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与枪的故事--和广大军迷分享

西南季风 收藏 81 6892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终于发出照片了,原来的照片太大了,发不上来。

这是我老爸的照片,拍摄于1989年。


我本人并不是军人,只是因为时代家庭的原因,对军事有了更多的兴趣。这篇文章本来是想在前几年写的,因为那时候铁血有一个我与枪的故事的征文,我本来想写来着,后来想想也就没写。因为在铁血有很多当过兵的朋友,他们才是专业的人士。不过在我写了《从年轻人的角度看越战》后,我意识到其实在铁血我们还有更多的非军人的朋友。这些人和我一样都是怀揣着一个尚武心的年轻人们,我们可能是学生,可能是参加了工作,我们很多人甚至都没怎么摸过枪。只是怀着一颗强国心来热爱军事,对于军事我们的热爱或许有点叶公好龙,我们上了战场指不定就是一个累赘货色。但我想,术业有专攻。我们不必要亲自上战场,我们只要在我们的岗位上努力工作就可以了,我们要拥有一颗强国之心,尚武的精神!

这篇文章献给所有像我一样的半吊子军迷们。


提起枪,我并不陌生,老爸就有一支枪,不过那是20年前的事情了。

老爸退伍回来后,就一直佩带着一支54手枪,直到1989年被收回。关于那支枪,我没有太多的记忆,因为我那时候实在是太小了,87年生人,在89年也撑死2岁。不过我唯一记住的画面是那时候人家来收枪,老爸沉思了半天还是交出去了,后来提了要求,要拍一张照片,于是就有了上面的照片。

那时的记忆零零碎碎,指不定是不怎么准确了。反正在我模糊的印象中,这枪是藏在三门柜的(不知道还有多少80后的朋友能记得三门柜这老古董),貌似枪套上还有那种类似与宝剑手柄上的穗丝带。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妈给他弄的,感觉是不像,因为我妈很反感这些武器什么的。

后来不断巩固我关于这遥远记忆的,一个是家里的老照片,老爸拿着枪耀武扬威。另一个是家里面一个专门藏钱的盒子里有6颗54手枪弹,那是老爸留下来的。我小时候时常趁大人们不注意,总是悄悄的找来钥匙打开那隐秘的抽屉里的盒子。我倒是对里面的仅有的几张百元钞票没什么兴趣,就是冲着子弹来的。还好那时候我其实还是很胆小的,也很容易满足,只要偷偷的看看就行,也没闹出什么事情。现在我一个丽江的哥们他也跟我讲过这种故事,不过他就危险的多,他妈是警察,他们兄弟两人拿出子弹到处玩,结果后来藏在火塘里。一次他妈妈烧火把子弹引爆了。他跟我说墙上被打了个大洞,所有邻居都被惊动!当然他和他兄弟也免不了一阵挨打。

我的谨慎让我从未因此而受过什么责骂。

另一个时常向我巩固记忆的就是我堂哥了。他常说他最喜欢我爸的那支枪,他还说后来我老祖,也就是我爸爸的爷爷去世的时候,我爸在那坟地里开了几枪。回来的时候让他背着,那是在88年,我堂哥才8岁。堂哥和我说,那枪好重!

总而言之,这支我从未摸过的手枪却成为我记忆中第一个关于枪的深刻印记,直到现在还不能抹去。


后来慢慢长大后,见到枪的机会就更多了。先说说气枪和火药枪吧。呵呵,这虽然在铁血上说有些不专业,但人家好歹也是枪啊,各位朋友不要嘲笑。

在没有禁止气枪和火药枪(我们这里叫铜炮枪),的小时候,这两种很民间很业余的枪给我很深的印象。在我们那里,农村每家一杆火药枪有的甚至两杆。我外公,我大姨爹,我大舅……我妈这一辈的长辈们都喜欢枪,经常背着火药枪去山林里,也能经常打到些什么麂子、野猪什么的。我爸他们那边,我叔什么的更无聊,尤其是我三叔,老是拉我打靶,我最害怕这种玩意了,声音太响,后座太强。我还是比较喜欢气枪,专门用来打鸟。那时候有个习惯,喜欢嘴里含着一颗气枪弹,现在想想,我的天,那可是铅呐!!


那两种枪毕竟还是不专业,说说专业点的。

我们那里在90年代时常进行民兵训练,打靶的机会多的是。我爸是厂里武装部的,每年都要组织。太小的时候,我爸不让我去,只是每次回来给我一堆子弹壳(我们那儿叫马子壳)。小时候我最多的玩具就是一堆堆子弹壳,然后和其他的小朋友开赌。人家玩的是玻璃蛋,哥们玩的是子弹壳,高一级。

9岁的时候,民兵训练,老爸就带我去了。先是去县里的武装部领枪,让厂里的司机开着那尼桑的面包车拉着我们去。打开武器库,看那么多的枪简直花了我的眼。因为是民兵训练,也不会弄什么太复杂的,玩玩56半,56冲和56机枪什么的。那时候抱着枪去放到车上,老爸说我小,给我支轻的56半,我才不干,我就冲着机枪去。机枪真的很沉,但我就是不认输,坚持把它抱上车。

回程的路上,司机说太重,不好拉,于是,一群人扛着箱手榴弹在江里炸鱼。他们倒是炸得爽,我在旁边捡拉环。回到家,一堆拉环。

后来打靶的时候我们只能在旁边看着,然后一窝蜂的捡子弹壳,然后再去靶子后面挖子弹头。子弹头太容易坏了,很少能挖到完整的。那时候一颗完整的子弹头+子弹壳,是很牛的事情。

像这种大规模点的民兵训练,我就没得玩,只能在一边看。但像有的小规模的,我就能玩了。有的时候81节老兵打靶,大家都是熟人,于是就给我玩,当然只给我打56半,因为它比较安全。我按不动56半的弹夹,只好一颗一颗的上。然后瞄准,然后开枪。打了几环我不管,只是觉得很爽。后来某次打过一次56冲,可惜是短点射,才给我5颗子弹。还不如56半,人家说让我随便打。

可以说整个90年代是我与枪械接触最多时期,那时候就是直接是实践操作,还有理论操作也不错。我爸的那些军事教材被我翻了一遍,什么56冲锋枪讲解什么的。家里也有好多类似于56半自动子弹带,56冲锋枪弹夹什么的。这些和我的子弹头,子弹壳什么的组成了我的玩具。

老爸他最喜欢把没打完的子弹带回家,因为那时候借枪很方便,子弹要买,可以带出去打猎,有了自己的子弹就可以不用花钱。结果家里的子弹越积越多,从最初的那六颗手枪弹,到后来的一大包56式的子弹,还有几颗长一头的机枪弹。只是后来就没有民兵训练了,借枪也不可能了。那些子弹就堆积在了家中。

我妈对此总是埋怨我爸,说没事带回来干嘛,现在可好扔也不能扔,还时常担心会不会有意外……

我后来就再也没打过枪了。

直到07年军训,云大的军训总是在大一的暑假,那时候打靶,坐了一个小时车,走了20分钟山路,用的81杠,三颗子弹,一秒钟,没感觉。

本文内容于 3/4/2010 4:45:49 PM 被西南季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