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转战山东:许世友送上“铁西瓜”

963586 收藏 32 1163
导读: 在经过与地方武装的反复争夺,每天前进二三十路,敌人通过艰难的行军,于九月五日进到了平度县城附近。 在这里,十三纵三十九师与地方武装相互配合,给敌人装备了最精彩的“见面礼”,那就是真正属于胶东特产的“西瓜宴”。 当黄伯韬的二十五师于6日上午行进到李戈庄、沙戈庄、何家楼一带的时候,前进的路线似乎仍然顺利无比,除了偶尔几声土八路的枪响以外,就连像样的抵抗也根本就没有多少。 但是时间到上午九、十点钟的时候,敌人终于收到了许世友给胶东兵团的第一份厚礼。

在经过与地方武装的反复争夺,每天前进二三十路,敌人通过艰难的行军,于九月五日进到了平度县城附近。


在这里,十三纵三十九师与地方武装相互配合,给敌人装备了最精彩的“见面礼”,那就是真正属于胶东特产的“西瓜宴”。


当黄伯韬的二十五师于6日上午行进到李戈庄、沙戈庄、何家楼一带的时候,前进的路线似乎仍然顺利无比,除了偶尔几声土八路的枪响以外,就连像样的抵抗也根本就没有多少。



但是时间到上午九、十点钟的时候,敌人终于收到了许世友给胶东兵团的第一份厚礼。


随着一声震天的爆炸,正在紧张行进的黄伯韬部队被铺天盖地的爆炸声埋在了黑色的烟雾中。这次爆炸持续时间之长,范围之广大,在亲自“收到”许世友带有鲜明地方特色“礼物”的二十五师参战人员的回忆录中,都有不同程度的明确记载。但是在不同人员的回忆录中,也有一些区别,那就是爆炸持续的时间长短上有记忆上的误差。由于连续的爆炸声酿就了极度眩晕下的昏头昏脑,此时思维已经陷入空白,时间观念已经僵滞。因此,有人回忆说,爆炸持续时间为两个小时,也有的说持续了三、四个小时,不一而足。但是狂妄的二十五师在三十九师的阻击面前举步维艰,随后转向四散逃命,却再次触发更大的地雷阵,这倒是很准确的事实。


随后,遭到“不守章法”严厉打击的黄伯韬,被这种满地开花的作战方式,炸的目瞪口呆,仅仅是保护部队不走向彻底溃散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事情了。于是黄伯韬与许世友在胶东的第一次交手,就以丢弃伤兵后的狼狈逃跑作为了结局。毫不容易逃脱开三十九师追击的枪声,稍微站稳脚跟后,他才将此情况电告了在青岛的胶东兵团司令员范汉杰。


如此威力强大的连环爆炸震动了胶东兵团司令范汉杰,他因此确认,平度是许世友主力所在地。


因此他立即命令整九师、整八师等迅速加快进军速度,以便在平度聚歼许世友部队“主力”。之后,这样一个新成立的胶东子弟兵师,在一个弹丸之地,凭借灵活的战术,竟然与三个主力师周旋达三天之久。当敌人各部纷纷云集到平度附近时,许世友看到该师的情况已经十分危险,于是决定避敌锋芒,命令三十九师迅速撤出平度保卫战战斗,转向水沟头一带待机作战。


许世友的撤退命令发出时,三十九师仍然在平度附近的地区与敌人展开激烈争斗。此时,范汉杰精心准备的部署发挥了效果。此时,在平度附近战场参战的,除了黄伯韬二十五师、阙汉骞五十四师外,王凌云率领的第九师,也突然从我军后背抵近攻击我军阵地,我正在拼死包围平度的三十九师有陷入敌人重围的危险。


但是,也就是在九月七日的黄昏时分,双方激战正酣的时候,胶东的大地突然变了脸色!平地上突然卷起了狂风,狂风裹挟着无数黄沙漫卷起来,使得战火燃烧着的天地之间在极短时间内就变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师长徐体山见机,立即带领部队撤出了阵地,转移到了城北的荆山等地隐藏了起来。第二天刚放亮,部队又按照许世友的计划,成功的转移到了与莱阳之间的水沟头阵地,准备下一次作战行动。


惊魂未定的敌人,在我军撤出阵地一天后,还是出动了两个师的兵力,对我军后撤中的曾经阵地金花山、紫荆山、蟠桃山等地展开凶猛进攻。但是在凶猛进攻后才终于发现,曾经坚决作战的我军“主力”部队早已经成功转移。


