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共同的敌人:俄中海军秘密合作內幕首次曝光!

世界王牌 收藏 0 1025
导读:本文出自:新浪博客“林中一叶” 1991年至1992年﹐俄中顺利谈判完成引进Su27SK歼击机﹐从而使中国空军进入了 21世纪。最为直接的振荡性作用就是对中国海军的影响。防空兵也希望获得苏联武器﹐这样那样的兵种都希望获得俄式装备。於是在1993年开始讨论进口 S300PMU地对空导弹的问题。1992年下半年﹐中国海军能否也使用一些俄式装备﹖成为了海军讨论的话题。由於进口了Su27﹐为中国军队今后是否需要引进俄式武器的争论划下了句号﹐因此首先获得俄式潜水舰的决定在中国海军内部似乎没有进行过重大的争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林中一叶”



1991年至1992年﹐俄中顺利谈判完成引进Su27SK歼击机﹐从而使中国空军进入了 21世纪。最为直接的振荡性作用就是对中国海军的影响。防空兵也希望获得苏联武器﹐这样那样的兵种都希望获得俄式装备。於是在1993年开始讨论进口 S300PMU地对空导弹的问题。1992年下半年﹐中国海军能否也使用一些俄式装备﹖成为了海军讨论的话题。由於进口了Su27﹐为中国军队今后是否需要引进俄式武器的争论划下了句号﹐因此首先获得俄式潜水舰的决定在中国海军内部似乎没有进行过重大的争论。由於在60年代出现过苏联撤走全部军事专家的问题﹐因此中国军队内部对於购买俄式装备的顾虑一直存在﹐尤其是海空军如果希望获得更多的新式装备﹐信任问题就更加明显﹐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1993年签署了"中俄军事技术合作协议"﹐有效期5年。这一协议主要规定了俄罗斯在出口军事装备之后在维修﹑管理﹑人员训练方面的应尽义务。 1993年7、8月﹐平可夫初次来到Nirninovglad(高尔基市)﹐伏尔加河缓缓在此流过﹐这条河养育了俄罗斯民族﹐也是俄罗斯文化的摇篮。高尔基市在苏联时代是重要的军事工业区﹐著名的MiG31战斗机﹑KILO潜水舰都在这裡生產。这一次﹐平可夫与其他西方记者首次被允许到红色索尔莫尔造船厂参观了正在建造之中的一艘KILO877型潜水舰﹐这种潜水舰是第一次对外国人开放﹐第一次看到KILO的印象是非常独特的﹐它採用了水滴型的外形设计﹐船体粘贴了四方型的黑色消声瓦﹐因此被国际上称之为最为安静的潜水舰。俄方集中西方记者参观KILO潜水舰的目的主要是希望多做宣传﹐以便推销出口。平可夫对於KILO潜水舰宣传册上出现的水手舱的床﹑座椅使用大量的木材表示惊讶﹐其易燃性是西方海军舰船禁用的。我参观过许多国家的舰船﹐例如土耳其海军的德制MEKO200水手舱也使用"木材"﹐但是用手敲打之后才知道这是合金板上加上了一层木纹纸。就此﹐俄方技术人员解说声称俄式潜水舰使用木材是传统﹐主要是希望让枯燥的潜水舰生活多少赋予水手"家"的感觉。KILO潜水舰由圣彼得堡的RUBIN设计局设计﹐该设计局副总设计师G.马卡罗夫博士首次接受了平可夫的採访﹐这是外部世界第一次有机会接触俄罗斯潜水舰设计的大师。大师谈到了KILO潜水舰的改良问题﹐他当时正在设计为KILO加装AIP(不依赖空气推进动力系统)﹐大师介绍了KILO的电动机与柴油机完全分离为二大操作系统﹐可以全自动操控等等﹐他说话滔滔不绝﹐最后故作神秘地表示﹕你知道我要赚钱了﹐因为中国已经决定购买KILO潜水舰。平可夫听后倒吸一口凉气﹐这是多大的新闻﹗就这麼无意之中得到了﹖这意味著中国海军的潜水舰作战能力将会即刻產生飞越﹐因为当时中国海军装备了将近90艘50年代製造的033型潜水舰﹐被讥笑为"还从旅顺刚刚出港﹐就被美军的反潜系统在菲律宾海域听到水下敲锣打鼓的声音"﹗平可夫从此与马卡罗夫博士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几乎每一年访问莫斯科的时候都会去圣彼得堡拜访这位俄罗斯潜水舰大师。他迄今为止一直称呼平可夫为"安德廖沙"。


