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征文)有些人-我在外企的外国老板们

有些人-我在外企的外国老板们


我在大学毕业后先后就职于三家公司,均为美国公司。公司除了在北美本土和中国有较大的业务外,在欧洲、拉美、亚太其他地区等也有分公司。中国区的高层基本都是外国人,美国人居多,也有欧洲人,香港人,新加坡人,还有就是从美国回来的美籍华人,恕我直言,真正做到高层的大陆员工,几乎没有。本文涉及人名及公司名均做过处理,职称职位和技术用语也尽量用中文翻译。


(一)

大学快毕业时我通过D公司的校园招聘,以应届生的身份进入公司。D是全球行业领先者,全球五百强排名一百左右。部门在中国二百多人,外籍员工三十名左右。因为所有项目要和国外的项目组合作,因此项目负责人都在海外,平时除了电话交流,都没见过面。


T:美国人,部门中国区总裁,在公司干了快二十年(注:截止我离开公司时,下同。),完全不懂中文。T很随和,员工有事可以直接找他商量,没事也可以去找他聊天。每次部门开大会,T就站在前面随便讲讲,讲许多玩笑话,但是大多数都是美国式的幽默,我感觉不是十分好笑,但有些中国人会笑的很投入,我想大概中国人笑点也分高低。因为座位有限,有些大陆籍的中层,开会时喜欢站在过道上或最后面,非常给老板们面子,老板们每句玩笑话他们都笑的格外夸张格外卖力。大概公司规模太大,普通员工和T有一定距离感,我没有和他有太多接触。记忆最深的是被公司裁员那次,他依次找每个人谈话,面无面情的告诉我公司业绩滑坡被迫裁员,我是其中一个,然而就让我和人事商量补偿协议。我和他的英文名一样,一个T裁掉另一个T,在中国人眼里也是挺有趣一件事。


Y:香港人,人事/合作经理,在公司干了十六年。我刚进公司时,Y是主管我人事的老板,地位比T低,大概算是中层。他那样的人事经理在部门里有好几个,只负责升职、涨薪、休假等等,不参与工作和业务,对员工业绩的掌握也完全来自从别人那里的反馈。可以说,这种职位既被动又累赘,所以后来部门改组时被撤消了。改组后,Y被分到了具体的工作团队担任合作经理,由于十多年没有技术经验,他只能在项目中负责沟通、协调,形同虚设。Y最初在香港分公司任职,后来香港关门时,老板让他选择来上海或拿赔偿金走人。他家好几口人都指望着他养家糊口,无奈选择来上海。从上海公司成立开始,Y一直是元老级的人物。当初招聘、新员工见面等活动都是他带领其他人事经理,一度让我们误以为他才是部门老大。Y做事勤勤肯肯,在我眼中稍显严肃,不苟言笑,但工作热情却值得每个人尊敬。每份文档必亲自过目,每天早上路过他的座位时,他肯定已经坐在那里,欧美老板们很喜欢的上班时间散步聊天,他也很少参加。似乎这也是许多香港人的普遍作风。他的老婆是陕西人,他的中文是跟老婆学的,所以每当和他谈话,他都会交叉使用英语、粤语和透着陕西风味的普通话,显得别有风味。令人不解的是,无论担任人事经理还是后来的合作经理,Y的下属员工业绩都不如其他团队,别的团队可能二十个月就升职,他的人往往要25个月,别的团队涨薪12%,他的人偏偏只有10%。有人说他对自己员工要求严格,对员工业绩的评价分量最重的就是他这一环,一旦他压低打分,员工在与其他团队的同级评比中,就会占下风。也有人说大老板不喜欢他。无论怎么,他也没能逃过金融危机。第一波裁员中,他也被裁掉了,而且这回他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他是被公司裁掉两个中层中的一个,另一个是个大陆老女人。Y被裁掉的后,和他们团队成员抱哭成一团,T都专门赶来安慰他。那一天,虽然整个部门都弥漫着悲伤的分别气氛,但是Y的离开还是让几乎所有人感到震惊。Y四十多岁了,在公司做牛做马十六年,一朝不需要立即像狗一样被踢开。他在公司拿着香港标准的薪水,比大陆标准高许多,走之前拿到公司近二十个月的补偿金,但手上巨额的公司股票,在被裁那时却有如一张废纸(公司股价当时从40美元跌到了最低4美元)。


