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二十六章 新闻发布

zjqian96 收藏 59 27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314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鬼子精心训练的特种兵渡江后一个星期便灰飞烟灭。陈际帆和参战的特种部队在欣喜之余也有些觉得侥幸,看来今后对于特种兵作战必须得好好再研究。

仗是打完了,参战部队陆续解散回到自己的防区,被迫撤离家园的百姓又重新开始他们的生活。可陈际帆还不能走,首先他必须亲自参加当地受害群众的安抚工作,他把临时办公地点设在无为,每天都要亲自过问当地政府对受害群众的补偿、安置等工作。

搞了两三天,直到这些工作全部上路后,陈际帆才率领“神鹰”特种部队带着牺牲队员的遗体离开。

在巢县近郊“神鹰”特种部队驻地,部队隆重举行了牺牲战士的追悼会。这已经成为特种部队乃至整个“神鹰”独立师各单位的惯例。但这一次不同,除了祭奠、悼词和动员外,多了一项内容。

就是“神鹰”独立师师长,特种部队的灵魂陈际帆中将在追悼会上很诚恳地当着大伙的面做了一番深刻检讨。师长喜欢作自我检讨这在全师是出了名的,特种部队官兵整肃地站在操场中间,静静地听着师长的发言。

陈际帆首先对7名战士的牺牲表示难过,他说这些战士牺牲在我方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根据地,最根本原因不是因为鬼子有多强悍,而是他这个带头的思想出了问题。首先是轻敌,部队经过两次震惊世界的特种作战,两次都取得了胜利,这让从他开始的全队上下都滋生了一种“老子天下第一”的自负。这次鬼子出动老特种兵,他这个当师长想当然地认为特种部队才是此次歼灭战的主角,忽视了与其他部队之间的紧密配合,也忽略了其余部队在战斗中不可替代的作用。

师长这样一说,底下忍不住开始交头接耳起来,师长怎么把黑锅给自己一个人背了?

身为队长的赵俊看到自己的队员在师长面前纪律散漫,赶紧上前大吼,“闭嘴!”

全场再一次安静下来。

陈际帆没有管这些,他接着说道:“鬼子的特种兵最后全军覆没,炮兵功不可没,这次战斗给我,给我们每个人都上了一堂课,在战斗中,一个人、一个小集体,无论他有多么强悍,都不是万能的。鬼子的特种兵只不过装备了和我们一样的轻武器,就给我们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要是鬼子装备再好一点、人数再多一点,我们怎么办?”

陈际帆这话可说到战士们心坎上了,大伙都是亲身参与这次作战行动的,体会很深,当然,要是不计伤亡的话,靠他们自己歼灭这帮鬼子绝对没问题,可是特种部队都要去血拼的话,还叫什么特种部队?师长他们当年在南京要是和鬼子血拼的话,杀伤个成百上千的还不是说来就来,可这样一来,恐怕连师长都……

陈际帆的总结还没完,他又接着讲道:“我心痛这几个战士的生命,并不是说我们特种部队队员的命要比其他部队的金贵,在我眼里,所有敢打日本鬼子的士兵的命都一样宝贵!只是你们训练这么久,消耗这么多资源、经费,不是让你们去做无谓牺牲的。今天我要好好和大家定位一下什么是特种部队?特种部队就是执行别的部队不好完成或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专门部队,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高人一等,如果部队在今后的作战行动能多和友邻部队配合,我相信,不光战斗力可以成倍提高,伤亡数字也会降下来。”

“还有,牺牲的其名战士虽说是其他部队选上来的精英,但在这里他们还是新兵,这说明,只有平时的训练上去了,战斗时生存的几率才会高,这一点相信大家都能理解,我不多说。我要说的是训练,除了传统的训练外,今后我们训练的方向要向多兵种合成作战方向训练,要加强步炮协同,将来还可能是步坦协同、空地协同;要加强与主力部队的密切配合,相辅相成,让战斗力成倍提高,这里我是有体会的,在南京袭击鬼子机场的那会儿,如果有我们的空军配合,给鬼子造成的损失将会大得惊人,真那样的话就不一个机场的问题了,而是对岸所有日军机场、兵站、桥梁甚至军舰。”