1997年在阿佈达比防务展览会上﹐平可夫再度与大师相遇﹐大师哭丧著脸﹐气急败坏地对我表示﹕安德廖沙﹗你採访过我无数次是吗﹖我够朋友吧﹖今天你要帮我一个大忙。你能不能到中国船舶工业进出口公司的展臺上去帮助我拿一张035型出口型潜水舰的资料﹖我惊讶了。我说﹕您有没有告诉他们您是谁﹖他们使用您设计的KILO潜水舰﹐还不给您一张035潜水舰的资料﹐再说那也是你们的技术改良而来的"﹖大师真是气坏了。"我去了﹐他们正是知道我们是谁﹐才拒绝给我们的"。我这下才知道国家利益的复杂性。这次谈话大师告诉平可夫说中国人只是在很远的地方让他参观了当时刚刚投入服役的"宋"级潜水舰﹐不让他进入潜水舰内部。在谈到对"中国海军039"宋"级潜水舰的印象时﹐大师表示﹕围壳的设计过高﹐梯形结构依然是50年代的苏联潜水舰思路。这一採访发表在**情报评论网站上﹐随后中国的"现代舰船"月刊进行了转载﹐第二艘 039A潜水舰取消了这样的梯形结构﹐并且降低了围壳高度。而且第一艘高围壳的039舰也从此消失。"这是一个失败的设计﹐水下的安定性一定很差"﹐大师当时就如此预料。我由衷地佩服大师。最后一次拜访大师是在2005年的圣彼得堡﹐他苍老了许多而且过份爱喝酒﹐平可夫一再批评。


1995 年1月24日﹐日本《读卖新闻》在国际版上头版报导了滨本记者发自香港的报导﹐这条报导直接以採访平可夫的方式透露中国将会购买4条KILO潜水舰。其中 2艘为最新型的KILO636型﹐2艘为旧式的KILO877型。若干个月之后﹐眾多的国际媒体先后公开了俄向中国出口KILO潜水舰的细节﹐滨本记者急忙打来电话﹕4 seki! Pittasikankan Pin-san! (平先生﹐真准啊﹐就是4艘)﹗他那裡知道我与马卡罗夫大师的深厚友谊﹗


2002 年6月24日﹐华盛顿邮报刊登了John Pomfret发自北京採访平可夫的消息﹐报导写道﹕中国计划再进口8艘KILO636的消息首次在本月7日被加拿大的**防务评论披露。这篇报导详细介绍了中国即将进口的KILO636所获得的新装备﹐包括Club系列潜对舰导弹。与过去**报导Su27战斗机在中国的生產新闻相同﹐平可夫每一次公开具备重大意义的新闻之后﹐都会有官方背景的外交机构要求"紧急约见"﹐当然作为中立记者﹐我一次也没有相应。从来没有过。今后也不会有﹗


1996 年平可夫在一次意外的外交场合拜访了俄罗斯国家武器装备进出口总局总局长卡图京少将﹐表达了希望进行专访的意愿。但是他非常繁忙。他建议正式的採访由副总局长弗林和总发言人帕格列宾可夫来代回答就行了﹐这样可以节省时间。这一年的夏天﹐我第一次访问国家装备进出口总局。这是全俄武器出口的窗口﹐与外国签署的所有协议都必须通过这裡。正是在这次採访中弗林透露了俄中军售的俄方苦恼。弗林首先重申与中国的任何军事合作都必须遵守国际法﹐而且保持相当的透明度﹐例如向联合国的二年一度的武器出口申报制度。但是弗林表示中国已经要求对所有武器出口保密﹐甚至连武器的名字﹑数量等。这一点非常与眾不同﹐其实没有什麼秘密可保﹐例如印度﹑越南都对外购武器的基本资讯予以公开。但是既然是我们的客人﹐我们就必须尊重他们的意愿﹗弗林表示。从此﹐俄中军售问题进入了高度神秘的时期。这不是俄方的原因。


