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斯大林的最后晚餐

世界王牌 收藏 1 2379
导读:本文出自:*** 喜欢向客人劝酒 是个音乐发烧友   新书披露斯大林的别墅生活   今年12月21日是原苏联领导人斯大林诞辰130周年纪念日。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历史学家谢尔盖•杰维亚托夫与人合著的新书《领袖的布利日尼亚别墅》将于明年出版,该书通过解密档案、斯大林卫队军官的证词以及一些著名共产党领导人的回忆,披露了大量斯大林鲜为人知的生活细节,《共青团真理报》近日将其中的精彩内容提前进行了发表。 别墅里存有各种葡萄酒和伏特加   斯大林的宴会基本都是

本文出自:***


喜欢向客人劝酒 是个音乐发烧友



新书披露斯大林的别墅生活



今年12月21日是原苏联领导人斯大林诞辰130周年纪念日。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历史学家谢尔盖•杰维亚托夫与人合著的新书《领袖的布利日尼亚别墅》将于明年出版,该书通过解密档案、斯大林卫队军官的证词以及一些著名共产党领导人的回忆,披露了大量斯大林鲜为人知的生活细节,《共青团真理报》近日将其中的精彩内容提前进行了发表。


别墅里存有各种葡萄酒和伏特加



斯大林的宴会基本都是在布利日尼亚别墅举办的。在妻子阿利卢耶娃1932年11月自杀后,斯大林的酒便喝得多了起来,几年下来就有点放不下了。斯大林别墅里存着很多酒,有格鲁吉亚亚美尼亚摩尔多瓦和乌克兰产的葡萄酒,也有不少烈酒,主要是各种俄罗斯伏特加。



马加什•拉科西曾担任匈牙利劳动党领导人,多次参加斯大林的宴会。他回忆说:“斯大林每晚都饮酒。我常见他手拿不适合盛香槟的高脚杯,小口呡着齐姆良斯克红酒或香槟酒。他抽烟就有个习惯,多是在揉捏香烟或把弄烟斗,抽抽停停,吸烟本身倒成了次要的。他喝酒与抽烟可谓异曲同工。”



与酒结缘后,斯大林渐渐养成了向客人和部下劝酒的习惯。拉科西有一次亲眼看见,斯大林身边的陪同人员也试图把他灌醉,但没有成功。据拉科西说,有时气氛很轻松随意:“大家讲着笑话,有的甚至很荤,令在座的人捧腹大笑。”赫鲁晓夫一次突发坦诚,对苏共全会的与会者们说:“我无法原谅,我无法忘记,当我从前线去向斯大林汇报后,回来时都羞于上车或上飞机。身旁陪同的人哪里知道,我被人用灌肠器灌了白兰地和脏东西,但不喝不行。”



南斯拉夫领导人吉拉斯回忆说,斯大林曾建议大家做行酒令的游戏:猜户外的气温,猜错多少度就罚多少小杯伏特加。铁托当时已不胜酒力,晚宴结束后他说:“我不知道这些俄罗斯人究竟怎么了,怎么这么能喝,简直要崩溃了!”



斯大林别墅有座菜园



据米高扬回忆,斯大林的饮食在30年中发生了显著变化。妻子去世前,斯大林的餐桌上通常有三道菜:第一道是汤,第二道是肉或鱼,第三道为糖煮水果。渐渐地菜肴增加了,与同事进餐更成了盛宴。斯大林非常喜欢鱼和肉食,对多瑙河鲱鱼、刻赤鱼等情有独钟,喜欢吃珠鸡等禽肉,煮鹌鹑是他的最爱,另外还有铁钎穿起来烤的嫩羊排。



卫国战争期间,谢尔盖•什捷缅科大将到过布利日尼亚别墅,他描述说:“斯大林用餐即便非常盛大,也从不用侍应生在一旁伺候……第一道菜装在几只大提盒内。斯大林走到提盒前,挨个揭开盖子瞅瞅里面,喃喃自语道:‘啊哈,汤……还有耳朵……这是菜汤……我们舀点菜汤。’然后他自己舀了盘汤,并把盘子端到餐桌上。在场的客人不等邀请,都照着做了。过后第二道菜上来了,每个人也依法各取所好。”



