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世界城市:从西洋楼到大剧院:谈谈“海纳百川”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27 414
导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想说说关于北京新建筑的事,但总没能写。这些日子看了“守望和谐”关于来北京旅游的两篇文章,就觉得该说说了。 “守望和谐”评价国家大剧院: “早就听说这座超现代化的建筑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有专家称其割裂了传统破坏了整体布局。我倒是觉得这些专家有点神经过敏的味道了。什么是传统?我想用四个字就可以概括了:海纳百川。如果没有这样博大的胸襟,那么就不可能形成那么多的优良品德和汉语词汇。乾隆皇帝的圆明园里不是有一些西洋建筑吗?在这座被称为“万园之园”的经典皇家园林沉寂后,西洋牌坊几乎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想说说关于北京新建筑的事,但总没能写。这些日子看了“守望和谐”关于来北京旅游的两篇文章,就觉得该说说了。


“守望和谐”评价国家大剧院:


“早就听说这座超现代化的建筑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有专家称其割裂了传统破坏了整体布局。我倒是觉得这些专家有点神经过敏的味道了。什么是传统?我想用四个字就可以概括了:海纳百川。如果没有这样博大的胸襟,那么就不可能形成那么多的优良品德和汉语词汇。乾隆皇帝的圆明园里不是有一些西洋建筑吗?在这座被称为“万园之园”的经典皇家园林沉寂后,西洋牌坊几乎成为了圆明园的的标志性建筑遗迹了。在当时的人看来,这些建筑已经是十分现代化了,甚至与传统的土木砖石的中国建筑相比,这些西洋的大理石建筑还有些另类,但好像没有什么人说这些割裂了传统,破坏了整体布局。难道我们现在的胸襟还不如古人吗?”


但我觉得我们要谈“海纳百川”,就要先弄清楚到底怎么才算是海纳百川。我自己的理解是,海纳百川固然是说要能容纳异质的东西,但也绝非是什么都可以往里装的。要做好海纳百川,需要注意两个方面,一是纳的一定是对自己有益的东西,没有好处的要它做什么?当然,分辨究竟有没有好处,需要一个过程,因此我也同意“拿来主义”。二是有益的东西也要出现在适合出现的地方,否则就成了画蛇添足。


基于以上两个方面的理解,我反对“守望和谐”对国家大剧院的看法。


首先我不同意说国家大剧院没有破坏长安街的整体风格——我们且不说北京的整体风格,因为北京到今天已经没什么整体风格可言了,除非垃圾场也算是一种风格。不过要说明这一点,我们还是先看看为什么说西洋楼的出现和“海纳百川”无关。


西洋楼由西方传教士于乾隆年间设计监造,是一座完全西洋风格的建筑,这似乎可以证明圆明园,也许是清乾隆年间,我们是“海纳百川”的,可惜不是。因为西洋楼自始至终,也就是从皇帝有了这个修个西洋房子玩玩的念头,到它被侵略者焚毁后又经历了国人不懈地挖墙脚搬石头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它一直是作为皇家的玩物存在的。就如同颐和园、避暑山庄,从头到尾没有老百姓什么事。


但是颐和园和避暑山庄毕竟还是我们土生土长的风格,来源于民间,也会对民间有所影响。比如颐和园和避暑山庄对江南私家园林的借鉴,以及转型为皇家园林后的价值,都很可以研究一番。可是西洋楼呢,不好意思,朕看看还行,尔等百姓要是看看,就可能以夷变夏,造成思想混乱,而思想一混乱,则行为难免的事。因此这是绝对不行的。


所以,西洋楼之类洋玩意的出现,对中国的进步,是绝对起不到什么推动作用的。


不信大家可以想想当时中国的西方自鸣钟——现在故宫里还有一座钟表馆,里面陈列的不仅有进口行货,那可真是“行货”,都是广州十三行进口的,手续齐全;而且还有中国工匠仿照的山寨版,可见我国劳动人民自古就勤劳智慧。而且当时这玩意的普及度还不低,你看《红楼梦》里,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时,曾说“素日跟我的人,随身自有钟表,不论大小事,我是皆有一定的时辰。横竖你们上房里也有时辰钟。”我认为这里的“钟表”和“时辰钟”就应该是西洋钟表,否则难以符合王总对考勤的严格要求。若果真如此,则可见这东西当时在官宦人家是很普通的。然而话虽这么说,对于一般百姓而言,这还是个稀罕物件。你看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时候,在王熙凤的房里等着,这是自鸣钟响了,把她老人家吓了一跳,看着这么个大家伙吊着个秤砣似的物件就觉得奇怪。其实贾府里的洋东西,又岂止是几个钟表呢?


但这东西要是普及了,总难免会有人从中悟出点儿什么。比如原来禽兽一般的洋人也有好玩意、原来洋人也还有些道道、原来洋人又有些东西比我们好——到这里算是第一重危险、洋人既有些好东西比我们好,我们不是也可以向洋人学学吗——到这里算是第二重危险、到了学习或者至少是留意洋人的好东西,又发现了洋人之所以能造出这等好东西,是因为有些和我们不同的道理——到这里算是第三重危险、那可怎么办呢?圣人之言,皇上的圣训又放在哪里呢?


