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言了: 转基因官员从不说到瞎说 兼谈美国转基因食品消费

gongfu1001 收藏 8 1427

直言了: 转基因官员从不说到瞎说 兼谈美国转基因食品消费 2010-03-04 17:32:31


直言了,2010-02-16。



前些年,转基因利益官员们是“不说”,即不说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的风险和副作用。譬如,两会上,有人提出说,国外已有风险报告和安全质疑;那些官员官媒回应说“不值一驳”,坚持不说。


纸里包不住火。越是过滤拦截和掩盖真相,人们越是能得到海外信息。近三两年,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得知,欧盟和亚洲多数国家严格限制转基因作物商品化,不少转基因作物列为禁止之列、且已经上架的也做了下架处理;他们也得知,在转基因作物大国的美国,早在2004年、由美国国家科学院领头、开始反思反省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并列出了全球范围的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给人类健康和生态环境带来的副作用和破坏作用,阐明了人类尚无手段对付的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的明显和潜在的严重安全威胁。


愚民政策不灵了,于是,面对民众强烈质疑,那些转基因利益官员不得不说了,就采取了从“不说”转向“瞎说”的策略:就转基因作物商品化的影响,给民众社会做出瞎说搞忽悠的答复。



一、混淆生产规模和消费规模的忽悠。


举例。本月10日,在人民网策划的访谈节目中,转基因利益官员黄大昉说:“从全球角度来说,转基因食品已经早就在应用了,包括很多网民,包括我们自己都在食用转基因食品,比如说大豆油,大家都在吃,现在转基因食品会越来越多,在国际市场上,有人讲,在北美市场上有三千种转基因食品,它主要的成分就是转基因的大豆、玉米含有这个成分,所以它也是转基因食品,而且是几亿人吃了十几年了,评价也是非常严格的,所以根据这个国际通用的评价原则,这些转基因食品已经在国际市场上,已经在我们餐桌上出现了,所以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可以看出,转基因食品是经过严格管理,严格评价的转基因食品,是可以放心食用的。”


乍一听那话,好象美国几亿人口大量食用转基因食品、特别是吃转基因玉米大豆等等已经十几年了。其实,那都是些虚假信息,是把生产状态当作消费状态的混淆搞忽悠。譬如本人和本人所在社区的美国居民,几乎就不沾转基因食品的边;社区的超市里,转基因食品极少;原有的大米货品栏,也因国际市场发现从中国流出的转基因大米、干脆全停从中国进口大米、货架上再无中国大米了。


如果本人经验不够说服力,那就看看去年年底美国农业部和各农作物行会组织颁布的美国全国食品消费布局统计吧,下面是相关统计:





美国官方统计说明,就绝大部分为转基因的玉米来说,在美国,食用比例大约是总消费量的10.5%,而其中直接食用的比例不到2.5%。如此,大约90%的消费,都用到那里去了呢?首先是饲料消耗,其次是工业能源消耗,再就是出口贸易。就是说,尽管美国是转基因玉米生产大国,可它自己的食用消费却是极少极少,并非象那些转基因官员说的那么大量食用。


美国官方统计说明,2008年,美国大豆产量约为80.5百万吨,其中33.9百万吨用于出口;美国本身用于吃方面的数量,大约29.12百万吨,比出口少许多;而直接用于人类食用者约为3.5百万吨,是出口数量的12%左右。很清楚,在美国,根本不是那些官员说的那样大量或大规模食用转基因大豆。(您可做个简单估算:2008/09农业年度,在美国,每年食用大豆总数为3.5百万吨,美国人口3.2亿,平均每人每年食用多少?平均每人每天食用多少?看看那数字,是不是大规模食用?)。


说到豆油,2008年,美国总产量大约73百万吨,而用于消费略低于12%;在那12%的消费总量中,直接食用者为七成左右。可见,就豆油来说,美国国内消费量很少、大量使用是出口和工业生产,即并非那转基因官员说的“比如说大豆油,大家都在吃,……几亿人吃了十几年了”。


美国居民的食用油是很丰富的,所以减肥生意总是兴隆。如此,美国市场的食用油从何而来呢?答曰:美国食品油相当大部分来自本国生产和大量进口的非转基因植物油。譬如,统计说明,国际市场上,豆油消费约占28%,更大量消费的植物油是棕榈油、油菜油和橄榄油等等,其中棕榈和橄榄的油料消费呈现逐年上升趋势,而它们是非转基因的,明确标记“NON-GM”(非转基因)或“EXTRA-VIRGIN”(完全天然的、没有经过人工塑造的,即非转基因的)。行业统计,截止到2009年年中,橄榄油国际贸易市场大约三分之一是美国进口消费。


