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间谍网走向覆灭:中国大陆反特斗争的胜利

kiss撒旦之吻 收藏 3 555

自新中国成立后,台湾当局就不断地派遣特工到大陆收集情报和进行破坏活动。随着两岸形势和国际环境的变化,台湾当局逐渐放弃了以爆炸、暗杀等暴力手段为特征的破坏活动,而专注于收集大陆政治、军事、经济情报。特别是在两岸关系进入波动期,陈水扁抛出“一边一国”论、推动“公投”引起大陆方面强烈反应的背景下,台湾间谍在大陆的活动更为活跃。


台湾在大陆进行间谍活动的人员主要由三部分组成。一是以旅游、探亲、交流访问的名义进入大陆,短期搜罗情报者;二是以台商身份进入大陆,表面上从事商业活动,实则从事间谍活动者;三是在大陆发展的情报人员。


面对台湾苦心营造的“间谍网”,中国大陆与之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台湾方面在大陆地区长期经营的情报网纷纷被侦破,多名核心成员被捕。分析人士认为,台湾在大陆的情报网络目前大半已近瘫痪。


“王牌间谍”玩完了


据台湾媒体报道,此次被破获的台湾情报网负责人李运溥今年40岁左右,长期在台湾“国防部”军情局五处一组工作,上校军衔。多年前,李运溥以其堂兄“李运潜”的化名进入大陆,以经营“南京实力克医学研究咨询部”为掩护,在南京工作多年,收集我军情报。


据报道,李运溥所建立的情报网,下设“蓝天情报组”、“白云情报组”、“吴大卫情报组”等,主要搜集大陆导弹部队部署情报、南京军区东海舰队机密,内容涉及战地部署、人员配置、单位编队、武器组成等。陈水扁前不久公开透露的大陆沿海导弹部署情况,据说就是这个情报网的“贡献”。


李运溥在大陆的情报活动一直在台湾“军情局”重要官员的亲自指挥下进行,前“局长”胡家麒曾亲自接见他并面授机宜;“军情局”现任执行长谢建章、前局长薛石民办公室主任王大旺、五处处长岳振声等人,都曾直接指导李运溥进行情报工作的运作。因表现突出,李运溥曾被台当局记大功1次,小功10次左右,并得到台“国防部”颁发的“景风”、“宝星”奖章各一枚。


去年12月初,李运溥的亲外甥、“白云情报组”组长高国宁在江西活动时,引起了大陆安全部门的注意。高国宁被捕后,李运溥的行踪也露出马脚,随后被拘捕。大陆安全机构又顺藤摸瓜,进一步抓获了其他台湾间谍。


陈水扁偷鸡不成蚀把米


2003年11月30日,陈水扁在台湾高雄县“扁友会”成立大会上宣称,大陆在沿海600公里范围内,共部署了496枚导弹,其中在江西乐平、江西赣县和广东梅州各部署96枚,福建永安144枚,福建仙游64枚,且部署数量一直在不断增加。这是陈水扁第一次“精确”地说出大陆导弹部署位置和具体数量。陈水扁这番讲话一出,就立即引起了大陆安全部门的高度警觉,他们迅速采取措施,部署侦查行动,其中第一步就是锁定嫌疑人。由于导弹均部署在偏僻的农村地区,那里商业活动并不活跃。经调查,大陆安全部门很快就锁定了一批行动诡秘、在这些地区出入异常的“台商”。他们虽然公开身份是商人,但进一步调查发现,其行为都与正常商人不符。对这些情况进行了汇总分析后,大陆安全机关确认了他们的间谍身份。


12月15日凌晨,广东、福建、海南、安徽、浙江、江苏、上海和山东8个省市的安全机关同时出动,将这些间谍一举抓获。


有媒体一针见血地指出,陈水扁本来想借捅出“大陆导弹内幕”来煽动台湾岛内的“大陆威胁论”,可是他没有想到,他这几句话使自己丢掉了在大陆的间谍网,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二刘”间谍案


2004年3月,解放军再次破获一起重大台湾间谍案,空军指挥学院院长刘广智少将,因涉及向台湾情报机构出卖军事情报被捕,这是近年来部队查获的又一位涉台间谍案的高级将领。


刘广智曾任职空军训练部副部长,与其熟识的贾姓大校,两年前到台湾“军情局”上校李运溥经营的“南京实力克医学研究咨询部”服务,成为李运溥四个情报网中的主力,主要经营军中人脉,发展在职解放军高干成为台谍,刘广智就是贾姓大校发展出来的在职军队干部。


刘广智主要是利用职权出卖情报。刘广智第一次是在无意中透露情报的,随后收到贾某的大笔金钱的回报,对此,他感到很意外。但当他知道是因为透露军事情报而得到报酬之时,并没有实时向上级举报,反而越陷越深,出卖灵魂,甘当台湾间谍。台湾当局获得情报后,欣喜若狂,不断通过各种途径,向刘广智提供大量酬金,并封官许愿,每月给予高薪。


