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说知道的李四海[精华已审]

qjwyw 收藏 8 620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4_71961_10771961.jpg[/img] 从玉树战友之家看到一张老照片,是当年玉树军分区部分首长的合影。时隔多年,我一眼就认出来分区副司令员李四海同志,笔挺的腰板,微显发福的的身材,戴着一付黑色墨镜,那气势,那威严令人望而生畏,虽然他那时已经有50多岁,但在那艰苦的雪域高原依然英雄不减当年,给我们这群河南洛阳兵留下传奇,留下永久的纪念,他那种军人魅力激励着我们奋发向上。最近从玉树战友之家获悉,老首长李四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玉树战友之家看到一张老照片,是当年玉树军分区部分首长的合影。时隔多年,我一眼就认出来分区副司令员李四海同志,笔挺的腰板,微显发福的的身材,戴着一付黑色墨镜,那气势,那威严令人望而生畏,虽然他那时已经有50多岁,但在那艰苦的雪域高原依然英雄不减当年,给我们这群河南洛阳兵留下传奇,留下永久的纪念,他那种军人魅力激励着我们奋发向上。最近从玉树战友之家获悉,老首长李四海同志已于2006年仙逝于西安,获悉老首长的孙子在南京上学,也经常到玉树战友之家转转,在惋惜和欣慰之余写下《我说知道的李四海》,谨以此文献给我的老首长,祝愿他一路走好,并以此文和玉树老战友重温老首长的风采,也以此文让老首长的孙子了解他爷爷激情燃烧的岁月,同时让更多的读者、网友重温革命先烈的传奇故事,让我们共勉吧!


认识李四海副司令员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大概他是在19966年到1968年之间到玉树军分区任副司令员的,当时司令员叫王干,段怀渝任副政委,我在骑兵二支队警卫班任班长,支队部就在分区的西边,二支队二连就是我的老连队,也在支队部的西边,分区的东邻是分区家属院,统统坐北朝南,各有各的大门,在这四个院落间都有小门相通,所以李司令经常穿房越院到基层来,我们才有机会接触这位传奇人物。

据支队长王海平首长讲;这位首长可不是一般人物,他久经沙场是一位有名的战斗英雄,在什么地方的英雄纪念碑上就刻着他的名字,应邀到过苏联,穿着列宁装在克里姆林宫的广场上,接受过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的检阅。

他久经战阵,最具传奇的一战发生在1948年秋,当时还是连长的他,一次在一个小山村宿营,村子后面一座小山包,村前是老百姓的打麦场,一条不大的小河从山包旁边流过,当天快明时,漫天大雾笼罩了小山村,战士们都在村前出操,而哨兵正在山包换哨,一场意想不到的危险正悄然而至。

喜欢早起的他,拿着他心爱的三八大盖,顺着小河边的小路向山后走去,在河边他放下枪弯腰洗脸,猛地他听到有说话声,透过浓雾看不清楚,他就急忙趴下,直到对方走近,才看清是一队操着外乡口音国民党军,整整一个班,十来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大雾帮助了偷袭的敌人,也帮助了我们这位孤胆英雄,鸣枪告警通知部队来不及了,好在敌人不多。凭着老兵的直觉,只要打他个冷不防,在鸣枪报信,就算后面还有敌人,也不怕。想到此,他迅速隐蔽在路旁坎下,上好刺刀,等待着那突然的一击。浑然不知的敌人,哪里会知道在路旁的草丛中埋伏着一位抗日战争同鬼子拼过刺刀的刺杀英雄,埋伏着一位屡立战功的解放军连长。

