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海精兵——中国海军“水鬼”部队的惊世神功

绿色军营,高手云集。他们身为普通军人,却都身怀绝技。超群的本领究竟从何而来?投身军营,历经锻造,他们如何脱颖而出,又曾留下怎样的成长足迹?

2010年二月,《军事纪实》记者来到了一支特殊的部队。这里将要举行一场别开生面的趣味比武。


/来自***社区 */

比武的第一个项目是50米赛跑。这不禁让我们奇怪,这么“小儿科”的项目怎么会登上部队的比武场呢?


/来自***社区 */

走近后我们才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原来每名选手的脚上都穿着一双巨大的铜鞋,这样的鞋一看就知道份量不轻。穿着这双鞋怎么能跑得起来呢?这样的鞋是干什么用的呢?这还要从这支部队担负的任务说起。


这是一支很特殊的部队,因为他们的作战范围不在陆地,空中和海面,而是深度在百米以下变幻莫测的深海。他们就是南海舰队专门担负深海援救和打捞任务的防救船大队潜水中队。这些精壮的小伙子们是南海舰队最专业的潜水员。他们至今还保持着全军的多项潜水纪录。


这支优秀的潜水部队执行过的深海救援和打捞任务不计其数,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他们出色地完成了水上比赛项目的水下安保任务,得到了中央军委和海军首长的高度评价并荣立集体一等功。


神秘而危险的深海潜水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但这次,队领导却把比武场设在了陆地上,这些在海底游刃有余的潜水精英们一下子被“捞”出了海面,他们的表现还会那么如鱼得水吗?


为了让比赛更加激烈,队里特地把潜水员孙运厚派上场,他将作为擂主接受大家的挑战。


孙运厚,1996年入伍,从事潜水13年。个人深潜纪录为130米。他备受瞩目的原因是他曾经完成了一次在专业潜水员看来都非常危险的极限深潜。孙运厚说:“我们执行水下任务,当时水深是60米,但是我真正下到水的时候远远超过60米,是63米,但是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超过了我们国家规定的空气潜水极限。”


这次成绩的取得不但展示了孙运厚扎实的潜水技巧,而且还表现出了过人的胆识和稳定的心理素质。从这以后,每次遇到急难险重的任务,队里都会派出胆大心细,技术过硬的孙运厚。而他也从未让大家失望。逐渐成为了队里公认的潜水状元。


但这一次比武,参赛的三名挑战者,实力也同样不容小视。


叶军,潜水中队副中队长, 1994年入伍, 15年潜水经验。个人深潜纪录与孙运厚同为130米。


马腾,潜水中队士官,2005年入伍,5年潜水经验,个人深潜纪录110米。


经纬,潜水中队士官,2005年入伍,5年潜水经验,个人深潜纪录105米。


叶军比孙运厚早两年接触潜水,经验丰富,深潜纪录两人又旗鼓相当,孙运厚必将面对一场针尖对麦芒的鏖战。马腾和蔡经纬是潜水中队的后起之秀,更是两匹冲劲十足的黑马。


前有巨石挡路,后有追兵围堵,这“三英战吕布”的局面孙运厚能顶得住吗?



脚捆铜鞋50米跑


比赛即将开始,硕大笨重的铜鞋已经被结结实实地捆在参赛选手的脚上,穿着它跑50米,这对体力和爆发力的要求极高。


比赛开始了,孙运厚和叶军两人都已经年过三十,在体力上似乎很难与马腾和蔡经纬两位年轻人抗衡。但是出人意料,孙运厚却从一开始就大步流星,一马当先。


平时潜水员在穿这双鞋作业时并不要求速度,但这一次大家都把自己的体力推到了极限。


最后十米,大家都开始加速。可记者发现,孙运厚的脚步明显放慢了。马腾和蔡经纬凭借体能和年龄的优势将距离越追越近。孙运厚最终没能加起速度,但凭借开始时取得的领先,最终他还是捍卫住了第一名的位置。用时36秒,他险胜第一局。


