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44节:梭巡扼守

平山大侠 收藏 0 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244节:梭巡扼守 丁汝昌总算保住了,可是事情还没有完。李鸿章知道无论如何,海军得打一个胜仗,那怕是小胜。他知道皇上太需要这个胜仗,那怕是击沉一艘日本运输船也好哇! 李鸿章电令丁汝昌,叫他速拿出一份海战计划来。 ——平山大侠 在出兵朝鲜之初,林泰曾发电说:“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44节:梭巡扼守


丁汝昌总算保住了,可是事情还没有完。李鸿章知道无论如何,海军得打一个胜仗,那怕是小胜。他知道皇上太需要这个胜仗,那怕是击沉一艘日本运输船也好哇!

李鸿章电令丁汝昌,叫他速拿出一份海战计划来。

——平山大侠


在出兵朝鲜之初,林泰曾发电说:“军舰在仁川港战守不宜。”李鸿章当即回电斥责林泰曾:“胆怯张皇”, 并严令不许“回威海示弱”。

7月初,他又电令丁汝昌:“兵船时时要整备。汝拟初十内带八船操巡汉江大同江一带,五六日内即回,此不过摆架子耳。诸船派仁、牙(仁川、牙山)两旬,竟不敢分一船往大同江。大同江是我将来进兵要口,既往巡,即须在彼妥酎布置。备护陆军同去同回,有何益处?人皆谓我海军弱,汝自问不弱否?”

丰岛海战后,李鸿章接到丁汝昌报告济远击沉吉野,并击毙日舰队司令的请赏电,李鸿章没有轻信,而是去电驻日公使询问,证实并无此事,即电复丁汝昌,语含讥讽地说:“一炮如此得力,果各船大炮齐发,日虽有快船快炮,其何能敌?如无确实证据,岂能滥赏?!”

李鸿章深深地为北洋舰队的素质感到担忧。但是面对皇上和主战派们的强大舆论压力,他又不得不为海军、为丁汝昌百般辩解。8月27日,皇上降旨革了丁汝昌的差事,他立即于8月29日复奏,对海军问题作了总体的申辨,他首先指出北洋舰队存在的严重缺陷:大部分舰船订购有年,航速、火炮都已落伍,而“近年部议停购船械,自光绪十四年后,我军未购一船。海上交锋,恐非胜算。”

基于这一点,他明确提出了保住舰队,这一威慑力量的保船制敌之方:“不必定于拼击,但令游弋渤海内外,作猛虎在山之势。倭人畏我铁舰,不敢轻与交锋,且威海仁川一水之隔,倭人有后顾之忧,不能各舰齐出犯中国各口。”

接着他强调了和皇上完全一致的“梭巡扼守”方针:“今日海军力量,以之攻人则不足,以之自守尚有余……至论海军功罪,应以各口能否防护有无疏失为断,似不应不量力而轻进,转相苛责。”

接下来李鸿章为丁汝昌说情:“丁汝昌从前办粤捻,曾经大敌,叠著战功,留直后即统带水师,屡至西洋,借资阅历,创办海军特蒙简授提督,情形熟悉,目前海军将才无出其右者。若撤丁汝昌,替换者只有刘步蟾、林泰曾等,若辈西法尚能讲求,而未经战阵,学生官恐不能服众。”

李鸿章说不出口的是他和丁汝昌的关系。这种关系和淮军各皖籍主将与李鸿章的关系毫无二致,都带有明显的私家军队的宗族色彩。

当初剿灭捻军后,丁汝昌因功授予记名提督,却得罪了刘铭传,只好回乡赋闲。可他不甘寂寞,跑到京师活动路子,被差遣随左宗棠去西征,他不愿去,便又去天津找老长官谋差事,李鸿章把他留在门下,不久创办海军,他竟得了海军司令这一美差。

奏章最后,李鸿章保举汉纳根为北洋舰队的副司令。

不曾料想,皇上竟然全部批准了李鸿章的奏章。

丁汝昌总算保住了,可是事情还没有完。李鸿章知道无论如何,海军得打一个胜仗,那怕是小胜。他知道皇上太需要这个胜仗,那怕是击沉一艘日本运输船也好哇!

