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37章 如意算盘

寒光在此 收藏 16 4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二千多大日本军人叛逆了?!


震憾!绝对的震憾!


全体内阁人员的目光全都刷地一下,呆呆地看向他们的天皇。遇到了这种突出意外的兵变,他们都在等待着他们的天皇作出最终裁决。


此时,无论是裕仁作出了什么‘圣决’ 他们都已作好了接受的准备。是的,面对突然而至的叛逆大事,无论出现何种不合理的命令,此时此地,都已只能全盘接受!


“我要杀了他们。。。。”


短短几秒钟的沉默后,川岛陆相猛地迸出全力地嘶声大喊。全场人的目光,又全刷地一下,呆呆地看向了这位被刺激得特厉害的陆相。


“川卿……”


裕仁嘶哑着嗓子无力地摆了摆手,示意川岛安静。随后他用他那种一贯有气无力的语态,缓缓地道:“诸位爱卿,你等还要吵到什么时候,吵到我大日本帝国再不存在了才会甘心?是么?是么?”


裕仁的語聲似乎很平靜,但在這平靜的語聲中,卻含蘊著无限地悲哀,无限地憤怒,无限地——疯狂!

在场的人都可以说是人精,如何不能感受到其中那包含着的深重的责怒。


这次裕仁可是真的生气了。


陆军近几年的大小事件裕仁都有看在眼里,也知道存在最近盛行的‘下克上’事件。只是作为日本帝国之主君,他需要考虑的是本国长远的利益,而前些时间里军方能为他开疆拓土,所以他能在一些事件中采取默许与纵容的态度。


历史上评价他像一枚橡皮图章,正好证明了这厮在伪装上的成功。


试问,一枚橡皮图章还能成为当时日本唯一能够左右军部意见的人吗?答案当然不是,裕仁手中的权威绝对货真价实。日本的天皇裕仁绝对不止是蛊惑国民的幌子,更不是被架空了的傀儡。


事实上,他是侵略我中华的头号战犯!


当时的日本环境,天皇在日本人心中的至高地位已经达到了从末有过的最高点,没有人胆敢傀儡天皇,不看那些狂热的军官士兵战至最后一刻时,都会高呼‘为了天皇’嘛。


裕仁不是傀儡,他是绝对存在的主宰者。日本军队里的狂热军官虽然屡次肆意地制造事端,扩大战争。可是,大部分的违旨肇事者非但没有遭到惩罚而且还受到了裕仁的嘉奖,唯一会受到惩罚的,也是因为行动失败而不是他们违抗了圣意。


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变相暗示,只要你能够成功,使日本能够切实地得到真切实在的利益,那么,你就放胆去干吧,干出任何事情他都可以原谅。


裕仁是二战各国首脑中最厉害的表演家,他成功地树立起了一个从不过问世事的超然形象,一个貌似对军人强硬派无可奈何的傀儡君主。他成功地逃脱了惩罚,这位日本头号战犯,在东京大审判的名单中居然没有他。不得不说他演技高,蒙骗过了当时主审的美国人。


但这一回,裕仁终于忍不住撕掉他的伪装露出了真面目,军队的叛逆,已绝不是他还能装得下去的了。


军方养成了先斩后奏的习惯,总爱搞到事闹大了才想起向他奏报,对于这些,裕仁可以不在乎,但是有人开始投降了,他感到是该拉一下军方笼头的时候了。


“陛下,请陛下允许我能对此事展开调查,我不认为这些大坂士兵敢公然叛逆,如果事实证明的确是那些军人叛逆了的话,我愿意在御前剖腹谢罪。”


川岛离开座位仆倒于地向裕仁恳求到。


“我还能够相信陆军吗?”裕仁神色阴冷得可怕,“林铣卿,你对此事是什么看法?”


“陛下,从这份电文上来看,问题的严重性真的出乎了我们的预料,是一件极端严重的恶性事件。不过。。。。”说道这里,林铣盯着还趴伏在地上的川岛说:


“我相信川岛陆相所说的话。虽然大坂士兵很不可靠,但他们很爱家人这却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所以,我也以为这是支那政府擅自编出的谎言。其目的不外是提升他们国人的士气!”


