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为何“祥瑞”多?——论古代“天人感应”与文明劣根性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20 2723
导读:[em005]翻开历史书就会发现,古代中国有个独有的现象——祥瑞。而且这些“祥瑞”数量非常多,从最大路货的“出生时红光满室”到最罕见的“天降神书”,可谓无所不有、无所不包,而从现代科学的眼光看,很显然这些都是迷信,完全不可信,而且古人(王充、范质等)也早已论证这些是不可信的。那么,中国古代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祥瑞”呢? 这就要牵扯到东方文明的核心——天人感应了。“天人感应”论发轫与夏商时期对祖先神的原始拜物教崇拜,到春秋时逐步成型,在西汉初期被一个姓董名仲舒的家伙用一本名为《春秋繁露》的拜物教迷信书籍确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翻开历史书就会发现,古代中国有个独有的现象——祥瑞。而且这些“祥瑞”数量非常多,从最大路货的“出生时红光满室”到最罕见的“天降神书”,可谓无所不有、无所不包,而从现代科学的眼光看,很显然这些都是迷信,完全不可信,而且古人(王充、范质等)也早已论证这些是不可信的。那么,中国古代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祥瑞”呢?

这就要牵扯到东方文明的核心——天人感应了。“天人感应”论发轫与夏商时期对祖先神的原始拜物教崇拜,到春秋时逐步成型,在西汉初期被一个姓董名仲舒的家伙用一本名为《春秋繁露》的拜物教迷信书籍确定,后来成为了东方文明的核心自然观之一。该理论事实上是一种宇宙观、世界观,其基本特征有以下几点:1.将“天”看做有意识的物体,并认为“天”能够明确看到地上的一切;2.由“元子”观念导出“天子”观念,以“南郊祭天”来确定君权神授制下的“天命”;3.“天”会对人间的事做出反应——这一点在被泛道德化之后,就转化成了“天”会对人间的道德风尚产生反应。

于是,一切中国统治者,如果要证明其合法性,就必需“受天箓命”,但是我们必需注意,正史中的“祥瑞”,一般是凤凰(这个最多)、龙、麒麟之类出现的所谓“德政祥瑞”(也就是要有所谓“德政”后才出现),要么就是禾生双穗之类的“农业祥瑞”(中国农本主义的反映)。而那些出生时的“祥瑞”(红光、彩云、异像等)则多是民间野史的记载,极少见于正史,而后者一般才是证明“天命”的关键。

为什么那些“天命”祥瑞大多是来自民间呢?这其实就说明了中国文明思想体系的问题——缺少能动性。古代中国由于是落后闭塞的农业国,一切都是有序而缓慢的,而构成中国人口主体的农民(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市民阶级,科举盛行后知识分子大多也来自地主、富农)是靠天吃饭的典型,因此“天命”观念和原始拜物教衍生出的“天人感应”思想深入人心。在他们眼里,任何集权政府稍好一点的统治者都是“天赐”的,就像农业上的“好年成”一样,就算这个新统治者实际上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地对其进行神化,使其变成符合人们心目中形象的“天子”,当然,坏的统治者也自然成了”天灾“,也会被与超自然力扯到一起。这种自我欺骗、自我安慰的做法,事实上就是弗洛伊德所说的“心理补偿”,而反复不断的“心理补偿”,则必然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诱因。

在这种反复不断的自我欺骗下,中国古人逐渐从春秋时期的积极参政、百家争鸣转变成了对政治漠不关心。对政治的冷漠也就直接意味着对国家观念、民族观念的冷漠,最终演化成了极端现实主义。凡是看不到的、身边没有的,一律毫无兴趣,唯一想的就是如何适应体制。久而久之,终于形成了固步自封、抱残守缺的劣根性。由此可见,形而上学的”天人感应“理论对中国文明进步造成了何其严重的阻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