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沧海的蝴蝶 序篇三 灵异现象 第五十四章 女人惊魂

天地1沙鸥 收藏 0 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96.html






起先,苏莹没有一点担心过自己的安全,这时候,突然想到这方面了。


一想到这方面,不安很快放大成了恐惧,善于转变,这大概也是女人的一个特点吧,她甚至想到了看过的一部恐怖片名字叫德州电锯什么的,接着又想起了好几部,午夜什么,山村什么,画什么......仿佛在身后站立的就是这些恐怖的灵魂或化身。


苏莹心内立即惊惶不已,身体条件反射地猛烈地挣扎起来,本来,这种挣扎应该是早先几分钟就应该的发生的,按照常理来说,一个人y该先觉得自己的安全,然后再“春意萌发”,但上帝是伟大的,虽然有一种说法是,神的意图是人所不能窥测的,但至少能体会到上帝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总是不以固定的模式“制造”“设定”自然和人,而是在固定中又有无数的随机性和多样性。这种多样性此时在苏莹身上就体现了,苏莹先是春意萌发,然后才感觉到自己的安全。


苏莹虽然是挣扎,但看上去情形还蛮香艳,只见一个身着OL裙装的女人凸凹有致的躯体在男人怀里象蛇一样扭动着。不知道的人看了哪会以为是在挣扎,只以为是两个情侣在调情。


苏莹扭啊扭啊,就是扭不出男人的怀抱。男人的手这时候已不复柔软温暖,而变得像石条一样坚硬。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从身后男人手臂上传递过来,怜香惜玉的感觉。


“你弄疼我了!”苏莹叫道。


身后毫无反应。


苏莹觉得后背像贴着一块石板,又冰又硬。如果被一具石像抱住就是这种感觉了。两年前到东都旅游,在龙台石窟古迹前背靠石像留影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


任凭苏莹怎么挣扎,背后男人纹丝不动。


苏莹壮起胆子摸了摸抱着她的手,男人手的肌肤已全然不是刚才的柔软温暖,而是僵硬如铁,一片冰凉,窘非人类,连刚刚还听得清清楚楚呼吸声现在都消失殆尽了,整过房间寂静无声。只在一瞬间的功夫,似乎背后的人从一个活人变成了死人。


莫名的恐惧象一只透明化学反应的试剂一样瞬间变色,立即遍布全身,苏莹只觉汗毛倒竖,心脏象被拴上了一根无形的绳子,陡地紧绷起来。恐惧不知道是不是欲望,好奇之后人类的第三动力,总之,她什么也不管了,只想回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脑袋正好被男人的肩膀牢牢抵住,根本无法转动。


坚硬的手臂在渐渐收紧,她只觉得骨骼在这种压迫下咯咯作响。她曾经看到过工厂中一个女工的头发被绞尽皮带中,不管女工如何嚎叫,皮带还是无情地将女工往机器里带,直到连一块头皮血淋淋的撕下才终于脱出那种人力无法改变的魔爪。这时候,那两只渐渐收紧的手臂,就是这种无法抵挡的力量,如果任其收紧,恐怕连身体也要被勒成两段。


“你弄疼我了! ”苏莹的嗓音都变调了,“放——手”


身后男人依然是毫无反应。两只铁臂,依然在慢慢收紧。


惊慌失措的苏莹胡乱挣扎着,无意间侧头向立柜穿衣镜望去,奇怪极了,竟然看不到身后的男人,原来男人已经低着头,故意把上半身伏在苏莹后背,苏莹身体挡着看不见他。苏莹费力地把身体侧向一边,终于,露出了身后男人的半张脸,这半张脸不望则以,一望之下把苏莹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镜中出现的已经不是刚才那个俊朗男子,而是变了一个人,不是人,是鬼!只见一张苍老的脸,脸色惨白肌肉僵硬,毫无表情,眼眶塌陷,像是两个黑窟窿,嘴唇奇怪地干巴巴的绷着,形成了一种诡异无比的表情,模样和已死之人一摸一样。


更可怕的事还在发生,苏莹看到,男人的嘴角依稀有东西正在长出,细细的,开始是一个小白点,转眼就长成了一只尖利的獠牙,闪着白森森的光。男人仰起头,姿势像野狼抬头望月,作势就要往她雪白的脖颈咬下。


苏莹一个小女子,偷偷情勾勾男人,吃个醋,争个宠什么的那自然是拿手,那见过如此恐怖的物事和超乎想象的事情,心里想着要挣扎,但身体早被吓得瘫软了,半点也动弹不得!


“啊!”一声尖厉的叫声从苏莹嘴里喷薄而出。


“别怕,我来救你!”又传来一个声音,苏莹听出正是刚才回答自己叫江若虚男子的声音。


这吸血鬼的模样


“救我,请你......” 苏莹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挤出最后一丝力量喊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