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欠巨款全家遭村干部软禁 妻子当警察面跳楼

蓝色紫砂 收藏 5 420
导读:赫荣学原住双城市长产村,后因做生意在双城市买房安家。在长产村时,他与村民单宝贵是邻居,单宝贵曾任该村村主任兼村支书20年。2008年12月,赫荣学向单宝贵借了55万元,约定每月利息3分3厘,到期连本带息归还58万元。   此后,赫荣学生意失败,只还了19.84万元。为抵补欠款,单宝贵拉走了赫荣学的120吨煤、20多吨玉米,并把他的奇瑞轿车开走。今年2月1日,单宝贵到法院起诉,请求法院把赫荣学的财产查封,判决赫荣学还钱。法院查封了赫的资产,并定于3月开庭。   赫荣学说,未等法院开庭,单宝贵于2月

赫荣学原住双城市长产村,后因做生意在双城市买房安家。在长产村时,他与村民单宝贵是邻居,单宝贵曾任该村村主任兼村支书20年。2008年12月,赫荣学向单宝贵借了55万元,约定每月利息3分3厘,到期连本带息归还58万元。


此后,赫荣学生意失败,只还了19.84万元。为抵补欠款,单宝贵拉走了赫荣学的120吨煤、20多吨玉米,并把他的奇瑞轿车开走。今年2月1日,单宝贵到法院起诉,请求法院把赫荣学的财产查封,判决赫荣学还钱。法院查封了赫的资产,并定于3月开庭。


赫荣学说,未等法院开庭,单宝贵于2月17日将其父亲赫崇志、儿子赫英彪、妻子赵娟在双城市水利局家属院二单元702的赫家看管起来,并打电话让他回家。


2月19日,赫荣学回到家中,单宝贵将赫家人拉到长产村村委会,令赫荣学跪下,几次殴打。之后,单宝贵将赫家人拉回双城的家中,每天安排八九个人看管,还令赵娟给他们做饭。


妻子精神崩溃当警察面跳楼


2月22日,赫英彪找机会逃走。赫荣学说,这惹恼了看管的人,他们开始殴打赫荣学夫妇。当时,赵娟哭着给她妹妹打电话,说快让赫英彪回来。赵娟妹妹听到有哭声和打骂声遂报警。


赫荣学说,他家3人一直在北卧室跪着。当晚8点多,双城市志国派出所3名民警李月良、王晓秋、刘军臣来到他家。民警进门后,单宝贵跟李月良握手说,“我们是经济纠纷,不用你管”,并拿出法院起诉书。


赫荣学说,看到民警来了,他站起来说被打的事情。李月良当时称,这事已经过法院,你们自己解决吧。


赫荣学说:“当着3个民警的面,单宝贵开始打我们。我老婆一见连警察在都没用,精神一崩溃就跳楼了。”


“单宝贵掏出几张存折说,跳楼也没事,我拿100万整死他们。”赫荣学说,出事后,单宝贵和打手带着凶器先后离开。


>>警方


赵娟从7楼逃跑时坠楼身亡


针对此事,李月良说,2月22日晚8点40分,他和刘军臣、王晓秋接到通知称水利局家属院有人打架,他们及时出警。出事地点的客厅里坐着4名男子,一名岁数较大的男子(后证实是单宝贵)领他到北卧室,他看到床上还躺着两名男子。


据李月良介绍,单宝贵得知赫荣学报警后十分激动,打了赫两拳,一年轻男子也打了赫一拳。“我把他们分开了解情况。”这时赫荣学拿出起诉书。他看后说,“你们的案子经过了法院,应由法院处理”。正说着,阳台上有人喊“那女的跳楼了”。这时赫荣学也说不想活了,往阳台上奔去,李月良和王晓秋拽住他,刘军臣插上阳台门。


双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一中队侦查员赵宏君说,2月22日晚8点55分,他接到指挥中心电话,说有人被逼债跳楼死亡。


刑侦卷宗显示,到现场后发现赵娟已死亡,她家阳台上的铁艺完全脱落,铁艺上拴着绳子,赵娟手里也拽着绳子。经现场勘查和技术部门认定,赵娟是顺着绳子往下爬时,铁艺断裂,导致坠楼死亡。


村主任涉嫌非法拘禁被通缉


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李欣松透露,此事已立案,调查认定为非法拘禁案。目前,嫌疑人之一梅亚清已被控制,参与拘禁的其余6人单宝贵、单文鹏、单文君、梅海瑞、陈思宁等已被网上通缉。


据了解,单文鹏是单宝贵的儿子,长产村村委会主任兼村党支部书记,梅亚清是该村村委会副主任。涉案人员中还有人担任村治保主任等职务。


双城市公安局局长王俊岭说,非法拘禁案正在全力侦办,对于有无警察渎职,已让检察机关提前介入调查,经查警察并无渎职行为。


>>疑问


警察到场赵娟为何还要逃跑


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李辉说,他在现场看到赵娟“腿上缠了绳子”,跳楼和坠楼着力角度不同,现场侦查的结果是坠楼而不是跳楼,所以赵娟并非自杀身亡。


对此,赫荣学说,他家确有一条指头粗细的白色绳子,但根本不能承受一个成年人的重量。他家住7楼,赵娟为什么在警察进门后还想从窗户逃走?


事发后,赫荣学看到赵娟嘴部流血、脖颈折断,脑袋摔坏,应是头部先着地。他认为,假如是逃走时不慎坠楼,应该腿部先着地,但赵娟双腿完好。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