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鸟翱翔 正文 第一卷 同地求学 第六章 庄名含义

都柏林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5.html[/size][/URL] 子昭身体略微有些不适,禽扶着他回到客栈内,子昭连喝三碗红糖姜水后,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日醒来,已到巳时,经过一夜的休息恢复,子昭感觉比昨日轻快了很多。于是,二人结完帐,按照店主的指示朝云雨山庄而去。 穿越松叶林时,两旁高而挺拔的马尾松引起了子昭的注意,按理说,像这种野松,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5.html


子昭身体略微有些不适,禽扶着他回到客栈内,子昭连喝三碗红糖姜水后,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日醒来,已到巳时,经过一夜的休息恢复,子昭感觉比昨日轻快了很多。于是,二人结完帐,按照店主的指示朝云雨山庄而去。

穿越松叶林时,两旁高而挺拔的马尾松引起了子昭的注意,按理说,像这种野松,都应该是枝长叶乱,不成体统的,可是眼前的这些却枝叶繁茂而整齐,宛若一个个精明干练的武士,雄赳赳气昂昂的岿然挺立!大概是有人经常维护的缘故吧!山清林美,远离城镇的喧嚣,难怪甘盘先生会选择在此地隐居,呵呵!偶尔传来的几声鸟鸣,更让子昭感到无比惬意。

行不多时,已到庄园门前,二人翻身下马,禽上前敲门,许久,大门才微微打开了少许,一个八九岁的小童子探出头来,怯生生的问道:“你们找谁?”

“赶快带我们去见你家庄主!”

等了这么久,性如烈火的禽不免有些心急,见开门的是个毛孩,也就没跟他解释那么多。

小童子似乎是被禽不修边幅的样子吓到了,或许是被他闷雷般的声音吓到了,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反应。

“快去啊!”禽不耐烦地重复道。

“禽,不得无礼!”子昭轻喝一声,上前一步柔声道:“小弟弟,不要害怕,我俩是专程来找甘盘先生拜师的,烦劳进去通禀一下。”

“请公子稍等片刻!”小童子说完,缩回头去,重新关闭了大门。

又过了许久,子昭二人听到里面有脚步声,由远及近,而后又戛然而止,传出一个浑厚的声音:“来客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声音铿锵有力,说者必是身体康健之人,而且绝对的气度不凡,子昭忙答话道:“这里是雨云山庄,甘盘先生的住居。”

“那阁下可知这庄名的含义?”浑厚的声音再次从墙内传出。

子昭记得父亲曾跟自己提过他当年跟甘盘先生认识的经过,当年甘盘为还清家里的债务,独自一人到京城做生意,结果却突染重病,身上的盘缠又不慎遗失,只得流落街头,幸被当时还只是王弟的父亲发现,将其带回府中,好生调养,才恢复了健康。后来父亲在与甘盘的不经意交谈中,发觉此人思绪缜密,才智过人,满腹的治国理念。不久,先王小辛驾崩,父亲即位,想封他为上卿,可他却婉言谢绝,父亲再三挽留,他执意不肯,说“京城内局势险恶,只有在暗处才能更好地帮助父亲。”父亲无奈之下,只得送他黄金百两,让他返回故里。回去后不久,甘盘就用父亲给的钱还上了债务,剩下的则用来建造了这所庄园。

“云雨”一词有“恩泽”的意思,甘盘先生给自己的庄园取这个名字,应该是为了表达对父亲的感激之情吧!想到此,子昭朗声答道:“托日月之末光,被雨云之渥泽。”

“哈哈哈哈!孺子可教也!”随着一声爽朗的大笑,庄门缓缓打开,只见两排仆人簇拥着一位四十五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和一位看上去比他小十岁的女子,从里面迎了出来。

那位中年男子,满面容光,肩膀宽阔,手中摇着一把羽扇,走起路来平稳而有力;他身旁的那位女子,素装淡抹,虽已是徐娘半老的年纪,但却风韵犹存。从这排场上就可以看出,此二人正是甘盘先生和他的夫人。

甘盘先生来到子昭二人身前,和颜悦色道:“来者可是公子昭?”

“学生子昭拜见甘盘先生!”子昭说着跪倒叩拜。

“请起!快快请起!”甘盘先生笑呵呵的扶起子昭,指着旁边的夫人道:“这位是内子!夫人,快见过公子昭!”

甘盘夫人盈盈道了一个万福

“子昭见过师母!”子昭忙还礼道。

“嗯,不错!眉宇中透着轩昂之气,将来必有一番惊天作为!”夫人赞许道。扭头对甘盘先生言道:“夫君,你认为呢?”

“是啊!如此小的年纪,就能这么快答出我的考题,还如此谦谦有礼,不易啊!孩子,看到你,我就想到了大王年轻时的样子啊!大王现在一向可好?

“父王身体还算康健,子昭代父王谢过先生!”

子昭猛然想起怀中还揣着父亲小乙写给甘盘的书信,忙取出递上道:“先生,这是父王给您的亲笔信!”

甘盘先生接过信,拆掉封泥,从里面取出昂书,认真浏览了一遍,重新装好,置于自己的怀中,向着朝歌的方向跪倒叩拜:“大王,甘盘一定将公子培养成栋梁之才!绝不枉负您的托付!”

这话听得子昭异常感动。

甘盘先生说罢,起身指着禽道:“这位就是禽将军吧?”

“末将见过甘盘先生!”禽双手抱拳道。

“英气不凡!不愧是将门之后!”甘盘先生称赞道。

“先生过奖了,在下只不过是一介武夫!”

“禽将军过谦了!

“哦,对了,公子,禽将军,你们既然是微服而来,千万注意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以免招来灾祸!”甘盘先生语重心长道。

“学生谨记!”

“好了,现在去见见你的同窗们!”甘盘先生说着,将二人带入庄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