巴斯、基辅,夺取第聂伯河右岸各战略登陆场,于8—12月进行了第聂伯河会战,在会战期间,进行了一次军规模的空降作战,苏军称为第聂伯河空降战役。


参加空降作战的部队由空降兵第1、3、5旅临时组成的1个军,由苏军空降兵副司令员扎捷瓦欣少将任军长,军司令部也由空降兵司令部抽人组成,全军约1万人,归沃罗涅日方面军指挥。任务是在第聂伯河右岸布克林弯曲部夺取利波维罗格、马克多内、尚德拉、斯捷潘齐、卡涅夫等地域,并予以固守,在沃罗涅日方面军抵达前,阻止德军预备队从西或西南接近。空降兵的防御正面为30公里,纵深15—20公里。计划由180架德伯—3型飞机和35架滑翔机担任空中输送,由于飞机数量不足,规定2个夜间空降完,每架飞机1个夜间起飞3次,飞行队形为单机跟进,出发机场为列别金、斯莫罗季诺和博戈杜霍夫机场,空降距离175—220公里。整个空降战役的组织指挥由新任命的空降兵司令员卡波托欣少将和副司令员斯皮林少将负责。空中输送由苏军空军参谋长负责。 I

9月16日,空降兵司令员和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部共同拟制了空降作战计划,9月19日最高统帅部的代表批准了这个计划。计划规定:第1旅在波塔普茨、图林茨、别列斯尼亚吉、拉租尔茨地区空降,阻止德军从西面向第聂伯河接近;第5旅在特罗斯佳涅茨、科瓦里地区空降,阻止德军从南和西南接近第聂伯河;第3旅为预备队。为了不过早暴露空降战役企图,确定在空降兵占领预定目标后才将空降兵的行动通知方面军的先头部队。9月21日夜沃罗涅日方面军的先头部队在河的右岸占领了勒日谢夫和大布克林地区的登陆场。9月23日,方面军司令员瓦图京大将进一步给空降兵明确了任务,决定9月24日夜开始空降。计划第1、第5旅在第1个夜间空降,第3旅作为预备队在第2、第3个夜间空降。当时,铁路受到破坏,第1旅没有按规定时间在出发地域完成集结,因此将第1旅和第3旅的任务进行了调换。这一变化使组织工作增加了很大困难。9月24日登机前一个半小时,第3旅才将作战任务传达到各级指挥员,临登机时连长才给班、排长下达战斗命令,各排在上机后才布置战斗任务。


9月23日,预定空降地域的形势发生很大变化,为了反击已经占领登陆场的苏军,德新调来5个步兵师和2个坦克军。24日,德又将卡涅夫附近的部队调到布克林弯曲部,并在这一地域的居民点周围构筑了工事。这些变化方面军没有及时通报给空降兵。


9月24日,向出发机场集中的飞机比计划少得多,如第5旅计划使用运输机65架,而只到48架。9月24日夜,第3、5旅开始空降。当夜飞机起飞218架次(比原计划少五分之二),伞降4575人和432箱弹药。空降时非常混乱。第3旅有13架飞机未找到空降场而返航,3架迷航将空降兵错投在德军深远后方和第聂伯河中。第5旅所在的机场缺乏加油设备,起飞前半小时才调来4辆加油车,使起飞时间推迟了半小时,由于加油工具少,飞机根据加油情况,加好一架起飞一架,到最后没有油料,空降被迫停止。一个夜间第5旅只降下2个营1525人,有200人及600个投物袋留在机场。


在空降地域,由于德军对空火器的猛烈射击,运输机临时改变了跳伞高度,由计划的600米改为1200米,飞行速度也增大,再加上单机逐架进入空降,着陆散布极大。更严重的是,第一批着陆的空降兵没有降在预定空降场。他们着陆后没有判明自己位置,即用篝火向飞机发出联络信号,致使以后的飞机也将空降兵投在预定的空降场外。德军发现苏军的陆空联络信号后,在广大地域点燃篝火,结果空降兵到处降落。2个旅计划的空降地域面积为10×14公里,而实际是30×90公里,在整个弯曲部都有空降兵,并大部落在德军的阵地内或战斗队形中。


