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枋:中日或必有一战

恨不抗日死,城春草木深。

前一句是吉鸿昌先生的诗,后一句是杜甫先生的诗。

这是我近期断断续续读完《国破山河在——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的感想,该书为山东画报出版社2007年7月版,作者:萨苏。此书在网上点击量也非常之大。

作者萨苏的专业是网络工程项目主管,因家学渊源和对文史的喜好,再加上在日本工作的便利,收集了很多日本史料,从日本人对战争的视角,结合中国的史料,来解秘中国这段抗日战争史,检视城春草木深掩下的历史瓦砾,这种研究方法对还原准真实的历史应该还是非常具有价值的。


历史是无法还原的,这是宿命。首先,记录历史,就会受到历史记录之人的意识形态的不自觉的影响;解读历史,同样更不可避免受到解读者本人所处时代意识形态及历史解读视角的影响。因此,解读历史,只不过是一种补缀记忆碎片的努力而已。但即使如此,我们也不能有一种放弃的心态,用交叉视角来还原历史,为我们带来了更好的参照和评价,我们不仅仅从正反两个方面,还从正反两个方向来看历史,是我们朝还原真实历史走向的最重要的一步。


当然,即使还原得再好的历史也不过象波光中的倒影。时间的力量太强大了,因此,哲学家说:我们永远不可能站在同一条河流中。现代世界的一体化,速度将时间和空间压缩后,让我们能够平和地从对立的两面,以交叉的视角来还原历史提供了可能,以比较研究来检视中日战争的起源、进程、结束,对人类的安全与繁衍功莫大焉。


虽然,绝对意义下的历史无法还原,但人性在相同的历史土壤下却会基本以同一种形态来生发裂变。从书中看,行文风格已经鲜明地体现了一种70后的特征,这种风格以一种诙谐和调侃淡化了抗日战争中的仇恨和苦难,可能老一辈人或许无法接受,但这种风格并不能视同为会消弭中国人心底里的历史隐痛和大国耻辱。

汉族这个民族是圆融的,并不会过多地记住苦难和仇恨,但积淀在心底里已经被显意识掩盖的潜意识同样不可忽视。中国似乎没有大国沙文主义的土壤,但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尊严可能在每一个国人的心底更重要。中日战争的结局,是大和民族并没有被汉文化同化融合。而大和民族的死硬固执和不认错,或将在未来某时当民族情绪容易被煽动的情景下,触发一场民族间的战争。中日或有一战,现在只是臆测,将来或许并不是传说。


检索历史,战争的起源并不必然源于仇恨,仇恨只是战争倡导者挑起民意的一种士气演练而已。战争于人类并不好,但战争并不一定可以避免。

在21世纪,地球是扁平的,但地球同样是危险的,在国别之间、民族之间的冲突上升为战争,或许也不可避免,这难道也是宿命?还原历史究竟会让我们远离战争,还是学会战争,还是激发战争,都未可料。延伸阅读:地标资讯 许子枋思想录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