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正文 三十六我梦见爹回来领咱上天堂了"

武者2009 收藏 7 30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王戈庄乡的鬼子出动了三分之二,伪军,特别行动队也清剿而出,一行近300人浩浩荡荡杀向王家山里。田中发誓要把山里的中国军队全部消灭不留后患。他不知道山里“强大的军队”其实只有三个男人和几个寡妇。

鬼子队伍经过之地,老百姓呼男唤女望风而逃。接近中午时分,田中人马终于奔到了铁镢山下,望着这个昔日杀戮的战场,一些参加过那次战斗的伪军不寒而栗。马大全和花脖更是战战兢兢不敢向前。

田中这次有了经验,他指挥炮兵先向山口一阵猛轰,嗖嗖的炮弹狭着风声咣咣地砸进了山顶壕沟了,霎时浓烟滚滚尘土飞扬,木霄石块漫天乱舞。马大全高喊:太君真是高明啊,这下土八路连还击的机会都没了。田中哈哈大笑。炮战过后,山顶一片寂静,咿?土八路都死光了?田中指挥刀一举:兔子跟跟!

上百伪军嚎叫着向山顶冲去。花脖跟在后面手举盒子枪大声咋呼:兄弟们那,立功的时候到了,抓住土八路皇军大大的有赏啊,山里的姑娘随便日啊!

伪兵们一听更来了劲头,不顾死活的稀里哗啦向上猛蹿,还没到半山坡,突然几声轰天巨响在人群里炸开,草,这怎么回事啊?伪军们还没明白过来,残肢断臂伴随着哀号就飞上了天,瞬间20多个皇协军魂钻阎王殿。

后面的伪军一看不好,连滚带爬骨碌下了山底。田中非常吃惊,暗暗感叹中国正规军就是跟普通山民不一样,还他妈跟我玩地雷阵啊?幸亏老子早有预备。他转身向后面一摆手,四五个手持探雷仪器的鬼子忙跑了过来冲到前面忙活开了,一排机枪手伏在石头后时刻紧瞅着山顶,对方若冒头第一时间就扫过去,别想在我大日本皇军面前得瑟。其余的鬼子伪军都跟狗似的趴在地上躲避冷枪,田中坐在最后面的一块石头上拄着刀看探雷兵操作,马大全在一旁哈着腰听动静。

探雷的鬼子排成一排并肩齐进,探出几十米也没发现仪器报警,草,原来就这么几颗破地雷吓唬人啊,他们忙活了大半天,快到半山腰了还是没见异常。根据已往经验,过了半山腰就不可能有地雷了,因为若在阵地前面布雷只能是白费力气,早被炮弹炸爆了。

鬼子们不知道对方用的是木桶地雷,仪器是只能探测出金属炸弹的,对木头是瞎子点蜡一抹黑。

突然一个鬼子发现了一条细绳,咿?这是什么东东?另一个鬼子凑上来一瞅嘿嘿偷笑:日,你小子连套兔子的绳扣都不认的?我看看逮着几个兔子,说着弯腰伸手一把就把那细绳扯起来,靠,咋连个兔毛都没有?看来这些山民技术不高。静扯蛋。话还没说完,突觉地下一颤,惊天动地一声巨响,几个鬼子就惨嚎着飞上了天,半空中身体撕裂,肠子肚子连带残胳膊断腿象雨一样落在了山下鬼子们的面前。

人群一阵惊呼,纷纷躲避。田中猛地蹿起来望着这一幕惊呆了:怎么回事?土八路的地雷用上高科技了?怎么连探测仪也探不出来?

他心底油然生出一鼓寒意:怎么办?今天必须攻进去杀光,去抓老百姓趟雷阵?可那些支那小民早跑没影了。

马大全也吓了个半死,他见田中愣怔在那儿,忙上前问:太君,用炮炸开雷阵。

吆西!田中点点头一声吼叫,炮兵调整角度,铺天盖地的炮弹飞向了半山坡,随着嗖嗖的炮弹落地,山坡上发出一连串轰鸣,整个山口硝烟弥漫,碎石翻滚。日,这办法真管用。马大全得意的叫起来。炮击停止,伪军们又嗷嗷叫着冲了上去。这次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一路冲到了山顶。手舞足蹈地高喊:土八路跑了!

