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级士官赵诚驾驭特舟“锁江龙”

287599449 收藏 1 109
导读:冬日的长江某水域,风高浪急。广州军区某舟桥旅复杂电磁环境下渡江工程保障演练激战正酣,隐蔽在长江两岸的门桥迅速沿着栈桥向江心延伸。 “报告,‘龙口’处水速异常湍急,暗流汹涌,闭塞门桥无法对接……”只见江心激流澎湃,门桥像脱缰的野马难以驯服,现场的6名指挥员展开“车轮战”,也无法成功合拢,个个急得直冒冷汗。 紧急关头,只见一名中级士官挺身而出。他眼睛紧紧盯住江水,一边把红绿旗号一摆,一边大声喊道:“左进、右退,左待速、右待速……”调整门桥角度、距离、航速……几个步骤一气呵成。

冬日的长江某水域,风高浪急。广州军区某舟桥旅复杂电磁环境下渡江工程保障演练激战正酣,隐蔽在长江两岸的门桥迅速沿着栈桥向江心延伸。


“报告,‘龙口’处水速异常湍急,暗流汹涌,闭塞门桥无法对接……”只见江心激流澎湃,门桥像脱缰的野马难以驯服,现场的6名指挥员展开“车轮战”,也无法成功合拢,个个急得直冒冷汗。


紧急关头,只见一名中级士官挺身而出。他眼睛紧紧盯住江水,一边把红绿旗号一摆,一边大声喊道:“左进、右退,左待速、右待速……”调整门桥角度、距离、航速……几个步骤一气呵成。


“停!”话音刚落,闭塞门桥借助流压和风势顺利到达轴线,不偏不倚地插入南北浮桥段间的缝隙,一条巨龙顷刻间架通两岸。


“此次演练创造了旅复杂条件下架通长江新纪录,‘锁江龙’功不可没!”邱啟建旅长指着浮桥感慨地说。


这位被称为“锁江龙”的,就是该旅特舟营中级士官赵诚。他曾操纵100吨大面积漕渡门桥,创下我军夜暗抢渡摩步师过江速度之最;首次运用隐真示假伪装术,成功地在长江架设水面桥,填补了我军架桥的一项空白;革新了20多项成果,先后3次荣立三等功,多次被评为红旗操作手,两次被四总部评为优秀士官人才三等奖和一等奖。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要锁住骜不驯的长江,让天堑变成坦途,就要敢于劈波斩浪,练就过硬的本领。每当遇到江面能见度低、水急浪高、风向不定等复杂情况,赵诚主动请战,选择最宽的江面,最险恶的地段,在恶劣的环境中练习手功、脚功、眼功及大脑的反应能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长期实践中,赵诚悟透偏流、回流、漩涡对水上驾驶的影响,积累“过旋流走浪边,遇回流走浪尖”等丰富经验,形成一套独特操纵硬功。为练就船艇动力维修保养技术,他自学了《新型舟桥结构与原理》、《机电一体化理论》等专业书籍,练就了一手“望、闻、听、切”的绝招。


艺高胆大。别人不敢想的事,他敢试试;别人不敢碰的,他敢动动。在江面中如何升降桁架,是令官兵头疼的一件事情。“能不能借鉴汽车用的千斤顶,研制出符合老式特种舟桥作业的桁架升降器?”赵诚仔细分析舟艇部件结构及工作状况,将部分已“淘汰”的器材设备“嫁接”到老装备主体上,终于研制出了特舟专用桁架升架器,作业效率大幅提升。


去年,单位新配了某新型汽艇。该型汽艇是针对带式舟桥装备设计的,应用于79式特舟,其顶推杆过短。赵诚认真研究相关资料,研制出斜杆斜撑加长顶推杆,使新汽艇有了可伸缩的“手”,解决了大面积门桥推不动、退不了、不易调头的难题。


一次演习中,一台进口的舵桨液压系统突然发生了故障,请厂方维修时间已来不及。赵诚凭着多年的机械维修经验,在没有任何资料的情况下,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拆装,诊断病因,连续奋战了两小时,终于排除了故障,确保了演习顺利进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