比赛结束后记者找到了孙运厚无法加速的的原因。孙运厚解释说:“我们的鞋带围着我们的脚腕系上去的,最后加速度的时候,脚腕就会被脚跟磨的特别疼,一疼就使不上力了。身潜水鞋带那个绳那么细,又在脚后跟这一块,本身潜水鞋重,来回上下的磨,感觉到黏呼呼的,两个脚都出血了。”


孙运厚虽然取得了开门红,但是损失惨重。双脚受伤,势必影响他的行动,三名挑战者肯定会在后面的比赛中趁势追击,他的守擂前景变得扑朔迷离。


压力舱里夹花生


第二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正在进行准备活动。这场比赛以夹取花生数量多,计数准确者为胜。就在热身阶段,大家就表现出了不服输的精神。这个项目看上去同样非常简单。


但是,他们并不是在这个船舱中比赛,而是在旁边巨大的压力舱中进行。他们将在五倍大气压力下完成比赛。如果没经过训练的人进入五倍大气压的高压环境,轻者耳膜将被瞬间压穿,重者甚至会危及生命。


南海舰队防救船大队潜水业务长滕红军解释说:“5个气压,相当于水下50米。压力大,相当于每平方厘米5公斤压力,人体反应迟钝,记忆力衰退,反应慢,有点像喝醉酒,这就是氮麻醉,潜水员在高压下,看他受影响的大小。”


众所周知,我们呼吸的空气其实是以氧气和氮气为主的混合气体。氮气在空气中的比例占78%。在常压下,氮气对人体没有作用。但是如果气压增加了五倍,那么高压后的氮气将刺激大脑神经,造成如喝醉酒般的氮麻醉后果。


此时,孙运厚和其他三名挑战者已经完成了准备工作,等待加压。这三名挑战者都有100米以下的深潜经验,这次加压仅相当于水深50米,这一项比赛他们都有着势在必得的劲头


由于记者和普通摄像机都顶不住五倍大气压的压力,为了拍到最真实的画面,记者特地动用了带有防压罩的水下摄像机,并请一名专业潜水员进入压力舱协助他们拍摄。


一时间,压缩空气快速涌进压力舱。气流尖锐的响声让记者的心都悬了起来。压力在逐渐加大,舱内的潜水员开始自行调节体内压力。


孙运厚说:“我们受压最明显的就是耳膜,因为(潜水)时间长了,耳膜特别敏感。我们有时候张嘴或者吞一口水,耳膜就开了。如果说这个时候你不会做出调压的话,你会感觉耳朵里面压得疼,再不调的话甚至耳膜穿孔,穿孔以后耳朵会出血,鼻孔会出血。”


指挥员精确地控制着舱内压力,水下摄像机真实记录下了防压罩被压紧的声音。


当加到3倍大气压,相当于水下30米的压力时,压力舱内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潜水员们原本蓬松的拖鞋被压得像纸一样薄。


压力继续向5倍大气压逼近,潜水员们也有了反应。首先由于巨大的压力改变了舱内的空气密度,大家的说话声音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其次,舱内的温度在迅速升高。潜水员们变得大汗淋漓。


最后,他们终于出现了氮麻醉的症状,变得非常兴奋。但他们在里面笑得越开心我们在外面就越担心。


比赛时间只有两分钟,而且他们必须准确记住自己夹得花生的数量,否则成绩无效。在比赛过程中,我们看到大家的手好像都不太听使唤了,每个人都出现过多次失误。


比赛结束了,舱内开始减压。这时必须严格按照减压步骤和时间执行。否则,将对潜水员的身体造成巨大伤害。


减压期间记者看到,每个人都夹到了不少花生。大家好像对自己都非常有信心。孙运厚得意地把玩着自己的“战利品”。好动的蔡经纬和马腾干脆把剩下的花生当成了零食。叶军也笑得十分开心。到底谁会胜出呢?胜负马上就要揭晓了。



记者:“感觉如何?”


孙运厚:“OK!”


马腾:“热!”


