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摘于 美国 周农建


《联合早报网》



一、中国几千年的政治智慧,今日竟无传人?


上下五千年,中国历朝历代治国平天下的文韬武略可谓汗牛充栋。这些几千年的政治智慧归根结蒂其实只有一句话:顺天意而尽人谋。不能运用智谋,削弱和瓦解对手,已让人感叹“国无贤才”;不能顺应天意,坐观对手自衰自败,已属违反常理;不去乘对手势弱而一统天下或加速其瓦解,已属不能审时度势、把握机遇;反而却为对手输血割肉,松绑解围,扶危解困,增添其对抗自己的实力,岂不是让人窃笑,也完全有悖于自己的长远目标?


台湾是一个想方设法试图独立出去的博弈对手,这已是不争事实。台湾人自己对此心知肚明,世界各国对此也看得一清二楚。对于这样一个对手,大陆理应是“闻过则喜”,即当对手自乱阵脚,内耗恶斗,自我削弱,或陷入困境,一筹莫展,自我衰退,这是天助统一大业,大陆应当高兴才是。大陆即便不能运用智慧,加速其瓦解,至少也用不着“英雄救美”。博弈对手毕竟不是情人。


当年楚霸王只是放对手一马,没有乘势一统天下,尚且没有输血相助对手,已有违博弈原则,犯了兵法大忌,以至成千古遗恨。今日身为庙堂策士者,竟然更加“离谱”,远不只是放人一马,更出谋划策,或随声附和,急急如火,倾力相助对手,是否也想留下千古笑谈或骂名呢?莫非中国几千年的政治智慧,今日竟无传人?


那些大牌专家策士众口一词,力主扶危济困,惟恐对手早日瓦解,是否担心统一大业因对手势弱而以较小代价早日实现呢?这是不是台湾人在美国国会山上的游说招数被成功地复制到大陆来而导致的结果呢?笔者不敢妄断他人的品格与忠诚,也不敢贬低大牌们的智商,只是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但愿他们只是被“统一口径”了。然而为什么“口径”会被统一到此一方向上,而不是另一方向上呢?


二、高级游戏未必真的高级


也许会有人出来辩护:“你懂什么?这种高级游戏岂是你等凡夫俗子所能理解的?”


呜呼!先看高级游戏之一“空间换时间”。这原本是弱者对付强者的策略,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对付德国的入侵,中国对付日本的入侵,初期因无力抵抗,只能以放弃国土来争取时间。这一策略今日被“创造性”地运用到强者对付弱者上:今日为对手输血解困,扶助对手,是为了将来战胜对手!大概连妇孺都能看出这其中的可笑逻辑:既然可以坐观对手自衰自败,为什么要“没事找事”,先扶助再击败?结果相同,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既然对手已陷入困境,即便不会自败,让其“维持现状”好了,为什么要扶助它,增添其对抗自己的实力,使一个原本可以较易被打败的对手变得较难被打败呢?这不是自找麻烦?


再看高级游戏之二“经济换政治”,以经济代价换取政治统一。如果说多年来已经发生的,现在正在发生的和已承诺“说话算数”将会发生的巨大的输血施惠和经济让步,甚至都不能换来政治上的任何进展:将对方哪怕是带到谈判桌旁,则即便是妇孺都会明白,若要达到自己想要的谈判结果,将需要再继续付出多么高昂和多么长久的代价!也许,不能说完全没有收获。唯一的收获是得到了对方“几十年以后再议”的回应。这种回应到底是一种嘲弄,还是一种华人式的婉拒方式,或是一种鼓励继续的“吊胃口”的策略?对此笔者不敢妄断。不过笔者可以指出的是,对方说的不是“几十年以后统一”,而是“几十年以后再议统一”。 几十年以后能否统一,还得到时再议。所以要想再议此事,再奉献几十年,等将我“养”大了再说吧。


再看高级游戏之三“打温情牌”。政治是一种实力博弈的游戏。古往今来,从春秋战国的策士,到近世的蒋介石毛泽东,都深明此理。试图以温情感化去达成一种政治结局,这是一种弱智者的策略或一种诱导弱智者的策略。要么糊弄别人,要么被人糊弄。岂能将国家大业寄希望于对手的弱智上?事实是,台湾人在这种游戏上并不弱智,反而始终是头脑清醒而精明的:无论大陆如何温情厚爱和大礼侍候,他们始终将大陆看成是一个试图吞并自己的敌手。不仅如此,他们反而利用大陆的幻想和痴情,不断使出糊弄招数,索要更多的好处。


再看高级游戏之四“打满足牌”。这其实也是一种“温情牌”。凡是对方需要的,均尽力满足,而且保证“说话算数”。于是乎,“外交休兵”,“国际空间”,“对等尊严”,输血解困,经济让步,有求必应,以为只要如此,对手便会放弃自己的立场,诚心归顺。且不说这是对人性互动作了一种片面的、理想化的预期,没有汲取大陆自己几十年来长期做“冤大头”的历史教训(如在中越、中朝、中阿关系上的教训),而且这也违反了几千年来中国历朝历代所积累的招安柔远的政治经验。古往今来,招安柔远,至少也得等对方接受封号,名义上归顺中央政权,才会给予好处。即便对方名义上归顺,尚且要提防其心怀异志而再叛,哪有连名义上的归顺都没有,就大行赏赐之理?“不归顺都有厚赏,还归甚么鸟顺?乐得在外做山大王快活好了”。更何况这也违反了基本的博弈常识。试想,与人博弈时,如果对手说,“要让我放弃与你作对,你必须停止打压,解我困境,让给我筹码,使我能够与你对等”。这显然是连一个三岁小儿也糊弄不了的可笑逻辑。为什么到了国事上,人们在同样性质的问题上却如此容易被糊弄呢?


