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淑女

12091209 收藏 0 219
导读:何苦来哉,唉!何苦来哉啊! “右边歪了,欸……小心点嘛,这可是空运来台的珍品,我要了好久才要到的。” 范舒荷抱着儿子,一刻也不敢放松地监督着前方正忙得满头大汗的俊伟男子,他正努力地想固定镶了华丽木框的巨幅海报,却因木框过重,超过己身负荷,忙得有些手足无措。 “小心。”漂亮的心男孩与母亲同仇敌忾,一双眼睛瞪得好大,圆溜溜的眼珠子一瞬也不瞬地加入督促行列。 “喂喂喂,仔仔,叔叔是义务帮忙的,你和你妈把我当成工人啦!我可是很辛苦地帮你妈咪钉这个鬼东西两个小时,手酸得快断掉了。”青狼解下头上的汗巾

何苦来哉,唉!何苦来哉啊! “右边歪了,欸……小心点嘛,这可是空运来台的珍品,我要了好久才要到的。”


范舒荷抱着儿子,一刻也不敢放松地监督着前方正忙得满头大汗的俊伟男子,他正努力地想固定镶了华丽木框的巨幅海报,却因木框过重,超过己身负荷,忙得有些手足无措。


“小心。”漂亮的心男孩与母亲同仇敌忾,一双眼睛瞪得好大,圆溜溜的眼珠子一瞬也不瞬地加入督促行列。


“喂喂喂,仔仔,叔叔是义务帮忙的,你和你妈把我当成工人啦!我可是很辛苦地帮你妈咪钉这个鬼东西两个小时,手酸得快断掉了。”青狼解下头上的汗巾,不断抱怨,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本来是你老爸的责任,你懂不懂?叔叔要不是心肠太好……”他干嘛答应她啊?真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不禁又想大叹——何苦来哉。


“你是看在美女的份上吧!”坐在榉木地板上,凉凉地等候练剑对手,却吝于伸出雄壮有力的臂膀助友一臂之力的蓝虎,已等得有些不耐烦地将笨重的护具和道服丢到一


边,耍起木剑来了。 “有时候我会觉得蓝虎是我的知音。”范舒荷用脸蹭了蹭儿子,笑呵呵的。虽然蓝


虎以史无前例为由,拒绝帮她完成这项创举,她却能不计前嫌地同意他那有丁点儿事实的话。


“小姐,他从头凉到尾,我却得一边想办法扶住重得要命的框,一边钉钉子,一个人当十个人用。我辛辛苦苦了老半天,你竟然忘恩负义地倒向那家伙。”青狼不可思议


地怪叫。 “别这样嘛!浩庭不在家,我只得拜托你了。”她知道蓝虎绝对没有兴趣做这种事,他甚至在她说要将海报挂在道馆外面时,眉头就明显地打结了。


如今唯有浪荡不羁的青狼会帮她了,喜欢向传统挑战的人总是比较好说话。幸好青狼在家,也幸好黑豹和红狐不在家,不然她会马上被他们那蕴藏着千年寒冰的眸光给冻毙。


青狼回头猛然敲下最后一钉。大功告成,他跳下梯子,伸手拿过范舒荷早准备好的冰水,大口大口、饥渴万分地灌着。今天好象又创历年高温了,大热天耗在以流汗为目


的,不可能装空调,更别说冷气的道馆就已经够热了,甭说让阳光充分洗礼的走廊。会被范舒荷软硬兼施说服干这种不是人干的活儿的人,除了他这种面慈心善的有为青年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