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狼 正文 第十章

铁血姑娘 收藏 2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63.html[/size][/URL] 第十章   第二天,下午两点多钟就回到营地。太阳正好给亘古的雪原涂了一层灿灿的金辉,还有远处的可可西里山、昆仑山,越发显得雄浑和苍凉。我指点仁丹才旺和王勇刚练了一阵摔跤,他们长进很大。尤其仁丹才旺,本身就有力气加上懂得了摔跤的技巧,王勇刚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练过一阵后,我们又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63.html


第十章 第二天,下午两点多钟就回到营地。太阳正好给亘古的雪原涂了一层灿灿的金辉,还有远处的可可西里山、昆仑山,越发显得雄浑和苍凉。我指点仁丹才旺和王勇刚练了一阵摔跤,他们长进很大。尤其仁丹才旺,本身就有力气加上懂得了摔跤的技巧,王勇刚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练过一阵后,我们又呆呆地望着远方,似乎在想什么,其实什么也没想。 猛然,我们发现一群土黄色的动物从远方奔过来,足足有三四百只。它们跑到我们跟前时,兀然停住了脚步,昂起头睇视着我们,是一群黄羊。一只半米来长的小黄羊,还跑到我们跟前,脑袋几乎挨着我们的膝盖。这只小黄羊漂亮极了,土黄色的皮毛油润发亮,四肢修长,小巧玲珑的脑袋,耳朵灵巧地一动一动。尤其那双眼睛,明亮得像镶嵌的黑宝石。它试探着用舌头舔了一下我的绿色裤子,又抬起头望着我。 “真漂亮!”李石柱轻轻地走过来,用手摸了一下小黄羊的脑袋。 小黄羊向后退了几步,警惕地觑视着我们,越发令人怜爱。 “无人区的黄羊怎么不怕人?”李石柱问。 “人类从来没有进入过无人区,无人区的黄羊也从来没有见过人,它们的天敌中就没有人,所以它们见了人就不害怕。”石技术员说。 “草地盖了这么厚的冰雪,黄羊会不会饿死?”李石柱又问。 “冬天是动物最残酷的季节,由于找不到食物,会大批地死亡。就是能找到一点食物,老弱病残者也抵御不住寒冷、饥饿、伤病和天敌的袭击,熬不到春天。”仁丹才旺声音很低沉。 我们再看散落在雪地上的黄羊,俊美优雅的屁股上竖着一块白斑,那是尾巴。它们都低着头,在积雪较薄的地方啃噬已经干枯的野草,根本不顾忌我们的存在。 “这只小黄羊会不会寻找不到食物饿死呢?”李石柱问。 “很难说。”石技术员答。 “我们要想办法,不让它饿死!”

“我们能想出什么办法,冰天雪地,所有的草滩全被冻雪覆盖啦。” “我们每天给它喂东西,它就不会饿死了。” “它们只吃草,我们哪有草喂它?”

“我们还拉了一些白菜、萝卜……”

“蔬菜从西宁运到这里比金子都贵,我们每天只能吃一片白菜叶子,喂了黄羊我们吃什么?长期不吃蔬菜会生许多病,指导员不会同意拿蔬菜喂黄羊。”

“我去给炊事员说,我每天少吃一份蔬菜,把我的那份蔬菜给黄羊吃。”李石柱跑到炊事班的帐房,一会儿工夫,真的拿了一片白菜帮子,欢喜得脸上像开了牡丹花。 “咩咩咩……”李石柱亲切地叫着,伸着拿白菜帮子的手慢慢向前走。 小黄羊在白菜帮子的诱惑下,也慢慢向李石柱走过去,走到李石柱跟前,嘴巴朝上一抬就咬住了白菜帮子,几口就咽下肚里。而后,又昂起脑袋,乞求地望着李石柱,越发令人怜爱。 李石柱抚摸着小黄羊的脑袋,无奈地说:“没有啦,真对不起。明天我再到炊事班要。”

小黄羊像是听懂了李石柱的话,又伸出舌头在他手掌上舔起来。 仁丹才旺把小黄羊看了一阵,目光里也盈满慈爱,猛然想起什么,转身向我们住宿的帐房跑去,从帐房出来又跑到伙房,手里抓着什么。他跑到小黄羊跟前,让小黄羊在他手掌上舔。小黄羊试探着舔了一下,立即贪婪地舔起来,舔了好大工夫还在舔,连他手掌上的污垢都舔得干干净净。 “才旺,你给小黄羊喂的什么?”李石柱问。 “盐巴。”