再看高级游戏之五“打诚信牌”。自古以来,上位者对下位者,强者对弱者,政府对草寇,所谓“诚信”,即是:有功必赏,归顺有赏,坦白有赏(从宽)。若能改过立功,诚心归顺,老实坦白,或可法外施仁,不算旧帐,如此而已。哪有倒过来,尚未有功,尚未归顺,尚未坦白,即索要禞赏之理?手握强势手段,却甘被宵小勒索,甚至尚未被勒索,即奉上“诚信”,岂不尊严尽失,浪费自身优势,被天下人笑?


再看高级游戏之六“打国内牌”。何谓“国内牌”?大家都是中国人,一国同胞,何分你我?就算大陆让利、吃亏,对方也是自家兄弟。这种似是而非的的见解可以说是儒腐至极。当年国共内战,双方都是中国人,怎不见让给对方?倘使当年毛泽东有此“高见”,今日在北京的大人们,只怕也不会有今日的风光了。虽为一国,但尚未统一,即为对立阵营。对手尚未降服,理应以博弈手段对待。弱者被兼并,也容易被兼并,这是古今常理。哪有强者会自愿降服的?此时讲妇人之仁,不去削弱对方势力,反而火上浇油,扶助对手,增添其对抗自己的实力,最后必将导致两强相斗,导致台海之战,导致生灵涂炭、骨肉相残的巨大民族悲剧!不能从中国几千年的政治智慧中汲取营养,也当从中共自己的历史经验中获得一点真诀。


三、改变思路,釜底抽薪,切莫逆势而为


和平统一只有可能以下述两种方式发生:


1、被迫和平统一,不战而屈人之兵。大陆实力愈来愈强,而台湾的拒统实力愈来愈弱。弱者被兼并,弱者被统一,这是古今常理。两强并立,则必有一战。一方太弱,则有可能兵不血刃,达成城下之盟。


2、自愿和平统一,台湾人对大陆人的优越感消失。一个自视优越的人群是不可能愿意与被他们蔑视的人群统一的,这是人性的基本常识。而这种优越感的消失只可能在台湾经济停滞或逐渐衰败,而大陆经济日益增强后发生。当大陆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高于台湾时,则无需温情喊话,台湾人也会蜂拥而来。这就如同我们今日在美国墨西哥边境所看到的偷渡人潮,和东西欧之间的非法移民潮一样。但愿那时,大陆人不要象今日城里人清理暂住人口和农民工一样,处处刁难哟。


谁曾见过,美国人和西欧人温情喊话,手捧大礼,求人来成为其居民?高墙电网和大漠大洋都挡不住那些挺而走险,冒死犯难的偷渡客,苛严复杂的移民程序都挡不住那些假政庇,假结婚,假学历无奇不有的钻营者。历尽艰辛,费尽心机,一日幸运地获得绿卡或公民纸,成为其合法居民,则欣喜若狂,弹冠相庆,直谓三生有幸,祖坟冒烟,亲朋好友,羡慕致贺。此一现象再明白不过地表明了一个最简单的人性真理,即“人往高处走,水往底处流”。人心向背,何须苦口婆心,温情喊话,屈身求人,大礼侍候?


因此,不难明白,处理台湾问题的正确操作方向应当是:不是扶助、增强台湾的拒统实力,而应当是相反,任其自衰或加速其瓦解;不是输血让利,以保持和扩大大陆与台湾之间现有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增大台湾人对大陆人的优越感,而应当是相反,缩小乃至反转这种差距,以消除乃至反转这种优越感。


因此,也不难明白,那种输血解困、让利施惠的做法是与此一正确方向相背离的;那种为对手外交松绑,使台独势力可以挟洋自重,获得国际援手的做法是与此一正确方向相背离的;那种支持博弈对手由“贤君良臣”执政的做法也是与此一正确方向相背离的。


不要错误地理解仁爱。求仁当看长远。统一问题是无法回避的,大陆想统一,台湾想独立,这是今日的一个死结。要解开这一死结,除非大陆人放弃统一目标,否则就必须正视现实,采取正确的对台战略。大陆必须在两种战略中择一:要么没事找事,火上浇油,扶助对手,增添其对抗自己的实力,最后导致台海之战,生灵涂炭,骨肉相残;要么釜底抽薪,削弱其拒统实力,最后不战而屈人之兵,或其优越感因经济差距反转而反转,人家自愿回归,从而实现和平统一。两相比较,前一选择是残酷的,而后一选择是仁慈的,这不仅对大陆人是如此,对台湾人更是如此。


兵凶战危,国事终归不是友人间的游戏,让筹让码,纯属娱乐,以消磨时光。顺天应人,切勿逆势操作,增添未来对抗风险,以早日结束对峙,才是苍生之幸,民族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