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南北朝”子虚乌有 斯大林从未阻止中共过江

huidshfuidhf 收藏 0 884
导读:本文摘自《中苏关系重大事件述实》 作者:何明 罗锋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斯大林再次建议国共和谈,难道他真想劝阻解放军过江 此时的中国共产党,不再像十几年前那样唯莫斯科的命令是从。对于斯大林的“不许革命”,毛泽东当然“置之不理”。打了三年多的仗,取得了革命的胜利。用毛泽东的话说,“中国的革命是违背斯大林的意志而取得胜利的”。 1948年12月30日,新华社发表了毛泽东起草的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毛泽东指出,人民解放战争在1948年7月至12月发生了根本变化。东北的敌人已经完全消灭,华北

本文摘自《中苏关系重大事件述实》 作者:何明 罗锋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斯大林再次建议国共和谈,难道他真想劝阻解放军过江


此时的中国共产党,不再像十几年前那样唯莫斯科的命令是从。对于斯大林的“不许革命”,毛泽东当然“置之不理”。打了三年多的仗,取得了革命的胜利。用毛泽东的话说,“中国的革命是违背斯大林的意志而取得胜利的”。


1948年12月30日,新华社发表了毛泽东起草的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毛泽东指出,人民解放战争在1948年7月至12月发生了根本变化。东北的敌人已经完全消灭,华北的敌人即将完全消灭,华东和中原的敌人只剩下少数。国民党的主力在长江以北被消灭的结果,大大地便利了人民解放军今后渡江南进解放全中国的作战。同军事战线上的胜利同时,中国人民在政治战线上和经济战线上也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因为这样,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的胜利,现在在全世界的舆论界,包括一切帝国主义的报纸,都完全没有争论了。


但是,毛泽东也料到,国民党是不会自行消灭的。“中国反动派和美国侵略者现在一方面正在利用现存的国民党政府来进行‘和平’阴谋”,企图在革命阵营内部组织反对派,极力使革命就此止步。


所以,毛泽东提出,现在摆在中国人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面前的问题,是将革命进行到底呢,还是使革命半途而废呢?如果要使革命进行到底,“那就是用革命的方法,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


毛泽东还提醒说,现在中国的敌人忽然竭力装作无害而且可怜的样子。这就是国民党内部有人开始大谈“光荣的和平”,而且美国官方人士也在热心于中国的“和平”。毛泽东明确表示,“中国人民绝不怜惜蛇一样的恶人”。他宣布: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1948年更加伟大的胜利。


1949年元旦,蒋介石发表求和声明。宣称:“只要和议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而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只要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军队有确实的保障,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目前最低生活水准,则我个人更无复他求。”“只要和平果能实现,则个人的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惟国民的公意是从。”


1月4日,毛泽东为新华社起草了《评战犯求和》的评论。他在评论中说,人们不要以为战犯求和未免滑稽,也不要以为这样的求和声明实在可恶。须知由第一号战犯国民党匪首出面求和,并且发表这样的声明,对于中国人民认识国民党匪帮和美国帝国主义的阴谋计划,有一种显然的利益。中国人民可以由此知道:原来现在喧嚷着的所谓“和平”,就是蒋介石这一伙杀人凶犯及其美国主子所迫切地需要的东西。


可是,毛泽东没有料到,正当他全力以赴地领导中国革命胜利前进之际,1949年1月10日,斯大林给他发来一封电报说:南京政府照会苏、美、英等国政府调停中国内战,“我们打算这样答复:苏联政府过去、现在都是赞成中国停止内战和实现和平的。但是在同意进行调停之前,它想知道另一方即中国共产党一方是否同意接受苏联的调停。因此,苏联政府想使另一方即中国共产党一方也被告知中国政府的这一和平举措,并征得另一方对苏联进行调停的同意。”斯大林在电报中让毛泽东大体这样答复国民党:中国共产党一向赞成中国和平,但是,由于挑起中国内战的不是中国共产党,而是南京政府,因此南京政府应对战争后果承担责任。中国共产党赞成同国民党进行谈判,但“不能让那些发动中国内战的战犯参加,中国共产党赞成在没有任何外国调停人参加的情况下同国民党进行直接谈判”。


斯大林这封电报又使毛泽东感到不悦。此时,不只是东北,就连华北乃至整个黄河流域都将落入共产党的手中,眼看蒋介石就要兵败大陆。可是,四年前的一幕又重演了,斯大林的电报无疑再度勾起了毛泽东的往事。毛泽东由此怀疑,斯大林是否有意在中国搞“南北朝”,让国共两党划江而治。如同前一封电报一样,毛泽东后来多次提到这件事。他说:“有些外国朋友对我们的胜利半信半疑。他们试图说服我们,停止在这里,把长江作为与蒋的分界线,建立‘南北朝’。”甚至到了1957年,毛泽东对此事仍刻骨铭心。他说:1949年,我们眼看就要过长江的时候,还有人阻止,他说,千万不能过长江,过了,就会引起美国出兵,中国就可能出现南北朝。我们没有听他们的,我们过了长江,美国并没有出兵,中国也没有出现南北朝。如果我们听了他的话,中国倒真可能出现南北朝。后来我会见了阻止我们过江的人,他的第一句话就说:“胜利者是不应该受责备的。”


