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江绅 正文 第四章 急火攻心

jonasruby 收藏 12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1.html[/size][/URL] 江绅他们还没走到村口,就看见爹,还有胖子的爹领着一大堆人往这个方向赶。看来他们已经知道了,于是赶紧在村口迎了上去。 “怎么回事,那人呢?” 江绅爹一看江绅满身的血,一蹦三尺高,非要找那人拼命。被后面的村长给拦住了。“急什么,问清楚也不迟!小伢子,你莫慌,慢慢讲,天大的事情四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1.html


江绅他们还没走到村口,就看见爹,还有胖子的爹领着一大堆人往这个方向赶。看来他们已经知道了,于是赶紧在村口迎了上去。

“怎么回事,那人呢?” 江绅爹一看江绅满身的血,一蹦三尺高,非要找那人拼命。被后面的村长给拦住了。“急什么,问清楚也不迟!小伢子,你莫慌,慢慢讲,天大的事情四叔帮你顶着。”还是村长比较理智。派了几个小伙子去山脚下看看人还在不在,江绅喘口气之后,就把情况照实说了出来。胖子在旁边添油加醋。片刻,整个事情经过大家都了解了。

胖子爹一听胖子把人打晕了。到现在还晕迷,急的团团转,赶紧给村长递上一根烟,村长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这事有点麻烦,你把人打晕了。万一残疾了,事就大了,要是醒不过来,就完了!”,胖子爹一听,差点晕倒。这可怎么办呀。着急的望着村长,“不过他们先动刀子在先,而且还伤了小伢子,我们可以算正当防卫!”,村长就是村长,两句话一说,大伙心都稍微宽了些。村长看见那些派出去的小伙子都回来了。摇摇头表示没看到人。就对大伙说“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这两天注意点外人!估计他们不会这么算了!”。

胖子跟着他爹一起回到家,关上门,他爹对着胖子屁股就是一脚。“狗日的,让你多管闲事,要是把人打死了。你自己去蹲牢子!”胖子妈赶紧把胖子护在身后,“打,你就知道打,孩子早晚有天被你打死!”,胖子妈还是极力的维护胖子,胖子心里乱急了。不知道那酒鬼怎么样,万一真要是背过去了。自己该枪毙呀。唉,心烦意乱,整个家焦躁不安。

江绅爹也领着江绅回到家,阴沉着脸。他妈一看这阵势就知道宝贝儿子肯定又惹事了。但是一眼瞟过江绅,看见肚子上的血,一下子晕过去了。江绅赶快过去扶着他妈,唉,以前打架没见过红,可这次真遇见了流氓,自己也没办法。妹妹到哥哥流了这么多血,一个劲的哭。江绅爹一言不发,去拿了药箱过来,对江绅吼道“过来!”,江绅赶紧跑过去,他爹把药箱打开,拿出碘酒,开始给伤口消毒,还好,只伤着皮,休息几天就好了。可万一刀子稍微偏了点呢。他根本不敢想。碘酒抹在伤口上,让江绅一阵剧痛,可他不敢叫出声来,使劲咬住嘴唇。

“疼就叫出来,还以为你天天跟人打架不知道疼呢!” 江绅爹怜惜的说。

江绅爹曾经当过兵,还是全师比武第二名,可还是没提干,因为一次偶然,把连长给得罪了。再也没有出头之日。呆了三年,还是回到了地方,走的那天哭的稀里哗啦,可没办法,还是得离开。江绅出世之后,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从6岁起,就天天让他打沙袋,天天按照部队的方法教育他。他妈天天跟他吵,可没办法。拗不过他,只能偷偷的给江绅增加点营养。可这样一来,江绅也练就了一副好身板,这是打架的本钱。在这山区,很多事情一着急都是用拳头解决,但是打归打,并不会真的影响感情。周围的人都能理解,人之常情吗,谁没有个急燥的时候,慢慢的,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江绅还是咬着嘴唇,不愿意讲话,也不知道讲什么。这时,他妈醒了。一看江绅,嚎啕大哭。“我的儿呀,那个挨千刀的把你弄成这个样子,我跟他拼命!”他妈边哭边骂。农村的孩子虽然平时父母并没有照看的如何仔细,但都是父母的心头肉。父母照样很心疼自己的宝贝疙瘩。他妈这么一哭,邻居的乡亲都过来问东问西,院子里一片悲凉。