空降兵一着陆即遭到德军猛烈射击,伤亡很大。同时由于散布很大,各部队又混杂在一起,各级指挥员无法集合自己的部队。着陆后两个旅的指挥员都没有掌握电台,有些营的指挥员有电台而没有对方面军的通信文书,因此,无法向上报告情况。


由于不了解空降地域情况,空降兵司令员暂时停止了25日的空降。27日,向空降地域伞降了2个带有电台的联络组,但没有结果。28日派出一架飞机进行侦察,在飞越战线时被敌击落。10月5日以前,空降兵司令部与空降战斗地域一直没有沟通联络。

已着陆的空降人员,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相互结合,开始有40多个战斗群,分散在各处活动,后互相合并,于9月底组成了一个旅,有3个营和4个独立排,由第5旅旅长西多尔丘克中校指挥。10月6日,一个无线电通信组找到旅部,从这时起才与方面军沟通联络。他们集中在卡涅夫以南有游击队活动的一片大森林中,不久,苏军空投了弹药和食物。10月12日德军对该旅发动了进攻,该旅转移到了切尔卡瑟附近的另一个森林里。10月27日,该旅又收拢了一些人员,总人数达到1200人。根据方面军指示,该旅在卡涅夫附近地区独立地开展战斗活动。11月11日,该旅接到命令,从背后袭击敌人,保障第52集团军强渡第聂伯河。13日夜,该旅进入出发位置,对敌支撑点进行了攻击。他们的行动转移了德军的注意力,使第52集团军800余人渡过第聂伯河,占领了一个登陆场。15日19时,该旅与渡河部队会合,扩大了登陆场,以后与渡河部队一起展开了巩固登陆场的战斗,至11月28日,空降兵将阵地交给进攻部队撤离战场。空降兵在敌后共活动50天。


第聂伯河空降战役,在组织工作上暴露了很多问题。例如没有组织好铁路输送,延误了空降兵第1旅到达集结地域的时间,以致临时变换部队任务,造成了组织工作的混乱;在空降地域敌情发生很大变化的情况下,苏军没有发现和没有通报给空降兵,致使空降兵未能采取对策;航空运输保障不力,计划的飞机本来就少,而又不能按计划落实,作战部队不能集中空降,从而丧失了空降作战的突然性;乘载计划安排得不好,电台没有与指挥员同乘一架飞机,一部电台的各主要部件也不在同一架飞机上,致使着陆后没有通信工具而长期不能向上沟通联络;没有解决好与正面部队的协同问题,空降前得不到正面部队通报情况,着陆后得不到正面部队的支援和配合。第聂伯河空降战役是一次严重失利的空降作战。当时,苏军把失利的原因只归于夜间空降,如斯大林在命令中所批评的:“夜间伞降大批空降兵,证明这一行动的组织者是无知的。这一教训表明,即使在自己控制的地域,夜间进行大量空降,也有很多困难。”这种批评当然不完全符合客观实际。此次战役后,苏再未进行较大规模的空降作战。 92bpG\B& 第四节对日作战中的机降 /.n*{L1: 


1945年8月9日,苏军根据雅尔塔会议所承担的义务,进行了对日作战。苏军的快速推进,使在我国东北等地的日军陷于混乱之中。苏军利用这一有利时机,于8月16日至27

日先后在我国的东北和朝鲜的北部等一些重要城市实施了20多次机降。其中主要的有8月16日300人在通辽的机降;8月18日至20日500人在哈尔滨的机降;8月19日300人在长春的机降和200人在吉林的机降;8月20日300人在沈阳的机降;8月21日500人在大连的机降;8月22日至23日500人在旅顺的机降;8月23日300人在延吉的机降和100人在萨哈林岛的机降;8月24日150人在平壤的机降等。这些机降对于控制城市、加速日军投降起了一定作用。现将其中五次的情况介绍如下。


