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1.html


第二天一早,哈尔滨正阳大街上一片慌乱,人们都惊惶地围在祥泰当铺门前,倪志仁正带着人收集着一切可疑的证物。

“祥泰当铺老板被杀,九龙铜鼎不翼而飞”,当马景阳不经意间在报纸上看到这则消息时,不禁惊得目瞪口呆!因为他正要和日本人商量拿钱去取鼎,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件事。想到此处,他不禁又一阵紧张,觉得这件事蹊跷得很!

那辆福特轿车又停在了华阳诊所的门前。一个中年日本人正坐在屋里与马景阳交谈着。

“马先生,我想这件东西,对方开价太高,乔本阁下不想要了!还请马先生原谅!”

“山奇君,您没看今天的报纸吗?”说着马景阳将一份当天的报纸扔了过去。

山奇接过报纸,看了一眼,惊奇地问道:“怎么会是这样?”

“是啊!有人先下手了!”马景阳漫不经心地答道。

“尤希!满洲人地野蛮地干活!”山奇的脸上满是惊讶。

马景阳的脸上却浮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山奇离开华阳诊所后,马景阳陷入了沉思中。突然左腾依男从外面走了进来。左腾依男是一位日本浪人,就住在地段街。因为脚上生了一个脓包,被马景阳治好,所以二人成了朋友。

“哈哈哈哈,马先生又在想什么奇方妙术啊?”左腾依男的中国话说得非常好。

“啊,左腾先生取笑了!”马景阳从沉思中走了出来。

“马先生医术高明!在下佩服!” “这些医术,都是从日本学得的,左腾君过讲了!”马景阳笑着说。

“马先生以后将如何打算?”左腾依南的面色突然沉重起来。

“以后?还在这里开诊所啊!怎么,左腾先生知道什么消息?”马景阳一脸的疑惑。

“我只是预感,最近可能要发生一场大的战争!你我都将被卷进这场战争中!”左腾依男冷静地说。

马景阳一惊,“如果是那样,将会出现一种更为可怕的局面!”

左腾依南又坐了一会便离开了。马景阳觉得左腾依男的话可能是在向他暗示什么?


贾有才自从跟了倪志仁以后便完全脱胎换骨成汉奸了!虽然时间不长,但他却已经成了倪志仁面前的红人。因为倪志仁从他身上能看到自己的影子,他在日本人面前的奴才祥,就是贾有才在他面前的奴才样。他从贾有才这里能够找到自己丢失在日本人面前的尊严。

“队长?这小娘们不错!”贾有才穿着一件深青色的上衣,腰里捌着两只盒子炮,躬着腰,笑笑盈盈地站在倪志仁的身傍。

翠红楼的四大花旦之一的柳迎春正含情脉脉地站在倪志仁的面前。

“妈了个巴子的,你懂个屁!给我滚。”倪志仁厉声骂道。

“是!”贾有才来了蜈蚣大直腰,转身出去了。贾有才虽然来的时间短,但他是太了解他的这位新东家了,他在这个时候是无论如何不想让别人打扰的!上一次倪志仁和一个叫小翠的姑娘鬼混,不知怎么搞的,小翠在房里嗷嗷直喊。贾有才以为出了事,一脚把门踹开,结果看到倪志仁正赤身裸体的趴在小翠身上。事后贾有才被倪志仁狠狠地抽了一顿。贾有才想,此时应该躲得越远越好!

“春儿?想我了吗?”倪志仁瞪着两只三角眼,一脸的淫笑。

“小奴家想死你了,倪队长!”柳迎春的话里洋溢着无限的甜蜜。

倪志仁顿时觉得自己全身筋骨都麻痹了!此时他已经躺在了床上。

“倪队长,你别急吗?”柳迎春半推半就地倒在了倪志仁的怀里。

倪志仁急不可待地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了两排精瘦的肋骨。

“春儿,我来了!”倪志仁说完一翻身,趴在了柳迎春的身上。就在此时,倪志仁突然觉得一个冷冰冰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后腰上。

“别动!动一动打死你!”

躺在床上的柳迎春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惊叫不已。

贾有才在远处听到了柳迎春的尖叫声,不禁呲牙一笑,“妈了个巴子的,这狗日的倪志仁可真有本事,这小娘们硬让他整得嗷嗷直叫唤!”贾有才眯着眼睛,想像着屋里的情景。

此时的倪志仁已吓出了一身冷汗!柳迎春惊叫了两声后,也不敢再叫。

“好汉爷爷饶命!饶命啊!”倪志仁一边说话一边紧紧地抓着柳迎春的手。

“站起来!看看我是谁?爷爷让你死个明白!”

倪志仁觉得来人向后退了一步,这正是一个好机会。只见倪志仁猛地一转身,瞬间将柳迎春拉了起来,与此同时自己躲到了柳迎春的身后。

来人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猝不及防,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倪志仁已经抄起了扔在床头的二十响,还了手!

来人向一旁一闪,回手便是一枪。倪志仁将柳迎春向前一推,这枪正打在柳迎春的前胸,柳迎春不禁发出一声惨叫!此时来人已踹开房门冲了出去!

“抓住他!”倪志仁声嘶力竭地喊道。

外面的贾有才等人此时才明白里面真的出事了!就在他们惊慌之际,那个人已经跑出了翠红楼!

倪志仁一时着急,竟然忘了自己没穿衣服!拎着枪,赤身裸体地从屋里冲了出来。“抓住他!”倪志仁的声音比杀猪声还难听。

房外传来一阵惊叫,倒不是因为刚才跑出去的那个人,而是因为光着屁股的倪志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