J:美国人,人事/合作经理,大学毕业即进入公司,工作五年左右。J的经历在外资在华企业大概算是典型。J在美国进入公司,工作几年后被派到中国担任领导工作,拿着美国标准的薪水,在上海过着奢华的生活。我们在欧美的同事许多在公司工作了十多年近二十年,而上海分公司却以年青人居多。所以被公司重点培养的J的领导能力可以在中国得到锻炼。J是MIT一类的学校毕业的,技术上相当过硬,深得大老板喜欢,在员工中口碑也很好,经常参加周末的足球比赛,在上海过得如鱼得水。曾经有一个团队员工之间勾心斗角非常恶劣,J临危受命去担任负责人,大老板希望他能压住局面。无奈一个外国人根本上还是无法理解中国人际关系的复杂。直到他调回美国,这个团队依然是一片烂摊子。J的老婆在大学毕业后也被安排进公司并跟随他来到中国担任人事经理,一方面显示美国企业的人性,另一方面也说明了J受到的器重。J和老婆回美国前,部门为他们举行了送别会。会上,说到动情处,七尺男儿竟然泪撒会场。感动之余我不禁想问,中国真的这么好吗?


M:美国人,D中国区总裁,很少出没。M统管D在中国的一切业务,手下一千五百人。虽然他的办公室就在楼上,但是在公司期间见到他不到十次,还几乎都在员工大会上。M已经歇顶了,说起话来像中国领导人一梯状志高气扬。不过有一次D的全球总裁来中国,M在一边也只有唯唯诺诺的命,看来等级森严不取决于社会制度。M在中国过着众星捧月一样的生活,呼风唤雨,出入威武,大概不仅仅因为他是个美国人,还是个美国老男人,更是个有钱的美国老男人。前不久公司的前同事突然爆出消息,M已经正式和他原配离婚,小三正是他在中国的助理妹妹。助理妹妹终于抢到了一杆追求已久的洋枪洋炮,这回她应该感到光宗耀祖了。威严的M叔叔明知助理妹妹喜欢的不是他歇掉的顶和半锈的小钢炮,但还是没能逃过东方女人没胸没臀的酮体诱惑,一个中西合璧式俗套的小三传奇就这样高调上演了。


(二)

离开D公司后,我进入D的一家供应商A。规模比D小很多,但在自己的领域依然排全球第一。A在上海的外国人比较少,部门负责人大多是美籍华人。


L:美籍华人,中国区负责人,在公司工作十五年左右。L的办公室就在我们大厅一角,平时喜欢在公司转悠,询问工作情况,但是表情刻板,毫无幽默感可言。由于规模较小,L会直接过问项目细节,有些邮件也需要转发给他。L严重歇顶,五短身材,微微发福。如果在马路上遇见我根本不愿意正眼看他。但由于公司的地位,每天见到他也只好毕恭毕敬。我在D公司期间也有过一个个子矮小的美籍华人小老板。我曾从心底对他们产生过敬重,因为身材上的缺陷会让他们奋斗之路平生许多阴影。但是后来又转念一想,大概美国人喜欢让这样的华人管理中国分公司。这样可以让中国员工感到亲切,又可以用卑劣的外表弥补外籍员工因为地位上差别上产生的不爽。当然我的想法可能有些卑鄙,但是在此求证,你们身边是不是也有其貌不扬的外籍华人老板?