师长拿这个例子作比方太贴切了,这个战例已经成为特种部队的示范案例之一,训练时供大家讨论的,当时就有人提出如果有空军配合会怎样的话题。

“与训练一样,今后部队的作战行动应该成为大部队战役行动的一部分,我们的作用是在敌人最薄弱的捅上一刀,使敌人的指挥、通讯、运输、后勤保障受到致命打击,从而大幅度降低敌人的战斗力,让主力部队更快、更好地取得胜利。”

最后陈际帆说:“总之一句话,‘神鹰’的特种部队不仅能够独立地出色地完成任务,更能在以后的战役中融入到整个战场,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不管如何,请你们一定记住!你们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特种部队,你们是中国军人的楷模和骄傲!”

陈际帆一番话终于让沉默的操场沸腾起来,战士们压抑的心理顿时开朗起来,阵阵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就这番话你们也鼓掌,那接下来你们该怎么办呢?”

师长的语气又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场下的掌声停了下来。

“经过这一仗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每个人下去后都要认真总结。我的总结是,特种部队人数不是多了,而是少了!今后师部将在人员、装备和军饷待遇上向你们倾斜,大家说好不好?”陈际帆最后大声喊道。

这还有不好的,站在一旁的赵俊和文川浩互相看了一眼后带头激动地鼓起掌来。

陈际帆的总结是非常客观的,同时又激励了特种部队的斗志,为部队以后的建设指明了方向,可是他目前还不能将精力完全投入到这里。

回到师部后,他将自己在这次作战行动中的个人总结用书面的形式递交给了参谋长胡云峰,开始胡云峰楞了一下,旋即明白这是师长尊重参谋总部的权威,表示从他开始要服从总参谋部的决策,并在战斗结束后递交报告。

胡云峰看了总结以后,为师长这种敏锐的眼光感到吃惊,怨不得当初师长能够名扬全军,感情不光是战斗素质精良,就冲着这种态度,以后“神鹰”在师长带领下哪有不经常打胜仗的道理。

胡云峰征求师长同意后,把这份总结誊抄几份,一份参谋总部留存,一份交军政大学作为教案范例,一份下发到特种大队学习。

这些事完了后,胡云峰没有打搅陈际帆,等师长休息好了,他提出一个建议,召集所有在淮南、巢县、定远等地的中外记者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把歼灭鬼子特种部队的事情宣传出去,让鬼子再丢丢脸,也给其他战区的友邻部队树立信心。

“好啊,”陈际帆一拍大腿,“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好主意。让鬼子明白,特种兵这种高深的东西,不是他们这些倭寇能玩的,要玩老子就叫他死得难看!”

新闻发布会这种新鲜玩意儿,一般只有重庆政府和各战区长官才会有兴致。在“神鹰”独立师辖区的各媒体驻站记者居然也能赶上,这样的大事大家自然是乐此不疲的。记者们平时郁闷得很,因为“神鹰”独立师有非常严格的新闻管制制度,没有特批的证件,无论你是《中央日报》还是什么老外媒体都无权到军队采访,甚至非军队的单位,比如野战医院、军工厂和供销社都不一定能去。

记者们在巢县礼堂内认真地聆听陈际帆对这次战斗的叙述,生怕有一句落下。当陈际帆说到日军特种兵在无为境内种种禽兽行径时,现场一片嘘声。

陈际帆在这里特别强调:“我们认为,日本国的所谓军人,从上到下根本就是一群野蛮的野兽,不,叫他们野兽都是对野兽的侮辱,对于这样禽兽不如的敌人,我们的宗旨就是干净利落地消灭。我们绝不留俘虏,我们绝不接受任何日军部队投降,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这个观点记者们再不感到稀奇,因为之前在很多公开场合陈际帆已经重复过很多遍,世界上恐怕没有一个军队主官会当着中外媒体的面屠杀战俘,这个陈际帆不但说得到,而且做得出。