吼声如雷,震蒙了那群惊弓之鸟的国民党匪兵,当敌人还没清醒过来,他已经一阵猛刺,放到了四、五个,剩下的几个拔腿就跑。他又追上去刺翻两个,只有走在后面的敌人班长反应较快,拿起枪来和他对刺,杀红眼的李四海,早已筋疲力尽,拼刺几个回合也没占上风,就在这时,通信员有事找连长,找到这里,老远看见两人在刺杀,还以为是练兵,直到一脚踩上地上的死尸,才知道这是真的,马上冲上去制服了敌班长,一审问才知道是一股国民党溃兵。据说这位俘虏兵,对李四海恨得咬牙,一个班的弟兄转眼都毁在他手里,不过后来经教育,也参加了解放军,作战也是英勇无比,后来也当上了某部的营长。战斗英雄李四海从此在全军都出了名。至于他为什么戴墨镜,我同他有过近距离的接触,他的眼白是血红的,他说是在残酷的拼杀中被热血扑的,是红了眼。通过交往和了解我认为我的这位老首长平易近人、爱兵如子、和蔼可亲。

在玉树当兵的军人,常以艰苦为荣,不怕苦,不怕累,克服高原缺氧,雪域寒冷等数不清的艰难困苦,开发着语言不通,交通不变的玉树,同天斗,同地斗,同叛匪斗,开荒造地,植树种草。作为老同志们、老首长们也同我们一道,为了玉树的建设没日没夜的大干、苦干,情景回想起来特别感人,他们身先士卒,同我们年轻人一道吃同样的饭、干一样的活。

要说的事情太多太多,我在《在青藏高原当兵的日子》里已经说过,对那段生命中的经历,我无怨无悔,那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将影响我一生。接下来我要说的,就是李副司令同我们一起为地方建电厂的事。

由于西藏上层的反动统治,几千年来的农奴制度延续至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穷苦的农牧民,饱受饥饿和精神枷锁的折磨,我们刚到玉树时,平叛刚刚结束,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吃的是内地调拨的粮食,喝的是营房前的河水,烧的是到处捡的牛粪,住的是简易的土坯房,全班一张通铺,晚上点的是煤油灯,分区的机要室在我们连后面,两个身强力壮的摇机员累的满头大汗(发电报),如果有电的话,就不必如此辛苦,玉树的发展就会更快、更好。后来玉树州委在扎西科河边修了一座小型的发电站,照明问题解决了一点,然而晚上十点以后,黑暗依然笼罩整个地区,发展电力迫在眉睫。

我们解放军是一只人民的军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军的唯一宗旨,无论在什么地方,我们都是宣传队、工作队、生产队、战斗队。环境条件越是艰苦,情况危险的危急,我们就出现在哪里,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说法,而是一种传承不变的精神,这种精神铸就军魂,形成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地方要求支援建设电厂部队闻令而动。在玉树电厂开工仪式上,李四海副司令员字句铿锵有力的号召大家,把玉树当成自己的家乡,拿出建设家乡的劲头,把我们的第二故乡建设成为雪域高原上的一颗明珠

巴塘沟的沟口,汇集着来参加义务劳动的大军,没有任何机械的帮助,有的只是冲天的干劲,凭着镐刨掀铲,车拉肩担,硬是把电站的地基挖了出来,李副司令员同我们一样挥汗如雨,年过半百的他身体力行,在缺氧的高原上能有如此作为,激励着我们掀起更加热烈的劳动热情,轻伤不下火线,带病参加劳动,那种热火朝天的场面如今仍然印在我的脑海中,并将伴虽终生。李副司令虽然已经先我们离去,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长存我的心里,让人回忆如昨,谨以此记之,作为缅怀吧。

四十年过去了,如今我已是年近古稀,儿女工作顺心,我同老伴照看孙子孙女,料理家务,参加社区劳动和社会活动,退而不休,每当听到我们公司(过去是军工企业,现在转民品)的上班号,就是部队上的军号声是时,就有一种热血在心头涌动,仿佛又回到了军营,不由得追忆起昔日的辉煌,真是生命中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感到后悔。


以上是我父亲新近之作,经我整理发布,请大家支持一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0-3-5 14:16:31 被幽燕客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