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四卷 亚欧大陆 第九十七章 奥图夫基地,我回来了!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圣约翰斯顿港的绿区虽然面积不小,但是以每秒100米速度飞行的W-27运输机还是在短短十几秒内就横穿了这块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处处透着无穷无尽的虚假繁荣的地方。巨大的高层建筑迅速从机翼下掠过,接着,随着一道墙的出现,地面景物完全变了模样。

这道高大的水泥墙是内区隔离墙,墙外就是成片成片布置毫无规律的低矮红砖楼,很像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欧洲城市里的那种用于出租的小楼。没有铺设路面的街道如同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小河般在杂乱无章的房屋间左拐右绕,一些路段上搭起了各色各样的棚户——这里是内区,工人和小职员们、还有各色市民阶层的居住地。比起亚欧社会共和国的城市,这地方的脏乱简直就和神话中的奥吉亚斯牛圈差不多,不过和下一道墙之外相比,这里还算是个美丽而有序的地方。

在继续向西飞行一段距离后,我们看到了第三道墙——这是外区隔离墙。在这道高墙之外,完全又是另一片天地了——这片面积庞大的新月形地带简直不能算是城镇,而且也不同于过去里约热内卢或是孟买的贫民窟——在无穷无尽的棚户、窝棚、帐篷和简易木板屋的海洋中,一座座被围墙包围着的建筑群像岛屿般矗立着——这可是我头一次在空中俯瞰外区的公社,说实在的,它们和我过去在《世界地理》杂志上看到的中国客家土楼或是南美洲扬莫阿诺印第安人的航拍照片非常相似。一些大煞风景的破败砖楼七零八落地耸立着,就像这灰褐色海洋中的暗红色礁石。

直到这个时候,预警雷达才发现了两架升空跟踪监视的国防军战斗机从前方飞来。唉,这帮吃饭基本不管事的家伙的反应速度也太有点……说不过去了吧。想想看,如果这是一架战略轰炸机的话,我们早就已经把BUB公司总部炸成了一堆砖瓦砾,然后在绿区上空飞行一圈默哀完毕了。

“对了,戴维斯,”看着雷达屏幕上的闪光,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认真地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戴维斯问道,“你觉得,待会我们降落之后,是不是应该把这些电子设备统统砸掉,免得被BUB公司白捡便宜?”

“你想学普韦布洛号上那帮家伙的事迹吗?”戴维斯摇摇头,“我看这纯属多虑。我敢以我的飞行员资格打包票,就凭BUB航空公司和电子公司那点技术水准,能不能正确拆解这架飞机的雷达罩还是个大大的问题呢,仿制?想想看,你给青铜器时代的人一把M-16突击步枪,他们也许能学会打开保险,扣下扳机,把子弹上膛,甚至能把环状准星的原理应用到弩箭上,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再要进一步仿制M-16本身是不可能的。”

我稍微降低了速度,让空速表指针指向230千米\时,并将机载无线电调到了理想国国防军常用的频道上:“各位,请不要攻击,我们没有敌意,现在将在奥图夫空军基地降落,麻烦你们通知当局派人到那里,我们会向他们慢慢解释的。”

“我们不能让你们降落,”在转到我们的飞机后方之后,一名战斗机飞行员答道,“重复,现在不能降落,我们刚刚通知当局这件事,公司卫队和警察要到达奥图夫基地还需要……”

戴维斯虽然没有戴上无线电的耳机,但也很清楚地从我不悦的表情上估计到了对方恐怕说的不是什么好话。他试探着问道:“怎么,是不是哪个混蛋在空军基地里搞生日庆典,所以不打算让出跑道?”

“这倒不是,不过那帮家伙坚持要等到警察和公司卫队到达奥图夫空军基地后才允许我们降落,大概是怕我们着陆后溜走,”我在说这话时,已经能够看到东方阿巴拉契亚山脉青山环抱间的奥图夫基地那长长的灰白色跑道了,这还是我头一次见到绿色的阿巴拉契亚山——去年初冬在这里开始海军航空兵训练,结果被彻底自由党“请”去客串直升机飞行员的事,现在已经恍如隔世,我突然感到了一种类似于常年在外的旅人急切希望回家看看的感觉,“戴维斯,我可不打算像白痴一样配合那些家伙,现在我就说飞机没燃料了,必须立即降落,看他们能怎么样?”