附图:美国市场常见的橄榄油,清楚标记“EXTRA-VIRGIN”(全天然,非转基因产品):




在任何国家都一样,某产品的生产规模是一回事、该产品的消费规模是另一回事。美国的转基因植物油的产量很大而食用消费量很小,食用植物油大部分是非转基因作物产品;由于工业和出口等需要而占用农田搞转基因作物生产等因素,美国消费则是依靠大量进口非转基因植物油以满足市场需要。譬如,美国橄榄油的供应商主要是西班牙意大利,而在那两个国家,转基因作物几乎就是全禁的。


对照市场事实和官方统计看,那些转基因利益官员说话是混淆美国的转基因作物生产规模和消费规模,试图给中国社会制造一个美国大量生产也大量食用转基因植物油的假象;如此,他们就有个借口理由说中国也可以也应该大规模食用转基因食品了,于是,他们的转基因专利商品化就有了美国当垫底,他们就可以猛赚狠赚一大笔钱了。


转基因作物商品化,直接关系到14亿人口及其后代的健康安全和生命安全,直接关系到中国国土、现有农田和生态环境的安全。对如此重大问题,利益官员们都可以冷酷无情地不讲真话,想想看,对许多中等或小些的问题,他们还能有多少话是真实的呢?--- 执政党最高层要求官员们讲真话。看来,落实讲真话还需要艰苦努力和严格措施才行得通,不然,利益官员啥时候讲真话?恐怕希望不大。



一、编故事和玩逻辑游戏的忽悠。


就转基因作物食用的安全性,那些利益官员还有些忽悠说法,譬如:


吴孔明:“如果种了这样转基因的水稻,农药就不需要打了,害虫就被水稻给控制了,所以不管对保护生态环境,还是保护生物安全,降低农药的残留,以及给农民产生负担,增加农民的收入,都有一个重要的作用,……我们认为,就目前来讲,这个品种已经具备大规模生产、应用的基础。”


简评:美国官方统计说明,经过十多年的考察发现,过了最初的“黄金时刻”后,转基因作物对农药的需求不但没减少,反而增加了;种植转基因作物,过了初期之后,农民投入成本逐年增加而收入逐年减少。美国国家科学院报告说,特定转基因针对的虫害得到抑制的同时,依靠该虫类生存的其它生物的生存也得到抑制,结果是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此外,过了初期,害虫发展为“抗体”,特定目标的转基因技术效用逐年降低。综合考察,过了初期之后,转基因的成本效益指标越来越不如天然改良作物。



徐海滨:如何评价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以科学为基础的原则,还有一个基础的原因,就是等同性的原则。什么叫等同性原则?我们认为转基因食品等同于传统的食品,安全性应该是一样的,这样我们认为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只有等同原则才可以。……我们把信息网络的技术进行比较后,我们发现它不是有毒的蛋白也不是有毒的蛋白,这是有蛋白保障的。……通过国家的标准,进行了动物学或者毒理学的研究,转基因安全食品指标和非基因食品是一样的,经过国家的农业部门批准的这种产品,他们食用的安全性和普通食品是一样的,是完全可以放心食用的。


简评:如此评价安全性?那任何人随便说说就可以做了。“应该”“认为”是个人观点,不是科学事实考察分析;只说说“应该”“认为”就下个安全结论,实在可笑了。譬如,我认为太阳应该是餐馆里的比萨大饼,是否可以做个肯定结论说餐馆里的大饼就是太阳?我认为硝酸里的氧分子跟空气里的氧分子应该是等同的,所以,喝硝酸跟呼吸空气一样是安全的,那结论行吗?哈!再说了,什么叫“它不是有毒的蛋白也不是有毒的蛋白”?那怎么就能得出“这是有蛋白保障的”之结论?一个“A=0、A=0”的逻辑怎么能得出“A=B”的结论?那样的“国家标准”在什么地方,能不能拿出来让民众社会见识见识?