另外,周恩来也说起过“南北朝”的事情。1955年1月,周恩来对即将赴莫斯科任驻苏大使的刘晓说,当时军事、政治形势都很好,我们准备南下过长江,解放全中国。苏联对此有看法,要求我们停止内战,实际上是搞“南北朝”,两个中国。


斯大林到底有没有在中国搞“南北朝”的想法?师哲回忆说,“南北朝”的提出是在1949年4月间,我们已进入北京一个多月以后,国民党政府的谈判代表在北京谈判时,才提出所谓建立“南北朝”的问题。“有人说,斯大林让我们搞‘南北朝’。这是没有根据的说法,苏联人,包括斯大林,有几个人懂得‘南北朝’这个词?既然他们连这个词都不懂,怎么会提出搞‘南北朝’呢?”①看来,师哲明确否认了斯大林有搞“南北朝”的想法。


从20多天后米高扬同毛泽东的谈话中也可以看出,斯大林并没有劝阻解放军过江。米高扬问毛泽东,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夺取南京、上海?毛泽东回答说,现在不忙于这个。他还说,还需要一两年时间我们才能够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完全占领中国。毛泽东甚至避免夺取大城市,而是极力占领农村地区。因为中国共产党没有干部。在干部培养出来时,我们就要占领南京和上海。


米高扬显然不赞成毛泽东的想法。因为苏共中央和莫斯科的看法是,中国共产党占领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越快越好,干部是在斗争过程中成长起来的。米高扬劝说毛泽东,不要拖延建立革命政府一事,应该在占领南京、上海之后立即宣布建立新的革命政府。


实际上,从斯大林同毛泽东来往的电报中也可以看出,斯大林并没有提出搞“南北朝”的建议。在1月10日的电报发出之后的第二天,斯大林又发了一封补充电报解释说:在前一封电报里,“我们提出的你们对国民党建议的答复草案,旨在破坏和平谈判。很清楚,国民党在没有外国、特别是没有美国进行调停的情况下,是决不会进行和平谈判的。同样清楚的是,国民党在没有蒋介石及其他战犯参加的情况下,也是绝不愿意进行谈判的”。因此,斯大林估计,国民党将拒绝在这样的条件下进行和谈。其结果将是,中国共产党是同意和谈的,因此“就不能够指责它愿意把内战继续下去”。在这种情况下,“国民党就将成为破坏和谈的罪人”。这样一来,“国民党和美国所玩弄的和平花招就将被戳穿,而你们就可以把必将获得胜利的解放战争继续进行下去。”①


1月12日,毛泽东致电斯大林。他认为,美国、英国和法国,尤其是美国,虽然极其希望参加中国停战的调停工作,从而达到保存国民党政权的目的。但是,这三个国家,尤其是美国,在中国人民中已经丧失了威信。与此同时,人民解放军在全国的胜利和国民党政权的灭亡已是人们有目共睹的事实了。在此情况下,这三个国家是否还愿意继续站在帮助南京政府一边从而继续得罪人民解放军,“这似乎也成为问题了”。所以,毛泽东不同意莫斯科的建议。他告诉斯大林,如果苏联在对南京政府的复照中“采取您在1月10日来电中所表述的立场”,那么,这必将使美国、英国和法国认为参加调停是应该的,这就势必“使国民党获得诬蔑我们为好战分子的口实。而对国民党不满、希望人民解放军很快获得胜利的广大人民群众则将感到大失所望”。


在毛泽东看来,如果苏联能够从国际关系利益出发,在复照中采取中共中央提出的立场并能采纳中共的建议,“那是会非常符合我们的愿望的”。如果斯大林这样做的话,那将是对中国共产党的巨大帮助。毛泽东表示,对于能否允许南京政府人士,包括战犯在内,同中国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的问题,“还需再加考虑”。毛泽东直言不讳地告诉莫斯科:中共中央倾向于采取这样一种立场:为了使中国人民更快地获得真正的和平,要求南京政府无条件投降。因为这场战争是南京政府发动的,它对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它已失去了全国人民的信任。所以,为了最快地结束战争、实现和平,南京政府应当把政权交给人民,“它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再继续存在下去”。毛泽东向莫斯科表明:如果现在就同张治中、邵力子等人进行和平谈判,并以这些人的名义同共产党一道建立起一个联合政府,那么,这对美国政府来说,正是投其所好。而这样做,“必将给中国人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人民解放军各部队、乃至中国共产党内部,造成很大的混乱,必将给我们现在所坚持的完全正义的立场造成巨大的损害”。