有人以为我是夸大其词、危言耸听吗?其实细想想就知道,那时的天朝和两个世纪以前的教廷是很像的:你看了钟表,由此向往西洋科技怎么办?你向往西洋科技,发现地球是圆的,天朝并不在世界中心怎么办?你发现天朝不在世界中心,就对三纲五常产生质疑怎么办?


所以,凡外来的东西,不管是真有使用价值,还是只是美观娱乐,只可一定等级的人自用,是不能下于庶民的。康熙皇帝可以玩望远镜学拉丁文,但绝不可让普通百姓也来仿效圣上。文化大革命时期江青同志不是还可以看到好莱坞的电影吗?!但若是给革命群众看到了,那对于革命是有很大妨碍的!


因此说,西洋楼的出现对中国建筑的发展没有起到任何推动作用,用它来做“海纳百川”的例子是不对的。正如同我们不能说清朝时有十三行,就说清朝是一个开放的市场;也不能说因为清朝引进了大量钟表、修了西洋楼,就说那是一个海纳百川的时代。


正因为西洋楼是修在圆明园里而不是修在前门大街而且官民人等都可以仿造,才会有了一个多世纪以后的冲天大火!


那么国家大剧院呢?它建在长安街上,似乎可以说是海纳百川,那可惜仍旧不是,因为它就是破坏了长安街的整体风格。


我不是说不能修大剧院这个形状的建筑,更不是说长安街上不能修大剧院——实际上那块地方一直是给大剧院留着的,已经留了四十年。我记得建国50周年的时候,我还想要是大剧院修起来,天安门广场周边就更漂亮了。可是万万没想到,修起来的是这么一个东西。


为什么说大剧院破坏了长安街的整体风格。我们不妨先看看广场周边,无论是天安门,还是大会堂和博物馆,都是方方正正的,只有大剧院像个蛋——这是好听的,不好听的说它像个坟。


那么一定要方方正正的才和谐吗?对,至少在天安门广场是这样的。“守望和谐”自己也说到:


“天安门和人民大会堂的相遇,一个是在天安门广场上,一个是在第五版人民币100元券上——一个在国徽中,一个是背面主景。两个时代,两个同样经典和伟大的建筑在对话。古老与现代(相对而言),交相辉映,和谐相处。恐怕世间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场景了。”


为什么我们觉得人民大会堂会和早几百年建起来的天安门这么和谐呢?就是因为它们的风格是统一的。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天安门已经矗立在那里几百年了,后来的建筑要想不破坏整体的和谐,就必须去凑合天安门,而不是独出心裁。这里我们就可以用大会堂为例,来说明这种和谐:


第一, 大会堂实际上比天安门城楼高出很多,但是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一点,这就说明当时的设计是成功的:既考虑到作为会议场所的功能特点,又考虑到环境特点。


第二, 大会堂原来的设计,台阶比较陡,据说是周恩来提出不能让人民代表上台阶时感觉太累,于是把台阶改得缓了很多。这个传说不知真假,但我觉得现在这个比较缓的台阶有一个好处,就是从心理上降低了大会堂的高度。


再说一个有关天安门的,就是天安门前的观礼台实际上是建国后才修建的。但是如果没有看过介绍,几乎没有人会想到观礼台原来不是天安门城楼的一个组成部分。就算是路过观礼台进入中山公园的人,看到了观礼台实际上是和天安门城楼分开的,也会把它理所当然地当成城楼的一部分。什么叫和谐,这就叫和谐!


可是大剧院呢?遗憾的是,它以错误的形象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这是典型的权力审美的产物。有一次我陪外地来的亲友去景山,站在山顶上往下一看,才全景式地发现了大剧院是多么的突兀。


所以,我不是反对尝试新的东西,但像大剧院那个形状,最好换个地方。


另外说一句,我十二万分地反对大剧院周围的大面积水域,因为北京市一个严重缺水的城市,一般来说最好不要搞这样大面积的人工水域,甚至大面积的人工草坪也不宜搞。


最后总结一下海纳百川:


有人曾经评论过所谓“京派”和“海派”:这两派都标榜自己是“海纳百川”,但是有什么区别呢?区别就在于,上海的海纳百川是什么都可以进来,进来了怎样都行;北京的海纳百川也是什么都可以进来,但是进来了就要变成北京的东西。比如说北京和上海都有很多外国人聚居的地区,像酒吧街这些地方外国人更是集中。但是外国人在上海的酒吧街会觉得自己不是在中国,但北京的酒吧街无论怎么装饰打扮,给人的感觉还是在北京。


可能这说明北京是一座骨子里就很土的城市,但是我觉得一座城市首先是为她的常住人口服务的。我喜欢的还是那座很土的北京。


(以上为今年一月所写,题目中本来没有“世界城市”这四个字,但拖到今天才贴出来,适逢北京市雄心勃勃地要建设成为世界城市,且有龙永图先生说要建帝国大厦那样的“地标性建筑”。)


我原来生活在世界城市的北京,而不是我的北京。

本文内容于 2010-3-6 11:23:42 被年时卖酒那人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