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家里很贫穷,主要经济来源是靠父亲驾驶手扶拖拉机挣的运输费。父亲常年在外奔波,无暇顾及家里。家里几亩地的重担就落到了母亲肩上,印象中母亲总是天蒙蒙亮就起床,先到山里找一篮猪草或者是砍一担柴。奶奶当时身体还不错,每天就帮助母亲做做饭。我和姐姐都很小,不仅不能帮母亲做事,还经常给母亲添乱。白天母亲要到地里干活去,我总是吵着要和母亲去玩,因为地里有蚯蚓、蚂蚱、麻雀等等,都是我嬉戏的好伙伴。母亲刚开始还同意,后来就不带我去了。因为我调皮,每次到地里都给母亲惹事,不是去李婶家地里把萝卜拔了,就是到张婶家麦苗地里舒舒服服的打上几个滚。姐姐则听话一些,还会给母亲干些轻活,所以姐姐就成了母亲的小跟班。


小孩都好动,闲不住。我和奶奶在里呆着,不出半天就硬要拉着奶奶到寨子里去走走。奶奶年纪大了,而且路不好,平时都很少出门。不过有我这个小孙孙在,奶奶也乐呵呵的天天陪着我到处逛。奶奶走得慢慢,我年纪小,不懂事,也不会去搀扶奶奶,还一个劲的催促奶奶快点。奶奶裹着小脚,吃力的在后面追赶我。我跑累了就在路边草地上躺着等奶奶。奶奶抓到我就用拐杖打我的屁股“看你还跑,还跑……”我就咯咯的笑,奶奶也笑了,山对面回响着孙儿两人愉悦的笑声。


据母亲回忆说我儿时很任性,事不顺心就发脾气,把奶奶累得够呛。但心情好时和奶奶出去还会关心奶奶。母亲说有一次奶奶背着我在山路上行走时,我对奶奶说:“奶奶,您慢点”。至今和奶奶说起这事,奶奶仍记忆犹新,高兴的说起我小时候的趣事,都是我表现好的,我的种种任性奶奶都只字不提。


奶奶年轻时吃了太多苦,落了一身的病。我虽然调皮,但心里还是装着奶奶。每每奶奶身体不舒服时,我就会拿个小凳子座在奶奶旁边给奶奶捶捶腿,松松肩。奶奶非常非常开心,脸上皱纹都舒展开了,逢人就夸我孝顺。奶奶把堂哥堂姐给的钱省下来,每次给我几角钱买水果糖吃,一角钱的三个水果糖,能让我美每一天了。后来我吃上瘾了,就天天给奶奶捶腿松肩,弄完总是用一双期盼的眼神看着奶奶。久而久之,奶奶知道了我的小九九,就用攒了几个月的钱给我买了一大包水果糖,每天给我和姐姐几颗,自己却从来舍不得吃过。


童年太多的欢乐都是由奶奶陪着,曾对奶奶说过“奶奶,我长大了一定要给您买最甜的糖吃”,这个承诺在我心里从未动摇,是我拼搏努力的动力源泉。去年被刑警学院录取时,奶奶把当警察的大哥叫到跟前郑重的说“强年纪小,你别让他被惊吓到”。奶奶的心意我完全明白,当时眼泪一个劲的就在眼泪打转。


我长大了,奶奶身体也越来越差,不能再陪我逛寨子,不能再打我的屁股,不会再我闯祸时护着我,不会再我被邻居家狗咬伤后拿着扫把把狗打一顿,不会再手把手教我做饭,不会再给我最喜欢吃的炖鸡蛋,不会再我和邻居家小孩打架后给我出头………奶奶老了,已足不出户,放假回家,我都会陪着奶奶从日出座到日落,给奶奶讲讲学校里的趣事,讲讲儿时的美好回忆。


昨天父亲来电话说奶奶病情加重了,有时甚至已神志不清,清醒时就念叨着我和姐姐。我让父亲把电话给奶奶,奶奶听力不好,我大声的喊着奶奶,眼泪刷刷的就出来了…….朦胧中,仿佛奶奶还在后面一个劲的喊“强儿,慢点,别摔了……”






谨以此段文字怀念和奶奶在一起时的欢乐时光,祝愿奶奶新年身体健康![/B][/B]

本文内容于 2010-3-7 8:13:24 被月光下淡淡烟草味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