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人是警察


周迅是杀手,


苏有朋和路人甲就是平民。警察找杀手,杀手陷害平民保全自己。


周迅一伙杀手之间互掐,若有一个被日本警察确定是特务,那么另一个尽管处于怀疑之中,但其怀疑程度就会相对也会有所降低。




不过真没想到吴志国也是BOSS之一,上演了一出苦肉计。


当周迅把烟当做证物交出去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平时玩天黑时惯用的伎俩,装的楚楚可怜,我是无辜的,什么都不关我的事,其实内心在邪恶地奸笑:“平民当我的盾了,今天安全着陆了,请祖国人民放心。”


当剧透后才知,周迅交出吴志国的无奈,那是一种真正的痛苦:


作为一个杀手,


必须要有被同伴出卖以保全自己的觉悟。虽然出卖与被出卖的都不愿意。


“我亲爱的人,我对你们如此无情,只因为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已经作为一种潜意识植入到DNA里,




连对至亲都无情的人,对自己的无情则更胜一筹。


把自己完全地交付出去,交付给一种叫梦想、信念的东西,无论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在所不惜!


所以身体能承受超过普通人的极限;所以内心变得百毒不侵。然而周迅比起吴志国更高瞻远瞩的在于,


并不是她同意吴志国的苦肉计后,又下定决心要营救吴志国舍卒保军。


而是她让李冰冰去告发自己的时机!由于所有人处于监禁之下谁都是瓮中之鳖,消息传不出去。吴志国只有在被用刑之后可以被送往医院,能与外人接触就有机会。




所以她告发了吴志国。(吴志国被严刑拷打。电击,针灸,真正的悲伤不会哭泣,而真正的痛苦很少流血,电击、针灸。。)


然后让李冰冰告发自己,


自己再承认本人就是老鬼。


最后逼黄晓明开枪杀死自己,不给“警察”遗言。或许是一个女子,作为一个年轻的女人,面对名目众多残酷的刑罚,面对超乎刘胡兰钉竹签、灌辣椒水几百辈的刑罚,


只有选择一死。




金生火(这名字取得,差点看成金生水,寒~~果然是个金水),金生水死了,自杀。因为作为纯爷们也怕那来自地狱的刑罚,他在自杀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当然,也有一种可能,他不是春哥信徒。听说信耶稣,死后上天堂;信佛祖,死后成仙;信春哥者,原地复生。


故事虽是虚构,但在那段金荣岁月,一定有着这样的女特务,周旋在没有伙伴的敌人之间。忍受着一切,还要装作乐意参与其中的样子。


他们孤独的时候没人来安慰,


他们深陷危机的时候没有人来救援,


他们甚至在临死前还要散播假信息迷惑敌人


他们只会用行动回答李冰冰的问题“信息真的比生命还重要吗?”




比生命还重要吗?


比生命还重要吗?


比生命还重要吗?


昨天的恐怖,今天的幸福。是否我们都过得太过安逸,是否我们都忘记了曾经的伤疤,


谁说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演员,其实是最知道亡国之恨的。我相信演过类似戏的演员的觉悟与路人甲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孔子说过“以德报德,以直报直。”(以德报怨是误传)所以,以暴制暴是最好的方法。


李冰冰说了句:“这一屋子都是死人啊!眼看着一个大男人打女人!”在政治阶级斗争的结论下,真的的是与非,道与德,并不是这么多人在意。所以一个大男人要打哪个女人、男人都无所谓了。


为了国家,为了消灭日寇,他们做出了自己的抉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