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值班时间打麻将被“双开”

少鑫 收藏 4 905
导读:拍到民警打麻将   “这件事,整个东莞的公安民警全都知道了,是整顿警风的反面典型。”一知情人士说,就在春节前几天,常平公安分局下辖的多个派出所的所有民警还在就此事写剖析材料、学习心得。   据介绍,事情发生在去年11月5日傍晚6时左右,省公安厅和省纪委暗访组正好驱车经过东深路,司马派出所就在东深路旁。“有个派出所啊,进去看看。”就这样,暗访组进了原本没想去暗访的司马派出所。   “暗访组进去后,派出所一楼办事大厅没人,上到二楼,也没人,三楼是民警宿舍。暗访组下来问门卫,派出所的人呢?门卫说

拍到民警打麻将


“这件事,整个东莞的公安民警全都知道了,是整顿警风的反面典型。”一知情人士说,就在春节前几天,常平公安分局下辖的多个派出所的所有民警还在就此事写剖析材料、学习心得。


据介绍,事情发生在去年11月5日傍晚6时左右,省公安厅和省纪委暗访组正好驱车经过东深路,司马派出所就在东深路旁。“有个派出所啊,进去看看。”就这样,暗访组进了原本没想去暗访的司马派出所。


“暗访组进去后,派出所一楼办事大厅没人,上到二楼,也没人,三楼是民警宿舍。暗访组下来问门卫,派出所的人呢?门卫说在里面呢。暗访组又上到二楼,还是没人。暗访组下来走到一楼门口,准备离去时,突然听到楼上传来洗麻将牌的声音。”


暗访组上楼,推开三楼一间宿舍的门,黄炽坚等4名民警竟然在搓麻将。暗访组表明身份,搓麻将的4名民警顿时傻了眼。


暗访组拍摄到的场面,在整个东莞的公安系统内部作为整风学习材料播放。“那一刻,他们一定觉得自己实在太倒霉了,怎么会这么巧就被暗访组抓到了。”一民警说。


暗访组随即通知东莞市公安局,市公安局督察队迅速赶到司马派出所,对打麻将的4人进行讯问、作笔录;东莞市公安局一负责人当场宣布:4人停职,等待处理。


那一天,黄炽坚是值班领导。他去打麻将,据称是因为有一个民警临时有事出去了,三缺一,他是临时顶班的。但就是这么巧,他刚坐下没一会儿,就被暗访组拍到了。


办事大厅无人值班;值班的所领导带头,和民警在派出所内打麻将。看似小事,性质和影响却极其恶劣。暗访组回到广州后,此事被层层上报,广东省委常委、公安厅厅长梁伟发和分管副厅长作出批示,要求对此事进行严肃处理。


春节前夕,处理结果公布:打麻将的4人,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司马派出所原所长被调离;还没来得及组建的站前派出所的所长接任司马派出所所长。


说法


支持


被“双开”一点不冤


金铃(市民):公安局是执法办公的地方,上班时间警察竟敢打麻将,这的确不是一件小事情。然而,有些领导仅仅用“书面检查”、“通报批评”敷衍舆论,在他们眼中,这已经是所谓“严肃处理”了。这究竟是问责呢,还是保护呢?东莞砸的不仅是4名涉事警察的饭碗,而是目无法纪、麻木不仁的工作人员那些不思进取、浑浑噩噩的“脑袋”,如果能够达到杀一儆百,砸4个“饭碗”吓一批“官员”之效,让其他人从中受益,那么4名警察就算“牺牲”一次也值了。


孙芳(法律工作者):对黄炽坚等4名警察的处理确实够重的,在行政处分中属顶格处理,等于判了“死刑”。这在以往同类型违纪案件的处理上极为鲜见。黄炽坚在同事眼里是个好警察,却没想到仅仅因为一场麻将从此丢了饭碗。应该说,黄炽坚喊冤有其合情合理的成分。但警察要抓赌,结果自己先打麻将赌博,从这个角度说一点也不冤。不能说大家对警察打场麻将丢了饭碗缺少恻隐之心,黄炽坚们的行为确实令人不齿,拿着纳税人的俸禄,却干着不该干的事情。此事的恶劣之处不仅仅是损害了人民警察的形象,更在于打击犯罪的争分夺秒,战机稍纵即逝,晚一分钟出警,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就可能遭受重大损失。从这点看,对黄炽坚们施以重典,契合了民众对警界部分人不作为或乱作为的心理诉求。


李纪红(检察官):赌博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毒瘤,更是一种社会丑恶现象。其危害自然也是多方面的,尤其是党员领导干部参与赌博危害极大。败坏党风,损坏我们党的威信;失民心,败坏我们党的形象。参与赌博的最终都是输家,既而引发为数不少的贪污、挪用公款、行贿受贿等各种腐败和违法行为。