与帕格列宾可夫的会面非常有收穫。他的"伦敦女王英语口音"给平可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惊讶的是在将近20年的採访生涯中﹐有相当多的俄罗斯军事部门的人才所说的英文与英国人完全相同﹐甚至毫无任何口音﹗可见俄罗斯人的语言天份。当时他在训练新的翻译﹐因此正式的访谈用俄语回答我的问题﹐由翻译翻译成英语﹐这样就浪费了不必要的时间。"是的﹐我们向中国出口的4艘KILO潜水舰中的两艘是旧式的Vashayanka型﹐它们是原来为罗马尼亚海军定做的﹐后来罗马尼亚政变之后不再要了﹐於是被中国买走。价钱非常便宜"。他表示。


採访弗林和帕格列宾可夫的消息刊登在1996年9月号的英国詹氏国际防务评论(IDR)上。发表之前发生了小小的插曲﹐平可夫每次採访完成之后总是把稿件传送当事人校对﹐这样万无一失﹐习惯一直保留至今﹐从未发生过问题。但是这一次帕格列宾可夫发来电传﹐说他忘记了今后中俄军售问题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可以公开的约束﹐还不习惯新的规定﹐因此说的过多﹐其实正如上述﹐他所说的非常有限﹐就是4艘KILO潜水舰中的前两艘是旧式的而已。他诚恳地要求说考虑到我的报导需要一个消息来源的名字﹐因此他与俄罗斯年轻有为的军事评论家卢斯兰.普可夫商量﹐让他顶替帕格列宾可夫的名字﹐就说是"卢斯兰.普可夫接受採访表示"的好了。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即刻与IDR总编辑 Bill Cliff商量﹐我们当然要绝对尊重帕格列宾可夫的意愿。於是就在正式报导中提到了普可夫的名字。如今﹐这个小伙子已经成为全俄知名的军事评论家﹐其很多文章甚至被中国的《参考消息》翻译。我们也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而帕格列宾可夫也早已离开了军事工业界﹐因此10多年前的这段插曲可以公开了。


4艘KILO交运中国的活动从1995年开始﹐直到1999年才交付完毕。第一艘在1985年就下水了﹐一直耽误了10年时间才找到了新的买主。后两艘为全新製造。


现代级导弹驱逐舰


1996 年﹐台湾海峡慢性危机爆发﹐美方派遣的二个航母作战群刺激了中国海军。已经服役的第二代052A型导弹驱逐舰因为美国禁运LM2500燃气轮机而只生產了二艘。贫弱的海上实力再度促使中国海军把目光转向俄罗斯。在此之前﹐华盛顿邮报已经报导了中国準备从俄罗斯进口二艘"现代"级导弹驱逐舰的消息﹐当时仍未签署协议。我自己对自己发了很大的火﹐几乎到了震怒的地步﹐这麼大的新闻为何让别人抢走了独家﹖


痛定思过﹐1997年9月下旬的一日﹐我作为西方记者第一个进入了莫斯科海军司令部进行採访。深红色的地毯和豪华的大理石建筑给我留下了深厚的印象。比之空军司令部建筑﹐海军仅仅从司令部建筑结构上都可以看出受到重视的程度远远超过空军﹐这是因为苏联战略核威慑力量的主要支柱是战略火箭军和海军的核潜水舰投射力量。而在STARTII条约签署之后﹐60%的核威慑力量更加依赖海军潜水舰发射洲际弹道导弹。今天的受访者是俄罗斯海军总参谋长库拉耶多夫上将。这是一次极为艰难的採访。足足耗费了将近一个月。俄罗斯的军事採访程序是首先向外交部申请获得记者採访证﹐没有这样的採访证﹐寸步难行﹐然后向国防部新闻局提出申请﹐当时的局长是沙达罗夫少将﹐多年的交往他自然已经熟悉平可夫。随后由国防部新闻局把相关申请发至海军新闻处﹐处长当时是德加诺少校﹐他如今已经家喻户晓﹐因为"Kursk"号核潜水舰沉没事件使他每日出现在电视上。最近看电视才发现他已经成为上校﹐是新任海军总司令马索林上将的特别助理。长达一个月的接触﹐我与德加诺少校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当时俄经济还未完全复数﹐海军处於困难时期。"我们是在凭借献身精神继续留在海军"。他拒绝了自己同学请他到民间公司发展的诱惑。