“黄羊也吃盐巴?” “黄羊和人一样也需要吃盐巴,它们为了补充身上的盐分,要奔跑好多路程去咸水湖吃盐。冬天没有草吃,它们在去吃盐的途中要死去好多……”

小黄羊抬起脑袋感激地睇视着仁丹才旺。那神态,很像吃饱了肚子的婴儿瞅视母亲。 仁丹才旺搂抱着小黄羊,手在小黄羊的脑袋上抚摸着,说:“小宝贝,佛爷会保佑你长大,儿女成群、子孙兴旺。”

小黄羊也乖巧地朝他怀里偎,还细声细气地叫。仁丹才旺蹲下身子,从皮袍里取出一只银锁,有饺子大小,银锁上系着一根皮绳,他把银锁绑在小黄羊的脖子上。 “才旺,这是什么锁?”王勇刚问。 “长命锁,我母亲传给我的,朵玛小时候一直戴着。这次她去玉树州读书,怕人家笑话,就摘下来给我了。”

“它是银子的?”王勇刚又问。 “是银子,是最好的银匠做的。”仁丹才旺用手托着银锁给我们看,造型像个棱角,非常精致漂亮。 “才旺,银子很值钱?”王勇刚又问。 “这银锁是传统的工艺品,反映了藏族文化的特征,已经不能用银子的价值计算了。对于藏族同胞来说,除了牛羊,一件传世的宝物几乎相当于他们的全部财产。”石技术员进一步给王勇刚解释。 “才旺,把这么宝贝的东西给小黄羊戴,多可惜,能值好多钱哩!”王勇刚要解下小黄羊脖颈上的银锁。 “这是佛爷的黄羊,我把银锁给黄羊戴上,也就是献给了佛爷,佛爷会保佑我们平安地完成任务。”仁丹才旺挡住王勇刚。 “这是只母黄羊,黄羊的公母和俺家乡的山羊一样,能看出来。”我摸了一下小黄羊,小黄羊又立即乖顺地用脑袋朝我身上蹭。 “这黄羊通人性,真乖,咱们给它起个名字咋样?”李石柱爱抚着黄羊的脑袋说。 “黄羊就是黄羊,再温顺的黄羊也是畜牲,起啥名字?你现在给它喂了白菜,它跟你亲热,明天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王勇刚不以为然地说。 “李石柱说得对,这只小黄羊是咱们进入无人区交的第一个朋友,起名字也不费大力气,咱们也好叫它。”我也有喜欢小动物的嗜好,参军以前我养了不少兔子、白鸽,还喂了一只小山羊。 “石技术员学问好,石技术员给小黄羊起名字。”李石柱得到我的支持,兴趣更大了。 “石技术员,你开动一下思想机器。”我也附和李石柱的意见。 “真是吃饱撑的,给黄羊起狗屁名字!”王勇刚说着就钻进帐房,他没事的时候喜欢睡觉。 石技术员想了一会儿,说:“叫喀秋莎吧!”

“喀秋莎是什么意思?”李石柱问。 “喀秋莎是苏联最漂亮姑娘的姓名。苏联有首民歌叫《喀秋莎》,我经常吹的那支曲子就是。”

“指导员会不会批评我们搞修正主义那一套,喀秋莎是苏联的东西。”我说。 “杜班长,《喀秋莎》是苏联卫国战争时期最著名的歌曲。苏联近卫军战士常常是高唱着《喀秋莎》冲锋陷阵。苏联近卫军战士把他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明的火箭炮命名为喀秋莎,喀秋莎是属于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再说,小黄羊也不是美帝苏修……”

“好,听石技术员的,它就叫喀秋莎了。”我一表态,李石柱也跟着表态。 “为了纪念这只小黄羊有了名字,我吹一支《喀秋莎》给它听。”石技术员从裤袋里摸出口琴,用手绢在上边擦了,又用舌头把嘴唇舔了几下,就噙在嘴里吹奏起来。 青藏高原气候干燥,平常嘴唇上都裂有很多口子,稍一活动就往外渗血。石技术员每次吹口琴时,口琴上都留有血迹。我们喜欢听他吹口琴,又不忍心他吹口琴。 “石技术员,你嘴唇又破啦!”李石柱想阻挡石技术员。 “这只小黄羊是可可西里数以万计的动物中第一只被我们命名的,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应该庆贺。”