在平度,东兵团仅仅出动一个师与敌军第一次交锋,敌人就被迫动用了三个整编师,耗时数日,损失近两千人。又是工兵排雷,又是空军轰炸,直到九月八日,确认我军主力已经真正转移以后,疲惫至极的敌人这才步履蹒跚的进入到了平度空城。


就在此次地雷战术取得奇效后,敌人对于许世友精心准备的礼物,开始感到由衷的畏惧了。还是看敌方参战人员回忆录的记载:


“为了防不胜防的“铁西瓜”阵地,国军有时寸步难行,只要地上的泥土稍稍有点变动,大军就需一阵停滞,等待工兵去加以探测挖掘。工兵所有的磁波探测器,虽然极具効用,但是仪器到底没有思考的能力,有时这种磁波探测器,呜呜大叫,工兵们费了很大的努力、挖报出来的可能只是一把破菜刀,或者一只烂铁钉。这些铁器,显然一部份是根本无意而留在地下的,但也毫无疑问其中绝大部份,是共军特意制造的「疑雷」。因了这种情况,行军的速度就可能减少了百分之五十以上。”


可以说,与许世友的第一次交锋,黄伯韬就被许世友的铁西瓜磕掉了牙齿,而且伤的不轻。


就在我军在平度展开作战的同时,掖县保卫战也几乎同时打响。


敌人调集的部队是,整编第九师的主力和整编第八师。战斗主要在掖县城西的凤凰山阵地展开,防守主要阵地的,是我军十三纵队一一三团与西海军分区二团的部分部队。同时,在附近的粉子山地区,则由西海独立团担当驻守任务,为进行战略配合,许世友还将九纵的部分人马也部署在了郭家店以南的地区,协同十三纵进行运动防御作战。一一三团虽然是刚刚成立的部队,而军分区二团更是刚刚由民兵等组织升级而成的地方武装,但是他们在凤凰山阵地的阻击战,却打的相当勇猛,打出来的,是主力的风采!在敌人占据陆、海、空军全面优势的激战中,我军歼敌500多人。作为地方武装的西海军分区二团一个连队,扼守主要阵地,多次粉碎敌人轮番进攻,最后全部壮烈牺牲。鉴于敌人的猛烈攻势,天黑后许世友命令该两团撤离阵地,按预定计划,转移到掖县城西的粉子山继续担当阻击任务。经过连续的阻击作战,我军防御部队在完成持续接近一周的任务后,于十三日返回部队主力所在地。


持续而坚决的阻击作战,虽然并不能彻底改变优势敌人的进攻意图,但是却成功迟滞了敌人的进攻,为我军主力的运动,与各地地方武装的全面动员创造了机会。面对敌人汹涌如潮、不计伤亡的疯狂进攻,华东局机关负责人认为,“胶东可能沦陷”,至少“要用三四个月的时间相机改变局面”。在此严峻情况下,身兼胶东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发布命令,要求各地机关和武装“区不离区,县不离县”、“人不离区,枪不离人”。以就地展开激动灵活的游击战,坚决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与人身安全,同时保护好在胶东的华东局与山东领导机关、部队后勤工厂的安全,为反攻做好准备。


就在处于胶东内陆的我军以十三纵为主展开阻击作战的同时,位于胶东外线、胶济铁路以南的二、七两个纵队,也在诸城发起了意在牵制敌人的军事行动。此次作战从九月九日开始,到十一日结束。但是由于指挥上的协调度不够,我军虽然歼灭了敌人一部分有生力量,但是却没有达到攻克诸城的目的,同时也没有能够达到调动胶东的敌人的战略目的,这使得在胶东的我军本来就不多的部队,必须寻找新的突破方向,扭转战场形势,打破敌人占据战场主动权的局面。


看过地图的人都知道,胶东的地形恰如牛角,越往东,地形越狭窄。而敌人自西向东发动的进攻,给胶东内线兵力极度缺乏的许世友带来了极大的压力。敌人梳篦式的推进后,原本富庶而美丽的胶东根据地,已是四处枪声遍地狼烟,整个根据地只剩下了南北不到一百里、东西仅仅一百五十里的狭小空间。而且除了胶东根据地本身的后方医院、后勤工厂、军政机关以外,原沂蒙山根据地的一些人员与后方组织,也云集到了胶东,而且都集中在了这个极为狭小的区域内,情况万分危急。


而这个压力,就落在了东兵团司令员,同时身兼胶东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身上!


在极度的险境下,许世友能扭转胶东的被动局面,打出一片新天下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