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乡下 外传 二十七进城参赛

陈正举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1.html[/size][/URL] 这天,萧燕刘青牛力进城参加全县雏鹰知识大赛。牛力一进城眼睛就不够使的。萧燕也惊奇,她离开这个小城才两年。两年小城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刘青寒假曾回过城,可只半年,小城就变得也让他认不出了。萧燕刘青一路指指点点说:“看,那电业大楼、银行大楼、商贸大楼、沂蒙大厦、劳动大厦、一中教学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1.html


这天,萧燕刘青牛力进城参加全县雏鹰知识大赛。牛力一进城眼睛就不够使的。萧燕也惊奇,她离开这个小城才两年。两年小城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刘青寒假曾回过城,可只半年,小城就变得也让他认不出了。萧燕刘青一路指指点点说:“看,那电业大楼、银行大楼、商贸大楼、沂蒙大厦、劳动大厦、一中教学大楼,还有那些林立的烟囱。”

牛力说:“那些林立的烟囱高得摸着天勾着云啦,也不知怎么建的?要是住在楼顶上,洗脸就甭用手巾,撕块白云擦擦就行。”

他们走一段,又看见一个花园,接踵而来的是广场绿地。

牛力惊大眼睛说:“呀,那么大的地场,种庄稼要打多少粮食呀,怎么就种上花花草草,还打造那么多的鸟兽假山,真是浪费。我们那里什么样的山没有?什么样的鸟没有?什么样的石头没有?”

说着说着,他们来到刘青爸给安排的宾馆。

牛力进宾馆大厅时,不提防被转动的玻璃大门撞个屁股蹲儿。他红脸涨涨地起来,趔趔趄趄走几步,扑腾哗啦,又让宾馆大厅亮闪闪的大理石地面给滑了个蛤蟆趴。

大厅里一个穿红马甲来回逛游的青年,一把将他拽起说:“小土豆蛋子,没料到吧,这里不是你家的场院。”

牛力目光呱唧甩在“红马甲”脸上:“你不是土豆蛋子,也是土豆蛋子的儿子,有什么了不起!”牛力走出老远又愤愤地扔出一句:“三天不要饭,就打要饭的!”牛力的叫声在大厅里鸣响回旋好一阵儿。

“红马甲”脸一紫:“嘿,这小土豆蛋子,能的!”

刘青回头冲那个”红马甲”嗤笑了一声说:“小土豆蛋子,比你能!”

更气人的是刘青爸请他们吃饭。吃饭的那个包间明晃晃的满漂亮满洋气,那些奇形怪状的摆设,牛力一样也叫不上名堂,只是傻不愣怔地坐在那里看。包间里还有一位大姐姐,含笑殷殷地给他们倒水端菜。一盘盘菜端上来,样子很是好看,盘子里又是花又是朵的。先是十盘小菜。香菜芥菜黄豆花生杏仁鸡肝猪心都有了,只是量少,一盘还不够一筷子夹的。上完小菜上主菜。主菜也好看,一个个红红的水煮大虾,摆成菊花状,刚好一人一尾。一盘海参只有六瓣,兜一点儿鸡脯肉,端端地凑成一朵白梅花,十分好吃,就是不够塞牙缝的。油炸香蕉油炸西瓜各一盘,香蕉黄黄的发亮,西瓜油汪汪的红,香甜扑鼻,入口就化。牛力吃进肚里,一下就把馋虫引出来了,馋虫将他钻得口水涟涟,可那些东西早没有了。因为那道菜也是一人一筷子。一顿饭,刘青爸花掉一千二百元,牛力还没吃饱。

牛力说:“哎呀,一千二百元买馒头要买一大车,能管多少人吃个饱呀!这个宾馆太坑人了!”

刘青说:“这有什么奇怪的,我跟老爸还吃过一万元的酒席呢,也是差点没饿死。”

牛力骂了一句脏话:“城里人真黑!”

刘青说:“生什么气呀,我们住的房间,一晚上也得一千二百元。”

牛力一下跳起来:“怎么?两张床,一个电视机,一个坐屁股的瓷碗碗(抽水马桶),住一夜一千多块?那个瓷碗碗,我一坐上,堵着腚门子的屎就给憋回去了!”

刘青:“这有啥值得大惊小怪的,还有住一晚上一万元的总统套房呢!”

牛力惊大眼睛:“一万元?住那里能成仙呀?那样的宾馆不是在绑票抢劫吧?”

