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学者拍南京大屠杀纪录片 称要让世人知道真相

红叶28777 收藏 7 6517
导读: “每天都要强奸,打死很多人,不管老人还是小孩,强奸是很自然的……”这是纪录片《南京——被割裂的记忆》中,侵华日本老兵回忆当年的镜头。   昨天,20多年来一直探寻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的日本学者松冈环,带着她的纪录片来到南京师范大学,为师生们讲述自己调查南京大屠杀以及拍摄纪录片的心路历程。在制作这部纪录片的过程中,松冈环饱受日本右翼势力的阻挠和恐吓,但她还是坚持完成了调查和拍摄工作。她说,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是让她坚持下来的最大力量,自己有责任把历史的真相告诉更多的日本人。   松冈环讲述拍摄纪录片

“每天都要强奸,打死很多人,不管老人还是小孩,强奸是很自然的……”这是纪录片《南京——被割裂的记忆》中,侵华日本老兵回忆当年的镜头。


昨天,20多年来一直探寻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的日本学者松冈环,带着她的纪录片来到南京师范大学,为师生们讲述自己调查南京大屠杀以及拍摄纪录片的心路历程。在制作这部纪录片的过程中,松冈环饱受日本右翼势力的阻挠和恐吓,但她还是坚持完成了调查和拍摄工作。她说,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是让她坚持下来的最大力量,自己有责任把历史的真相告诉更多的日本人。


松冈环讲述拍摄纪录片的心路历程


调查饱受日本右翼势力阻挠


今年63岁的松冈环,曾经是一位小学老师。1988年她第一次来南京访问,见到了大屠杀幸存者。一位幸存者对她说,“到现在,我一看到日本人还害怕。”松冈环当时一下子就镇住了,回国后,她先后组织了纽约华侨的大屠杀画展以及大屠杀国际讨论会,并多次来南京访问大屠杀幸存者。


松冈环在调查南京大屠杀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右翼势力的阻挠。1996年,她与日本的同道者联合,召开证言集会,并在日本六大城市公布了热线电话征集老兵。3天之内,松冈环共接到130多个电话。然而,这里面有一半是右翼势力打过来的,他们在电话里吼着:“混蛋!为什么要调查历史?滚回中国去!”


松冈环采访幸存者以及日本老兵的过程同样也充满艰辛,因为一半以上的日本老兵不愿意讲述这段历史,就算是愿意讲,也讲得很表面。松冈环说:“问他们为什么杀人,他们无非是说‘执行上层的命令’、‘到南京后没吃的’。要跑很多次,和这些老兵熟了,他们才会慢慢讲出来。”


有一次,松冈环背着沉重的录音机和摄像机,在一天的时间里去了四位老兵家里,但没有采访到一个人。“不是找不到人,就是被告知已经过世了。当时精神压力非常大,感觉很累。”松冈环坦言,她曾经三次产生过放弃的念头,但最终坚持下来了,因为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是支持她的最大力量。“他们对我说,你是老师,一定要把历史的真相告诉日本的孩子。”


只有极少数老兵会在余生中忏悔


为了找到日本老兵,松冈环跑了很多日本的档案馆和图书馆,找到一个,就请对方介绍当年的战友,然后再接着找。松冈环发现,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士兵,原籍在大阪、奈良、山重县(音)的最多。一位山重县老兵甚至告诉她,当年自己不仅强奸了50多个妇女,还朝逃跑的中国人开枪。


在日本调查时,松冈环搜集到10本老兵在前线的日记和书信。老兵在日记里会写“故乡又到了秋收的时间了,妻子一个人一定很辛苦”这样温情的句子,也有“败兵(中国兵)有5万人,我们用枪射杀,然后高呼万岁”这样嗜血的语言。


“还是在他们的日记中,我找到了答案。”松冈环说,“侵华战争时期的日本老兵,受的是‘天皇忠信’的教育,他们在讲述自己当年的暴行时,大部分人很平静,甚至很得意,在余生中感到忏悔的,100个人里只有两三个。”发人深省的是,松冈环曾经用当年日本的教科书《战时教育体验学习》在学校里做了个小实验,结果显示,按照这本书上两天课,绝大部分孩子都会赞美战争。“我很震惊,仅仅两天,孩子们就会被洗脑。”


松冈环说,战后的日本一直没有正视这段历史,而现在日本右翼势力强大,断然否认南京大屠杀,她担心“整个日本会倒退到1937年发动战争前的社会环境”。


幸存者创伤难以抚平


20多年来,松冈环先后40多次来到南京访问大屠杀幸存者。这次来南京,她想寻找太平门屠杀的证人。“但我去了居委会,没有找到目击者。”有人告诉她,很多老人已经不在世了,“要是你早来三四年就好了”。


在世的幸存者,虽然已经过了很多年,但内心的创伤还是难以抚平。上门访问时,有些老人一听松冈环是日本人,甚至吓得躲在厕所里不敢出来。心理学家告诉松冈环,对于这些老人,光是安慰是不够的,要尊重他们。现在,松冈环每年都要来中国两次,对幸存者进行心理抚慰,还请大学生为他们唱歌。快报记者 赵晨 文/摄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