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离苏联有多远:仍笼罩在那个时代影子中

零點突擊 收藏 0 1310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4_69596_10769596.jpg[/img] 在列宁墓的进口处,还有一位长相、装束酷似列宁的“列宁”。他手里拿着一面苏联国旗和一份《真理报》,到处招揽游客合影,每次一两百卢布,还可以讨价还价。据说这种山寨版的“列宁”在红场及莫斯科其他景点还不止一个,专以“特型陪照”赚钱养家糊口 苏联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诞生地,也曾是各社会主义国家的母本。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是它的主要后继国,但同原苏东地区的其他国家一样,


俄罗斯离苏联有多远:仍笼罩在那个时代影子中



在列宁墓的进口处,还有一位长相、装束酷似列宁的“列宁”。他手里拿着一面苏联国旗和一份《真理报》,到处招揽游客合影,每次一两百卢布,还可以讨价还价。据说这种山寨版的“列宁”在红场及莫斯科其他景点还不止一个,专以“特型陪照”赚钱养家糊口


苏联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诞生地,也曾是各社会主义国家的母本。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是它的主要后继国,但同原苏东地区的其他国家一样,也全面地放弃了原有的社会制度。从那时到如今近20年,俄罗斯离开苏联究竟已有多远?我在俄罗斯逗留了半个月,先后到了伊尔库斯克、莫斯科、伏尔加格勒、喀山、苏斯达里、弗拉基米尔、谢尔季耶夫、图拉以及莫斯科周围的一些地方。为了增强感性认识,除了北京到伊库、伊库到莫斯科之外,其他地方都是乘火车或汽车去的。


通过表面上的观察,应当说,经过近20年的发展,俄罗斯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和社会生活都发生了程度不同的变化,但尽管如此,无论从外在还是内在,过去岁月的标识、特征和心态依然处处可见列宁墓门前的山寨版“列宁”


在俄罗斯的大小城市,尺寸不一的列宁雕像随处可见,有全身的、半身的、站着的、坐着的。从姿势上看,最常见的是站像,手有向上挥,也有向下指的,还有插在裤袋里的。此外,在许多建筑物的外墙上有列宁头像的浮雕。莫斯科街头雕像最多的是彼得大帝库图佐夫朱可夫这样的政治军事统帅,也有高尔基、果戈里等文坛巨匠和罗蒙洛索夫、门捷列夫等科学人物,苏联时期政治家的雕像可能只有列宁的。


在俄罗斯的大小城市,主要的街道几乎都有以列宁命名的。列宁的名字还不只出现在街道上---莫斯科最高处叫列宁山,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叫列宁图书馆,弗拉基米尔等城市的主要广场也都以列宁命名。


列宁的雕像和名字虽然留下了,但并不意味着俄罗斯民众心怀的情绪依旧。在列宁墓的入口处,还有一位长相、装束酷似列宁的“列宁”。他手里拿着一面苏联国旗和一份《真理报》,到处招揽游客合影,每次一两百卢布,还可以讨价还价。据说这种山寨版的“列宁”在红场及莫斯科其他景点还不止一个,他们租房住在莫斯科,可能是专门以“特型陪照”赚钱养家糊口。我见到这位“列宁”的时候,他刚用手机打完电话,与同样是山寨版的“斯大林”站在一起。两人不知在谈论什么,说不定是互相询问生意如何。


此情此景对我来说很新鲜,但俄罗斯人早已习以为常,没有任何人干预、打扰他们。


“英雄城市”英雄依旧


俄罗斯过往岁月的另一个突出标识是“英雄城市”。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特别是苏德战争爆发后,苏联的欧洲部分战况异常惨烈。为了表彰这里军民的“大无畏革命精神”,1945年1月和5月,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两次发布命令,授予12个城市“英雄城市”称号。


现在,这12个城市中属于俄罗斯的有伏尔加格勒、莫斯科、图拉、新罗西斯克、摩尔曼斯克、格摩棱斯克和圣彼得堡。这些城市留给我一个最突出的印象就是,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相关的、又细又高的胜利纪念柱到处可见。这其中,最典型的又应该是伏尔加格勒。


伏尔加格勒全城有近百座二战纪念碑和几十处纪念地,其中,最有名的是马马耶夫高地纪念碑群。山岗上矗立着一座8000吨重的“祖国母亲在召唤”雕像,山下有许多反映战争场面的群雕和一座由碑石环绕的圆形阵亡烈士纪念大厅。大厅中央是一支巨手握着的火把,长明火在四名礼仪兵护卫下永远燃烧。