(三)

为A工作了很短的时间,就在朋友的介绍下进入了S。S规模不大,但是财大气粗,工作环境很轻松,进公司不久就去新加坡和欧洲进行了培训。


K:香港人,几乎不会说中文。几年前,我们的部门在中国是K一手组建起来的。K和员工感情很好,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他亲手招进来的,他就像大家庭里的家长一样处处关照我们。K平时总是买大包大包的零食放在公共桌子上,有时中午会请大家一起聚餐,周末还会邀请大家带家属到他家中聚会,并专门请来厨师做菜。K的老婆是美国人,也被外派在中国,和K一样收入不菲。K的家在南京西路的高档公寓,每个月租金三万,不过全由公司出钱。K的老婆喜欢中国文化,据说上海有个丝绸市场,她每个月要去十次,百挑不厌。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相信信任可以带来回报,K应该算是一个。在工作上他充分相信员工,作息时间和财务报销几乎不过问,需要签字的地方也只是看个大概,从不刁难。至少目前,我们部门业务出色。K在精明严格的香港人中算另类,但也可能是受到他美国老婆的影响。K和员工打成一片,对自己不擅长或不理解的东西毫不掩饰。一次,公司联欢,销售经理出了一道题,“处男,打一作家”,K对答案“莎士比亚”深表不解,不停的追问身边的女士,成为笑谈。


B:美国人,工作地点在美国。我在中国分公司单独负责一块业务,B在美国,负责同一领域的美国业务,算是和我业务往来最密切的同事。通常,我在下班前可以将没处理完的业务转交给B,而他在下班前也可以将剩余的作业转移给我。但是B是个工作狂,我经常在中饭后还可以看到他在线。我的业务经验没有他丰富,每次我做完一项设置后,他都会抽空重新检查一遍,彻底消除了我犯错的可能。这让我工作初期压力少了许多。而他还多次表示我遇到疑难问题随时可以问他,如果他不在线,甚至可以夜里打他的家庭电话。这样的事情我当然万万不会做,不过B的工作热情由此可见一斑。


(四)

我学工科出身,国内同样做技术的,大多数是年轻人,工作二三年就开始焦躁不安频繁跳槽,想加薪,想做管理。而在国外,我却能见到大量四五十岁的老员工,有些人甚至在公司工作了一辈子,依然在技术的道路上不弃不舍,精益求精。对他们来说,一家公司,就是他们全部的职业生涯。如果非要给这种对比做出解释,我想,一方面是中国劳动人口太多,年轻时做技术拼的是精力体力,年纪一大,就只能让位于年轻人,不想让也得让。于是只好主动寻求转型,做管理或其他高级职位,刚积累几年的技术经验白白浪费,而新顶上来的年轻人又重新慢慢积累,如此恶性循环。另一方面,国内相对不重视技术人才。我有许多读研学技术的同学,研究生毕业后放着技术不做,硬是转型做金融,放弃了多年知识的积累。为什么?金融、房地产,哪一样不比技术活挣钱?真正愿意在技术道路上一路走到黑的,国内大概没有几个。


不同国家的人,受风俗环境成长的影响,性格也各不同。有的人是工作狂,有的人从不加班,有的人和蔼可亲,有的人面目可憎,有的人喜欢中国文化,有的人瞧不起中国人。但是,放在大马路上,放在中国的大马路上,他们就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和你我一样,有家长里短,有喜怒哀乐,也有悲欢离合。在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的今天,我们没有必要再用好奇的眼神打量他们,更没有必要对他们点头哈腰,唯唯诺诺。有许多外国人,他们和我们一样,在中国只为打工挣钱,养家糊口,最多不同的是他们拿着西式的薪水,过着中式的生活。他们不是圣人,也不是传奇,只是当我们的许多国民,自卑地将白皮肤蓝眼睛的外国人看的不可一世时,他们才学会了目空一切,趾高气扬。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如果不能尊重自己,最终也不可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因此,无论站在哪里,无论面对怎么和蔼可亲或骄横跋扈的外国人,谢谢,请抬起你的头,请记住你是中国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