我的申请被足足耽搁了1个月﹐这是因为海军当时处於大换班的前夜。大家为人处事都非常拘谨。库拉耶多夫上将刚刚由太平洋舰队司令提拔而来﹐我当初的申请是採访海军司令格罗莫夫大将﹐经过几次接触﹐与德加诺少校已经成为熟人﹐他建议说最好採访库拉耶多夫上将﹐因为格罗莫夫大将留在办公室的时间不会超过数月了。这样海军的未来问题他无法解答。"为何调动库拉耶多夫进入海军司令部﹖你明白了吧"﹖少校为人非常诚恳。果然这次採访完成之后11月﹐库拉耶多夫升任海军总司令。


为了这次採访﹐我每日上午电话讯问是否今日有机会﹖回答拖到下午﹐2点鐘电话﹐回答拖到4点鐘﹐4点鐘再电话﹐回答说要等到明日﹐这次採访总共耗费了29天﹗最后我简直在赌气﹐一定要打赢俄罗斯的官僚主义﹗25日﹐德加诺急电说马上前来司令部吧﹐採访许可的电报已经由国防部新闻局签发。原来儘管国防部与海军司令部近在咫尺﹐而且电话﹑电传如此发达﹐通过这次採访我才发现﹐俄军指挥系统的类似沟通依然採用电报﹐至少当时如此。


拜见库拉耶多夫上将之前我高度紧张﹐生怕採访被临时取消﹐以前採访副总参谋长茹宾科上将时就出现了类似的状况﹐数星期的鏖战﹐国防部新闻局也终於同意了﹐最后一大早我到了国防部大楼﹐说是上将病倒了。俄罗斯人不像平可夫﹐高烧38度还总是在工作﹐他们有一点点小毛病就请假。我气得直到牙痛﹐一直痛到回多伦多。


整个採访毫无类似採访空军总司令捷列京大将那样的幽默﹐似乎每个国家的海军军人都比空军死板﹐缺乏幽默感。一问一答﹐但是库拉耶多夫上将的专业知识非常丰富﹐而且谈话乾脆利落﹑精确。他回答了平可夫有关海军改革的问题﹑空军与海军航空兵的关係和俄新型弹道导弹潜水舰建造的问题。在谈到向中国出售"现代"级导弹驱逐舰的时候﹐库拉耶多夫总参谋长表示“我们依然处於困难状况”﹐当时北方造船厂一共有三艘956型现代导弹驱逐舰在建造之中﹐海军準备接收其中的一艘﹐至於其他二艘﹐则已经由工厂自行处理了。这一谈话等於暗示956舰的确已经作出了出售的决定。被俄海军不得不放弃的二艘956舰是"叶卡捷林堡"号和"亚力山大.涅乌斯基"号﹐属於956A型舰﹐1988年和1999年安放的龙骨﹐前者1994年下水﹐后者当时还在船臺上﹐只完工30%。由此可见﹐从KILO潜水舰到前二艘956A导弹驱逐舰﹐都是罗马尼亚和苏联海军不要的船﹐中国海军的崛起沾了苏联﹑东欧剧变的光。


这次採访之后﹐几经安排﹐我首次进入北方(Severnoye)造船厂参观。由莫斯科乘坐夜行火车只需8小时就到达了圣彼得堡﹐这段旅途被称为是莫斯科人与列寧格勒人永恆的爱情旅途。因为在苏联时代﹐莫斯科﹑列寧格勒人住房紧张﹐许多恋人无法找到亲热的地点﹐因此乾脆坐一夜火车﹐既旅行又可以毫无顾及﹐苏联火车有二人一个车厢的﹐十分乾净﹑舒服。此外﹐俄罗斯人对性问题十分开放。只要不令人讨厌﹐男子追求女性一般容易得手﹐当然现在的莫斯科女性大有变化。所有国家的首都﹑第二大城市的女性都难搞﹐知道得太多﹗见识也多﹐切记﹗