苏联已去,这些城市“英雄”依旧,俄罗斯民众对英雄们的怀念依旧。今天,这些地方仍是俄罗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结婚的新人们都要到这些地方献上鲜花。


现代化建筑很多成了烂尾工程


20年后,俄罗斯发展的速度与程度仍然差强人意。无论是首都莫斯科还是其他中小城市,基础设施都非常陈旧和落后,现代化气息很淡,除了东正教堂富丽堂皇之外,现代化建筑非常少见。莫斯科地铁世界闻名,可它所拥有的辉煌差不多都是苏联时期留下的。


我印象最深的是宾馆里的电梯,又小又破,真不知身材高大的俄罗斯人如何使用,上下楼时突然的停顿让你胆战心惊。宾馆里的电器设备和家具用品比中国同等级宾馆相差恐怕要在10年以上。俄罗斯的火车总体上也比较破旧,运行速度慢得出奇,只能从它的包厢、卫生间马桶和窗帘等设施上看出往日的豪华。


莫斯科大学主楼远看非常雄伟,到跟前细看你会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墙上布满蜘蛛网般的细线。陪我的中国留学生让我猜,我以为是电话线。她告诉我,那是网线。


莫斯科以及一些旅游城市也试图修造一些现代化的建筑,但遗憾的是,受近两年经济低迷的影响,多半成了烂尾工程。莫斯科联邦大厦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大大小小的吊车无奈地停在那里,建筑工地用破旧的围布遮挡着。



原文来自:“你有意见可向我们领导提”


在俄罗斯,仍然可以感受到某种“计划”心态。


比如,地铁公交基本上不用英文报站名或播报其他行车信息。在大大小小的景点,除俄文外也很少有其他文字的标识或解说。


在喀山历史博物馆参观完,我通过翻译对一位工作人员说:“我对贵馆的展品非常感兴趣,可惜不懂俄文,如果有英文说明该有多好啊!”这位工作人员生硬地回了我一句:“你有意见可向我们领导提。”


总的感觉是,在俄罗斯,不懂俄语寸步难行,懂俄语行走起来也并不顺畅。旅游景点的门票都是很小的白纸黑字,看不出任何名胜标识或景点介绍。这里多半也不卖宣传本地风景名胜的明信片,即使有也是整套出售,很难买到单张的。


其次,工作效率低。我在莫斯科出机场时,用了一个多小时才过关。在俄罗斯工作的中国朋友说,我出关的时间还算是快的,花上两三个小时也很正常。


类似的情况在宾馆、餐厅、商店等服务行业更是常见。一名在莫斯科大学留学的中国学生告诉我,她为了更改被俄方工作人员写错名字的入门卡费尽周折,耗时半个多月,连退学的心都有了。


第三,社会腐败现象突出。莫斯科“蚂蚁”市场的命运在一定程度上折射的就是腐败问题。来之前就有人告诉我,俄罗斯警察不仅办事效率低,而且很“黑”。在喀山我终于领教了。



我乘坐的列车早上8点半到达喀山站,在喀山大学读书的中国留学生小P到月台上接我。就在我们转过身想出站时,两名警察把我们拦住,要了我的护照,看后说没有在俄居留证明,不由分说将我们带进警察局,一个警察还搜了我的全身。那是一间不大的屋子,角落还有一个关嫌犯的铁笼子。两个年轻警察反复地盘问并威胁把我遣送回国。我向他们出示了机票、车票、邀请信和在俄各地的居住证明等文件,小P反复向他们解释并打电话向中国使馆询问,后者说我的一切手续都是合法的。折腾了半个小时,最后,警察让我们走了,但什么说法都没有。知情人说,俄罗斯警察时常用这种方法讹诈外国人。


走在俄罗斯大街上,与俄罗斯人打交道,你处处可以发现,现在的俄罗斯仍然笼罩在过去那个时代甚至更久远年代的影子里


我同意一些学者的看法,即观察俄罗斯不能用中国的标准和价值观来衡量,毕竟历史传统等方面差别太大。但无论如何,俄罗斯社会转型近20年,人均GDP已过一万美元,仅仅与它自己相比,社会发展的各方面也应该显现出长足的进步。在世界发展如此之快、全球化程度如此之高的今天,俄罗斯依然蒙着孤独、高傲的面纱,恐怕与历史的惯性有关。历史网%~UU*AR{^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