一、在哈尔滨的机降


8月18日19时,苏远东第一方面军副参谋长、苏军事委员会全权代表舍拉霍夫少将,率领空降兵120人在哈尔滨机场降落,任务是向日军提交敦促投降的最后通谍,同时接管市内主要军事目标,迎接方面军主力到达。使用7架里—2型运输机,从霍罗尔机场起飞。飞机进入哈尔滨地区后,以低空接近机场着陆。空降兵首先占领了机库、航修厂及机场附近重要建筑物,次日晨进入市里,占领了日本使馆及宪兵司令部、警察署。日关东军参谋长哈塔中将被通知来到机场,舍拉霍夫当面宣布了最后通谍,令其立即停止抵抗,接受投降,交出哈尔滨地区日军的实力材料。23日,空降兵将日关东军参谋长及日驻哈尔滨领事等用飞机送到方面军司令部。  当时哈尔滨地区大暴雨,江水泛滥,苏军地面部队前进受阻。为加强哈尔滨机场的力量,8月19日、20日又先后机降了371人。 二、在吉林的机降 苏军原计划是8月18日在哈尔滨机降的同时在吉林机降,由于天气影响,在吉林的机降推迟了一天。19日12时在吉林的机降人员起飞,共200人,使用运输机10架,同机到达的有方面军军事委员会特命全权代表列别捷夫上校。第一架飞机着陆时,发动机尚未停车,空降兵便冲出机舱,在机场上抢占有利地形,掩护而后的飞机降落。未等投降谈判结束,空降兵就占领了吉林市的火车站、电报局、邮局、银行以及松花江大桥和大坝等重要目标。8月20日,苏地面先头部队进入该市。 三、在长春的机降


长春是日关东军司令部所在地。8月19日拂晓,由后贝加尔方面军军事委员会特命全权代表阿尔乔缅科上校率领的12人先遣小组在长春降落。任务是接受日军投降。由5架战斗机护送。当时,长春机场上约有300架日军飞机。先遣组着陆后,迅速控制了起飞跑道,战斗机也在机场着陆,占领有利位置,以防备日军的反击和阻止日机起飞。控制机场后,阿尔乔缅科等直奔日关东军司令部,同时发出信号,指挥载有300名空降兵的运输机群降落。阿尔乔缅科在会议室会见日关东军山田司令,向他提交了立即无条件投降的通谍。山田十分惊恐,开始默不作声,当运载空降兵的运输机群出现在城市上空时,山田才取下佩刀,承认被俘,接受投降。11时后续空降兵着陆,迅速占领了火车站、银行、邮局、广播电台等重要目标。20日,苏军地面先头部队进入该市。 CD (wH&t


四、在沈阳的机降


沈阳当时称为奉天,为伪满洲国首都。8月19日13时,苏军在沈阳机场机降了225人,后贝加尔方面军军事委员会特命全权代表、方面军政治部主任普图拉少将同机到达。运输机在战斗机掩护下着陆。空降兵离机后立即占领了机场要害部门。此时,伪满洲国皇帝溥仪及其随行人员正在候机室,准备乘飞机逃往日本,当即被苏军扣押。


沈阳是东北重要的工业城市,为免遭日军破坏,苏军在地面部队到达之前,又机降了100余人,控制各重要目标。


五、在旅顺的机降

8月22日,苏空降兵200人,在后贝加尔方面军副司令员伊万诺夫中将直接率领下在旅顺机场机降。


伊万诺夫中将受命与日军举行在旅顺警备区日陆海军投降的谈判。苏统帅部确定在谈判过程中,夺取港口的重要目标,以防日军撤走。由于地面部队离旅顺远,因而机降空降兵执行此项任务。


运载空降兵的运输机群进入机场上空时。日军战斗机曾多次起飞企图阻挠,但看到强大的空中掩护便撤离了。空降兵在机场着陆时,日军曾向飞机开火,空降兵在日军防备严密的情况下强行着陆。着陆后迅速解除了机场警备分队的武装,同时一部分人乘缴获的汽车开进市内,占领了电报局、火车站和码头等重要目标。8月23日,苏地面先头部队进入该市,8月25日,苏又空运了200余名水兵,以控制港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