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正文 <三十七> 险关小道杀鬼地

武者2009 收藏 0 1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URL] 守在山上洞口的王玫瑰听到山下村子里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她忙爬到高处一望,只见烟雾冲天,二愣子家的三间小草屋已不复存在,猛然想起今天怎么没看到两位老人呢,莫非。。。她跑回来对嫂子和大牛媳妇道:你们在这里守好洞口,我下去看看。说着提枪向山下蹿去。大山媳妇高喊:妹子,你不能下去啊,有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守在山上洞口的王玫瑰听到山下村子里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她忙爬到高处一望,只见烟雾冲天,二愣子家的三间小草屋已不复存在,猛然想起今天怎么没看到两位老人呢,莫非。。。她跑回来对嫂子和大牛媳妇道:你们在这里守好洞口,我下去看看。说着提枪向山下蹿去。大山媳妇高喊:妹子,你不能下去啊,有鬼子!

王玫瑰也不应声,沿着羊肠小道一路奔跑,经过狗子和四虎隐蔽的阵地,他俩急呼。王玫瑰摆摆手并不停留,狗子以为她要进村,急忙从隐蔽出蹿出来追赶。刚撵出几步,见她奔到二愣子阵地前翻身跳了进去,这才松了口气回到原处。

二愣子正在紧张的盯着山下那团从自家腾起的烟雾,想着二老那亲切的面容,悲痛欲绝。突见有个人影跳进来,大吃一惊翻手一个擒拿卡住对方脖子,王玫瑰吼道:你咋了?

二愣子一怔,这才看清是她,忙抽回手红着脸,问道:你怎么来了?赶紧回洞里,这里危险。

王玫瑰看他满面泪痕,嘴唇已咬出了血,显然是刚哭过,她明白了刚才村里的大爆炸是怎么回事,但她不能再提起,以免他更伤心。就安慰道:你自己在这不行,我来帮你一块打那些畜生!

二愣子一楞:你?

王玫瑰见他不相信自己,脸一挂搭:怎么了,瞧不起俺女人吗?

二愣子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道:没,没。又难为情的问:你在这能干啥啊,太危险了,枪子是不长眼的。

王玫瑰嘴一撇:你不怕我就怕了?我虽然枪法不好,可会摔手雷,帮你装子弹,多打死一个鬼子就多为咱老人报一份仇。

二愣子听她这么说,也就不吭声了。两人伏在夹石中密切地观察着山下小鬼子的一行一动。

这时田中指挥队伍已蹿到了山道下面,他望着这条蜿蜒曲折的小道直插铁镢山顶峰,心里不由的暗暗发笑,看来村里的山民和中国军队都在上面,今天一鼓作气攻上去,就能一劳永逸的彻底铲出后患。

他指挥刀一举,高吼:兔子跟跟!土八路的就在上面,攻上山皇军大大的有赏!

花脖见田中发出号令,扬起盒子枪也高喊:兄弟们,冲啊!花姑娘就在上面啊!

伪军们象吃了兴奋剂一样,随着长官的鼓劲声端着枪呼拉拉就向山上冲。鬼子打仗从来就是以伪军打头,让这些没有灵魂的乌合之众当炮灰可以减少大日本皇军的伤亡。

伪军们虽然气势高涨,无奈山道狭窄,只能同时容三四个人并进。有脑瓜聪明的就故意靠后扬手招呼那些二百五上。花脖远远站在一大石头后伸脖子咋呼,他是不敢带头冲的,他们这些皇协军在日本人眼里还不如一条狗的命值钱。他的左胳膊还用绷带吊在脖子上,这是昨天马大全给他出的苦肉计,他本想假装受伤,但又怕被田中老鬼子识破,就用枪咬牙贴着胳膊开了一枪,不过没伤着骨头,只擦破了点皮。田中见他轻伤不下火线,心里挺满意。

