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1.html


陈天元与石井被推进了双塔山的分赃大厅。张大疤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两眼直直地盯着面前的两个人,一言不发。陈天元感觉到了这个人的可怕,他就如一只狩猎的疯狗一般,随时都会撕掉人身上的一块肉。五分钟过去了,张大疤依然是直直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半字未吐。大厅里的空气早已凝固。陈天元从张大疤的眼里看到了贪婪与凶残,他觉得这是自己遇到的最难琢磨的人。十分钟过去了,陈天元与石井早已在张大疤无比凶残的眼神中低下了头。

“《天书弈指》在哪?我只问一遍!”张大疤终于开口说话了。陈天元像如释重负一般,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对方终于说话了。

石井次郎顿时一惊,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山野毛贼竟然知道日本围棋世家本因坊的独门密传,而且还知道这本书就在自己身上,这是些什么人呢?又是谁将这绝密的消息告诉他们的呢?难道是他?想到这里,石井次郎突然懊恼万分。石井次郎此时已经猜出,向这些马匪泄密的人只能有一个人,那便是他的师兄田中,因为就是在日本也很少有人知道这本书,更何况在中国。五年前第二十一世本因坊秀哉摆下了一台内部棋擂,获胜者将有望成为第二十二世本因坊。秀哉得意的弟子板垣征四郎也乔本龙一都服役于日军军部,并已被派到了中国,所以不能参加比赛,故此夺魁的热点便集中在田中与石井的身上。田中在比赛前曾找到石井次郎,一再表示自己无意与他争夺第一,此战将让与石井次郎,但请石井让他输得体面些。石井深受感动,同时答应了田中的请求。第二比赛时,为了顾全田中的面子,石井从开局便手下留情。没想到田中言而无信,利用石井的轻敌,痛下杀手,连赢石井四盘,最后获得比赛的胜利。但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事后秀哉竟然把《天书弈指》传给了石井。田中曾因此事大为恼火,但也只能暗气暗憋。此次石井带着师傅的命令来中国光大日本棋道,临行前秀哉曾警告石井要小心田中。石井虽然加着十二分的小心,但他万万没想到田中竟然卑鄙到这种程度。想到这里,石井次郎冷冷地说:“书在我师兄板垣征四郎手里!你是怎么知道这本书的?”

“掌嘴!”张大疤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话音刚落,两个匪兵冲了过来,不容分说便是一顿疯狂的嘴巴。石井次郎的脸顿时变成了破脸盆,嘴角鼻腔鲜血直流。陈天元此时才想起自己与石井下的那盘“金井劫”。他已经完全相信胡三清所说的话。他觉得这只是事情的开始,一定还有更大的事情要发生。看来自己和石井谁也没逃过这场劫难。

张大疤看了看一旁的陈天元,冷冷地问:“你是干什么的?”

陈天元习惯性地给张大疤相了一面,断定这个家伙是个凶悍暴力,狡诈多端之徒,是最难对付的一种人。陈天元听到问话,赶紧上进一步,恭敬地说“感谢大掌柜的不杀之恩,我是个要饭花子。”

“我什么时候说不杀你们?”张大疤的话冷得让人肉麻。陈天元的心里一惊。这时只见张大疤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从墙上摘下了一把大个的鬼头刀,大笑道:“既然今天碰到你们两个该死鬼,我就和你们做一笔交易:我与你们各下一局,谁如果能赢了我,我就放他离开。如果谁要是输了!”张大疤突然将鬼头刀一抡,只听得咔嚓一声,一个桌角已经被硬生生地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