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袭阳明堡战斗始末

287599449 收藏 0 878
导读:“七七事变”后,日军沿平汉、津浦、平绥三条铁路线向我中原腹地进攻,企图夺取、控制黄河以北广大地区,对山西形成重兵压进之势。为守住华北咽喉,以保卫太原为目的的“忻口会战”即将展开……此时八路军3个师业已完成整编,并承担起会战中的主要任务——“截断敌人后方交通,打击来援之敌”。1937年10月初,八路军总部发出命令,要求各部队积极配合正面守军,深入敌后,展开攻势…… 10月10日,129师的先遣部队769团由师长刘伯承率领渡过黄河,到达五台县东冶村以北地区待命。此时山西已是一派萧瑟清秋,但渡过黄河

七七事变”后,日军沿平汉、津浦、平绥三条铁路线向我中原腹地进攻,企图夺取、控制黄河以北广大地区,对山西形成重兵压进之势。为守住华北咽喉,以保卫太原为目的的“忻口会战”即将展开……此时八路军3个师业已完成整编,并承担起会战中的主要任务——“截断敌人后方交通,打击来援之敌”。1937年10月初,八路军总部发出命令,要求各部队积极配合正面守军,深入敌后,展开攻势……


10月10日,129师的先遣部队769团由师长刘伯承率领渡过黄河,到达五台县东冶村以北地区待命。此时山西已是一派萧瑟清秋,但渡过黄河的769团官兵嗅到的却是扩散在空气中、无处不在的浓烈战争气氛,尤其是团长陈锡联


陈锡联当时刚满22岁,虽然年轻,但资历却不浅。他14岁参加革命,凭着勇猛机智果敢,18岁任团政委,20岁长征时已经是红四方面军第4军10师师长。战争对他没有丝毫陌生,他本来就是从战争里打出来的,但现在的情况很不相同。从陕西北上的一路,刘伯承师长讲了一路的政治形势和军事斗争:作战对象变了,作战形式也要有变化……


刘伯承师长一路的教诲,让陈锡联对当前的形势有了更多的了解,树立了必胜的信心。在东冶村停留不到一日,陈锡联的部队就接到任务——在忻口以北的崞县、阳明堡之间截击敌军。受命后,陈锡联率部向代县、崞县东部地区插去。


10月16日上午,部队进抵代县以南的苏龙口村一带。苏龙口村是滹沱河东岸一个不小的村庄,顺河南下40余公里便是太原的最后防线——忻口。此时的忻口会战开展得如火如荼,而苏龙口一地既是敌后更是敌人增援的必经之途。于是,陈锡联决定在此伺机“截击敌军”。当然,作出这个决定的因素还有,陈锡联发现除了公路上日军的汽车整天运输外,涂着太阳标记的日军飞机也接二连三地“轰轰”飞过,飞行架次之密就像在马蜂窝附近,飞行高度之低简直就像在头顶掠过,而且飞机很快就在地平线消失——难道附近有敌人的飞机场?果然,经当地老乡证实,隔河10来里外的阳明堡镇确实有个简易机场。看来,这里是敌人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全团官兵顿时为之一振,纷纷请战要去攻打机场。


打还是不打?陈锡联心里并没底。轻率鲁莽是要赔本的!但战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夜晚降临了。刘家庄村,团部驻地的马灯点亮了,陈锡联和营以上干部的心里一点也不明亮。大家围着展开的地图,一个个沉默不语。副团长汪乃贵一语打破沉寂:“干脆些,端了鬼子的机场!”


这个想法是大家的共识,但以端敌人的机场为目标的战斗在当时我军的历史上还“史无前例”。没有前例当然不是最主要的障碍,主要的是,怎么个端法。陈锡联没有吭声,他紧蹙眉头,露出与年纪不相符、但与老练指挥员相称的深沉。


又有人建议:“要不,还是打埋伏,切断他们的公路交通。”


陈锡联也没有回应。临别时师长刘伯承曾交代:“可以先报告以后再打,也可以打了以后再报告。情况不清楚可以随时电报来问。”他确实很想听听师长的建议,但电台一直不通,请示的电报怎么也发不出去!他来回踱着步,心里盘算着这个难得的战机。停顿了片刻,他坚决道:“要吃就吃肥的,送到嘴边的肥肉,哪有不吃的道理?怎么个吃法,先看看再说。”


第二天天亮,他便带着团里的3个营长去现地侦察。


顺着山沟走近滹沱河,刚登上河边的一座山峰,2营长谭德仁就叫道:“快看!飞机!”