毛泽东在电报中还说,从1947年7月起,中国共产党就谨慎地和长期地注视着“谈判的欺骗性”。只要国民党在军事上遭到失败,“美国政府和国民党政府就必然要诉诸谈判”,而且我们还注意到,“这种骗局对中国人民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鉴于这种骗局“将给人民产生很大的影响”,中国共产党只得在政治上再次采取一种迂回手段,即“不得不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毛泽东称,中国共产党为自己留了很多的回旋余地,“以便看一看中国人民和国际舆论对国民党的和谈骗局作出什么样的反应”。但是,毛泽东认为,现在“应当理直气壮地拒绝国民党的和谈骗局,因为现在中国的阶级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国际舆论也对南京政府不利,人民解放军今年夏季就能够渡过长江,进攻南京”。①


1月14日,斯大林回电毛泽东。他承认,南京政府和美国的和谈建议“无疑是其玩弄欺骗政策的一种表现”。斯大林在电报中提出:一方面,南京政府事实上并不想同共产党言和,因为“同共产党言和就意味着国民党放弃消灭共产党及其军队的基本政策”,而这种放弃将会导致国民党领导人在政治上的死亡和国民党军队的彻底瓦解。另一方面,国民党也清楚,共产党是绝不会同国民党言和的,因为“共产党也不可能放弃其消灭国民党及其军队的基本政策”。那么,南京政府到底想要什么呢?据斯大林判断,国民党想要的并不是同共产党谋和,而是“同共产党休战即暂时停止军事行动”,以便利用休战作为喘息时机,对国民党军队加以整顿,加固长江南岸的防线,从美国运来武器装备,积蓄力量,然后就撕毁停战协议,向人民解放军发起进攻,并把破坏谈判的责任归咎于共产党。斯大林认为,这就是南京政府和美国目前所推行的欺骗政策的基本内容。


那么,如何对待南京政府和美国玩弄的这种花招?斯大林提出两种办法。一种是公开地、毫不掩地拒绝南京政府的和谈建议,从而宣布必须把国内战争进行下去。但是,这意味着“把和平旗帜这一如此重要的武器交到了国民党人手中”。而另一种答复是:(1)承认实现中国和平是合乎愿望的;(2)双方应在没有外国调停人参加的情况下进行谈判,因为中国是一个独立国家,不需要外国调停人;(3)谈判是在共产党同作为一个政党的国民党之间进行,而不是同南京政府进行谈判,因为南京政府是挑起内战的罪魁祸首,因此它已失去了人民的信任;(4)一旦双方就中国的和平问题和领导权问题达成协议,军事行动就应立即停止。斯大林之所以提出这些条件,因为在他看来,国民党是不可能接受的。但是,如果国民党不接受这些条件,人民就会明白,“主张把内战继续打下去的罪魁祸首是国民党而不是共产党”。在这种情况下,“和平这面旗帜就落在了共产党的手里”。斯大林强调,这一局面是特别重要的,因为中国现在有很多人对内战感到厌倦,他们愿意支持那些主张实现和平的人。①


最终,毛泽东还是采纳了斯大林的建议。在接到斯大林来电的当天,毛泽东发表了《关于时局的声明》,明确表示:人民渴望和平,但不赞成战争罪犯们的所谓和平,不赞成他们的反动条件。在此种民意基础之上,中国共产党声明:虽然中国人民解放军具有充足的力量和充足的理由,确有把握,在不要很久的时间之内,全部地消灭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残余军事力量;但是,为了迅速结束战争,实现真正的和平,减少人民的痛苦,中国共产党愿意和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他任何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军事集团,在下列条件的基础之上进行和平谈判:(一)惩办战争罪犯;(二)废除伪宪法;(三)废除伪法统;(四)依据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反动军队;(五)没收官僚资本;(六)改革土地制度;(七)废除卖国条约;(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接收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力。这八项条件是针对蒋介石在1月1日和谈建议中所提的五项条件而提出来的。中国共产党认为,上述各项条件反映了全国人民的公意,“只有在上述各项条件之下所建立的和平,才是真正的民主的和平。”


可以看出,毛泽东的这份《声明》基本上体现了莫斯科的精神。当天,毛泽东电告斯大林,在基本精神上,“我们同你们完全一致”。毛泽东认为,中共中央公布的八项条件,表明中国共产党同意与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1月15日,斯大林致电毛泽东,高兴地说:“我们之间在南京政府提出的和谈建议问题上观点已趋于一致,中国共产党已开始发动了‘和平’运动。”


在此情况下,1月17日,苏联外交部副部长维辛斯基会见了国民党政府驻苏大使傅秉常,向他转交了苏联政府的复函。在复函中,莫斯科表示,苏联政府一贯遵守不干涉别国内部事务的原则。因此,苏联充当调停工作是不合适的。莫斯科的复函还说,恢复中国作为一个民主的和爱好和平的国家的统一,这是中国人民自己的事,这种统一只能在没有外国干涉的情况下,通过中国内部的力量,即通过有关双方的直接谈判来达到。


4月1日,国共两党在北平举行和平谈判。中共代表团表示,无论和谈成功与否,解放军都必须过江,“长江在历史上也从来没有阻止过中国的统一”。但是,4月20日,南京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4月21日,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4月23日,南京解放。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