不过,大家还是非常关心最后的战局,“神鹰”有没有受到损失。

陈际帆接着说道:“日军246名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在我‘神鹰’独立师各部队的相互配合下,登岸不到一星期便告全军覆没,其指挥官身份已经确认,森田宪造中佐,曾经留学德国学习了两年的特种作战课程。在这里我要正告日本侵略者,多行不义必自毙!无论你们有什么阴谋诡计,在万众一心的中国人民面前都是注定要失败的。日军特种兵的很快覆灭证明,日本人对军事的理解只是世界三流部队水准,他们‘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疯狂举动只能成为世界各国的笑柄,我的话讲完了。”

陈际帆刚一说完,在场的中国记者率先鼓起了掌,旋即在礼堂内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外国记者们被这个个性十足充满魅力的中国将军折服,被他领导的‘神鹰’独立师不断取得胜利感到钦佩;而中国记者们拥有的是自豪,为自己的国家有这样一支威武之师感到骄傲。

掌声停下来后,按惯例是记者提问时间。

记者们首先感兴趣的是战斗过程,因为只有加上战斗过程,新闻稿的可读性才会大大增加。不过陈际帆以涉及军事机密为由轻描淡写的几句混过了关。

《泰晤士报》记者是一个女士,叫做雪莉.特纳,她问道:“将军,几年前您在媒体面前公开批评联合王国的首相张伯伦先生,而欧洲战局也正如您当初预料的那样,德国人横扫了欧洲。我想冒昧的问一句,您认为我们英国人能打赢这场战争吗?”

“这,应该去问温斯顿.丘吉尔先生。”陈际帆对特纳女士投以狡黠的一笑,现在陈际帆学乖了,不想再靠历史知识作弊,再说陈际帆对英国人没什么好感。不过陈际帆不忍心看这位女士失望,还是多了一句嘴:“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不屈的英国人,相信我,不,相信你们的首相先生。”

《华盛顿邮报》是最近才派驻记者来到“神鹰”驻地的,与其他记者一样,他们一方面希望在这支神奇军队身上挖掘更多的新闻,另一方面,作为美国的主流媒体,理所当然应该在这个节骨眼上关注中国战事,尤其是关注曾经大胆预测日美必有一战的这位年轻将军。

《华盛顿邮报》记者又一次问到日美发生战争的可能性的时候,陈际帆这回不想再回答了。他说:“记者先生,这个问题我已经说过多次,不过没有人采纳,相信到时候会见分晓的。”

老外记者踊跃提问,国内记者自然也不甘示弱,面对同胞,陈际帆的耐心好很多,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当记者们有一次问起抗日战争是否能取得最后胜利的时候,陈际帆忍不住了,他站起身来大声向全场记者说道:“在南京沦陷时,有人问过这个问题,在武汉陷落时,全世界都认为我们要输了,但是我们到现在还在和日本人作战!倒是日本人,已经被拖进了中国人民战争的泥潭,国内经济面临崩溃,兵员枯竭,资源匮乏,由于中国军队在各个战场上的顽强抵抗,日军‘以战养战’的方针全面破产,相信要不了五年,日本人就会投降,是无条件投降!”