红军:“现在我们开始核对比赛成绩。马腾你夹了多少个?”


马腾:“62个。”


红军:“核对一下……完全正确。”


滕红军:“孙运厚——”


孙运厚:“65个。”


滕红军:“核对……完全正确。”


滕红军:“叶军——”


叶军:“64个。”


就目前成绩来看,孙运厚已经领先了两名挑战者。等候查验的蔡经纬就成为了这三名挑战者最后的希望。


滕红军:“蔡经纬——”


蔡经纬:“72个。”


蔡经纬惊人的战绩让叶军和马腾看到了打败孙运厚的希望,大家都在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裁判:“蔡经纬夹了61个。”


滕红军:“蔡经纬的报数与实际不符,成绩无效。这场比赛,孙运厚以夹得65颗花生,且报数无误取得胜利。对他表示祝贺!”


超人臂力提起300斤活连环


第二天一早,潜水员们迎来了第三轮的较量。这场比赛是力量的比拼。从潜水员们拖动这个大铁砣的表情就知道它绝对是重量级的。


它叫活连环,重量有三百斤重,是用在水下打捞连接钢缆用的,可以承受两百吨的压力,潜水员要有相当的臂力才能提起它。


这场比赛,潜水员要把活连环提起,一分钟内谁提动的次数多者获胜。那么提起这三百斤重的家伙要费多大的力气呢?记者要先体验一次。记者费尽全身的力气,活连环一次都没有离地。


在四名参赛者中,孙运厚是块头最大的。他能否再次取胜呢?


比赛开始,年龄最大的叶军第一个出场。最终他搬动了19次。获胜希望最大的孙运厚搬动了29次。年龄最小的蔡经纬搬动了33次。身材最瘦的马腾一出场就让观众大吃一惊。他提活连环的频率之高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赛前没人会相信马腾竟然能迸发出这么大的能量。最终,马腾提起活连环43次,以绝对的领先夺走了这场比赛的胜利。


水下焊接困难大


经过了前三轮的较量,孙运厚以二比一的总比分领先。大家把视线都放在了最后一场比赛上。这回可是硬碰硬的水下课目比试了。


他们要进行的是水下焊接比赛。这是潜水员们在深海作业时经常会用到的技术。可是在水下怎么能完成与陆地上一样的电焊呢?


南海舰队防救船大队潜水中队中队长王维兵说:“这是我们电焊把,用特殊绝缘材料制成,我们用绝缘手套,可以做到水下焊接。陆地电焊我们可随便焊接,水下我们有很多困难,水流、水温不容易操作。因为焊条和钢板温度很高,焊接期间产生大量的热,水冷却港版会脆。比赛时每人一块钢板,每块钢板上有20厘米的裂缝,最后我们以牢固、美观、引弧漂亮来决胜负。”


这次还是叶军最先出场。每名潜水员到达任务区后都要把钢板固定在工作台上。由于水的阻力,这样的动作绝没有在陆地上完成得那么容易。


完成固定后,叶军接通了电源。他看准裂缝的端点迅速开始了焊接。


十分钟后,叶军完成了焊接。轮到孙运厚出场。经过前三轮的比赛,他脚上的伤口扩大了。他只能用这样的方法脱下袜子,换上潜水服。带着流血的伤口下到海水中,无异于往伤口上撒盐。


孙运厚刚刚下潜不久,这片海域的浪涌突然大了起来。此时,孙运厚必须忍着脚伤的疼痛,并且在海浪中保持身体的稳定。作业的难度可想而知。他小心翼翼地进行着操作,并且要克服海浪和电弧的强光带来的干扰。


由于风浪和脚伤的疼痛,孙运厚用了十三分钟才完成焊接,比叶军晚了三分钟。蔡经纬和马腾也相继下水完成了焊接。


最终孙运厚赢得了这最后一场比赛,以三比一的总比分赢得了这次比武。在这次比武中,他们每名潜水员们表现出了极高水下作业能力。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海,他们将以自己高超的潜水技艺和一往无前的勇气,迎接新的挑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