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生的 第一卷 试剑城 第五十五章 凉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



“好像你明天不开学似的!”小狗儿没好气的道。

猪屁股一愣,鸟蛋却是哈哈大笑。猪屁股最后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莫大的挑战。可偏偏现在洞里漆黑一片,小狗儿根本看不到他丰富多彩的表情,所以也只能自讨没趣。

这个半坡洞很奇特,如果从外面看的话,里面黑的彻底,可进了洞后就不是这样的了,虽然还是看不到洞里面的场景,但不会说看起来像外面的一样,而且,洞口处有微弱的亮光照进来,结果感觉好像洞里一片光明似的。

可如果尝试着移动一下脚后跟的话,马上就会摔个四脚朝天,因为洞里坑坑洼洼,而且,那一切都只是错觉,一种因为光而产生的错觉。

三人在洞里一阵沉默,这时候,“嘀嗒,嘀嗒。”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三人的耳朵。

“那些水是哪里来的?”鸟蛋听着听着就忍不住有种怕怕的感觉,好像不出声打破这种宁静就会吓的尿裤子似的。

“你初中是怎么学学的?”猪屁股也和鸟蛋有一样的感觉,毕竟两人是从同一个肚子里爬出来,正可谓,兄弟所怕略同,所以马上搭讪道:“植物会保存水的。”

“这种东西还用学的啊?”小狗儿不屑的道:“我都知道!”

小狗儿虽然是和鸟蛋从小玩到大的,可他比鸟蛋小了四岁,而鸟蛋有记忆的时候是从七岁开始的,七岁之前发生过什么,没有任何印象,就好像被人抹除了似的。而那时小狗儿已经三岁了,三岁的小孩刚好脱离奶头,正是好动的时候,而鸟蛋的身体又比较柔弱,所以两人倒也配做玩伴。

当然,鸟蛋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不止小狗儿一个,还有一个麦秆,麦秆的父亲和小狗儿的父亲是亲兄弟,而麦秆比小狗儿大一岁。所以小时候,三人都是早上从家里出来,然后一起去玩沙子啊,堆迷你型的大坝啊之类的东西,一直到饿个不行了才回家吃饭。

长大后,兴趣渐渐发生转移,可这时候天杀的教育出现了,然后可怜的鸟蛋就离自己的兴趣爱好越来越远,他本来是很喜欢打打杀杀的,所以经常把小狗儿和麦秆弄哭,但有了义务教育之后一切都变了,鸟蛋和小狗儿、麦秆之间的问题渐渐演化到了学习上,虽然读的书不同,所以没法子比成绩,可比做作业的速度还是可以的。

一般情况下,每到双休日的时候,鸟蛋都会在星期五将所有的作业都做好,而麦秆要慢一点,一般都是星期六早上才做好,结果弄得鸟蛋和小狗儿要花一早上的时间陪麦秆做作业,当然,他们主要是看麦秆做作业。至于小狗儿,他的作业都是留到星期天晚上做的。

就是这样迥异的人生态度,然后就有了不同的人生观,也最后诞生了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

猪屁股在听到小狗儿的回复后微微有气,再想了一下他和自己说话时的口气,马上就更气了,当即有心折磨他,道:“那正一加负一等于几?”

这是猪屁股最会用来唬人的地方,都已经唬了鸟蛋和小狗儿麦秆快有三年了,虽然鸟蛋现在早就不怕这个问题了,而且也早就对小狗儿和麦秆说过答案了,可猪屁股好像知道似的,竟从此不再问了,可现在也许是忘记了,所以又问了出来。

“谁不知道啦?”小狗儿不屑的道:“零嘛!”

“咦?”猪屁股惊疑不定,“你怎么知道的?”

“这种东西还用学的啊?”小狗儿不屑的道:“都被你唬了三五年了,猜也猜出来啦。”

“井底之蛙!”鸟蛋下定义道。

“你也知道?”猪屁股见状后一惊。

鸟蛋听罢后连胡子都气的翘起来,如果鸟蛋现在就有胡子的话。猪屁股说出后才意识到说错话了,马上纠正道:“是啊,我都忘了。这种东西初中就有的,不过你这个连科学都学不好的人都知道还真是奇怪。”

“我科学怎么学不好了,我可是考了一百八十分。”鸟蛋气愤难耐。

“你怎么考起来的,总分多少啊?”小狗儿在一旁听的暗暗咂舌。

“这种东西不是用分数来看的,举简单的一个例子,你连山洞里为什么会有流水都不知道,还说自己科学考的好?”猪屁股不屑的道。

“这叫溶洞好不好的啦?”鸟蛋纠正道

“咦?”猪屁股拿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鸟蛋,可惜这里黑的很,鸟蛋根本就看不到,猪屁股将这个表情表演了很久,等咦的快断气也没等到鸟蛋的回复,这才想起来现在的处境,尴尬的笑了笑,又想起现在他们都看不到自己的表情,这才继续道:“没想到啊?我差点都将你当文盲了。”

“你以为自己知道的很多啊?”鸟蛋不屑的道:“不就是比我多吃了两年饭吗?你所知道的,我总有一天都会知道。”鸟蛋自信满满的道。

“你们总分到底是多少啊?”小狗儿在一旁听得郁闷,又问了一次。

“两百分!”鸟蛋自豪的道,虽然在猪屁股面前没什么好炫耀的,可毕竟小狗儿一点都不知情。

“哇!”小狗儿听罢后,惊讶的道,“两百分?你能考一百八十?”