刘广智的行为严重危害了国家安全,最终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刘广智台谍案的破获,使人想起数年前破获的一起同样是解放军高级军官涉入的间谍案,主角也姓刘,叫刘连昆。“二刘”间谍案被认为是建国后解放军最严重的间谍案。


刘连昆乃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少将军衔,1992年成为台湾间谍时已是退休之年,但成为台谍后即被封为少将,至1999年东窗事发被处死,同时在两岸拥有少将身份达7年之久。刘7年间向台湾提供大量重要情报。


据透露,对刘连昆的策反是台湾“国防部军事情报局”最重要的项目,代号“少康项目”,被称为“军情局”的“镇山之宝”。


台湾“军情局”发展刘连昆,系解放军大校邵正宗从中搭线。邵正宗原为总后勤部军械部局长。据称他于1991年由一位张姓“台商”发展,加入台湾“军情局”,被封以“少康一号”。在他的积极工作下,刘连昆动了加入台湾“军情局”的念头。


台湾“军情局”获知,由局长殷宗文主控,于1992年11月派该局六处王姓上校副处长,加官一级以少将身份前往大陆,争取“少康二号”刘连昆。王姓少将住进广州白天鹅宾馆后,安排会面的邵正宗即通知了刘连昆。广州之会,台湾方面告知了刘的待遇、联络方式、重点工作。刘的待遇比照“国军”少将编阶。


刘连昆被台湾策反后,提供了大陆大量的重要军事情报,尤其是1996年3月台湾“总统”大选期间,大陆军事演习的情况。刘连昆后来落网,当时台湾岛内舆论认为肇因一方面是由于“军情局”内部人事倾轧、争功,过度利用刘连昆,另一方面李登辉当年的狂妄言论也加快了刘连昆的暴露。


万变不离财色


近几年,台湾间谍到大陆活动呈现出一个比较趋同的特点,那就是多以“台商”身份为掩护进行间谍活动。这些台湾间谍为什么会青睐“台商”这种身份呢?个中奥妙在于,一方面,近年来,台商投资大陆的现象比较普遍,以“台商”身份在大陆活动不易引起怀疑和警惕;另一方面,以“台商”身份“钓鱼”(台湾间谍机构对用金钱收买相关人员的一种说法),在开始接触时较为“自然”、“合乎人情”,也便于在其后的间谍活动中,用公司转账等隐蔽性较强的手法,输送谍报经费。当然,最后的落脚点还是一个“钱”字。事实证明,绝大多数出卖情报的人都是因为财迷心窍而被拉下水的。


“美人计”是台湾谍报组织又一惯用的招数。台湾间谍不仅擅长使用“美女计”,有时还使用“美男计”。台湾谍报机关曾盯上了一名大陆某人在美国留学的女儿,并派出一名“帅哥”赴美与之交往。不久后,女方迅速堕入爱河。看到时机已成熟,“帅哥”向该女公开了自己的身份,要求该女帮助他窃取大陆机密情报。而该女竟心甘情愿地充当起这名台湾间谍的帮凶,直至该案被大陆国家安全机关破获。当然,台湾间谍机构在使用财、色这两种手法的同时,有时也以所谓的“民主正义”拉拢极少数对大陆政治制度不满的人。


大陆加强反台谍工作


分析人士指出,台湾派往大陆的间谍数目虽多但素质参差不齐。有直接身份的间谍,也有外围间谍,其窃密手段比较拙劣,相互间甚至出现分赃不均、相互举报的情况。再加上陈水扁等台湾当局领导人经常在得意忘形之际,有意无意地卖弄台湾间谍搞来的情报,所以他们被侦破的几率相当高。


近年来大陆已经连续破获数批台湾间谍。与此同时,大陆国家安全机构还加强了一些敏感部门、敏感地区的反谍报工作和内部保密措施,特别重视加强了对福建及沿海其它一些地区军事设施的保卫工作,使台谍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


一位国际问题专家指出,台湾向大陆派间谍,其中有一些很有趣的规律。首先是台湾当局自己吓唬自己,认为大陆在准备攻打台湾,于是派出大批特务,企图摸透大陆的军事、政治动向;然后是台湾特务吓唬台湾当局。绝大多数台湾特务收集的情报只讲“大陆的威胁”,其它一概不管。于是,“大陆威胁台湾的证据”越堆越多,台湾当局越害怕,就越要派出特务,从而形成恶性循环。可见,问题的关键在于台湾当局应尽快摆正心态,回归“一个中国”原则,正确看待大陆对台湾的各项方针政策。


来源:军事天地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