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一次到了吃白大米的地方,好幸运

168384416 收藏 10 667
导读: 生我养我的老家,位于川鄂交界的鄂西林海之深处的建始县天生乡的天鹅池中之木城,顾名思义,木城就是林木堆积而成的,莽莽苍苍,云雾缭绕,虽有春夏的漫山野花,遍地奔跑的野兔、野猪、野羊、野鹿,还有数不清的各色各样的小鸟,可有谁能愿意生活在这样一个只有花香鸟语而无衣食暧身的穷地方呀?海拔高,温差大,种的苞谷像鸡老壳,吃的是苞谷粉拌蕨面。多想有一个稻花飘香的鱼米乡啊! 解放前的旧中国,维持着封建土地制度,占农村人口不到百分之十的地主、富农,占有百分之七十至八十的土地。他们凭借占有的土地,残酷剥削和压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生我养我的老家,位于川鄂交界的鄂西林海之深处的建始县天生乡的天鹅池中之木城,顾名思义,木城就是林木堆积而成的,莽莽苍苍,云雾缭绕,虽有春夏的漫山野花,遍地奔跑的野兔、野猪、野羊、野鹿,还有数不清的各色各样的小鸟,可有谁能愿意生活在这样一个只有花香鸟语而无衣食暧身的穷地方呀?海拔高,温差大,种的苞谷像鸡老壳,吃的是苞谷粉拌蕨面。多想有一个稻花飘香的鱼米乡啊!

解放前的旧中国,维持着封建土地制度,占农村人口不到百分之十的地主、富农,占有百分之七十至八十的土地。他们凭借占有的土地,残酷剥削和压迫农民而占农村人口百分之九十的贫农、雇农和中农,却只占有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土地。他们终年辛勤劳动,受尽剥削,生活不得温饱。这种封建土地制度严重阻碍农村经济和中国社会的发展。我的祖父祖母和父母,同样和他们一样悲惨。新中国成立后,占全国三亿多人口的新解放区还没有进行土地改革,广大农民迫切要求进行土地改革,获得土地!

1950年6月30日,中央人民政府根据全国解放后的新情况,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它规定废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同年冬起,没收地主的土地,分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耕种,同时也分给地主应得的一份,让他们自己耕种,自食其力,借以解放农村生产力,发展农业生产,为新中国的工业化开辟道路。规定了没收、征收和分配土地的原则和办法,将过去征收富农多余土地、财产的政策,改变为保存富农经济的政策,以便更好地孤立地主,保护中农和小土地出租者,稳定民族资产阶级,以利于早日恢复和发展生产。《土地改革法》公布以后,在3.1亿人口的新解放区分期分批地,有计划、有领导、有秩序第开展了土改运动。近三亿无地少地的农民,分到了七亿亩土地和大量的农具、牲畜和房屋等;还免除了每年向地主缴纳约三百五十亿千克粮食的地租。1953年春,全国除新疆、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以及台湾省外,基本上完成了土地改革任务。农民真正获得了解放。我国存在两千多年(建立于战国,公元前475年)的封建土地所有制从此被彻底被摧毁,地主阶级也被消灭。 就是在这样一个轰轰烈烈的年代,我家分得了一份满意的土地——罗转坝(天生乡的粮仓)。

我记不清当时是1951年还是1952年,大雪纷飞,遍地皑皑,我和父母一起搬家到新居(离老家三十里),我穿着破烂的小鞋走啊走,离新居还有五里路就走不动了,只好求大哥背起走。到了亲新的居处,我高兴得不得了,前后左右地跑跑、转转、玩玩,看到淙淙流淌的小河、一汪汪的水田,还有那展翅飞旋的山噟、白鹤,好美呀!我对妈妈说:“妈,我们以后就有白米饭吃了!”妈妈说,“是啊,今后有的是白米饭你吃,吃饱了快快长大,上学、当兵,为我们争光!”我自然心领神会,幼小的心灵萌发着知恩图报的理想之嫩芽。从此,我吃上了过去很少吃过的白米饭,放牛、砍柴特别迈力,上学读书特别用心,从小学到高中,全是班上的优等生,一进高中便当上了团支部书记,还常与同学们围绕操场谈心做什么政治思想工作哩!现在思想起来,常常暗暗自嘲:“未必比别人强!”但我不负家人和老师们的苦心,从儿提时代到青年时代,均为方园知晓的小名人,若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搅绕将大学的门紧锁,那是一定走进中国的名牌大学的,这绝不是自吹!所有的原有同学们可以引以为证。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