近年来,因赌博而落马的高级官员已屡见不鲜。例如:原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向东,与同伙三天输掉上千万元;原重庆市委常委兼宣传部长张宗海,在澳门豪赌竟输掉一个多亿等等。他们输的这些钱是他们自己的吗?当然不是,他们早已成为国家的“贼”人,人民的“罪人”,用的是公款,输的是百姓的血汗钱。他们自己不心疼,国家却为此遭了殃,损害了我们党的形象和尊严,更严重的是会直接影响到我们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地位。作为人民警察,本来是打击赌博行为的执法主体,却执法犯法,而且还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打麻将,更是错上加错。上级进行提级处理,我看主要还是起到一个警示作用。试想一个警察作风不好,影响的是全部警察的形象。警察要抓赌,结果自己先打麻将赌博,这成什么样子?他们被“双开”,一点也不冤。


反对


被“双开”有点儿冤


余猛(法官):我认为对黄炽坚等人的处理过重,有些过于情绪化了。因为这样的处理缺乏法律、法规依据。对照我国《警察法》、《国家公务员奖惩条例》,黄炽坚们的行为并不在行政处分条款规定之内。当然,这些处分和惩戒的条款最后往往还有一条“其他违法乱纪的行为”,这可能是处理黄炽坚们的唯一依据。但即使他们是在赌博,也只是轻微违法,岂能处以“极刑”?对犯错人的处分不能只看影响有多坏,更应该体现是否“罪罚相当”和程序合法。从严治警本无可非议,对执法违法者施以重典更不容置疑,但前提是不能逾越法律边界。现实中,我们常常看到上级部门对违纪官员处理时的微言大义和壮士断腕,以为这样就体现了“眼里容不得沙子”,殊不知不按法律、法规的情绪化决定,同样是在执法违法。而这种现象更可怕,他是以维护政府形象和法律公正高调出场的,却偏偏损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和法律的公正。


赵林海(警官):从整个事件来看,我感到并不是黄炽坚等4名警察的错误有多重,而是他们不幸“撞在了枪口上”。如果东莞或广东今后再发生同类事件或是比这更严重的事件,处理结果不是这样,黄炽坚们质问时该如何作答?可见,对犯错的处理应该是依据错误事实,错误定性作出的,不是根据发现错误部门层阶高低决定的。如果没有省领导的动怒,估计也不会有现在这般严厉的处理结果。在此之前,警察违纪违法是不是还有比黄炽坚们更严重的,却没落到“双开”的地步?对黄炽坚们的处理是上面定了调子,意在“杀鸡给猴看”,这恐怕是黄炽坚感到不服气和大呼冤枉的另一个原因。


建议


加大暗访与问责的力度


胡运成(市民):值班的所领导带头,和民警在派出所内打麻将,看似小事,性质和影响却极其恶劣,让当地警察形象、素质及作风,在人们心目中大打折扣,也让本来就遭遇信任危机的官方形象雪上加霜。它再一次暗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有些部门的工作人员工作作风涣散,效率低下。本事件中,4名警察是因为被暗访组拍到在打麻将才导致被“双开”,而不是因为日常监督考核或者例行检查不合格被“双开”,这就会出现:所有人,为了避免下岗去拼命巴结领导,而不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以免考核不合格而下岗。这就是这件事的结局:派出所实行严格的进入登记制度,不是想着怎么整顿内部严守纪律,落实更为有效的考核监察制度,而是想着怎么不让领导再抓住。让领导代替制度,就是中国最大的“杯具”。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就会有很多的冤假错案,治安要好,就无从谈起。至于如何改变现状,关键还在于有没有全方位的监督。


姚黎辉(法官):作风懒散、效率不高、不务正业等,是多年的机关顽疾。对于这些顽疾,曾有一段时间内,各地纷纷成立了“工作组”来进行整治,也曾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许多部门单位的作风效能明显改变——特别是害怕那些“暗访组”,一旦上班玩游戏、打麻将、织毛衣、冷面对待群众等现象被曝光,“铁饭碗”就难保了。然而,靠人手不多和偶然碰到的“暗访组”,能破多少机关顽疾?这就是当下许多民众的权利焦虑——在没有“暗访组”到达的这段“空白”期内,应该怎么办?因此,必须加大暗访与问责的力度,只有暗访与问责形成了制度化、常规化,才能强有力地纠正那些慵懒机关慵懒人员的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之风,否则,侥幸心理的存在,还会使顽疾继续存在;必须加大自身制度的建立健全与落实,值班应该遵守什么样的纪律、应该提供怎样的服务、如何才能提高工作效率,这些都应该有内部有力的制度来约束,否则,意识上不重视,制度不落实,组织形如散沙,没有“暗访组”来“暗访”的话,自身能够监督自身、能够提高服务水平吗?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机关单位的顽疾非一时可破、非一“暗访组”可破、非处理几人可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