下面没有出声,这位将军说的话有的的确是应验了,但更多话听起来像是信口开河,记者们虽然没有掌声,但还是提笔刷刷记着。

陈际帆一看,那就再爆点料,“中国之所以能抵抗到现在,首先归功于蒋委员长的骨头硬,他是中国抗战的领袖,是指路明灯,”陈际帆说道这里心里有点别扭,没办法,为了得到蒋委员长的好感,为了日后扩编部队,只好如此,再说他说的也是实话,“日本这架疯狂的战争机器一旦开动,不见棺材是不掉泪的,在中国战场上的胶着,让日本人不得不铤而走险。我猜,日本联合舰队正在厉兵秣马,准备随时开战,如果我是日本海军司令官的话,选择冬天袭击太平洋舰队驻地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此话一出,全场立刻炸了锅。这位陈师长是不是被胜利冲昏头了,还搞得跟真的似的,这个玩笑开大了。但是陈际帆的“玩笑”似乎还没完,只听得这个狂得有些收不住的师长继续他的“假设”:“成功摧毁太平洋舰队主力后,联合舰队会一举在太平洋、南中国海将美英军舰逐一送到海里喂鱼。夺取制海权后,如果我是日本指挥官,将会同时派遣陆军在东南亚登陆,一举占领东南亚和太平洋诸岛,顺利的话,兵锋直指澳大利亚是完全可能的。真到那个时候,小日本的大东亚共荣圈看起来就有些样子了。”

在座的记者面面相觑,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一位抗日将领说出来,他们真的怀疑这就是日军高官在大放厥词。不过,无论他说的是真是假,总算是一个大新闻。个别冷静点的记者除了如实记录陈际帆的言论外,还在揣测这位名震天下的将军的意图。是不是他们获悉了日军的一些情报,想提醒还是故意放出风声激化美日矛盾,以便处在困境中的中国政府从中渔利。

不过,也有一些人并不认为陈际帆实在胡说,因为他的这种“臆想”从军事上讲是完全成立的,而且一旦日军真的这样做,英国、荷兰、美国在东南亚在势力将会荡然无存,日本海军称霸太平洋并不是猜想。

新闻发布会高潮一波又一波,记者们到后来都不知道这位年轻将军嘴里还有什么惊世骇俗之言。发布会结束后,各报记者以最快的速度将新闻发出去。

日本人这回真的惨了,因为日军的无能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笑柄,上到政治家,下到平民百姓,提起愚蠢的日本人简直是嗤之以鼻。这种现象还直接影响了各国日本侨民的声誉,一夜之间,日本人就成了愚蠢的代名词。被人家的特种兵炸机场、毁医院,高级司令官被人家冲进司令部开枪击毙,抓不到人也就罢了,居然还自作聪明地派出所谓的特种兵去报复,结果寸功未见却全军覆没。

南京的大将在第二天就看到了报纸,虽然他早已得知帝国特种部队精英全部玉碎,但是这些支那人居然在报纸上公开羞辱帝国陆军,怒不可遏的畑俊六抓起电话找到板垣,在电话里把板垣臭骂了一顿。

老蒋在自己的官邸里有滋有味地看着报纸,陈际帆对他的评价和尊重让他极为受用,但真正让他开怀大笑的是日本人拾人牙慧,却被打得体无完肤,变成笑柄。不仅如此,老蒋忽然发现这个从未见面的不大听话的下属有些地方和他很有共同话题,报纸上他的信口开河,明眼一看就知道这是蓄意挑起日美矛盾,早一天把美国人拉下水。而这正是陷入困境的老蒋最需要的

不过,老蒋好歹是一国领袖,是身处战争漩涡的政治家,对陈际帆所谓的“信口开河”他并不认为仅仅是笑谈,相反老蒋感觉这里面大有文章。他把军统戴笠找来,督促戴笠抓紧“黑室”密码的破译工作。

过了几天,新闻在日本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大将怒不可遏,指责情报部门泄露了军事机密。陆军、海军、内阁一时间阴云笼罩,人人自危,生怕惹上泄密的嫌疑。

一向高傲的英国人不置可否,全当笑料。不过美国人中的有识之士还是在暗中担忧,政府方面虽然没有任何表示,但是在谈判桌上开始提高筹码,向日方施加压力。

新闻发布会引起的种种风波,陈际帆没空去管,他要考虑的,是几万部队下一步的行动方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