此时的小桂子呆坐在自家门口,他无暇去照顾江绅,也不想去看胖子,脑子里乱的一锅粥。说到底,他们还是孩子,并没有经历过如此的场面。他回想了下今天的事情,他并不认为自己有错,如果再让他看见,他还是这么干。因为那一瞬间,他想到了他爹。他爹走的时候给自己留下200块钱,可他无意中发现他爹兜里只有50块。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然后偷偷的又拿了100块在他爹的口袋里。爹呀,你现在怎么样,在那边累不累呀。挣不到钱就回来,书我不读了。我陪你一块干活,这个家总归会有好日子的那天。小桂子想着想着眼泪又出来了。鲁迅先生的那句话很适用:沉默呀,不再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哭过之后,他心里好受点,想想自己的兄弟,又跑去河里,想摸几条小鱼给江绅送去。

小桂子随便扒了两口饭,正准备去江绅家,江绅和胖子一前一后都来了。小桂子赶紧让他们等着,去厨房弄鱼汤去了。

喝了鱼汤,大家久久都沉默了。胖子哭丧个脸,江绅肚子上缠满了纱布。

“我不想坐牢!我还小呢!”胖子终于忍不住了,捂着手哭起来,江绅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好把手搭在胖子肩膀上。

一群人正沉浸在悲伤当中,村长进来了。“哭啥,人又没死,只不过打晕了。”一句话让大家都惊了一下,胖子停住了。不相信的望着村长,村长接着说:“有人看他们走的。”胖子一下破涕为笑“太好了,我可以不用做牢了!四叔,我可以不用坐牢了!”。

“还笑的出来,你们知道那人是谁吗?你们惹了他,事情真麻烦了!”村长看着这帮长不大的小孩,气的背过去了。

“四叔,那人是谁呀!” 江绅看村长的脸色变了,感觉到一丝危险。

“唉,要我怎么说你们几个伢子呀。那人是县里的流氓头头,这事估计他们不会就这么放过你们!”村长叹了口气。

“庄稼人就图了平平安安,你们倒好,惹这一身事怎么办?害得你们爹妈跟着操心!”村长无奈的说道。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胖子身子一横,大义凌然的说道。

“你,你这个鬼伢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村长气得咳嗽了起来。江绅赶紧瞪了胖子一眼,过来帮村长拍拍背,“四叔,这事不怨我们,他们不该收人家钱的!”。

“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公安局都不管,你们能管得起吗?鬼伢子!”村长看这几个半大小子,不停的摇头。

“四叔,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江绅轻轻的问村长。

“我已经跟你爹商量过了,这几天你们就呆在村子里,那都别去,在村子里,他们还不敢把你们怎么样!”村长叹了口气,看了下江绅,说完就扭头出去了。

江绅看着村长的背影,明白这下肯定惹大祸了。倒是小桂子安慰旁边的胖子,“别怕,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干的是对的,就不怕别人!”。

江绅想了想,说道“大家这几天还是注意点好,不要出去了!小桂子要不你我家住两天吧。”

“不了。我这里也没事,再说离你家也没多远,真要有事吼两声就听见了!”小桂子不愿意住别人家,受不了别人家那氛围。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开心的吃饭,愉快的聊天。这种温馨的场面他从来没有经历过。

“别忘了,我们是兄弟!”胖子伸手拍拍小桂子肩膀。此刻他的心里也很沉重,不知道未来到底是什么情况。不想了,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过。

月亮渐渐爬上树梢,周围逐渐安静下来,三人坐在一起聊了很多,之前的打架趣事,懵懂的初恋,山区的趣闻,总有聊不完的话。

江绅贪婪的呼吸着这山中的空气,胖子仍然逗那只猫,这家伙就是很有动物缘。小桂子仰望着天上的星星,想象着自己母亲的模样。阵阵微风吹过,夹杂着泥土的清香,当然也有牛粪的味道,不过这才是真正的山村,世代生活的山村。

可平静的气氛中,总隐藏一种淡淡的不安,江绅感觉到了,嗅到了危险的逼近。可没多想,这是自己村子,他们能怎么样?附近的山自己都熟悉,就算他们打过来,自己可以往山上跑。这附近,山高林密,他们就算要搜山,没有上千人也难搜到一个人。等他们人都走了再跑回来。能那奈我何?

事情只有经历之后才能感受到残酷,以他们的阅历,他们无法预知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更不可能做出自己的判断。可事实是,危险正如缓慢的巨人一样,悄悄的逼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