大家不约而同地举起望远镜,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对岸阳明堡的东南方一群灰白色的敌机整齐地排列在机场,机体映着太阳光,发出刺目的光芒。


正当他们仔细观察机场周边的情况时,一个人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这个人越来越近,他衣衫褴褛,打着赤脚,神情紧张,由此判断肯定不是日军。他们迎了上去,可这个人就像惊弓之鸟,见有人招呼他,立刻抱头蹲地,吓得直哆嗦!


陈锡联走过去,说:“不要怕,我们是八路军,是来打鬼子的。”


这个人一脸疑虑地抬起头,看着陈锡联,哆嗦着嘴说:“老总……”


陈锡联将他扶了起来。见到是中国人的部队,再加上陈锡联又如此和颜悦色,这人的紧张感消除了。原来,他叫赖保三,家在机场附近,被鬼子抓来做苦力,每天从早累到晚,不仅不给吃饭,还经常挨打受骂。他实在受不了折磨,便趁鬼子不注意逃了出来。


陈锡联与3位营长交换了一下眼色,问他是否熟悉机场的情况。赖保三顿都没顿地说,从修建机场到现在,他一天都没离开过,对机场里里外外非常熟悉。


这简直就是天助769团!这位赖保三为陈锡联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情报:机场位于阳明堡镇南侧5里之小茹解、下班政、小寨、泊水4村之间。里面共有飞机24架,成3列停放,每列8架。白天起飞去忻口、太原轰炸,晚上全部返回。守卫部队是日军香月师团的一个联队,大部分住在阳明堡镇,机场里只有一小股警卫部队和地勤人员,约200人左右,集结在机场北端。飞机集中排列在警卫部队的东南侧,防御工事粗糙,仅有一些简单的掩体。日军虽然对进入机场的各个路口警戒很严,盘查很细,但对机场周围疏于戒备。


这些情报让陈锡联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傍晚团部的会议开得顺利多了,一致认为:日军正忙于夺取忻口,而其侧后兵力不够、警戒疏忽。机场内工事简陋,敌人兵力不多又守备松懈,如果隐蔽潜入,出其不意,突然袭击,取得胜利是完全有把握的!


露出了难得笑容的陈锡联拍着桌子,下定决心:“打!”


10月18日,作战计划和部署在精心策划中:3营确定为突击队;1营袭扰、牵制、阻击崞县可能增援之敌;2营为预备队。


但是用什么东西干掉飞机,这又是个新课题。现有的武器里,手榴弹是威力最大的,于是决定,将手榴弹捆在一起,塞进飞机“肚子”……


10月19日夜,769团各部进入预定阵地。凌晨时分,突击队从东西两侧秘密进入机场,可在接近飞机约30米时被敌哨兵发觉,营长赵崇德当机立断,命令发起攻击。敌机在一捆捆手榴弹的打击下顿时爆炸起火,起火顿时一片火海。梦中惊醒的日守军不知道该救火还是该反击,战斗持续不到一个小时,24架敌机基本被毁,赶在敌增援部队来到之前,3营撤出战斗。营长赵崇德,这位积极请战、敢打敢拼的红军时期的团长不幸牺牲。此役,我军伤亡30余人,歼敌百余人。


这是继平型关大捷、雁门关伏击战切断日军交通运输线之后我军取得的又一次重大胜利!刘伯承在接到电报后连声称赞:769团首战告捷!打得漂亮!


国民党方面对此战所取得的战果从将信将疑到深信不疑也经历了一个过程。为了证实情况,国民党飞机到阳明堡侦察,看到机场一片残骸才心服口服。忻口会战正面的国民党军突然发现日军的飞机几天都不来轰炸,开始觉得还奇怪,后来才知道,是八路军把敌人的机场给炸了。一直承受着日军空袭压力的国民党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致电周恩来:“阳明堡烧了敌人24架飞机,是战争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我代表忻口正面作战的将士对八路军表示感谢!”


阳明堡战斗在抗战中产生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一时间成为中外媒体的头条新闻,并将该团誉为“抗战四大名团”之一,蒋介石不但颁发了嘉奖令,还发了2万元奖金奖励参加阳明堡战斗的部队。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