“林铣阁下,你说的这些还只是猜测,而现在,那份宣战的电文就在你手里,那个联队也确实投降了。我现在不理解的是,如果他们没有真个叛逆,难道支那政府会冒着成为国际上的笑柄的危险陷害他们吗?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们会大胆到公开电文向全世界明码电文吗。要知道这种事情一旦真相大白,他们会在国际上抬不起头来滴。”


丰田海军大将不紧不慢的揉着太阳穴缓缓说,“我想,中国人还不至于这么蠢吧?”


“丰田海军大臣!你怎么能说出这种妄加猜测的话!”趴在地上的川岛忍不住愤怒的喊道。


“听我把话说完,诸位!”


林铣摆着手说。


“陛下。”


林铣向着裕仁微微鞠躬后说:


“且不论第61联队官兵是否叛逆。当务之急,是支那新第十七军兵锋正盛的问题,现新第十七军的人向我们发出了要求谈上一谈的信号,这件事情就大有缓和的余地,只是看我们能做出多大的让步了。”


“那么首相阁下认为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呢。”川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对拉了他一把的首相林铣充满了感激之情。


林铣大声的说道:“陛下,诸位。以我个人十几年处事的经验来看,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尽量慎重地对待新第十七军的提议。所以,我们需要派出高规格的使者与新第十七军的人展开交涉。我们现在应该派遣出一个国家特别使团来专门与新第十七军交涉此事,并付之与相当地权力。”


“林铣爱卿,那么你认为谁能胜任呢?”裕仁这话一问,立时就表明了他的立场。


林铣当然听得懂,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说:“我认为土肥原就是特使团团长的最佳人选,他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华语,而且对中国人的性格与习俗都有很深入的了解,是我所认识的人中清醒地知道该如何与新第十七军打交道的人,他应该可以承担此次艰巨的使命。使团副团长我认为可以让白鸟敏夫担任,他对中国人也很有了解,他们都有非常良好的外交素养,我相信他们的能力。”


“那么这个使团最终使命是什么,应该怎么确定下来。”裕仁缓缓的问道。


“全力参与新第十军提出的相关协议,必要时可付出不菲代价,向新第十七军方面保持尽量示好,我将随后亲赴武汉与蒋介石面谈,尽力缓和两国关系。”林铣大声回答道。


“缓和的底线是?”石原莞尔在一旁插话道。


“满洲里!我军退回开战前的满洲里,必须让日中两国关系得以缓和。如果有可能,就此借着这次交涉的机会提出我军退回满洲里时,附带要求支那方交回我第61联队全体俘虏的问题。”


“林铣阁下,若我军大举后辙,我国是还可以提出更多有利于我国的条件吧?”石原莞尔附言。


“是的,我军提出退回开战前的满洲里。谈判的主动权将会因此完会转换到我们大日本帝国手中。而且,我们还能借此事在条约中加入一些对帝国更有利的条件。”林铣兴奋的说道。


“诸位,如果在交涉中发现第61联队确实展开了叛逆行动,那该如何处置。”丰田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问题我认为不须再纠缠。”川岛咬着牙大声说:


“如果事情真的如同丰田海相所说,那些大坂商贩真的行了叛逆之事。那么,我将亲手给予他们凌迟!”川岛怒视丰田,他对海军大臣的死缠烂打感到不胜其烦。


“但是,如果中国人不肯善罢甘休,要求帝国做出赔偿,我们需要什么应对的方案?”石原莞尔不再理那个联队的事,还是不卑不亢的问着。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能够靠赔偿就能回到日中之间先前的起点,我认为付出必要的赔偿是值得的。只要不影响到帝国的总体战略,我们可以先一切都答应,我们最基本的目标就是保证满洲里还在手里,以能休整养息,扩充军力以待它变。”


林铣说完看向了裕仁。


裕仁听完林铣的话,缓缓地点了点头,严肃的说:“不错,林铣爱卿说得不错,现时一切都必须以帝国的休整养息,扩军备战为重,只要能够应付过这一段时期,我们付出一些代价是可以接受的。具体情况会怎么样,现在我们说什么还为时过早。等到林铣爱卿与蒋介石正式展开交涉后再讨论。此事关系到皇国的亚洲战略,众卿不可有丝毫懈怠。”


说完裕仁还特别看了外务大臣广田弘毅一眼。


“臣等谨遵圣命。”


内阁大臣们连忙站起身来向着裕仁鞠躬致意。


“陛下,外务省一定会全力以赴完成使命,必不会让陛下失望。”


广田弘毅低着头加倍恭敬地加插了一段话回答到,其结果,却遭来了全体同仁一致认为他抢风头的白眼。


广田阁下郁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