一、看两段搞忽悠的双簧:



第一段双簧表演:


主持人:所以我们最开始想问一下三位老师,转基因在我们国家应该说安全证书的颁发是一个法制化的管理的过程,在我们国家是如何实施转基因产品的法制化管理。

黄大昉:我国是世界上比较早的制定和实施了转基因安全管理法规的国家。我记得早在1993年,当时科技部叫国家科委已经制定基因工程的安全管理办法。……可以说,我们是进入了法制化的轨道。


简评:很明显,那是利益官媒枪手给转基因利益官员的自我评价搞搞造舆论和戴高帽。事实上呢,就中国官方自己、学界和社会上,早就公开批评中国的科技学术评价体制有严重问题,大体上可用“比赛者也是裁判员”来比方说明,即自己评价自己,没对立面、更没有独立面。最近,根据中国官方和社会的评价说法,美国等西方社会搞了新成语说明包括科技学术领域在内的中国各方面的成果评价体制,叫“self-celebration”或“self-celeberating system”(直译:自我庆祝的成果评价体制)。


简评:所谓法制社会有个大前提:法律至高无上,对立面和少数弱势的权益得到充分保护。中国社会是那样吗?如果是,那采访节目为什么连个对立面都没有、整个节目就是一出一言堂的双簧戏?连起码的法制社会准则都没实现,那叫什么“法制化管理”?那样说法,不是“自我庆祝”的瞎说、还能是什么?



又一段双簧:


主持人:在网上流传1997年全球转基因食品健康损害事件一揽的文章,文章中可能列举了一些各个国家的一些事例,不知道几位老师有没有看到这个报告,这个里面,所提到这些数据,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是否值得推敲呢?


吴孔明:这个贴子转得非常多,……我知道,1997年有食品安全的贴子里的东西,有一些是经过国际科学家共同的评估或者审定后发现实验设计存在一定问题的,所以先天本身就有不足及所以结论就不一定会得到科学界所有的共识。


黄大昉:在2009年欧盟荷兰有一位科学家他们在国际生物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他讲到,根据他们的实验,对抗虫草剂的转基因玉米和抗虫的玉米,他们做了实验,对人的肝肾有损伤,当时引起一片哗然,也得到了科技界的高度重视。后来又在欧盟对食物安全有一个委员会,他们又专门做了重复实验。最近发布了他们的结果。他们认为,经过90天的动物喂养实验,没有发现任何损伤,所以基本上又把这篇文章给否定了。……大家知道欧盟对转基因态度是非常谨慎的,所以欧盟整个法规管理也是非常非常严格的。我想通过这个例子还有徐老师讲的例子,就我了解的情况而言,所有过去在争论中出现的各种各样的所谓的“实验研究的结果”最终没有一例是被科学家所认可的。科学家是不是能认可呢?我认为有一个客观标准,就是你在权威杂志上是不是能发表文章,而且大家没有争议,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那么其他人说三道四可能都还是缺乏科学根据的,所以我想这一点是应该说明的。


简评:这段双簧,是故意拿1000个例子里的一个失败例子、否定其余999个成功例子;那种唱双簧说假话的做法,好听的俗话叫“以偏概全”,不好听的俗话叫“篡改伪造”,都是国家治理学术不端行为法规所禁止的行为。


欧盟不是那些利益官员及其双簧伙伴所说的那么傻瓜:如果只有那一篇文章而没有多得多的成功实验的充分科学依据,欧盟官员实行严格限制甚至撤掉转基因食品的做法,那他们的国家的人民也不会答应,对立党派也早就把那些官员赶下台了。


是否在权威杂志发表文章,是不是有争议,根本就不是学界对某科技学术成果做判断下结论的尺度。那个尺度是那些中国官场和官学的既得利益者们伪造杜撰的。俄国数学家在民办日志网站上发表论文,得到全球最高数学大奖。爱因斯坦的划时代短小论文,是在没啥名气的杂志上发表的。高能物理学、基因学、脑功能原理,等等,都是充满争议的科技学术领域,可那些领域属于这20来年里获得诺贝尔科学奖最多者。数不胜数的实际例子说明,国际学界的共识是看实际成果,而不是看在哪里发表成果和是否有争议。须知,一旦没有争议,某个领域的科学学术也就死亡了。就是说,“在权威杂志上发表文章”和“大家没有争议”的“客观标准”,不过是那些利益官员自己杜撰伪造的,不过是为了贬低不同或反对见解。当然,他们所谓的“科学界”不过是他们自己而已。


退一步,就说权威和科学界吧,搞出转基因的美国学界和美国国家科学院,总比您那几个国际学界不见经传的官员更具备“权威”和“科学界”的资格吧?附后是美国国家科学院等权威机构发布的报告,说明了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和消费所带来的已发生危害和潜在威胁。就那些国际社会科学界权威的权威报告,请那些利益官员做个“科学界共识”的解释说明吧(注意:您的说明必须有科研实验分析支持,别拿“认为”“应该”来搪塞)。