优美旋律的口琴声在小黄羊身边响起。从没有听过如此美妙音乐的小黄羊昂着头,两只眼睛水波闪闪,专注地盯着石技术员,偶尔摆动一下脑袋,仿佛在向我们发问:“这是什么声音,怎么这么好听。你们人类怎么这么聪明,能创造发明出这么好的东西,认识你们人类我真高兴。”

石技术员吹了十几分钟,血就把口琴糊了一层。他嘴唇上的口子裂得太厉害了,也无法再吹了,就用手绢把口琴又包起来。遥望着不远处的雪巅,用男低音吟唱起来: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河上漂着柔曼的轻纱, 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

他的音色很浑厚、很圆润、有很强的震撼力。我们也随着他的歌声,半生不熟地吼唱起来。这是我们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学会的第一支歌。此时,我突然有了奇特的感觉,唱歌多好,发自内心的、真挚的歌声实际上是世上最受用的事情。 唱完了,小黄羊还仰着头望着我们,希望我们再唱给它听。我们就一支连着一支地唱,《东方红》、《解放军进行曲》、《二小放牛郎》、《在北京的金山上》、《逛新城》……我们把所有会唱的歌全唱了一遍。已经累得身体发软、嘴角有了白沫。 “才旺,你也给喀秋莎唱一首歌吧。”李石柱求仁丹才旺。 “我用藏语给喀秋莎唱一支祝福歌,祝福喀秋莎一辈子吉祥如意,逢凶化吉,永远得到佛爷的保护。”说完,仁丹才旺就高唱起来。 苍穹很高,白云朵朵,雪原广阔,冰山巍峨,仁丹才旺的歌声弥漫在可可西里的雪原上,在空旷的天地间回荡,非常雄壮浑厚。 小黄羊兴奋极了,它先是凝视着我们,全神贯注地聆听我们的歌声。随之,它就不再安分了,围着我们欢蹦乱跳起来,像个顽皮的孩子。一直到天色晚了,夜的漆黑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附近觅草的一只黄羊“咩咩”地叫了几声,喀秋莎才止住兴奋,痴痴地望着我们,转过身子朝黄羊群跑去。刚跑了十几步,又调过头,深情地望着我们。许久,才转过身子,追赶黄羊群去了。 我们望着喀秋莎和黄羊群竖起的白尾巴,消失在刚刚降临的暮霭之中,许久许久。 开晚饭的哨音响了。元月份的可可西里,下午六点已经到了初夜时分。我们迅速跑到伙房门口,列队整齐,高唱一支毛主席的语录歌后,就到雪地上取自己的碗筷。冬天的可可西里无人区,漫天漫地的冻雪,就是有风,刮起的也不是黄沙飞尘,而是多年的冻雪,非常干净。我们吃过饭后,就把碗筷整齐地摆放在雪地上,下次吃饭时直接使用,一点都不脏。在无人区就餐,主食不限量尽管吃,副食由炊事员掌勺每人一份。由于无人区没有蔬菜,炊事员分菜时格外认真,肉罐头一类的东西,炊事员格外大方。在可可西里执行任务的伙食补贴很高,怎么吃都不会超支。李石柱只打了一份红烧肉罐头就躲到一边吃起来,他把自己那份蔬菜给了喀秋莎。 “李石柱,为什么不吃蔬菜?”雷指导员站在李石柱面前。 “我,我……”李石柱急忙站起来,支吾半天没有讲出什么,脸上有了畏惧的神色。 “是不是把你那份蔬菜喂了黄羊?”

“是的。”

“李石柱同志,你是革命军人,应该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体垮了怎么完成上级布置的任务……”雷指导员说完,把自己碗里的蔬菜倒进李石柱碗里。 李石柱刚要说什么,雷指导员说:“不要说啦,抓紧时间吃饭,饭都凉啦。”

王勇刚吃完自己碗里的那份蔬菜,蹭到炊事员跟前指着盆里的菜汁说:“这菜汤不喝也是倒了,不如让我喝了。” 炊事员就把盆里的菜汁全倒在他碗里,刚好盛满一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