马大全更是聪明绝顶,他始终不离田中半步,因为他坚信,即使鬼子全部死剩下一人,那就是指挥官田中,所以战场上呆在指挥官身边是万无一失的高招。

伪军们互相吆喝着壮胆,齐头并进的朝山顶上奔,刚冲出不到100米,忽觉脚底一软,轰轰几声巨响,半空中残肢断臂就四处飞舞。瞬间七八个人头落了地。后面的人一看哭爹喊娘的转身朝下就蹿,草,又遭遇地雷阵了,田中皱皱眉,手一挥:炮弹的炸通。士兵们闻声几架小钢炮就支上了,嗖嗖几发炮弹出去,草,竟没一发落在小道上,不是砸在高崖上开花就是闷声不响的钻进了深谷。这是什么破地方啊。

田中一看炮弹不吃食。手又一举,十多个掷弹筒就排上了用场。榴弹咣咣的咋在山道上引发了一连串轰鸣,沙土碎石铺面冲下,鬼子们连连后退,硝烟过后,只见一百多米的山道被翻了个遍,路更狭窄难走了,好在地雷阵排出了。

伪军们又嗷嗷叫着向山上冲去。

二愣子和王玫瑰趴在巨石缝里看了个一清二楚,见鬼子上来了,举枪啪啪两声,冲在最前面的俩伪军立时毙命。其他伪军一看赶紧就地卧倒,这么窄的小道没有遮挡物啊,趴着跟站着一个样,二愣子连瞄不用瞄伸枪砰砰连击,趴下的伪军还不知怎么回时脑瓜就开了花。剩下的忙想欠身后撤,可屁股刚一撅,子弹就噗的一声钻了进去。日啊,这么个玩法不是耍活宝吗,几个伪军后退不能趴地要命,不管三七二十一翻身就滚下了山谷。

田中一见不行,吆喝一声,炮弹榴弹歪把子机枪吐着火舌就朝二愣子这边招呼上了,一时间石宵扑面,弹片乱飞,但二愣子隐蔽的这地方是枪弹射击的死角,鬼子在下面根本打不进夹缝,除非你到对面直射,可对面就是深谷,想对射门都没有。

田中懵了,怎么办?用人海战术!他掏出手枪厉声吼道:兔子跟跟,后退的死了死了的!

马大全也扯起嗓子吆喝:兄弟们,皇军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为了大东亚共荣给我冲啊!

伪军们听到长官要他们当靶子垫背,暗暗叫苦,上是死,不上鬼子在后面架着机枪呢,没办法,两眼一闭,该死该活吊朝上了,祖宗保佑听天由命。闷头就向上冲。

二愣子伏在高处的夹缝里,用枪不停的射击,草,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大的目标,比打飞鸟容易多了。一支枪打完了再换一支,王玫瑰不断地往枪里压着子弹。四虎和狗子也耐不住,双双朝鬼子开了枪,上一个倒一个,上两个毙一对。一时间整个山谷只听见砰砰的枪声和哭爹喊娘的惨叫声,不到一刻钟,小道上就横七竖八地躺满了鬼子的尸体。有伪军为了侥幸活命,干脆两眼一闭滚下了道旁的山谷。后面的鬼子就踏着前面的尸体向上爬。刚爬过去就被子弹击倒,接着后面又钻上来,这样尸体一层层更迭,竟然也前进了几十米。渐渐靠近了二愣子他们隐蔽的阵地。王玫瑰一看急了,从筐里摸出手雷,扯掉弦嗖嗖摔了出去。鬼子好不容易爬到这里,以为胜利在望,忽见觉东西砸在头上,脑瓜还没转悠就随着一连串轰响飞下了山谷。用尸体铺成的屏障霎时消失了十多米。

田中真急眼了,200多伪军伤亡大半,80多鬼子也结果了三分之一,再这么下去要全军覆灭。怎么办?回去跟鸠山联队长怎么交代啊。他转头望了望马大全,见这小子也傻眼了。气的抬腿猛踹了他一脚:你的,什么的干活!

马大全一愣怔:太君,这样下去不行啊,咱赶快撤吧。

田中眼一瞪:你的,死了死了的!

