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邀 第二卷 第八章 生命轮回(3)

信周 收藏 0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4.html[/size][/URL] 看着王磊一副神秘的表情,我忽然有种紧张的感觉,猜不出他想让我看什么,今天下午他的一番话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了,不知道他还会弄出什么让我震惊的东西来。 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发黑了,猜不出他这个时候把我弄到火化场来看什么,而且还搞得这么诡秘,只好顺从地点点头没有说话。 王磊取下挂在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4.html


看着王磊一副神秘的表情,我忽然有种紧张的感觉,猜不出他想让我看什么,今天下午他的一番话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了,不知道他还会弄出什么让我震惊的东西来。

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发黑了,猜不出他这个时候把我弄到火化场来看什么,而且还搞得这么诡秘,只好顺从地点点头没有说话。

王磊取下挂在墙壁上的一串钥匙,然后向我摆了一下头,转身走到通往解剖室的门口,王磊打开门后径直走进去。

我紧随其后走进解剖室,没想到里面的空间很大,至少上百平米,中间有道玻璃墙壁将整个解剖室隔开,其中一间摆放的设备与医院的手术室差不多,中间位置有一张手术台,上部是圆形的无影灯,不过手术台上是空的,并没有解剖的尸体。

我们进入的这边屋子内有一排不锈钢冷藏柜,上下两排共有八个柜门。我知道这里面存放着供解剖检查的尸体,或许诗曼的遗体就在里面。刚想要问问王磊,想起刚才的叮嘱,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下了。

冷藏柜的压缩机发出低沉地响声,想到冰柜内存放着被解剖得七零八碎的尸体,身上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间屋子共有三个门口,我们刚进来的这道门口,在玻璃墙上有一个,另外还有一个门口,不知道是通往哪里的。王磊没有进解剖室的意思,直接往另外一个门口走去。


门口的外面是一条封闭的走廊,大约有二三十多米长,看到长长的走廊后我明白过来,这条走廊很显然是通向前面的火化车间的。走廊两边的墙壁上没有一个窗口,顶上有几盏昏暗的灯,感觉就像走在地下隧道里。

王磊一声不吭地往前走,我紧跟在他的身后,心里暗暗猜测着他在搞什么,不会是带我去看火化车间吧?去看一看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段路,不过也不用弄得这样神秘啊。

走廊的尽头有两个门口,涂成白色的玻璃门都关闭着,正对走廊的这个门口上挂着一个标志牌,上面写着火化车间四个字。

而另外一个门口没有任何标志,王磊掏出钥匙插入墙壁上的钥匙孔中拧了一下,两扇玻璃门往两边自动敞开,玻璃门的后面竟然是一条向下倾斜的通道,看样子是通到地下的,不过这条走廊不长,最多只有十几米。

我想象不出在火化车间的下面会有什么,走廊顶部是散发着白光的节能灯,两边的墙壁都是白色的,走廊内回响着俩人的脚边声,阴森森的,后背有些发凉的感觉。


走廊的下面是一个很宽阔的地下室,在中间位置间隔五六米有两张不锈钢的台面,上面什么都没有。除此之外就是在我们对面的好几组巨大的不锈钢冷藏柜,总的长度有二十多米,高约两米,每个几十公分就有上中下有三个正方形的开口。

看到这组巨大的冷藏柜后,我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震撼,明白过来这里是殡仪馆的停尸间,存放还没有火化的尸体。我以前来过殡仪馆几次,记得存放尸体的停尸间在火化间的旁边,没想到在地下还有一个。

我粗略地数了一下,这个巨大的冷藏柜上大约有四五十个门口,也就是说这里能冷冻四十多具尸体。虽然以前经常见到死人,冷不丁来到这里,还是感觉有些瘆人。

王磊回头看着我说:“这里是无人认领的停尸间,大多数是死于街头的流浪者的尸体,也有死于交通事故或是凶杀案,死者的身份还没有确定的,多数是刚去世不久的,也有存放时间长达三四年的。”