李鸿章电令丁汝昌,叫他速拿出一份海战计划来。

丁汝昌接到电令后,立即在威海——刘公岛——北洋舰队司令部召开作战会议。新任命的北洋舰队副司令——汉纳根也出席了会议。

北洋舰队各位舰长针对作战方针,各抒己见、针锋相对。

以刘步蟾、林泰曾为首的一派,坚决主张向日本本土发起攻击,而且他们还将攻击的目标,选定为长崎。

以丁汝昌、方伯谦为首的一派,坚定地尊照李鸿章“梭巡扼守”的方针。

以邓世昌、林永升为首的一派,则认为海军应该紧密地配合陆军作战,也就是在确保固守平攘的同时,打击、截断日军的海上生命线,寻机与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进行决战。

其他海军将领各附和一派,激烈辨驳,争论得一塌糊涂!

而汉纳根因为自巳初来乍到,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静静地听、默默地想。

丁汝昌见众人争论不休,久久不能统一认识,遂转向汉纳根说:“汉纳根先生,你的意见如何?”

汉纳根咳嗽了一声,见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便说道:“好吧,刚才听了各位的意见,不外乎是三种方案。先说攻击日本案。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大胆、出其不意地方案,中国古代《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中,就有‘围魏救赵’ 这一计,我个人很欣赏这个方案。”

听汉纳根这么一说,主张这一方案的人不由喜形于色。

“遗憾地是:军情瞬息万变,现在已经失去了实施这一方案的良机……”

“何以见得?到要讨教。”刘步蟾阴沉着脸说。

汉纳根却不予计较,分析说:“如果在朝鲜事变之初,日军刚开始增兵的时侯,我北洋舰队就果断地实行这一方案,那怕是只派数艘军舰去日本沿海游弋、示威,都必定会收到奇效。不仅日本不敢向朝鲜派一兵一卒; 而且借此良机,下定决心,彻底改变韩国体制,将它变为大清国的一个省份,也是可能的。如此一来整个朝鲜的局势,就一举永逸的解决了,日本还能有什么借口,染指朝鲜呢?!”

众人一听,不由深为叹服!

“副司令,这么好的一个方案,现在行动也不晚哪?”

靖远号大副刘冠雄还心有不甘地问。

“噢,现在的形势已经很明显: 日本对朝鲜是志在必得。日军兵力占绝对的优势,仁川、牙山相继陷落,小日本尝到了甜头,绝不会就此罢休。此时,你就是去攻打东京,也休想叫他们撒兵!再说,派军舰跑到日本海岸打几炮能起什么作用?我也想攻击日本本土,占领东京,可你拿什么登陆作战?!北洋舰队有海军陆战队吗?另外,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就在京师大门口活动,皇上能同意北洋舰队跨海作战吗?”

一席话顿时使力持攻击日本案的军官们气馈,哑口无言。

方伯谦笑眯眯地说: “副司令阁下,我看还是梭巡扼守方案比较稳妥,万无一失。”

“真的万无一失嘛?”汉纳根反诘道。随即加重语气说:“我个人认为这个方案太过消极,不可取。”

“怎能这么说”,方伯谦急道“这可是中堂大人和皇上……”

“方大人,教训还不够嘛?前一段时间北洋舰队来回奔波于海上,取得了什么战果?京畿一带重要口岸就有大连湾、旅顺口、大沽口、威海卫,请问你守那一处?你能知道日本人何时进攻那一个口岸?分兵把守嘛?北洋舰队有多少军舰?一旦分开,不是削弱自已力量,正中日本人下怀,被动挨打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