这可把田中高兴坏了,他精神振奋,高举指挥刀嚎叫着向山顶蹿去,人群呼啦啦站满了山顶。田中站在高处向山里望去,见沟里稀稀拉拉几十顶茅草屋呈蜿蜒盘旋状一路隐进大山深处。令他奇怪的是有一家屋顶的烟筒上竟然还在冒着浓烟,日,难道这些山民没有发觉?他发一声号令,鬼子就向山下村庄冲去。上次没能踏平这个山村,现在一定要把它夷为平地,鸡犬不留。

二愣子爹躺在炕上听到山口那边传来密集的爆炸声,知道鬼子来了,就抬身对老伴道:他娘,我口渴了,你烧些水我喝吧。

二愣子娘就摸索着抱来柴火,往锅里舀了几瓢水烧起来,浓烟从屋顶的烟筒里冲上了天。

二愣子爹又道:他娘,多添些干柴,你过来我跟你说个事。

老伴起身走到了炕前,嘟囔着:有啥事啊还这么神神道道的。

他叹了口气,看着老伴那布满风霜的皱脸和一双深陷的眼窝,道:昨黑里,我梦见咱爹回来了,还是穿着那件深兰对襟大袄。模样一点没变。

老伴道:真事咋的?爹可是走了10多年了,他回来干啥?埋怨咱没给他烧纸钱?

二愣子爹道:不是,我问他,爹你回家有事?你猜爹说啥。他说看你和楞他娘在人间受这么多苦,我回来领你们上天堂享福去。

老伴嘴一撇:你快别瞎说了,咱俩能一块去也是上辈子积的福啊。

二愣子爹点点头,看着她,问:你不怕死吗?

老伴道:能利利索索的死倒好了,这兵荒马乱的象咱这样活着就是遭罪啊。

二愣子爹长出口气说:他娘,你上炕,咱啦会呱。

老伴道:你不是口渴吗,水开了我去给你盛碗。说着到灶间端了碗水进来放在炕上。然后盘腿上来坐在了老头对面。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唠着。

这时鬼子已冲进了山村,直扑他家而来,烟筒冒烟说明家里有人啊,草,这目标好找。

10多个鬼子伪军蹿到院门前见挂着锁,靠,以为锁门我们就进不去了?砰砰一阵房摇地动,门被砸开了,一群鬼子端着枪冲进院子吼叫道:里面的土八路的出来,皇军的不杀。

屋里老头老太太依旧静静的坐在炕上连动不动,鬼子急了,冲着窗户啪啪连开几枪,子弹钻进来噗噗打在北墙上。

二愣子娘扬头冲外面骂道:你们待作死?跑俺家来发什么疯!

鬼子一听有女人的声音,哇靠,花姑娘啊!呜哩哇啦*笑着争先恐后地踹开屋门冲了进来,此时院子里也聚满了赶来的鬼子,二愣子爹不慌不忙的端起油灯点着了炕上的炸药引信,看着火花哧哧直窜。他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几个鬼子刚进到屋里,突然惊天动地一声巨响,整个房屋被巨大的爆炸波冲上了半空,轰隆隆的石块木条夹杂着破碎的肢体漫天飞扬。霎时,几十个恶鬼命丧地狱。

一对与世无争的善良的灵魂也在爆炸声中摆脱了人间疾苦,去了他们向往的世界。

二愣子在高崖上看到这惊天一幕,悲嚎震天,拳头砸在石块上鲜血四溅,娘啊,儿子无能,没能保护好您啊。

田中和马大全正往冒烟的房子赶呢,突然被一阵巨大的气浪冲倒在地,身体被落下的木头砸的痛疼难忍,嗷嗷直叫,等爆炸声刚停,田中跳起来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支那猪,死了死了的,杀!

惊魂未定的鬼子伪军听到号令,纷纷从地上爬起来刚要四散放火烧房屋。突听山间小道那边响起清脆的枪声。这是二愣子悲愤到极点,举枪向村里打出的子弹,他也是为了村里的房屋不被鬼子毁掉吸引这群畜生过来。

田中猛一楞,马大全喊:太君,土八路在山上。

田中挥刀吼叫:山上的土八路,死了死了的,兔子跟跟!

200多鬼子伪军跟疯狗似的呼拉拉向石人洞方向冲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