说着话,王磊走到冷藏柜前,打开一个正方形的冷柜门,拉出一个装尸体的金属盒,随后拉开尸袋的拉链,露出了躺在里面的一个“人”,是一个中年男子,上身赤裸着,仿佛是在熟睡一样……

望着静静躺在金属盒里的人,我的心情不自禁地颤动了一下,似乎很难接受一个不会动而且没有生命迹象的人体。就在这时,我突然发觉躺着的人好像动了一下,我知道这是幻觉,急忙去看王磊。只见他上上下下打开了二十多个冷柜的不锈钢门,一连拖出了一个又一个金属盒。二十多具尸体逐一展现在我的面前。

望着躺在里面的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相同的感觉一再冲击着我,躺在金属盒内的这些“人”,虽然肉体还在,可是“人”却不在了。其中的一些人是刚去世不久,应该说他们的体重与生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不管他们活着的时候如何,本质上真正的“他们”,此刻俱已不在了……

就在这一瞬间,我猛然明白了一点,我们这个人并不就等于我们的肉体,或者说别人眼睛中看到的我们的肉体,不完全代表我们这个人。当人死亡后,离去的看不见的内在自我,也就人们称之为“灵魂”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似乎明白了王磊带我这里的目的,也猜到了他不让我说话的用意,当一个人突然面对这么的死者时,内心受到的冲击难以言表,让人强烈地感受到死亡的气息,或许他就是让我来体验死亡。

此刻我的心里没有丝毫的恐惧感,死亡两个字在我的意识中似乎变得很淡,生与死是我们每人都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它们都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只是被人为地加上了感情色彩。生带给人们的是欢乐和幸福,而死却被人们赋加了悲伤和痛苦。


看到我站在那里静静地思考,王磊也许猜到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于是又逐一把金属盒推进冷藏柜里,整个过程他没有说一句话,把二十多具尸体存放好后,他向我摆了一下手,示意离开。

我也遵循王磊的叮嘱,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虽然我很想向他提问。

我们俩一声不吭地回到解剖室旁边的那间办公室内,脱下隔离衣后,王磊坐到办公桌后面,然后看着我问:“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我在他的对面坐下来,轻声说:“忘记在什么地方看到一句话:要想了解生命,就得先去了解死亡。我承认今晚看到的这一切对我冲击非常大,相信我能够正确地面对死亡了。”

王磊微微笑了笑,“其实人类最不了解的就是死亡,所以才把死亡描述成最神秘、最恐惧的事情,其实对于人类来说死亡与出生没有区别。”

“在今天下午之前我或许不会认同你的话,但是看过《前世今生》这本书后,对这个问题我有了新的认识,这本书中有句话让我记忆深刻,‘生命是无尽的,所以我们不会死,我们也从未真正地出生。’实话说相同的意思的话我听过两次,一次是在诗曼的自杀现场,另一次是昨天晚上,神秘人对我说的。刚才面对二十多具尸体的时候,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地认识。”


我刚说完,王磊就接着说:“我今天下午之所以想到要带你来这里再谈论死亡与灵魂这个话题,就是想让你亲身感受一下死亡,其实死亡并不神秘也不可怕……”

“呵呵,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笑着说。

“我很欣赏《前世今生》这本书开头的一句话‘凡事皆有其理由,也许事情发生的当时,我们既无先见之明,也不了解其中原因,但假以时日和耐心,一切都会真相大白。’其实对于死亡的认识何尝不是如此,无论是宏观世界还是微观世界,人类的认识都是非常有限的……”

说到这里王磊忽然停顿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说:“我个人认为应该把死亡纳入精神世界的范畴……人类不应该把未知的事物就涂上神秘主义的色彩,或是干脆扣上迷信和非科学的帽子。有一个事情就很能说明这一点:近100年来,爱因斯坦提出的相对论与量子理论不能统一,成为现代物理学最核心的灾难。人们很难相信,在宇宙的微观层面和宏观层面,居然不是一个统一连贯的整体,人类对宇宙最深处的认识竟然是由两个分裂的理论拼接起来的。为了能让两个理论协调起来,很多优秀的物理学家相继做过大量的尝试,他们以这样那样的方法,要么修正相对论,要么修正量子理论。经过一次次的努力,但结果却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失败,但是没有人把相对论冠以迷信的帽子。而牵扯到人类自身的‘灵魂’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极少有人敢大张旗鼓的研究和探寻人类死后的秘密,虽然已经有大量事实证明人死后的确有灵魂的存在,许多人有过濒死体验的经历……”