马大全腿肚子一颤,娘啊,这小子要找替死鬼,他一个立正连连哈腰道:太君啊,我是为了大日本皇军着想啊,这破地方上也上不去,光赔命了,咱暂时先撤了,日后再想个法子破这鬼门关。

田中一想也对,硬拼绝对不行了,那就撤吧。

他吼了一声,鬼子们一听连声叫好,赶紧滚下来要跑。剩下的伪军也急三火四的要撒丫子开溜。

田中吼一声:你们的,上去把大日本皇军的尸体抬下来。

啊?伪军们一听犹如五雷轰顶,草,这不是故意要我们去死吗。有伪军嚎叫一声倒地装残。田中明白这些家伙在耍诡计,上去一刀劈下,一股血雾喷出来,头颅滚就到了脚下。其他伪军一看傻眼了,不上也的上啊。就颤颤畏畏的向上爬,闭眼摸着个尸体就拽,二愣子见鬼子要跑,草,这些畜生既然来了哪能说滚蛋就滚蛋?他抬手就是一枪,带头的伪军惨叫一声滚下了山谷,后面的伪军一看这情景干脆装死,就地趴在尸体后面不动了。

田中气的呜哩哇啦直蹦高,二愣子远远看见这家伙在那一个劲的嘶吼,知道他就是罪魁祸首,举起枪来三点一线瞄准那乱摆的头颅扣动了板机。随着一声枪响,田中嗷的惨叫一声跌了出去。

鬼子们一看长官完蛋了,呼啦一声抬着田中争先恐后的向山外蹿去,马大全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花脖也不甘落后,奋起直追,这些杂种只恨爹娘少给他生了两条腿。

鬼子跑了,伏在巨石下的二愣子和王玫瑰兴奋的高喊着跳出来,举枪朝着远去的鬼子们乱射。四虎和狗子此时也跑过来加入了追击,可怜那些受伤的家伙们,看到同伴跑了也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晃,但人的速度哪有子弹快,随着啪啪的枪响,落在后面的伤兵纷纷倒地一命呜呼。

山洞里的老小妇孺见鬼子跑了,纷纷跑下山拣拾鬼子尸体上的枪支弹药钢盔以及希罕的物品。为下一场战斗作准备。鬼子的尸体怎么处理?村人一商量干脆扔下山谷垛成垛,上面用石头黄土埋了,再在土堆上遍布了桃树枝。据说桃树能震妖,这些恶鬼被桃树压着就永世不敢再出来发疯了。七十多年过去了,至今这个山谷里还有一个土堆,村人称它为“狗头坟”每每有人经过,都会朝土堆呸呸吐几口唾沫,既辟邪又能发泄仇恨。

这一仗除二愣子爹娘和鬼子同归与尽外,以三个山民加一个寡妇的狙击,击毙了近200个敌人,打出了王家山里人的威风,这在中国抗战史上是不多见的。

鬼子败的一塌糊涂,但这些豺狼是绝不肯善罢甘休的。

二愣子家的三间小草屋被炸平了,他和乡亲们翻开碎石堆寻找父母的遗体,但看到的除了鬼子的尸块头颅,父母的肉体一点也找不到了。他默默的站在瓦砾前,眼里没有了泪水,脸色跟一块铁板似的乌青阴沉。乡人从家里拿来烧纸哽咽着在屋前点了。无不叹息两位残疾老人的英勇壮举。

二愣子没了住处,晚上就和四虎在王玫瑰家里暂憩。狗子也来了,一家几口围在煤油灯下商量下一步怎么办。他们知道,若这样呆在山里被动挨打,迟早会被鬼子击破。连带全村老小受难。

四虎提议:趁鬼子伤亡惨重,军心低迷。何不杀进去干他娘的一顿。就象他们兄弟四个那样出奇不意打他个措手不及。

众人听了纷纷称好,二愣子沉思了片刻,拳头猛的砸在炕上吼一声:好,就这么办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