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至1949 谁主沉浮 第二卷 军火交易 第20章 主义之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5.html


“刚才我姐夫说的基尔特主义是什么意思?”郑家业踟蹰良久,最终只得硬着头皮问道。

欧阳文生有些迟疑地说道:“从名词上讲,就是工会社会主义,大致是主张工会要与国家分庭抗礼、各负职权,然后再协调劳资、开发实业。属于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吧……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听说梁启超很倡导这个基尔特。”

“那伯恩施坦主义呢?”

“其实就是民主社会主义,主张不使用暴力,而是通过阶级合作和平改良社会。”

“噢,我知道了,你支持伯恩施坦。”

“当然了,如今我中华在历年军阀混战之中已经命悬一线,怎么可以再雪上加霜?”

“我三姐说的安那其主义呢?”

“直译过来就是无政府主义。”

“那就是不让任何人来管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也可以这么理解吧。不过,另一层含义是主张人人享有绝对的自由,最终达到一个理想的乌托邦境界,而且为此竟然还可以以暴制暴。”

郑家业对此发生了兴趣,不由得脱口而出:“真的?!”

欧阳文生则心有余悸地低声说道:“你还记得吗?去年咱们看到有人向王揖堂投炸弹,听说那是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暗中指使的,他就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好像南方军阀陈炯明很支持这个安那其主义,如果连军阀也要以此为由,那我中华势必会愈加四分五裂了。”

郑家业哪里会管这么许多,如果有更多的人提倡暴力反抗父亲的管教就更好了,随即暗暗记住了这个“安那其”。转而好像想起了什么,疑惑地问道:“布尔什维克不是也主张暴力革命吗,为什么我三姐还和卢迪争论不休?”

“虽然布尔什维克也主张暴力革命,但最终是要通过阶级斗争建立无产阶级政权,而安那其则是要‘无政府’了。”

显然卢迪是在偏向布尔什维克,所以郑家业对此也发生了兴趣,紧接着问道:“哪里有介绍这个布尔什维克的?”

“你怎么想起了解这些事情了,是不是因为卢迪?”欧阳文生促狭道。

“少废话,快说!”郑家业上前扭住他的一条胳膊。

“好好,我说,你先放手。”欧阳文生挣脱开,然后想了想说道,“自俄国十月革命之后,布尔什么维克便成了热门,对此进行介绍的报刊书籍可谓是林林总总,不过最系统的应该是陈独秀先生主办的《新青年》,而且这本杂志号称是新文化运动的一面旗帜。”

“报纸上不是说陈独秀因为散发传单被捕,这本杂志也因此停刊了吗?”

“去年底又复刊了,而且陈独秀在今年初已经回到上海,也把《新青年》编辑部从北京迁过来了。你可以先找来去年5月份李大钊主编的《新青年·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号》,以及12月刊发的《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胜利》一文,想必能够尽快入得其门。”

郑家业认真地点了点头。直到多年以后回忆起此事,他仍为1920年中国的言论环境唏嘘不已,也暗自庆幸自己能够在年青少壮时身处那个时代。因为外国租界当局虽然对流传西方已近八十年的共产主义极为警惕,也在市面上极力查抄刊有左翼文章的报刊书籍,但碍于法制很少敢于直接查封报馆和出版机构。况且租界管辖的地域毕竟很小,而且当时的中国报馆和出版机构极少有某种明确的政治倾向,仅是在饥不择食且囫囵吞枣般地介绍各式各样的外国新思潮,不仅读者被搞得眼花缭乱,连那些撰稿者也在不断地否定自己,因此外国租界当局便有些左右为难了。

至于中国的军阀,虽然在战场上可以杀人如麻,不过多颇守中国传统的尊师重教美德,且对“秀才造反”极为轻视到蔑视的地步。尤其是那些没有读过书自幼行伍的军阀,甚至极为崇拜文字和搞文字的人,因此还闹出许多笑话,据说山东军阀韩复榘曾将司令部设置在趵突泉景区,有一名青年学生要进去游玩,竟被卫兵打了一记耳光,韩复榘听到吵闹声便愤愤赶至,待问明情况后,不仅给学生打躬作揖,还执意让对方还他一记耳光。而那些身经洋务运动且在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受过训的军阀,可以说是中国最早接触和接纳西方思潮的执权者,因此对报刊书籍也较为宽容。至于无情的查抄、查封乃至打杀等,则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以1926年张作霖处死《京报》主编邵飘萍、张宗昌处死《社会日报》社长林白水为之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