我紧盯王磊,迫不及待地打断了他的话,“这么说你认为我接到的死亡邀请以及那个神秘人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王磊轻轻摇着头说:“我现在担心的不是这一切的真实性,而是操纵这一切的幕后是什么样的人,根据发生的事情推断,阿尔法3号实验一定是在秘密进行,如果是正常的科学实验,我考虑没有必要弄得如此诡秘。”

我明白了王磊的意思,急忙说:“你是说这个实验有可能被人控制了,或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错,这就如同对核武器的研究,就看掌握在什么人的手里,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个方面。我们都很清楚,关于阿尔法3号实验的结果如果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那对于人类来说绝对是灾难……”

我有点没有明白王磊的话,疑惑不解地望着他问:“为什么说对人类是个灾难?”

“布莱恩博士曾经在书中提到,随着他的催眠治疗,凯瑟琳的通灵能力越来越强,她甚至能准确地预知未来事物,凯瑟琳为了证实自己的通灵能力曾让人买过跑马,还有她对历史的准确记忆。你琢磨一下,这种能力如果被坏人利用,对人类是不是巨大的灾难?”

经过王磊这样一解释,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接受神秘人的邀请这个决定是非常正确的,无论如何我必须要查清楚神秘人的底细,我一定要调查清楚到底是什么组织在控制着这个可怕的实验,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诗曼这个案件,也是为了我自己,说大一些更是为了所有人……

王磊显然从我的表情中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接着说:“峄城,今天下午我仔细地考虑过这件事,你的决定是对的。布莱恩博士提到过,在他治疗过的病人中,只有极少数的人具有通灵能力。也就是说你被选择或许不是偶然,很有可能你也是具有通灵性的人,只是你自己从未察觉而已。”

经过王磊的提示,我忽然想到自己身体时常出现的奇怪痕迹,缓缓地点点头,“不错,我也感觉自己接到死亡邀请不是偶然,每天有那么多逝去的人,为什么都没有接收到死亡邀请?”


“峄城,接下来你很可能是要单枪匹马去面对危险而又复杂的情况,你一定要有心理准备。”王磊关切地说。

我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嗯,我考虑了,相信我一定能应付。”

“不论这件事如何发展,你必须答应我,一定要及时跟我通气,我保证全力支持和配合你。”

我忽然笑了起来,“不愧是兄弟,有你这句我感觉更有劲了。不过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你一定不能声张。”

“放心吧,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王磊话音未落,我口袋中的手机响起收到短信的提示,掏出手机一看,是曹欣发给我的短信,调出短信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曹欣发给我一个网址,后面还有两句话,“这个网站上有死亡计算器,计算一下你的寿命。”

“笑什么?”王磊好奇地问。

我回复了知道两个字,然后把手机向他扬了扬,“曹欣这个丫头为了安慰我,发过来一个网址,说上面有死亡计算器,让我计算一下自己的寿命,她是担心我一个月后会真的自杀,真是难为她了。”


王磊也笑了起来,轻声说:“我知道这个游戏,死亡计算器是一个叫死亡风险评估的网站推出的,这个网站由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人员和学者创建的。在上面输入一些简单的问题,比如出生日期、性别、所在的地域、人种等信息,计算器就会预测出你死亡的几率、可能的原因以及时间。后来国内有的网站把这个搬过来,许多人把它当做游戏来玩。”

我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快九点了,于是对他说:“时间不早了,咱们是不是回去了?”

“好吧,这里还真没人待得这么晚。”说着话王磊站起来,我们俩一起离开办公室。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