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面对“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

秋天的白菜 收藏 0 161
导读: 著名童话大王郑渊洁3日在其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中称,“我如果是代表或委员,我参加二会的第一个提案将是:《关于如何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环球时报》3月3日) 童话大王郑渊洁的一个假想是:我如果是代表或委员,将提出《关于如何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这引起了不少媒体和网友的关注,那么,我们该如何解读这种现象呢? 《关于如何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当然是一种反讽。现实中,雷人的提案实在是太多了,有些还闹出了笑话,可以说,已经到了政协委员麻

著名童话大王郑渊洁3日在其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中称,“我如果是代表或委员,我参加二会的第一个提案将是:《关于如何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环球时报》3月3日)


童话大王郑渊洁的一个假想是:我如果是代表或委员,将提出《关于如何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这引起了不少媒体和网友的关注,那么,我们该如何解读这种现象呢?


《关于如何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当然是一种反讽。现实中,雷人的提案实在是太多了,有些还闹出了笑话,可以说,已经到了政协委员麻木而公众忧虑的程度,只是不少政协委员要么顾做不知,要么是混淆视听,以致于引出了《关于如何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的议题。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尴尬。


事实上,演员巩利曾提交过一份提案“保护环境,从我做起”,有不少人撰文认为“巩提案”俨然一篇小学作文或一个活动倡议书,跟“参政议政”的距离实在相差太远了。还有的人士提出了“国家不应提倡国内游”、“女性经期休假”、“城市居民付费获得二胎生育指标、农村居民放弃二胎生育指标获得补助”、“小学应增加繁体字教育”、“外国人和中国人结婚交纳保证金”、“石家庄名字太土”、“开展审美情绪教育”之类的空洞无物,敷衍了事的提案,看到这些现象,就可以知道《关于如何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是切中问题要害的,而类似调侃的话语之所以得到关注,更与不少委员的提案无法担当起公众的期待有关。


如此以来,《关于如何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是反讽,但是,也未尝不是期待,是政协委员们积极履行职责的动力所在。去年,赵启正先生说,应该允许委员说各种各样的话,媒体对这样的话应留一点宽度。笔者是赞同这点的,但是,我们不能毫无原则地允许政协委员浪费参政议政资源,更不能允许不负责任的政协委员堂皇混迹于国家的议事殿堂。这不但是对民众的不负责任,也是政协委员自身身份意识淡漠的表现。


《关于如何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告诉我们:政协不需要花瓶,要的是水平。正如网友们在评论中指出的那样:明星长年为业务奔忙,没时间搞调研,参政议政是不合格的。“各行业明星是行业技术精英,非政治精英,也少有时间思考政治,不可能为国献策,要社会精英参政才是正路”。事实上,就笔者的观察,弱智提案的背后往往是委员身份的后移与明星等行业身份的前移交织的结果。换言之,就是在屡屡越位。在其背后隐藏的深层次问题就是我们只见明星等“符号身份”不见委员身份。


为什么个体身份屡屡掩盖委员身份?一段时间以来,明星们是“两会”的热门人物,结果议政空间受到一定程度的挤压。尽管目前这种情况还难以避免,但是,公众有权利要求“两会”上个体们应以代表、委员的身份发言而不是明星的身份发言,否则就会有点南辕北辙。这是减少弱智提案的必然选择。



法国著名政治家罗伯斯庇尔在《关于宪法》一文中说:“全部国民有权知道自己的委任人员的行为。”因此,当委员的身份界限屡屡被打破的时候,笔者以为,对选民意志和公共意志的违背就有点在所难免了,当然也就出现了弱智提案。笔者以为,《关于如何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应引起社会的反省,以求得解决之道。那么,我们追问一下:谁来面对“减少弱智提案的提案”?并不多余。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