两个谈一阵儿,刘青很快睡去。

牛力躺在床上,又气又饿,睡不着。睡不着,就在那里烙饼一样翻腾。越翻腾越睡不着,越睡不着越饿,明天还有大事要做的,睡不着就数数,可数着数着,饥饿火一样在肚里燃烧起来。饥火越燃越旺。长夜漫漫,饥火何时才能熄灭?不能就这样饿死呀!于是,牛力起来,走出房间,想去哪里买点儿吃的。牛力踏着迷蒙的灯光走近值班的柜台:“姐姐,你们卖面包吗?”

值班小姐嫣然一笑:“我们不是卖面包的。”

牛力脸一红:“对不起。”走到电梯门口摆弄一阵儿,电梯门打不开,便东一头西一头地乱走,走到走廊的尽头一看,那里有楼梯。牛力顺着楼梯下到一楼,一楼大厅灯火通明,许多人进进出出。牛力不知道真正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牛力在大厅东张西望,想看看哪里有卖好吃的。

就在这时,有人喝道:“干什么?”

牛力一看,原来是”红马甲”,便没好气地说:“我干什么,铁路警察,你管不着这一段。”

“红马甲”差点笑掉下巴:“呵,你说错了,我就是管这一段的。天都这时候了,你鬼头鬼脑地想拣什么洋料?”

牛力嘴角向内里一收,猛地弹出一句话:“你才想拣洋料呢!”

“红马甲”说:“嘿,小土豆蛋子,脾气满大呀!”

牛力说:“我看你脾气比谁都大。”说着,继续向前,见有一个门想,里边说不定就是卖东西的地方,猛地推开门,哗一阵儿喧天的音响,冲进他的耳内。他一看,亲娘,屋里昏红的灯光下,许多男女搂在一起,在那里摇头晃脑地跳舞。

牛力只那么一看,就被”红马甲”提起来,摔到一边的坐椅上:“看你鬼头鬼脑的,就不是好鸟!”

牛力被摔得心里发躁头脑发热说:“你们尽坑人,才不是好鸟呢!”

“红马甲”一听说他们坑人,脸上就有紫不溜的愤怒泥皮一样噼噼啪啪向下掉:“我们怎么坑人?你说话得有根据!”

牛力理直气壮地说:“我们花一千多元吃一桌酒席,你们都不让我们吃饱。你们坑死人了!”牛力说得激动跳起来,一掌拍下去,将柜台上开着机一台电脑,呼哈一下给拍灭了。

柜台里那个值班小姐像让鬼拧着一样,尖叫一声:“坏了!”

“红马甲”一下又把牛力提起来说:“你坏我的电脑,又坏我宾馆的名誉,走,咱们找地方理论去!”

牛力心里铮然一响,挺胸叠肚地甩着大步:“理论就理论,谁含糊,你们坑人,还不让人说了!”

就在这时萧燕来了。萧燕和妈妈李颖睡一房间。萧燕躺在床上,正迷迷糊糊要睡时,听到楼下喧哗。喧哗声中,似乎有牛力的叫声,萧燕叫一声妈妈,就向楼下跑去。萧燕跑到楼下,一看“红马甲”拽着牛力向值班室里拖,未及近前,便问:“你们要干啥?”

“红马甲”说:“小丫头片子,没你的事!”

萧燕身着红衣,像一团火焰,飘然向前,捉住”红马甲”提牛力的胳膊。

“红马甲”只觉胳膊被萧燕拍了一掌,似乎是轻柔的一掌,牛力就离开他,到了萧燕的身后。

“红马甲”有些不解:“哎,小丫头片子?行啊,有两下!”

萧燕说:“你带他到哪里去?明天我们还要参加全县雏鹰知识大赛呢!”

“红马甲”说:“就你们?小土豆蛋子也能参加全县雏鹰知识大赛,我的儿子在县实验一小上学,都没资格参加呢!”

萧燕说:“你儿子没资格参加,我们就不能参加呀!”

“红马甲”说:“那好,我出题你们回答,看你们是不是货真价实?”

牛力挺胸叠肚地说:“由你!”

“红马甲”唧叭唧叭眼皮说:“树上有十只小鸟,一枪打下一只小鸟,还剩几只?”

牛力眉头皱也没皱,嘎巴干脆地说:“还有X只!”