吃饭时斯大林从不坐在中心位置,不过总是坐同一把椅子,即桌子中央左边第一把。没有经验的来访者几乎看不出斯大林和其他人的差异。晚餐一般从晚上10点到凌晨四五点钟,有6个小时之久。



别墅里还有一座“斯大林菜园”,斯大林最关心里面种的番茄。他热心于提高它的产量,并尽量选种口感好的早熟品种,据说,他最喜欢来自斯大林格勒的“杂交85号”,每次宴会总会在客人的椅子上放上一个这种番茄。


年轻时是个不错的男高音



斯大林很喜欢听音乐。他的亲戚斯瓦尼泽在日记中记录了1934年为斯大林庆祝生日的情景:“主人取出留声机和唱片,按自己的喜好播放了一些唱片。当唱片中高加索人唱起多声部的悲歌时,主人也用他那高亢的男高音跟唱起来。”



在1948年之前,别墅大厅一直摆着一架红木钢琴。苏共中央书记日丹诺夫每次来都会弹上一曲。因为斯大林特别喜欢俄罗斯、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民歌,日丹诺夫也就常唱这类民歌,有时独唱,有时与伏罗希洛夫搞二重唱。兴致来时,斯大林也会加入。斯大林年轻时是个不错的男高音,嗓音很是悦耳。据日丹诺夫的夫人回忆,斯大林特别喜欢《沉痛的奴役》、《第聂伯河在咆哮》和《索尔莫夫抒情曲》等雄浑有力的歌曲。日丹诺夫死后,斯大林叫人把钢琴搬进卧室,从此不再使用。



什捷缅科大将这样描述迎接1945年新年的情景:“布琼尼(苏联著名骑兵统帅)随身带来一把手风琴,坐在椅子上拉了起来。他的演奏十分娴熟,曲目有俄罗斯民歌、华尔兹和波尔卡舞曲。布琼尼拉累了,斯大林就打开留声机接上。当放出《芭勒娘舞曲》时,布琼尼再也按捺不住,起身跳进了舞池,时而蹲坐,时而双掌拍膝,时而拍打靴筒,舞姿狂飙翻腾。众人禁不住鼓起掌来。”好客的斯大林偶尔也纵情跳上一曲,他试图跳家乡的舞,显然不乏节奏感,但他很快就停了下来,闷闷不乐道:“老了,我都是个老头儿了!”



1952年秋,拉科西又参加过一场夜宴:“当凌晨3点过后斯大林走出房间时,我问政治局委员们:‘斯大林已经73岁了,难道这种持续到深夜的晚宴对他没有伤害吗?’同志们安慰我说,斯大林自有分寸。而6个月后,我看到的是斯大林的纪念碑。”



最后的晚餐中喝醉



1953年2月28日是星期六,尽管这天是女儿的生日,但因事先订好了晚餐,斯大林哪儿也不想去。但令警卫大感意外的是,斯大林随后改变了主意,起身直奔克里姆林宫。在克里姆林宫的电影院,他与政治局的“四套马车”布尔加宁、贝利亚、马林科夫赫鲁晓夫共同观看了一场电影,然后就请他们去别墅。



据别墅卫队副队长洛兹加乔夫回忆:“像往常一样,当客人来时,我们与他(斯大林)一起定了菜谱。那天夜里,我们定的是‘马扎里’葡萄汁。主人把我叫去说:‘给我们每人两瓶果汁……’过了会儿又吩咐说:‘再上些果汁。’我们端上去了,一切如常,没有什么异样。”



赫鲁晓夫回忆说:“晚餐被推迟了。我们可能是在早晨五六点钟才吃完。斯大林已有了醉意,心情非常好,没什么会发生意外的迹象。因为宴会上没有发生不快,我们也兴高采烈地走了,须知用餐时气氛并非总是这么好。”



没人想到,这是斯大林的最后一次晚餐。3月5日,斯大林的时代结束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