“有什么了不起的啦?考一百九十几的人多的是。”猪屁股听了后不屑,就打击道。

“那你现在的成绩是怎样的,上次我看到一张二十三分的卷纸。”鸟蛋马上争锋相对。

“怎么拿我现在和你现在比的啊?”猪屁股不爽道:“我那张试卷的分值只有三十分。”

“高中的分是怎么算算的,不会都是五十分以下的总分吧?”小狗儿在一旁听的兴奋,继续问道。

“哪里?理综就有三百分。”猪屁股马上狡辩道。

“看到没有,三百分的总分他考二十几。”鸟蛋马上出言打击道。

“我说的那是理综,这是英语听力。”猪屁股还没碰到这么技穷的时候,感觉嘴巴根本就不够用,可不说又不行。

“你们分到底怎么搞搞的?怎么怎么乱七八糟的?”小狗儿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一下子听说两百分,再一下,变三十分,然后又出现了三百分的,现在又回到三十分的,一时好不糊涂,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好了,好了。”猪屁股最后不耐烦了,“好不容易上来一次讨论这么无聊的问题干嘛?”

“又不知道是谁要讨论!”鸟蛋又争锋相对。

这次猪屁股学乖了,干脆理都不理他,鸟蛋等了良久也没等到猪屁股的回应,而小狗儿一直在想两百分和三十分和三百分之间的问题,所以也没回答他。鸟蛋等的无趣,只好悻悻的闭了嘴,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

“我们要不要下去了?”过了很久后,猪屁股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这么早?”鸟蛋不爽道。

“小狗儿,你呢?”猪屁股又问小狗儿。

“下去吧!这里面太冷了点。”小狗儿道。

二比一,猪屁股完胜,鸟蛋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下山。灯光再一次光临这个山洞,猪屁股首当其冲,小跑着出去了,再是鸟蛋,小狗儿拿着手电筒在队伍的最后面。

刚刚走出山洞,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把鸟蛋给逼的又退回了洞里,猪屁股在一旁看的好笑,说鸟蛋定力差,鸟蛋一急,不顾热浪滔天,直接冲了出来,过了半分钟后,这种神奇的效应才消失。小狗儿大概是因为经常来这里的缘故,早就习惯了,根本没什么不良反应。

三人下山的时候,都没再挑上山的路了,毕竟上山是上山的路,下山是下山的路。上山的时候是往东边的,可下山的时候却是挑西边的。

三人爬到半山腰后,猪屁股还想继续往下,大概是惦记着父母了,怕被抓了不好交待,可鸟蛋却偏偏不肯如他所愿,指着对面山顶的一座凉亭道:“我们要不要去那里玩一下的?反正还这么早。”

“随便。”小狗儿道。

“那里又没什么好玩的,又不是没玩过。”猪屁股淡淡的道。

“你去过那里啊?”鸟蛋惊奇的道,虽然他也去过的,但现在却非常有必要扮成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你又不是没去过,上次我们都一起去的。”猪屁股看着鸟蛋的表情,不疑有他,就出言提醒道,想勾起鸟蛋的回忆,让他想起曾经去过的情境。

可鸟蛋不但不配合,反而摆出一个很迷惘的表情看着那山顶的凉亭。

猪屁股看的奇怪,又提醒道:“上次我们和父母一起去采茶叶,不是特意上去玩过了?”

“不记得!”鸟蛋摇了摇头。

“那就去玩一下。”小狗儿提议道。

猪屁股虽然老大不愿意,可也不好一个人下山,就陪鸟蛋一起上去了。

去凉亭的路非常的容易,因为凉亭是古人路过这地方时,歇脚用的,所以有专门的路可以上去,三人不费吹灰之力就登上了凉亭。

走到近前,可以看到,一个红色的布袋挂在凉亭的横档上,同时还有一把弓箭。

鸟蛋见猎心起,恨不得将那把迷你型的弓箭拆下来,可也知道这是祝福用的,所以就口水三千丈的道:“做工多精细的弓箭啊!”

“你要不要的?”猪屁股问道。

“要的话自己动手摘,我们帮你把风。”小狗儿看到鸟蛋的那副样子后微微恶心,就道。

“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为我准备的,你们等着瞧,等我将来发达了……”鸟蛋还没说完,一个老人就颤巍巍的从另一面山上走来,“小孩子知道什么?这东西不能乱说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