“红马甲”本来想牛力会按一般意义上回答还有9只,或者一只也没有;可牛力回答还有X只,就不能不让他佩服小孩子的机敏聪明了,因此他越发有了兴趣要考一下这两个小孩子,便又问:“你们曾学过一篇语文课叫《丑小鸭》,请问丑小鸭是怎么变成白天鹅的?”

萧燕两眼晶莹地一闪:“这么一个人人都知的问题,也好意思拿来问我们!真是把人看扁了。”

“红马甲”一连问两个问题,都被孩子机智巧妙地应对过去。心里道,啊,这些孩子都是人精,可要小心对待!

这时,值班小姐突然粉脸带赤,杏眼圆睁:“他弄坏我的电脑?将我们的资料弄丢了,他们得负责!”

“弄丢了,我们当然负责了!”这时,刘青像一棵小松树,枝叶挺挺抖洒浓浓的清鲜,出现在众人面前。

值班小姐不屑地说:“你?一个小毛孩子?”

刘青嘎巴干脆地说:“怎么?秤砣虽小压千斤,曹冲七岁能称象。”说着,拨开值班小姐,噼噼啪啪敲起来。噼噼啪啪,键盘清脆地唱一阵儿歌就恢复如初,丢失的资料找回来了。

“红马甲”吃惊地说:“哈,这嘎巴豆,还真行!”可他对牛力说:“真行,你也不能走。”

萧燕说:“干嘛不叫走?”

“红马甲”说:“他说我们坑人,得给我恢复名誉!”

刘青说:“你们就是坑人,走,看他能的!”

“红马甲”说:“嘿,看你能的,毁我们的名誉,还想走,看你们哪个敢离开半步!”

萧燕拉开架子,挡着”红马甲”,说:“刘青牛力,你们走!”

大厅的气氛一下紧张起来。

就在这时,李颖来了。李颖带孩子来参加全县雏鹰知识大赛,原本县教体局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可刘青爸一看那地方比较简陋,说什么要给他们换地方。他要表示一下对李颖的感谢。李颖同意刘青爸的安排来住这样豪华的宾馆吃那样奢侈的宴席,主要为的是让小朋友见见世面。李颖说:“世界并不是只有姊妹崮那么大,人们的生活并不是只像姊妹崮村人那样,两个馍一碗猪肉熬白菜就就行了。一个人可以过姊妹崮村民的那种生活,也可以过城里人的这种生活。”萧燕听了,将精致的眼皮呱唧呱唧闪了几下说:“要过这样的生活,就得我们去创造。”李颖说:“对,要用你们的智慧才能人格的魅力去创造!”

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会出这么一挡子事。

李颖穿白裙披淡绿衣,飘飘袅袅来了。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简直就是从天而降的牡丹仙子。李颖俏丽清脆地说:“我是他们的老师,出什么事了?”

李颖从天而降,在最初的那一刹那“红马甲”疑是在梦中;但他摇摇头确信不是在梦中,确信是李颖时,对几个孩子的气愤早已烟消云散,于是哈哈大笑着说:“哎呀,老同学,你住在这里怎么也不咳嗽一声。我说这几个孩子怎么这么硬气这么聪明,原来是你的学生,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

李颖也美不胜收地笑了说:“老同学,知道是你开的宾馆,我早就给你砸了。吃你一千元的酒席,把我们饿得都睡不着觉了。快弄一些饭我们吃。明天孩子们还要参加县里的雏鹰知识大赛呢!”

“红马甲”说:“好好,我马上叫人给你弄。那些上千元的酒席,都是给有身份的人吃的,当然少而精,你们哪能吃得饱。说好了,明天你们的吃饭我安排,保你们吃个肚儿圆!”

尾声

萧燕刘青牛力被县里选中参加市里举行的雏鹰知识大赛。去市里参赛的结果,萧燕刘青牛力获得全市第一名,牛力参加全市雏鹰知识大赛获奖,牛老邪高兴得逢人便说:“我儿子去市里参加知识竞赛得奖了!李颖老师让我们牛家出状元了!”

萧燕刘青牛力还要代表市里去省里参加雏鹰知识大赛。姊妹崮再次名声大躁。县报记者来了,县市教体委的笔杆子来了。兄弟学校参观取经的来了,请李颖萧燕刘青做报告的人来了。请刘青爸做如何教子的人也来了。刘青爸介绍的经验就是:“走进沂蒙山,到姊妹崮小学,去找李颖老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