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中国踏进“北极竞技场”

fengyimin 收藏 4 297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俄报:中国参与瓜分“北极馅饼”



[俄罗斯《新消息报》3月3日文章]题:北极的中国气息(作者 阿列克谢·斯米尔诺夫)



直到不久前,人们还认为只有在北极拥有领土的国家——俄罗斯、挪威、丹麦、加拿大美国才能划分北冰洋大陆架这块“北极馅饼”。但现在,第6个重量极玩家——中国也踏进了这块竞技场。瑞典斯德哥尔国国际和平研究所公布的报告《中国将开发无冰北极》就证明了这一点。



这份报告特别指出,北京以非正式观察员身份加入了北极理事会。在斯匹次卑尔根建立了自己的科考站,并扩大了中国驻冰岛大使馆。国际和平研究所专家琳达·雅各布松分析了中国的“极地野心”并得出结论:近几年内,北极周边的5个国家将不得不在该地区与中国进行密切合作。



北京对可能于2013年夏天出现的新海运线路感兴趣,其中一条是格陵兰加拿大之间的西北通道,另一条是沿俄罗斯北极海岸的东北通道。这两条线路将大大缩短世界主要贸易区——亚洲、北美和西欧之间的距离。



雅各布松认为,北京将越来越多地通过官方发言和专家记者的文章来表现对北极的重大兴趣。尽管表面上中国无权在北极大陆架谋求领土,但它将逐步通过经两条海路出口商品来强化自己在该地区的地位。



雅各布松认为,中国之所以没有大声宣布自己的权利,而倾向于进行低调扩张,首先是因为害怕激怒俄罗斯。



国际和平研究所的专家认为,拒绝让中国加入北极俱乐部是短观行为。邀请中国参与解决该地区的诸多问题才是更加明智的战略。



德报:开辟“通往欧洲北美新门路”



[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3月1日报道]题:中国放眼北极



自从北冰洋浮冰融化使新航道和巨量原材料储备暴露在世人面前,中国就向北极地区投去了贪婪的目光。北京仍保持克制以免惊动北极周边国家。但中国官员和科学家正要求制定一份“极地战略”以分享气候变化创造的机遇。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日前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得出了上述结论。挪威外交部出资支持了这项研究。



国际和平研究所驻北京的研究员琳达·雅各布松说,“中国开始注意到北极地区无冰后的商业和战略潜力”,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近半依赖航运,因此一条夏季无冰的东北走廊会为出口大国中国开辟“通往欧洲和北美的新门路”。



从上海经俄罗斯北部沿海至汉堡的航线比经马六甲海峡苏伊士运河的传统航线短6400公里。此外,因海盗横行,途经亚丁湾的航船所需缴纳的保险费已涨至以前的10倍。



“谁控制了北极航道,谁就控制了世界经济和国际战略”,大连海事大学的李振福预言说。除航道外,可能蕴藏在北冰洋下的原材料也分外诱人。美国地质勘探局估算,那里沉睡着世界未探明天然气储量的30%,未探明石油储量的13%,还蕴藏着金、银、镍、铬、钛、钨、煤和金刚石。



大多数地下资源处在以俄罗斯为首的北极周边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内,但俄罗斯既不掌握深水开采技术也没有必要的资金。因此研究报告认为,使用中国资金和西方技术的合资公司将有望在俄罗斯出现。



中国准备利用北极也赋予了地处北极周边的斯堪的纳维亚诸国以关键角色。雅各布松建议这些国家在商议北极问题时,不论是事关气候变化和挽救气候的行动,还是航道和对原材料的处置,都始终请中国的代表发表意见。利益是相互的。中国政治家是北极周边地区的常客,中国使馆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是最大的一家外国使馆。



英报:事关中国全球战略利益



[英国《金融时报》3月1日报道]题:中国关注北极航线



据今天发表的一项新报告说,中国已开始关注北极冰层融化的战略意义,而且可能寻求在对该地区的使用管理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报告表明,继中国加大对非洲的投资力度并开始加强其在印度洋的存在之后,北极可能成为中国开始在其间确定全球战略利益的又一个地区。



报告作者琳达·雅各布松说,虽然中国有一项全世界最有力的极地研究计划,但北京尚未研究不封冻的北极对它的经济与安全意义,因为“由于中国幅员辽阔,同时是一个崛起中的全球大国,它唯恐积极的姿态会引起其他国家的不安”。



在这份报告发表的同时,俄罗斯正准备首次让一艘大油轮从头至尾沿它的北极海岸航行,在俄罗斯的欧洲与远东之间开辟一条战略能源贸易通途。



俄罗斯现代商船公司首席执行官谢尔盖·弗兰克说,北极航线将成为一条“浮动的管线”,逐渐帮助俄罗斯将其石油和天然气出口方向从欧洲转向蓬勃发展的东方市场,包括中国。



弗兰克排除了中国集装箱船将利用北极航线的可能性,他举出的理由是北极航行条件不可预测,而且保险费高。



琳达对本报说:“中国特别在意俄罗斯以及它是否可能要求高额的过境费,这可能耗去部分、甚至大部分的潜在效益。”



俄罗斯现代商船公司已经是世界上破冰船的最大拥有者,它估计随着一些极地地区巨量新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开发,它将垄断北极能源运输市场。



弗兰克说,俄罗斯的北线不会对外国海运公司封闭,但利用这条航线的公司必须遵守俄罗斯的环境与航行规定。



琳达还说,北极的战略形势比南极“复杂得多”。她说:“虽然我不赞同可能发生冲突的设想,但我确实认为有可能发生争端。”



尽管北京采取了低调态度,但琳达认为,中国政府对北极有一项明确的计划,包括按照新的情况,修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法,并希望成为北极理事会的永久观察员。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