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征文]我眼中的俄罗斯人

生在黑龙江边,喝了17年黑龙江水,现在喝松花江水,怕是跑不出这片白山黑水了.

对于俄罗斯人,小时候就当不存在一样,后来懂点事儿了就是恨,现在的感觉是,又可恶又挺可怜的.



关于恨


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俄罗斯对中国的种种罪行,那是不容忘却的.小时候就人手一本关于爱辉条约,江东六十四屯惨案的纪实书籍,参观爱辉纪念馆,没想到,每天都去看的对岸就是江东六十四屯,同胞们被毛子用火枪和利斧任意宰割的场景挥之不去......


之后到了60年代,中苏关系紧张,老毛子天天往这边打信号弹,记得姥姥说过邻居家的狗被未燃尽的信号弹烧死.之后就是家家都锁门收拾往南撤,我姥爷就没怕,继续在城里过日子,后来除了信号弹,毛子半个人影也没敢踏过来.


到了初中时代,一次全市中小学紧急教育,说冬天不要擅自过江,因为一个中学生过江,结果被对岸俄罗斯大兵用刺刀刺成重伤.


后来,还听说过有误入边境线的渔民被对岸绑架去出卖人体器官,尸体空壳被发现的事情.


总之,俄罗斯军方的态度跟他们的总统一样强硬,我边防部门曾多次谈判,并给他们送去水果等礼品,要求对误入事件不要暴力解决,对方都是只受礼,不办事.还有就是他们的执法部门,和沙皇的酷吏差不多,几十个执法部门狼狈为奸,欺压,盘剥在俄罗斯经商和务农的中国人,吓的中国商人即使有全套手续,也都躲着他们生活.


对于俄罗斯人的恨,都归结于历史和政治,如果单拿他们军人个体来说,还是很有人情味儿的,我曾不止一次乘坐游艇路过他们武装到牙齿的炮艇,每次向穿蓝色制服的俄罗斯江防部队士兵挥手,他们都热情的回应,小时候到对岸旅游,他们的军警也都和蔼可亲,合影,问路都表现很热情.


关于可怜


我二舅曾经去俄罗斯的索契工作,从家里一直到圣彼得堡,沿欧亚大陆桥的地方都去过,他跟我讲的经历,让我感觉俄罗斯这个地方机遇和资源太多,但是实际上却很贫瘠.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家乡对岸的阿穆尔州是俄罗斯最富裕的地方,那就是俄罗斯的深圳.出了阿穆尔,火车到了贝加尔湖,那块铁路正好沿湖绕半圈,很有名,当年的白军统帅高尔察克就是在那里沉尸湖底的.从这里开始,就变了样子,每停一站,有上来卖湖鱼的,更多的是上来蹭饭的,就是上来直勾勾看着你,等着你给吃的....之后到的中部地区,都是如此,那些地区大都是军工重工业产区,城市都像遭了核辐射一样,没落不堪,到了圣彼得堡,乞丐之城,就不用提了,关键是那的乞丐有点离谱,一瓶酒可以换电视机,我家有个邻居大爷曾经在那用一瓶二锅头换了一个柴油动力的铁质船模,后来不知去向,长大了猛然想起,给我悔的,早要过来好了,那个船模是前苏联娜佳级扫雷舰的1:100左右的船模!在俄罗斯,小商品是好东西,如果你过去偷偷带上几打塑料袋,绝对挣.别说轻工业,就连霓虹灯这种跟重工业相关的东西他们都造不了,手机等通讯,民用电子行业更是奇缺.

索契则是个好地方,相当于俄罗斯的苏杭,位于俄罗斯的最南端了.山好水好沙滩好,俄罗斯总统都在那度假.


俄罗斯人10个有11个是酒鬼,多出那个是孕妇肚子里的小酒鬼.我曾亲眼见到一个毛孩子,小学4年级的样子,在家乡的步行街上,左手搂一个跳跳虎,右手一瓶哈啤.....拎着啤酒满大街闲逛的俄罗斯男女到处都是,看他们喝啤酒,是一种享受,特像中国的老酒鬼拿着小酒盅品二锅头的样子,一小口一小口的.....他们的酒鬼很馋,一次展销会,东北的肉干系列展区,成了他们打游击的地方,一会儿转一圈拿一块品尝区的肉,喝口哈啤,转一小圈,又来一块....


虽然大多数俄罗斯人很穷,但是他们的素质很高,街道很干净,下一场雪,第二天早上道上看不到一点雪,而且都不堆在道旁边,都运走,不像中国北方城市,因为不及时清雪道滑产生多少车祸和悲剧.在索契钓鱼,是要花钱的,但是很多人就是为了玩乐,碰到巨大螃蟹和海鱼,都放生回海里.他们的执法有时也很有趣,我舅的同事一次驱车路过一片索契郊区树林,下车入林解手,结果警察驱车追赶,抓到后说他尿的方向是索契卫国战争烈士陵园的方向,对烈士不尊,选择罚款(相当于人民币2000)或者拘留2周,无奈交钱了事.想想家里的解放战争烈士墓的铜牌年年被盗,真是感到惭愧.


总之,对俄罗斯人,我是又恨又可怜,看到他们人,特别想跟他们友好,但是想起他们做的那些事儿,就感觉还是得保持距离,不要真像宣传的那么亲,咱谁也别惹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