“好极了!这么干我喜欢!”戴维斯本来就对理想国的一切都横竖看不顺眼,这次去亚欧社会共和国“旅游”一圈,回来后更是表现出莫名地厌恶国防军、圣约翰斯顿港、BUB公司。当然,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这也是人之常情,何况这鬼地方连“水”都没几滴。


在我发出“燃料耗尽,如果不准降落将直接在绿区中央经贸大街迫降”这一明显的威胁信号后,跟在我们后面的战斗机飞行员果然不敢反对了。不过,这两位大概是向有关方面通报了些什么,反正在我们到达机场上空时,绵长的防空警报已经在山谷间回响了,好像我们是前来空袭的敌机。

不过,这也是地面上所作出的唯一反应了。整个空军基地静悄悄的,仿佛什么事都没有一样。不过,想要在奥图夫基地明显长度不足的跑道上停稳,还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跑道最先是为螺旋桨运输机起降而建造的,后来改为EL-1垂直起降战斗机的训练场,总长度只有1060米,比W-27的理论最小降落滑跑距离正好长了10米,这就意味着我不能出任何差错,否则就得在家门口栽倒了。

为了能够平安降落,我先是关掉了引擎,而后又打开了飞机减速板,但这却差点导致了失速,为了避免撞上那些起伏不定的山头,我又不得不重新打开引擎,然后尽量对准狭窄的跑道,慢慢降低高度,争取在跑道的末端着陆。

一阵剧烈震动从我的身下传来,就像是有人朝着我的屁股猛踢了一脚似的。要不是我早就系紧了安全带,可能就有机会和头顶三十厘米开外的仪表板来个“亲密接触”了——很明显,我到底还是估算得不够准确,飞机起落架很可能接触到了跑道前两三米处的碎石地面,这额外多出的摩擦力险些导致飞机失控,幸亏我还是及时地控制住了这个大家伙。

不过,接下来的情形才是最“赏心悦目”的——飞机在长长的跑道上高速滑行了没多远,左侧机翼就“啪”的一声撞上了什么东西。哦,想起来了,那肯定是航空指挥台,这狭窄的跑道可不是为翼展32米的飞机设计的。随着这轻轻的一声响动,我们的飞机也就开始了一场酷似多米诺骨牌的连环撞击——先是一头撞中了一辆停在跑道边的加油车(幸好那是一辆车),接着右侧机翼又横扫了两架螺旋桨教练机,将它们变成了一堆废铁和木板,最后,W-27巨大的机体正中1号机库大门,并在机库厚实的水泥墙上磕掉了两块机翼,机身则整个撞进了机库内部才停了下来,仿佛它正呆在里面等待大修一样。

“我靠!这大概是人类历史上最精彩的落地方式了!”戴维斯率先掀开驾驶舱舱门,双手抓住舱门底部翻了下去,接着就头也不回地向机库外狂奔,我也赶紧跟了上去——我已经闻到了一股什么东西起火的味道,很可能是哪个电子元件已经烧了起来。这架运输机可是有机翼油箱的,在机翼被撞掉后,燃料流得遍地都是,随便哪个火星就能把我俩连同这座机库一起炸上天去。

我们就这么拼命地向前冲刺,直到浑身沐浴在北美洲夏日的阳光中,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直到这时我才发现,除了股骨疼痛不已外,自己全身上下居然奇迹般地没有任何伤痕!好,很好,李笑云,看来你又过了一关,真是可喜可贺。

我现在只觉得浑身无力,直想躺下来睡上一会,把身边的一切都抛到脑后,不过这行不通——一队人影已经从远处的停机坪上朝我们这边过来了,但是我的眼睛刚刚受到了阳光的刺激,一时间酸痛不止,因此只能看见来了一队黑影,却看不清来人的相貌,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些家伙十有八九是机场里的卫兵。

“我们没有武器!”我解下腰间的手枪枪套丢到一边,举起了双手,“我们没有敌意,不要……”

话没说完,一个熟悉之极、每次我在重要场合都能听到的声音就从面前不远处传来了:“李笑云同志,我知道你没有敌意。你这才出去几天,怎么就不认得自家人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