转基因作物商品化,直接关系到14亿人口及其后代的健康安全和生命安全,直接关系到中国国土、现有农田和生态环境的安全。对如此重大问题,利益官员们都可以冷酷无情地不讲真话,想想看,对许多中等或小些的问题,他们还能有多少话是真实的呢?--- 执政党最高层要求官员们讲真话。看来,落实讲真话还需要艰苦努力和严格措施才行得通,不然,利益官员啥时候讲真话?恐怕希望不大。



附件:转基因食品工程由热变冷



一、美国国家科学院关于转基因作物的危害与风险的报告:


2004年7月28日,美国国家科学院完成了特别专题研究并发布研究报告,指明:转基因食品可导致难以预见的主基因(Host DNA)破坏,而用现有的审核和监测系统,美国各政府机构不能发现这些破坏。美国国家科学院列举了审核转基因食品产品的时候所没发现的异常:


- 食用了转基因玉米等转基因食物的老鼠,出现血细胞和肝脏细胞异常、肝脏比没食用的更重;

- 食用了转基因玉米的猪,在美国中西部农场出现假孕或不育;

- 食用了转基因玉米饲料的母牛,在德国实验农场非正常死亡;

- 使用转基因饲料的鸡的死亡率比使用自然饲料的死亡率高出两倍;

- 英国市场出现转基因大豆食品后,居民的过敏症上升了50%,巴西出现同样状况;

- 被长期认为“安全”的转基因玉米,其效果并非如推广者说的那么理想,例如,菲律宾食用者出现了皮肤、小肠和呼吸系统的异常反应;

- 在目前美国市场上的转基因大豆消费品内含有细菌基因,由该嵌入基因产生的蛋白是人类食品供应历史中从未出现过的,而且,该细菌基因/蛋白部分与虾和蜘蛛体内发现的细菌基因/蛋白相同。研究显示,即便放弃食用转基因大豆,这种细菌基因/蛋白还将在体内长期存在,并可能遗传给下一代。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这样的转基因大豆食品应该属于不合格。


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报告说,尽管还没有100%的后续测试结果和分析结论,但那么多和那么普遍的异常现象,足以警告政府机构重新考虑其转基因产品的审核系统和批准制度、也需要学界和商界重新审查和反省自己的转基因食品研究开发。发行报告的时候,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头头等成员说,他们的调查研究发现,对转基因食品了解越多的人,就越不相信转基因食品的安全。其它研究机构有同样发现,譬如,他们询问转基因食品开发商是否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成员在积极地食用他们开发的产品,结果呢,几乎没有一个给出正面或完整的回答。



一、对中长期经济发展的负作用已经浮上水面。


广种转基因农作物的负面作用,开始是潜伏的,经过一段时间,才变得明显。美国正在经历这个教训。例如,一些人曾把广种转基因农作物的经济效益吹得很高,但从美国----转基因农作物发起人----自己的中长期经验看,事实相反,采用了转基因农作物的地方都蒙受了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唯一获得利润的是该产品的专利拥有者和相关厂商(比如种子厂商)。今年(2005/06)01月25日,美国维斯康辛州农业研究机构发布的报告很有说服力,该报告说:


· 1996年-2001年,仅为种植转基因玉米,美国玉米农就支付了6.59亿美元,而收入却是6.57亿美元,亏损920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该类玉米食品成品的各种开支增加(比如检验成本、标签和售后安全服务等等),更不包括其它转基因农作物。


· 由于许多欧亚国家严格限制转基因食品,美国的玉米农的出口损失了8.14亿美元。


· 夏威夷一些科研机构发现,当地采用转基因农作物以后,由于转基因作物的授粉传播作用,一些原始植物开始出现萎缩现象。为了封闭转基因作业区和保护其它植物品种、以便保持当地“自然天堂”的旅游环境条件和保护旅游者的饮食等安全,当地政府不得不增加了许多额外开支,使当地经济发展效益受到了负面影响。


· 在加拿大西部的几个农场,菜农们反映说,使用转基因菜油种子造成了“基因污染”,使该地不带油的其它品种蔬菜难以正常生长,使该地菜农的蔬菜销售损失了1000万美元。


接受教训,维斯康辛州和蒙大拿等州通过了地方法规,拒绝种植新的转基因农作物,对现有转基因农作物作业区立即强化严密封闭隔离的措施、逐步将其替换为本来的自然农作物。然而,开发转基因技术的时候,忽略了对负面作用的纠正和补偿方面的技术开发,因而,能否完全恢复原本自然种植生态和完全消除“基因污染”,还是个未知数。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