圣彼得堡是俄海军的摇篮。平可夫酷爱苏联音乐﹐是柴可夫斯基的坚定崇拜者﹐每两年一次必然到圣彼得堡莫斯科酒店(Gastinitsa Maskwa)对面的柴可夫斯基陵墓参拜﹐随后当晚一定到Marinski歌剧院欣赏歌剧或者芭蕾舞。当时为了获取更多的外匯﹐Marinski歌剧院不像莫斯科大芭蕾舞剧院那样到了夏天就休场﹐而是每晚演出二场。距离柴可夫斯基陵墓驱车大约20分鐘﹐就是北方造船厂的大门。这裡也成为建设21世纪中国海军的最大贡献者。中国海军目前服役的4艘"现代"舰都在此建造。而由江南造船厂建造的2艘052B导弹驱逐舰也使用了大量的"现代"级导弹驱逐舰的子系统﹐这是为何中国进口"现代"舰的主要原因﹐因为只有这样﹐俄罗斯才会转让某些与"现代"舰有关的雷达﹑声纳技术。即使是目前还在生產之中的054A导弹护卫舰﹐也使用了相当数量的与"现代"舰相同的子系统仿製品。


第一次进入俄罗斯的造船厂对其庞大的规模印象深刻﹐简直就是一座小城市。但是也同时发现其十分陈旧的设备。就在工厂入口处﹐就发现了滞留的一艘"现代"舰﹐似乎被废弃。终於来到了"叶卡捷林堡"号现场﹐它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海军的136号舰﹐当时锈跡斑斑﹐已经可以辨认轮廓﹐参观是禁止照相的﹐而且说好参观的是工厂﹐而非"现代" 舰﹐而"亚力山大.涅乌斯基"号还无法辨认其外形﹐它们都因为缺乏资金一直滞留在船厂很多年。作者看到了巨大的"Slava"导弹巡洋舰正在维修。气势磅礡的身躯。


1997年11月21日﹐俄罗斯国际传真新闻社的报导﹐圣彼德堡的北方造船厂正式和俄罗斯最大的国家武器装备技术进出口总局(ROSVOOROUZHENIE)签定合同﹐将上述二艘原为俄罗斯海军建造的965A型"现代"级驱逐舰出售给中国。这一消息距离平可夫参观该厂不足2个月。我再度对自己动怒。"现代"与KILO636的进口﹐使中国海军再度回到了俄式装备的道路上。也提前形成了大舰的战斗力。2000年2月16日和2001年1月16日﹐两艘被苏联海军放弃的"现代"舰加入东海舰队。


英国詹氏防卫週刊刊登了平可夫发自莫斯科的报导﹐透露1月3日俄罗斯Rosoboronexport总裁 Sergei Chemezov和中国军队总装备部副部长Zhow Vai正式签署了进口第二批2艘956EM改良型驱逐舰的合同。北方设计局总设计师Vladimir Yukhnin在接受平可夫独家专访时透露这二艘现代改良型舰将装备全新的舰对舰导弹。2003年8月1日﹐詹氏防卫週刊平可夫发自莫斯科的报导首次披露最新服役的"现代"舰配备了射程为240公里的3M80MBE改良型舰对舰导弹。与此同时﹐中国获得了生產051C型"中华俄式神盾"导弹驱逐舰所必要的 RIF-M型舰对空导弹和俄式雷达系统。几乎主要的中国海军大型水面舰艇都得到了俄罗斯的技术帮助﹐并且命名有俄罗斯的代号。


由於第二批"现代"舰改动甚大﹐因此国际上还在协议签署之前就流传俄方没有能力製造第二批"现代"舰的说法。2001年10月﹐北方设计局总工程师 VladimirI.SPIRIDOPULO接受了平可夫的全球独家专访。他回答说第二批"现代"舰的技术性的谈判已经完全完成。目前剩下一些微不足道的问题﹐大概不超过五个﹐将在近期签署这一购买合同。结局自然是明瞭的。现在这两艘船已经交付中国海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